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一章沉没(一)

烟果槟榔 | 发布时间:2021-06-09 17:48:40 | 阅读次数:29665

表情痛苦却又失强韧之色,虽两目无神,眉宇间却掩藏咄咄逼人的阴森与霸气。他镣铐加身,四肢皆被铁链牢牢地锁。而最令他无法能承受的是,一根锈迹斑驳的铁链硬生生地横穿过了他的肩胛骨。他不能动弹严禁,只要你一动,痛疼就会快速地传开每一根神经,这种疼基本上令他生凉风习习,层层云纱随风飘动,月光点点洒落在这片静谧的大地上。。...

  月夜朦胧。

  凉风习习,层层云纱随风飘动,月光点点洒落在这片静谧的大地上。

  夜色下,树影婆娑,除此之外便是死一般的宁静……

  锦衣卫诏狱在朦胧的月色下,隐隐可见其雄壮的轮廓,虽是雄壮却又宛若一座阴森的府第,令人望而生畏。诏狱里面零星有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传出,听得叫人胆战心惊,不寒而粟,让这宁静的夜变得阴郁而又恐怖。

  此时,监狱的最里面正关押着一名重刑死囚,他年纪不过三十,头发蓬松,面色无血,表情痛苦却又不失坚韧之色,虽两目无神,眉宇间却隐藏咄咄逼人的阴冷与霸气。他镣铐加身,四肢皆被铁链牢牢锁住。而最令他难以承受的是,一根锈迹斑驳的铁链生生地穿过了他的肩胛骨。他动弹不得,只要一动,疼痛就会迅速地传遍每一根神经,这种疼几乎令他生不如死,难堪忍受。

  他,便是刚穿越到明朝天启年间还不足一个月的陈威。

  陈威觉得自己在这个时代沉没了,他很无助,也很无奈,更有着前所未有的迷惘与彷徨……

  毫无头绪的穿越,无法诠释的重生,让陈威如遭重棒般地生生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但是,这个事实却要令他付出沉重的代价。

  陈威无法面对,只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错误的穿越,致命的重生……但他根本就没得选择!

  陈威突然发觉自己的前生该是多么的幸福,大学生活虽说不上多姿多彩,却很恬淡,很惬意。学习之余可以看看书,上上网,逛逛商场,也可以泡泡妞,这种生活平静而又充实。陈威喜欢过这样的生样,逍遥自得,无忧无虑。

  然而,这种生活却在一次意外的坠楼事件中彻底粉碎了。陈威死了,但他的灵魂却穿越了,并附在一个叫牟夜的杀手身上。从此,他开始了另外一种人生,成为了一名冷血杀手,一名被抛弃的锦衣卫千户,在一场场阴谋中被人四处追杀。

  陈威一次次问自己,这究竟是命运多舛?还是造物弄人?为什么一穿越就人四处追杀?他真的不想来到这个时代,这个时代有着太多的阴谋与杀戮、争乱与险恶。

  如果让陈威有选择的话,他还是想回到生前,尽管淡泊平凡,但比起这个时代,幸福是不言而喻的……

  这样的穿越简直就是一场噩梦,无端地被人四处追杀,令陈威鄂然不已。他不知道那个叫牟夜的千户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为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仇敌?为什么一穿越就要承受这般礼遇?他只能毫无头绪地逃窜、茫然无措地反抗,但终究还是被关入了锦衣卫死牢,承忍着非人的折磨和惨无人道的严刑拷打。

  无辜的灵魂附在一个冷血杀手身上,陈威的心仿佛被一把烙红的尖刀狠狠地扎过一般。他深刻地意识到,自己从此再也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大学生陈威了,这便是不可抗拒的命运。

  牢门打开,走进五名锦衣卫力士和一名镇抚,力士将一盘上好的美酒佳肴放在陈威跟前。瞬间,飘香四溢,牢房中弥漫着浓浓的酒菜味。陈威猛咽了一把口水,来到这个时代是他第一次见到过最美味的佳肴,他顾不得疼痛,扯下一块鸡腿大肆啃咬,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站在最前面的镇抚王仁志朝陈威阴冷一笑:“吃吧,吃完了好上路。”

  陈威猛地一怔,口中的菜肴顿时失去了味道,令他难以哽咽。陈威瞪着王仁志,目光中全是愤怒与憎恨:“为什么要杀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

  王仁志突然失声大笑:“牟夜,你曾经也是锦衣卫的千户,你知道锦衣卫杀人是从来不需要任何理由,更何况你是一个戴罪之人。”

  陈威在牢中关押多日,一直被拷问李成妃的下落,自然知道一些其中的原由。只是陈威不明白,牟夜受命潜入宫中刺杀李成妃,为什么不但不杀她反而将她救出宫?陈威毕竟不是牟夜,其中的原因,他不清楚。此刻,陈威的心中对牟夜有说不出的憎恶与痛恨,为什么一穿越就给他带来这么大的麻烦,他不是知情者,却要替牟夜背负罪名,蒙受如此深的冤屈,他却无处申辩,即使申辩,也会被视为妄言推托、矫揉狡辩而已。陈威脸上泛起一抹无助的悲壮:“我说过,这事与我毫无干系!”

  “毫无干系?”王仁志咬牙道:“牟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锦衣卫千户的?这种幼稚的辩解也说得出口。牟夜,你潜入宫中救出李成妃是铁一般的事实,难道你想颠倒这个事实?你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呀。你落得如此境地就为了这个女人?你不觉得可笑又可悲吗?”

  陈威万般无奈,满脸悲色:“如果我知道李成妃的下落,一定会说出来。我与她真的没有任何关系,我根本没有必要为她承受这样的不幸!”

  “可你已经承受了。”王仁志冷冷一笑:“牟夜,我知道你的为人,你永远也不可能说李成妃的下落,你很狡猾,只是你用错地方了,身为锦衣卫,这样的伎俩人人都会。”

  “照镇抚大人的意思是说,即使我说出了李成妃的下落,也是死路一条?”陈威脸色冰冷。

  王仁志一声大笑:“牟夜,你总算想明白了,到底是做过千户的人。”

  “为什么?”威威带着许些沮丧。

  “为什么?牟夜,你自己难道不清楚么?锦衣卫遍及全国各地,耳目众人,抓住李成妃是早晚的事,说与不说并无大碍。只是牟夜你,你与指挥使大人离心离德,这次让你去刺杀李成妃,原本就是对你的试探,不想一试便知,你觉得指挥使还会容得下了你吗?”

  陈威满脸凄凉,目光滞呆地看着王仁志:“看来,我是必死无疑了?”

  “没有任何的选择!”王仁志冷哼道,随即又泛起一抹诡秘的阴笑:“牟夜,就算我不杀你,你也将会是终生残废。我早已在你刚喝下的酒中放了‘软骨散’,对于你这种武艺超群的人,我不得不这样做,呵呵,这叫防范于未然。”

  陈威身子一软,狠狠地盯着王仁志,咬牙骂道:“卑鄙小人。”

  王仁志失声一笑:“是,我很卑鄙,做锦衣卫的能不卑鄙吗?你不也是如此么?牟夜,你知道我在酒下了多少‘软骨散’吗?”王仁志晃了晃手中的空瓶,奸笑道:“全部。”

  陈威脸色骇变:“衣冠禽兽的畜生!”

  王仁志却是不屑,哈哈大笑:“其实,我只要用小小的一勺就能使其药性发挥作用。只是对于你这样的顶级高手,我只能用上一整瓶了。牟夜,你不觉得这是我对你武功的认可吗?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哈哈哈……”

  “无耻!卑鄙!”陈威全身瘫软在地上,满是痛苦不堪之色。

  王仁志阴冷一笑,然后朝五名锦衣卫力士挥了挥手:“动手!”

  “镇抚大人,要不要给犯人解开锁链?”一名锦衣卫力士问道。

  王仁志迟疑了,他对眼前的重不敢有丝毫的掉以轻心,虽然他相信‘软骨散’的药效,却不敢相信牟夜,在他的心目中,牟夜是一个可怕的杀手,锦衣卫高手如云,可能够打败牟夜的又有几人?这么一想,王仁志的主意更加坚定了,他冷冷地看着牟夜,得意地笑了:“没有必要再为牟夜千户解锁链了,就让他披着一身镣铐入地狱吧,哈哈哈……”

  “王仁志,你简直禽兽不如!我已经被你折磨得半死,临死还要这般待我?”陈威无力地吼道。

  王仁志笑而不答,随即沉声命道:“行刑!”

  一名锦衣卫力士手持大刀,其他四名围在牟夜四周,紧握刀柄,做好了防范的准备。锋利的大刀高高举起,在幽暗灯光下折射出逼人的寒光,犹如死神的阴森的目光,叫人发怵。

  锦衣卫力士一声厉吼,手中的大刀朝着牟夜的头重重地砍下。

  陈威却是不慌,似乎早就等待着这一刻,他反应极快,侧身避开,大刀重重地砍在地上,迸发出耀眼的火花,连同那根穿透陈威风肩胛骨的铁链一并砍断。铁链断了,陈威顿时就像一头出了铁笼的猛兽,迅速扯掉穿透身体的铁链,疼痛就像万针齐扎一般的难受,鲜血从伤口里突涌了出来。但,没有什么比求生更重要的了,这是一种本能的反抗。陈威暗自庆幸,除了自己的灵魂,所有的一切都是牟夜的,牟夜有着钢铁一般的身躯,更有着一身惊人的武艺。此刻,他的脑海中早已没有把自己看成是一个大学生陈威了,他只能用自己的灵魂支撑起牟夜的意志。其实他已经就是牟夜!过去的已经过去,他,只能是牟夜!至少在这个时代,毫无疑问。

  这个想法是在陈威用锁链勒死那名行刑手所激发出来的,他就是牟夜,在这个时代他永远不可能是陈威,他只能生生地接受这个惨烈的事实!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