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五章 圣烟楼阁

胡涂道人 | 发布时间:2021-07-21 13:45:16 | 阅读次数:3879

将枪收了出来,伸出手手指头朝上边指了指。  我登时明白了了,他是想让我们上来。  一看见这楼的高度,我就傻了眼了。即使站在车顶上也无济于事,这么高怎么上来啊。  连个也可以攀登的楼梯也也没。  但是再后来直接证明我这个想法完全是错误的的。  抬头一看胖子让梁可眼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前就看见他用子弹消除了胖子和梁奎身上的毒气。。...

  当即我心里就很慌了,这些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在我们面前起棺有什么目的?

  此时我靠了靠忧郁哥,本来有些尴尬的。

  可眼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前就看见他用子弹消除了胖子和梁奎身上的毒气。

  而且还让他们俩没有受一点点的伤,足以能见他的能力是多么的强悍。

  我想开枪打人而不伤人的,他算第一个。

  在我所认知的范围内确实找不到了,相信他现在完全有能力对付这样的事件。

  可是忧郁哥此时只是看了我一眼便将枪收了起来,伸出手指头朝上边指了指。

  我顿时明白了,他是想让我们上去。

  一看到这楼的高度,我就傻眼了。就算站在车顶上也无济于事,这么高怎么上去啊。

  连个可以攀爬的楼梯也没有。

  不过后来证明我这个想法完全是错误的。

  只见胖子让梁奎伸出手,然后他们俩人的手叠在一起,形成一个八字形的环扣来。

  那忧郁哥一个向上蹦跳直接站在他俩的手上边,随后胖子和梁奎同时一荡。

  忧郁哥借力往上攀跳,他双手一下就碰到楼上的窗户,已经高过棺材了。

  他找到可落脚的地方后,便从背后取出那把破狙击对准我们上边的那个棺材。

  不过心里还是很犹豫,我们先前那么大的动作,这帮人就没有看见么?

  既然没有看见,那刚才为什么都齐刷刷的看着我们呢,难道那只是巧合么?

  我还是不相信那就是个巧合,但又似乎说不过去,既然他们能看见我们。

  那么刚才在推忧郁哥上去的时候为什么他们又表现得那么平静,这到底是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呢?

  此时只见那棺材蹦跶的更加厉害,而且整个棺材开始慢慢的朝地下靠近。

  而且我估计落地后就在我们的车旁边。

  这他娘的不是说起棺么?怎么棺材还要往地下放,难道鬼城山庄的人说的话是反的么?

  他们以地为上,以天为下?这棺材里边的又是谁呢?

  鬼城山庄?城主?巫灵?这他娘的什么跟什么啊!难道这棺里就是城主不成?

  想着想着,弄得我脑袋都疼起来了。

  “胡涂先生,你咋地了?”胖子看我双手捂着头很是痛苦的样子,关心的问着我说。

  “没啥,就是头疼得慌。”突然我问胖子说:“你说这些他们到底看见没看见我们?”

  胖子做了个他也不知道的姿势说:“这个我哪里知道?或许没有吧!”

  “你不是跟僵尸对过话么?想必这些漂浮的人应该和僵尸差不多,要不你去问问?”

  哪知道胖子立即给我反驳说:“这个是你说的人,哪是什么僵尸?”

  随后他又接着说:“怎么,你难道认为你王哥真是吹牛,想当年你王哥那是..”

  没等他说完,我就打住:“得得得,你就别跟你胡哥想当年了,说说眼下的吧。”

  我望着这棺材渐渐落在地上说:“看着这个东西怪他娘的吓人的,要是被发现了,”

  说到这我连自己都不敢想象后果会是什么样子的,所以说到这就犹豫起来。

  心里想他们到底有没有发现我们,如果发现了为什么没有感觉到一丝异样呢。

  但是如果没有发现,那他们刚才为何那么齐涮涮的看着我们呢,真是矛盾极了。

  想到这,我便从车子里拿出一个备用胎放在地上,看看这棺材没有沾到地是什么后果。

  这些所谓的人又是什么表情,就在我要做的时候,胖子便问我想要干嘛?

  我告诉他说我的想法,还说想要试试他们知道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在引诱我们上钩。

  哪知道胖子一听,露出那种你去吧我不拦着的表情,就不说话了,杵在那儿干望着我。

  我一看心想难道有什么不对,而且此时那棺材就快要停放在我们车子旁边了。

  还有就是那棺材板的响声越来越大。

  胖子却说:“你可真他娘的是胡涂先生。”

  “怎么?”我好像察出了他的不对劲儿。

  他说:“你想想看,我们本来就来到一处虚无缥缈的鬼城山庄,而这山庄是突然拔地而起的,你先前还说蹊跷呢,现在怎么又突然犯糊涂呢。”

  他望了一眼为首那个所谓的人,然后又继续跟我说道:“看样子,这棺材停在这里只是巧合,我们刚才试探过了,再说如果发现或者有异样,忧郁哥在上边守着呢。”

  这个时候梁奎好像也明白了些说:“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本来处在一个虚幻的环境中?”

  胖子点了点头,可梁奎又有一个疑问。

  他张大了嘴巴,露出那种很惊讶的表情指着上边的忧郁哥问道:“那他怎么能上的?”

  胖子摇了摇头说不清楚,这跟我们能够听清楚那些漂浮的人的话是一个道理。

  至于能不能看见我们或者说看见我们后又是不是设的局就不清楚了,总之很神秘。

  暂时性的很神秘。

  帛书残片?

  古诗?

  古墓地图?

  鬼城山庄?

  城主?

  棺材?

  巫灵?

  起棺?

  联想到这些词,我似乎觉得这些词好像在提示什么,想了会我突然就猜出了个大概。

  然后便把这个想法说了出来,胖子微微的皱了皱眉,摸着鼻子说:“这也有可能是。”

  看向上边的忧郁哥,他面无表情,不过我还是多少能看出他也觉得有这个可能性。

  “嗯,我相信这很有可能就是古墓的一个入口处,而且那人不是说以巫灵之力么?”

  巫灵这个词不陌生,那首古诗上的尾联就写了这么一句:但盼君眼慧巫灵。

  看来这应该没什么错。

  想到这心里一下就觉得有些兴奋,都忘记了上边那咵嗒咵嗒的棺材板震动声。

  还差点直接掉在我的头上。

  所幸被胖子给拉了回来,忽然那棺材板一下就从棺材上飞走,给我们吓了一大跳。

  就在这个时候就听见一声枪响,再看去,只见那棺材里边冒起了浓浓的黑烟来。

  不知道那些“人”看见这样的黑烟没有,正在我犹豫之时,那些人突然一下就跪下了。

  而且还有都是面露惶恐之色。

  他们看见了?那会不会看见窗户上边的忧郁哥呢,此时我还为他担心起来。

  可是忧郁哥开完枪之后便立即跳了下来。

  然后就地打了一个滚,减轻冲量。

  对于我们来说这棺材起烟无非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是对于他们就不然了。

  他们此时惶恐的看着四周,我还看见先前为首的那位拿起了一面铜镜。

  胖子大叫不好,立即拉着我们上车,没等我问怎么回事,便听见先前那为首的人说了一句:“抓住他们!”

  看来是被他们给发现了,娘的,他们怎么还会使用铜镜,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

  难道他们看我们就跟我们看鬼一样需要用铜镜才能看清我们,而我们成了“隐形人”,他们眼中的“鬼”?

  也就是说他们将我们看做了是异类了。

  正当我们的车子急速前进之时,胖子突然踩住了刹车,我问不会又出现什么事情吧。

  可这个时候,却看见前边不远处立着一块牌子,是用宋体字所标注的几个大字——圣烟楼阁。

  这又是什么地方,看起来器宇轩昂,难道说这是城主的房子?不然怎么能称为圣呢?

  如果这是城主的房子,那么刚才的那个棺材里又是谁,如果是城主本人,那为何又将棺材停在那里呢?

  想起那个为首的人说的那句话,我就在想这城主到底是人还是鬼?而且还有很多让我疑惑的地方。

  可此时已经容不得我多想了,那些人已经跟了上来,我汗颜道:这些漂浮的人就是他娘的不一样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