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3章 烟花乱

寂寞抚琴生 | 发布时间:2021-06-09 13:13:13 | 阅读次数:3717

免费提供更多女神房东的一个秘密第3章 烟花乱的全文深度阅读,老医生听我这么问他,又见女人好像十分痛苦……,也没要提问他的意思,只得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孩......

  老医生听我这么问他,又见女人似乎非常痛苦,没有要回答他的意思,只好摇摇头,叹了口气道:“孩子不过是受了过度惊吓,现在好过来了,睡得正香。你们去看看她吧,但不要打扰她休息。”

  我和女人谢过老医生,来到小女孩的病房。小女孩甜甜的睡着,白净的脸蛋上有了些淡红的健康的颜色,呼吸很均匀。

  女人望着安睡的孩子长长的舒了口气,像卸下了千钧重担。

  小孩已平安无事,照理我该在这时离开。但女人没叫我走,我又无处可去,我就假装把好事做到底,陪女人守着孩子醒来。

  本来正准备找点什么话题和女人聊聊打发时间,但忽然记起医生说过要我们别打扰孩子休息,于是只好闭了嘴,跟着女人一起坐在小孩的病床边沉默。

  开始我还能在这沉默中精神抖擞,但时间一长渐渐疲倦起来,最后再也支持不住,趴在床沿上睡着了。

  我做了个梦,我梦见了我的妈妈。仿佛我还是懵懂的孩子,正靠在妈怀里。妈怀抱一如从前那么温暖安全。有了妈怀抱,我再没有了别的想去的地方。

  可妈妈却忽然推开我,飘然而去。在即将消失之前,她忍不住回头看了看我,有着临死之前一模一样的眼神!

  我伤心欲绝,我在梦中痛哭。

  有人在推我,我睁眼一看,是那个女人,灯光下,她柔声问我:“你做梦了?一个很伤心的梦?”

  我还沉浸在刚才的梦中,我没有回答她。

  她肩上有湿湿的一片,散发着我眼眶里还在滚动的热泪的气息。莫非刚才睡梦中我并非枕着床沿,而是靠在了她的香肩上?难怪我会梦见我妈妈温暖的怀抱。

  女人望着我猜疑的眼睛,脸上忽然有了可爱的红晕,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也许是我刚才梦中的哭声吵着了小女孩,她忽然醒了,睁着眼睛不解的看了看女人又看了看我。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对女人说:“妈妈,我是不是又在医院里?都是我不好,又让妈妈为我受怕了。”

  多么可爱而懂事的小女孩!

  女人俯身在她脸上轻轻的吻了下,心疼的说:“别想那么多,好好睡吧,妈妈陪在你身边呢。”

  小女孩便不再说话了,闭上眼睛很快又甜甜的睡去。

  这次我是看到女人睡着了我才睡的,我身子离她远远的,我怕再靠在她的肩上,毕竟她是个陌生的女人,那样会让我们两个都很难为情的。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小女孩坐在床上,特别精神,她用甜甜的声音道:“叔叔,我叫雪儿。妈妈买早点去了,她叫我别吵醒你。”

  我微笑着抚摸了下她的头发,说:“雪儿好乖,叔叔有事,叔叔先走了。”

  没等女人回来,我就匆匆的离开了医院。我是要去面试,我得在九点钟前赶到我应聘的那家公司。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应聘工作,我很紧张。其实我来舅舅家的第二天,就开始出去找工作了。沙坪坝人才市场一有招聘会,我就去。我发过誓我要为妈妈争气的。

  但好多天下来,我竟连表格都不敢填一张。沙坪坝是重庆大学生最集中的地方,人才市场上几乎都是那些才华横溢的大学生。看着那一张张自负的脸,我彻底没了信心。我不过是个从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娃,我什么都不会,我甚至连高中都未能毕业。

  我从小就只知道画画,小时候别人忙着游戏时我画画,长大了别人忙着恋爱上床时我还是画画。这就是妈妈为什么到死也放心不下我,还要把二十好几的我托付给舅舅的原因。

  但妈妈从不反对我画画。她甚至把我最好的那幅画特别的珍藏。

  雪小禅在她的《烟花乱》里说:男人喜欢画画就是喜欢看女人的裸.体。你别以为那些大师有多伟大,知道罗丹吗,他和做他模特的所有女人上过床,知道毕加索吧,也是这样一个老流氓,没什么新鲜的。

  但我想说我不是,不是昨天意外看到了表妹的身子,我到现在也不会知道一丝.不挂的女人是什么样子。

  我画画只是想画我的妈妈,只是想让妈妈忘记痛苦。

  我的妈妈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在我出生之前,就有人为我妈妈画了幅画。我没见过那个人,我不知道他是谁,妈妈从不告诉我。我常常看到妈妈对着那幅画发呆。

  我不喜欢我的妈妈对着那幅画发呆,我知道妈妈一发呆就在想往事。那些往事让妈妈一点也不开心,我不想妈妈去想。

  妈妈是我的,我不喜欢她除了我还关心着那幅与我毫不相干的画,我更不喜欢她因为那幅画过得痛苦。

  那是幅黑白的画,不像我的画那么色彩缤纷。但那画确实很美,美得让我的画无法超越。画上妈妈很年青,十七八岁,青春的脸上露着幸福的微笑,比蒙娜丽莎还美。她扎着长长的辫子,挽着衣袖和裤腿,像是刚劳动归来,肩上扛着把锄头。我常想起林黛玉的花锄。

  我拼命的画,终于有一天,我看到妈妈将我最得意的一幅画和那幅画小心的放在一起时,我悄悄的哭了。我知道在妈妈眼里我这幅画一定很美,但无论多美,也无让妈妈把那幅黑白画从记忆中抹掉,最多让它们同等。我无让妈妈忘记从前。妈妈注定痛苦一生。

  来重庆之前,我把妈妈叠放在一起的,我的那幅和那幅黑白都装进了行礼包。妈妈一死,什么都给带走了,唯有这两幅画,将永远陪我思念她。

  为了妈妈,这么多年来,我拼命的画画,最终还是没能让妈妈幸福起来。但我不后悔,尽管我现在什么都不会,连找工作都没了勇气。

  如果不是一个好心的女大学生,见我常常在人才市场徘徊,建议我去面试一份业务员的工作试试,我不会填我现在去面试的这家公司的表格。她说,做业务员不需要技术,也不需要文凭,只要有一张嘴。

  我对重庆一点也不熟悉,我离开医院好不容易找到那家公司时,时间已过九点。

  我问咨询台的小姐,到哪里面试。小姐斜眼看了看我,随手给我指了指。

  我往她手指的方向一望,我心一下就砰砰的跳了起来。

  我看到了很多帅哥美女,他们一个个精神抖擞的坐在电脑前忙着。他们让我感到压迫感到自卑,可偏偏我到人事部面试又非得穿过他们中间那条长道。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