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巫灵起棺

胡涂道人 | 发布时间:2021-07-21 13:45:15 | 阅读次数:25967

”  我伸出手给他看时间:“你看一看,现在的都上午两点了,这才钻出,你不会觉得事有蹊跷?”  梁奎听后倒吸了一口凉气:“乖乖的,你可别吓吓我,你明白这个传说?”  我看了几眼梁奎,接着摇摇头说:“我乱猜的,现下也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要切记进来看一看。”当时就很奇怪,这城是怎么冒出来的?。...

  那四个大字都是用的标准的宋体字,看起来就跟咱们电视上看到的那些城门名称一样。

  当时就很奇怪,这城是怎么冒出来的?

  该不会是传说中说的真的是从地狱里冒出来的吧,可这时间不符合啊!

  我问胖子:“今天是什么日子。”

  胖子很不爽的回道:“撞鬼的日子,你妹的没看见城墙上那几个字么?鬼城山庄。”胖子把最后那鬼城山庄的字音特别的加重了语调。

  “说正经的,因为我觉得像这样的传说应该是正午十二点出来。”

  我伸手给他看时间:“你看看,现在都下午三点了,这才钻出来,你不觉得蹊跷?”

  梁奎听后倒吸了一口凉气:“乖乖,你可别吓唬我,你知道这个传说?”

  我看了一眼梁奎,然后摇头说:“我瞎猜的,眼下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

  说这话的当口,余光中瞅见那忧郁哥还特别的看了我一眼,可我却没有拿他当回事儿。

  看向城墙上边,什么人也没有,反正心里玄乎乎的,感觉这很蹊跷。

  难道这些鬼也知道我们要进城,这是在引诱我们进去?或者是在打伏击?

  我说出我的想法后,胖子和梁奎都不约而同的左右摇摆着身子,想饶痒痒似的不自在。

  只有我和忧郁哥还算正常。

  “雷扒皮,不会吧,你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你这是在干啥?鬼上身了?”

  可胖子和梁奎丝毫不理会我的问话,正当我要去拍打他时,突然觉得有人很猛的拽我。

  由于这突如其来的力道,我受不住力就一下被拽出车外,没等站稳就被人拉着跑。

  跑了好一会儿我才气喘吁吁的看着眼前这个忧郁哥说:“哥,你这是干嘛?”

  忧郁哥此时也有些累,但没有放弃一丝一毫的警戒性,端起他那把破狙击直勾勾的看着我们先前的那辆车子。

  雷扒皮他们不会真的被鬼上身了吧。

  我还要问时,这忧郁哥就打出一个噤声的手势让我不要说话,还让我躲在他身后去。

  看着他这样子,心里很不痛快,搞得就像个职业军人似的,哥今天还就偏不听你的。

  他见我没动,用眼睛盯着我,还一个劲的用手往旁边挥,意思是还不快躲在我身后。

  我却歪着头往天上看。

  他见我依旧纹丝未动站在那儿,也不经过我同意直接用手将我推到他身后。

  “你干嘛那,再推我一个试试看,看哥今天不削扁你,看哥身材瘦是不?”

  说着我还朝着胖子他们那个方向走去。

  眼神中尽是对忧郁哥的无视。此时胖子他们也朝我这边走过来了,不过他走路有点怪。

  他是垫着脚尖儿走的。我还在奇怪这家伙怎么突然垫着脚尖走,难道怕沙子进鞋。

  想想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于是我也学着他的样子垫着脚尖走,但我这样走就不爽了。

  觉得老费力力气了,于是我笑说:“我说雷扒皮同志,你这样走不费力气?”

  他却没有说话,依旧那样的朝我走来。

  怎么不说话?随后我看见他的眼眶好像被谁打了一样成了熊猫眼,而且还是青紫相交。

  就在我跟他快要相碰之时,胖子突然露出獠牙张开手臂朝我抓来,而且嘴里还发出那种怪怪的声音来。

  心里此时真不知道怎么办,忽然听见忧郁哥大声叫道:“趴下!”

  我也不管了,直接就趴了下去,那胖子直接朝我扑过来。

  但就在他跳起要向我压来时,一声枪响划破长空,胖子直接被打回去。

  随后便口吐白沫,整个儿人在那里抽风,而且身上中枪的位置流着大量的血。

  我正要上前,又是一枪,接着梁奎也跟胖子一样口吐白沫在那儿抽风打摆。

  这个时候我已经被吓傻了。回头看着忧郁哥也正扛着枪朝我走来,看样子放松了不少。

  忧郁哥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白色的东西往胖子嘴里塞,塞完又上前往梁奎嘴里塞。

  接着用小刀取出了子弹,在塞了这白东西后,那血还真神奇般的给止住了。我都怀疑这是啥东西,难道是云南白药?这也太神奇了吧,虽说开枪打出了血,但是很快又用白东西止住了,这样的做法就几乎达到了那种开枪不伤人的地步了。

  过了一会儿他们才醒过来,而且还满是疑惑的看着我们问:“我俩怎么睡沙漠了?”

  我将眼神传递到忧郁哥身上,可忧郁哥此时却坐在车上又看起了白云。

  但这次不一样,他还会再看看前边那个莫名其妙的鬼城山庄来,表情稍微的有些丰富。

  可这样的丰富表情也只是一会儿就又消失了,之后便对着我们朝鬼城方向摆头。

  意思是说上车吧,该走了!

  我们几人相互对视一眼,无奈的耸耸肩就跟着上车去了,胖子问去哪儿?

  忧郁哥用枪指着鬼城山庄的方向。

  去鬼城山庄?我不由得心里打了个寒颤。

  刚才我们还没有进,这胖子和梁奎俩人就中了邪性,现在还要往里边进,脑子进水了?

  可突然觉得,这忧郁哥连中了邪的胖子都能一枪打醒,加上有那白东西保护。

  他要我们进去,应该是有些把握。

  先前他拽着我往外跑,看来是高估了里边的鬼吧,没想到一枪就给解决掉了。

  说起胖子他们先前的事情,胖子直摸着胸口长长的呼气,口里还直念感谢关公保佑。

  我纠正道说:“你现在应该感谢这位像神一样的人,刚才就是他救了你们。”

  随后我也笑着说:“刚才真是对不起,是我的错,不过谁叫你一句话不说,我还以为。”

  说到这我打结了,不知道怎么说好。毕竟刚才我没有听他的指挥。

  若不是胖子和梁奎的毒性不大,要是大的话我肯定歇菜了,不然刚才忧郁哥不会有那么大的动作,想起他先前的脸色,肯定很紧张。

  他之所以那么做,是不知道对方有多么的厉害,刚才也是迫不得已开的枪。

  哪知道对方这么菜,一枪就给解决了。

  “总之是对不起你了,先前还顶撞你说要削你,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我也找不到什么话跟他说了,而且跟他说话总有种很严肃又有种令人很压抑的感觉。

  说着说着就不知道怎么说了。

  可是忧郁哥却只是淡淡的一笑带过,接着就继续看着前边的鬼城山庄。

  我们几个人刚刚进入城区就看见一大拨穿着白色孝服的人抬着棺材朝着我们走过来。准确的说是飘过来的,因为没有沾地,说飞又太过分了。

  我心想今天可真是邪了门了,我敢肯定百年都难得一遇,最好永远都不要再遇见了。

  看着那些人都是虚空走步,就是脚根本就没有沾着地面上,全都是漂浮的。

  只有我们的车子很独特,是贴在地上的。

  遇棺让棺,红事遇见白事必须让白事者先行走过。这话已经传了几百年,可为古训。

  我们也不例外,自然的将车子靠房屋边。

  可是那些人刚至我们车边时却不再继续前进了,而是将目光齐刷刷的看着我们。

  娘的,我们都已经让开了还想怎么着。

  忧郁哥此时也觉得迷惑,将手里的破狙击枪紧了紧,并将子弹里的弹药换成了白色粉末。

  随后才装进枪中,并拉栓上堂,随时准备对付这拨抬棺人。

  不光是他,我和胖子此时也是神经紧绷。

  梁奎更是吓得在那哆嗦起来,我此时也没心思笑话他了,眼睛直勾勾的望着朝我们看的那些抬棺人。

  我们刚要说话,只见那为首的说:“我们就停放在这吧,看来城主今晚应该会来了。”

  城主?没等我醒目过来,那为首的便双手探出,对着天空念叨着我们听不懂的话。

  之后便见搁在空中的棺材盖开始蹦蹦的动起来,声音很刺耳,就像撞钟似的。

  心被这样的声音给震得都快到嗓子眼了。

  再这样下去我非得咆哮不可。

  可就在这时,为首那人对着他身后的人大喊道:“我以巫灵之令,命此起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