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工作单位有鬼

sakywang | 发布时间:2021-07-22 14:19:31 | 阅读次数:18751

毕后,就快速的踏往了这个让我终身无法忘不了的的路。到了地点后,才明白原来是是一个品牌服装代理商,招聘人员的是库管,负责接待我的是公司的总监,个头跟我差不多,身体看出来挺硬朗的线条的,看出来不怎么不喜欢笑,一脸的铁青。对我一番盘查后,终于等到公司招聘上这个库管的职位,心11月3日的早晨,梳洗完毕后,就迅速的踏上了这个让我终身难以忘怀的路。到了地点后,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品牌服装代理商,招聘的是库管,接待我的是公司的总监,个头跟我差不多,身体看起来挺硬朗的,看起来不怎么喜欢笑,一脸的阴沉。对我一番盘问后,终于应聘上这个库管的职位,心里还暗自的说,吃点苦没什么,社会跑这么久了,也闲了这么久了,就当是让生锈的身体再度活跃起来吧。。...

  Workunits(工作单位)有鬼

  第一章初到公司

  本人叫王瑞斌,身高**,年龄**。2010年11月XX市的冬天还不是很冷的时候,整天在家里除了上网就是出去跟朋友们喝酒吃饭,无聊到极点。谁知道脑子哪根筋不对路了,想着找工作,在网上乱投了一些个人简历,谁知道居然有人回应了,愚蠢的决定让我走进了一个黑暗无底的深渊。从那一刻起,我终于知道什么才是害怕,什么才是胆怯。

  11月3日的早晨,梳洗完毕后,就迅速的踏上了这个让我终身难以忘怀的路。到了地点后,才知道原来是一个品牌服装代理商,招聘的是库管,接待我的是公司的总监,个头跟我差不多,身体看起来挺硬朗的,看起来不怎么喜欢笑,一脸的阴沉。对我一番盘问后,终于应聘上这个库管的职位,心里还暗自的说,吃点苦没什么,社会跑这么久了,也闲了这么久了,就当是让生锈的身体再度活跃起来吧。

  11月5日早晨8点到公司报道,公司的直营店在6楼,这里没一个熟人,只是一个人静静地等待着来开门的人,门开了以后,我在门口徘徊了许久,鼓起勇气就往里边走,然后询问了一个人问第一天来上班怎么个排序。他一番说弄后,我心里大概有点数。这点背的,刚来还没怎么样呢,就到货了,忙活了半天大家才把货品全数归位,我这长时间不消耗体力的人,这一下忙活这半天真有点受不了,躺在沙发上舒服下,收银台的一个大姐就发话了,那个是给客人坐的,不能坐,而且你那坐姿,咋舒服咋来,以后不准这样,要不罚款。我心里就那个不舒服啊,我有病啊我,跑来上班,受这窝囊气。哎,还是忍忍吧,毕竟还不熟,要不然也不会那样说我。反正说什么事,我逆你的意思办事就行了,不服的话,我炒你鱿鱼。

  晃晃悠悠2天就过去了,那个累啊,一天到晚没人聊天憋的话不说,还得站着上班,脚都快疼死了。赶紧请一天假回去休息。说毕,找了个很好的借口就回家休息了。当休完假第二天去上班,发现有点不对劲,我感觉好像这里每天的气氛都是一样,平常虽然说看不出来,要感觉的话,真有点怪异。我来上班的这天,那个张经理也回来,他看到我,直接让我去5楼帮忙。吖,那个不爽啊,我在这里刚呆了两天熟悉了一点,把我就调走了,真想一下说出自己不愉快,直接回家。PIAPIA的走到了5楼那个直营店,是另外一个品牌,也是这个公司代理的,这里的气氛更加紧张,里边的店长叫陈金院,导购叫孟娜,他俩忙前忙后的,我刚下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弄,他俩也不知道给新手教教,吊着个黄瓜脸不知道给谁看呢。然后我就找了个角落,拿出手机开始玩下载的那些游戏,时不时还回头看看他们的表情,果不然,脸比刚才拉的更长了。我实在不好意思,上去询问,‘我能干些什么?’那姓陈的店长居然回答是‘你坐那玩手机就行了。’这次轮到我吊脸了,我心里那个不舒服就快撑破我的丹田涌出来。然后我看他们干什么,我就跟着干什么,外边跑这么久了,虽然说不是很懂,但也不至于帮倒忙。套近乎可是我的拿手好戏,我每天上班都开着我的敞篷,刚好那店长的家离我住的地方是顺路,这下班也堵得慌,我就跟他说,我下班回去刚好把你带上,坐车回去堵得很,你就别坐车了,到不堵得地方再坐吧。没想到他没做任何反应,然后我不甘心,我就又问,把你带上行不?然后他忽然之间面带笑容的说了一句‘行么。’耶,终于笑了。心里那个不舒服也不见了,谁知道那个叫孟娜的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狗腿子(后来才发现的),他也露出了笑容,叫了声陈姐,以后有人送你回家了。然后下班后跟他在车上坐着聊,有说有笑了,以后上班也不会绷紧我那三叉神经。

  第二章那库房有古怪

  自从上班轻松了许多后,原来5楼的舒服是6楼感觉不出来的,好多6楼上班的都想来5楼,我真庆幸把我调过来。到了5楼以后,才知道7楼还有我们这5楼品牌的直营店,我从来没去过,只有楼上卖货的时候会下来拿货,我见过1个,他叫李芸,是7楼专卖的店长。他老下来拿货,这次下来说是陪客户吃饭,喝酒喝的多了,瞌睡很,跑楼下来休息来了。就在他过来没多久的时候,他们导购就打电话要货,我反正没去过,我就给送过去,我上去了以后,还找不到店,看了一圈才看到就在中厅最显眼的地方,还暗自嘲笑自己眼睛往哪看呢。我把货品拿过去后,给他们店的导购了以后,我就在店里转悠,乱看,原来每次开完晨会他们都是在这里卖货,就说么一开完会就全不见人了。当我走到他们7楼库房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一个黑影窜进去了,我把门推开看里边是谁,没想到看到的全是货品,一个人都没的。我以为自己看错了,然后就走了出来,然后又再看刚才那个地方,库房的门砰的一声响了一下,吓了我一跳,我问他们导购,这里还有其他人么?他们的回答是没有。我就郁闷了,这门咋自己响呢,又推开门看了看里边,这次连门后都看了,什么都没的啊。我奇怪很,是不是我刚出来门合上的时候响了,这次我还是没关门,让门自己合上,根本就没声音啊,刚才是咋回事呢?携带着浑身的鸡皮疙瘩调头就往5楼走。下去后,我就问李芸:‘你们楼上库房那个门咋自动响呢?还吓了我一跳。’他的回答令我吃惊不已,他也不知道,有时候他也听到了,时间长了也习惯了,就没管。鬼片我看多了,现在还没什么鬼片能吓到我,半夜坟地都敢去,就是有鬼我都会跟他搭腔,这是我一贯的作风。没想到真的碰见这怪事还真有点害怕,我也就没多管,继续上我的班,不过心里还老想着那怪异的事情。

  从我第一次给他们送货开始,他们有时候也会打电话让我给他送,送了好多次都没发现那个事情,直至有一次,那天是阴天,这个商场本来就是密不透风,加上外边的阴天,这里更加显得沉闷,我送货上去了以后,本来想在后边去歇一歇喝杯水再下去,底下最恶心的地方就是没有饮水机,每次都是烧开的水,只有在上边才能喝到凉水。我坐下来刚喝完一杯,准备第二杯的时候,看见谁在里边推门呢,外边夹着一个手,我以为谁把手夹住了,然后过去看呢,那个手夹得真是地方,门往里推往外推都不行,害怕把手夹破了,我正看着呢,那个手嗖的一下缩进去了,我把门推开看是谁把手夹住了,让我惊讶的是,里边还是一个人都没的,我直接瘫痪到地上了,他们看见了,过来把我扶起来问我咋了,我半天说不出话。一个劲的往外推爬着,他们都看我到底是咋回事,唰一下,一个黑影从我视线里跑到了库房最里边,我拧个头转身就跑了,他们一个劲的看我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跑到外边去,扒着栏杆用尽全身的力气呼吸,哐当一声,栏杆上玻璃直接掉下去了,差点把我摔下去,这7楼下去不死也重伤呢,砰一声,玻璃碎成无数块,幸亏没人在玻璃掉下的地方,下边人全仰视着这个地方,我看了一眼转身又跑到我喝水的地方,坐了下去。保安来了,问是谁把玻璃弄下去的。店员们也都挺聪明的,都说的是不知道。我继续喝我的水,然后保安进来转了一圈看了我几眼,没说撒话,就走了,出去看那边的玻璃去了。我呼长了一口气,抬头看了下前方,看见镜子上边竟然裂了一条很长的印,留着血红血红的血,我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一切又恢复正常了,我脑子全是空白。他们在外边看完都进来后,问我到底咋回事,我说,没事,估计这些天压力太大了,精神有问题呢。我放下杯子就回到5楼了,直接跟陈金院说了一声我明天不能来了。他问我咋了,我说出了点事情,没办法不能来,不批假只能旷工了,他看我说话不像是开玩笑,就批准了。下午回去的时候我跟他在说这件事情,他居然说我脑子有问题,世界上哪来那种东西呢。我说不管咋,我好好休养一天。等后天去了再说吧。

  第三章跟火灾没关系

  休假的当天,我就在网上查找关于这个商贸的事情,原来这个商贸在前几年有一场火灾,有没有人死亡却没有说,火灾发生在晚上10点左右,应该除了值班人员,不会有任何人在商贸里呆了吧。可是,我看到的好像是个女人的手,是那样的纤细,就算有值班人员死亡,也应该是男的吧,不会说是女的值班吧。不过也不能抹灭了这个可能性。

  第二天上班去了,我问了一个在这附近经商多年的人,他的回答是,那次火灾很庆幸,没一个人死亡,值班人员都不知道跑哪去了。聊了许久后,打完招呼就走了。看来跟火灾没关系,我看过好多鬼片,也就是啊,火灾烧死的人应该程黑紫色,而我看到的那个手是白净的,思绪很乱,箭步如飞的回到了店里。他们看我心事重重,也没跟我说话,继续他们的工作。好想找个人聊聊这件事情,把心里憋的话一气全部说出来,可是这事情连科学也无法解释,更何况让人相信我呢,简直是无稽之谈。想着想着又是一身的鸡皮疙瘩,还是找点事做吧,忙起来或许就不会想了。可是眼下实在是找不到什么事情来做,在店里焦急的走来走去,不知走了多少圈以后,小陈就开口问我这两天到底咋回事,工作心不在焉,脸色那么难看的,是不是还在想那件事?还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我冷笑了一下,摇摇头。

  这不行,我得去辞职,这7楼店里肯定有问题,要不然,不把我弄个精神分裂,也得送进神经病医院。我打了个电话,找大姐先谈谈这件事情,这电话不打还好,这一打我又一身的冷汗,他居然在7楼收钱呢,让我上去。这个头疼啊,快爆炸了,哪不会呆,呆到7楼。我磨磨唧唧的走到了7楼,在门口徘徊了许久,大姐看到我就说了句,你这咋不进来,里边又没人吃你,我满头雾水的进去了,头都不敢抬,走到跟前。大姐就开口问我:“小王你咋了,干的好好的,为撒要辞职呢,给大姐说,走咱过去坐那聊聊。”

  “哦”我一脸阴沉。

  “小王,你到底咋了?你是不是有撒事,你把头抬起来,给大姐说说,有撒难事就开口说,我还老给老板夸你能干呢,比那个孟娜强的多了,你给大姐说你到底咋了?”

  “没咋,就是家里出了点事情,要耽搁工作。”我断断续续的说了这么点谎话。

  大姐好像看出了我闪烁的眼神里没有说实话。“小王,你给大姐好好说,家里出撒事了,大姐能帮到你绝对帮你,这些员工里大姐最喜欢你了。人聪明,也能干,每次见你大姐都开心的很,你有撒事情给大姐说说。”

  这谎话实在编不下去了,闪烁的眼睛晃来晃去,余光刚撒到库房门口,又看到那个黑影窜进去了,这脑子全被洗空了,什么都不知道了,站起来就直接往库房里走,任凭大姐叫我都听不到。快走到库房门口的时候,李芸上来拧了我一下,这下把我拧醒了,我还纳闷为什么会站在库房门口呢?他们也发现我眼睛已经失去了神采,以为我工作太劳累了,让我下去休息休息,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大姐把我安抚到沙发那里以后,就说还要收别家的账,得先走了,再晚点银行下班就没办法存钱了。说玩转身就走了。

  我一个静静地在哪里坐着,叫了声李芸,问他刚才咋回事?

  “大姐刚才叫你,你不答应,以为你干什么呢,就拧了你一下。”

  “哦,知道了,你忙你的吧。”

  他也转身走了,我这次亲自走到了库房门口,推开门,发现墙上写着‘我要回家’四个大字,还在往外涌着血,看的人头疼,心里不太觉得害怕,唰~~一个黑影透过我身体穿了过去,我的脑子里充满的全是愤怒和悲伤,一种报仇的愤怒和一种想家的悲伤,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我实在想不通。

  “李芸,过来看一下。”

  “又杂了啊,咋事情多很你,撒事说。”

  “你们墙上这字是咋回事?”

  “撒字?”

  当我回过头去看那个墙的时候,那几个字已经消失的无踪了。“神经病一天,忙的跟撒一样,把人叫来叫去的。”里边没吓到我,这声音突然冒出来,到把我吓了一跳。

  第四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二天,大姐到5楼来找我问我到底咋回事,我说没事,昨天脑子抽筋,没事。

  大姐说:“小王,不是我说你,幸亏你跟我说,你要不跟我说,估计昨天工资就给你结算了,你以后说话注意点,多想想再说,以后这样的事情别一天没事就说出来。”

  “哦,知道了,以后不会了。”

  小陈等大姐走了后,一直问我到底给大姐说撒了,我编了半天的故事才蒙混过关。这时,7楼又打电话让我去送货,我拿着货想着一放就走,心里的好奇心又一次把我引诱到库房门口了,这次很平静,一点事情都没出,我还暗自嘲笑自己是不是吓吓自己才算有事。想到这,我想到昨天墙上写的字,我要回家。是不是已经走了?以后都不会有了。肯定不会,悲惨的事情不是这些天碰到的事情,12月中旬5楼的房子到期了,搬到原6楼的库房里边了,经过两天的忙碌,所有东西全部搬进来了。以前也没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对,老过来拿货没开过灯,这次开灯才发现试衣间门口两个灯跟门前两个灯坏掉了,里边连射灯开启后也不是多么亮堂,也没多管,反正也呆不了多久,最多1个月就可以搬到后边商务楼13楼了,很期望着搬过去,这里连发货带卖货,真折腾人,还搬来搬去的。

  连续忙碌了两天的身体真有点撑不住,休了一天假,洗个澡喝个小酒,那个舒服啊。等休假完去上班的时候,由于喝酒喝多了,上班一身酒气,还晕乎乎的。冬天的换衣间没什么大作用,里边放满了货物,也没地方,想到7楼的休息间也没什么用,两个凳子并排睡着绝对舒服,反正那件事情都过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给小陈他们说给7楼去帮忙了,转头就走,他们也看出来我的疲惫吧,也没问什么,就让我走了。我上去后,李芸还有他们导购都在化妆着,还没地方让我呆,我等了一会,他们画完妆,我就走进去爬到桌子上开始呼呼大睡。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4点左右,我拉开门,出去看了一看,哇,今天的人真多,都挤满了卖场的任何一个角落,连我走出去的机会都没的,然后我就继续坐回凳子伸伸懒腰。过了一会,我又走出去了,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现在连一个人都没的,我看了一下表,已经都5点多了,时间过的真快,我才坐了没多久啊。然后我走到收银台问李云有没有人找过我今天,他还在继续做他的账没有理我,估计是怕我弄乱他的思绪吧。我去问李娜,今天有人找我没,他依旧跟旁边的人聊天没理我,我就奇怪很,我今天咋了,咋都不理我了?我奇怪的很,就去问那个新来的张蓓去了,今天有没有人找过我?他也没理我,拧头去整理货品去了。尴尬的我实在不知道咋回事,就去收银台拉住李芸问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拧头就走到库房去了,给我招招手,意思让我过去,我漫不经心的走过去了,他让我看看里边,我伸着个头看进去,所有的人全在墙上挂着,死状极其恐怖,包括李芸也挂在上边,我忽然想到,里边的是李芸,外边的是谁呢?呼~~一阵风从背后刮过来,我用余光去偷偷地看背后,一个人都没的,我走出去了两步,看到收银台李芸还在做账,我实在想不通这到底是为什么?我看看表已经是晚上11点40了,我身上开始冒着冷汗,我给李芸说,都这么晚了,我先回去啊。他没说话,我过去看了看他在写什么?这不看还好,这看了以后,我太后悔了,全部写的是我的名字,用他手上的血,在白纸上写着我的名字,我看到后瘫痪似的坐在地上一动不能动,想喊却咋都喊不出来。然后李芸抬起头,满脸血还带点狰狞,问我咋了,旁边的人也全是那样的表情看着我,我连滚带爬跑出了自营店,急匆匆的回到了6楼,一推门进去什么都没想,我实在想不到到底是怎么回事,然后看到小陈跟孟娜也挂在墙上,大姐在吧台坐着我都没发现,他直接给我说了一句,小王,你去把小陈那件衣服拿过来,让大姐熨熨。我撒都没听见,一头撞碎玻璃就往外走,看到每个人身上都背着个死人在背后逛商场,我快疯了,从6楼的中厅爬上扶手,回头又看了看那些人,还是一样的,我想都没想,直接就跳了下去,在落下去的时候,地下开始旋转,加速旋转,直到旋转的我都看不清底下的任何事物,我活过来了。呼长了一口气,原来是一场梦。摸着头上的冷汗,想想都难过,做了个这样的梦,实在太悲惨了。

  伸个懒腰看了看表,才10点半,我出去后,看到大家都好好的,心里无比舒坦。下楼了,小陈看见我了以后,第一句话直接说了一句,“睡醒来了”

  我很纳闷的问了一句“你咋知道我睡觉去了?”

  “一身的酒气,平常都么见你那么勤奋,今天还主动到7楼去帮忙,除了睡觉还能干什么?”

  嘿嘿,一脸的傻笑找个凳子就坐了下来。“今天中午吃撒呢?我给咱出去买去。”

  “才几点么,等会再说,现在还不忙,把货都整理下,都歪七劣八的倒着呢。”

  早知道不问你了,刚睡起来就让人整货,连劲都没的。“你说撒?”小陈问。

  “我撒都没说。整货吧。”这心里话都能被人听到。一脸的郁闷相。恍恍荡荡的一天又过了,下班后,我还给小陈说我今天做的梦呢。“你知道不,你挂在墙上的时候特别的漂亮,一脸的血,翻着白眼,真的,平常都没发现你是如此之美,看来你不应该活在这世上,或许做鬼的时候,还能做天下第一美人鬼呢。听我的没啊~~~~~~!”他手在我胳膊底下最疼的地方拧了下,疼死我了,差点没把车扔了都算好的。就这样说说笑笑一路就回去了。

  晚上在QICQ上聊了许久后,瞌睡了,扒光了衣服就上床,到了床上又不是那么想睡了,杯具啊,人这一辈子。这一觉起来才叫个寒碜,我居然睡在自营店门口,浑身上下就穿了个秋衣秋裤,要不是商场里有暖气,在外边早冻死了。正思索着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又在做梦,一个转头看到远处正在走过来的居然是店长李芸,他走路的姿势跟平常没撒区别,就是走的路线有点奇特,为什么走八字步呢。当他快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才发现不是他,只不过穿的衣服很像。当他走到我旁边准备走过去的时候,一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拧头就啊了一声,把他也吓了一跳,喊得声音不比我小。原来是李芸啊,“你干什么呢,吓死我了。”话说完我头就拧回了刚才的角度看着那个穿着跟李芸一样的人,居然不见了。“你刚看见一个跟你穿一摸一样衣服的人么?”

  “么啊,这里就你跟我两个人,没其他人了,你咋在这呢?还没穿衣服,弄撒呢你?”

  “我也不知道,我还想说呢,你为什么在我梦里出现的这么真实呢。给我的感觉跟平常的你没什么区别。”

  “你还没睡醒呢,现在离做梦还有10几个小时呢,还想做白日梦。”他正开门正说着,

  奇怪,到底是怎么回事,把我都弄糊涂了。他走进去了,我也跟走后边跑进去了,一进去傻眼了,我衣服什么全在库房门口那个衣架上挂着,还拿根绳子捆着。也没多想,拿着衣服去试衣间赶紧穿上,出来的时候门居然又锁上了,然后我大声喊李芸、丫头(这个是他母亲叫他的名字被我在短信上看到了。)、丫头?没人回应,我很纳闷,找遍了所有房子都没有看到他人,掏出口袋的手机,壁纸居然被换了,上边就是店里的图片,有个人在上边吊着,看不清张什么样。以前看恐怖片的时候听说用视频可以看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我打开视频,太黑了,过去开完灯以后,看起来还不错,我就用视频在店里四处转悠,当转悠到一个地方的时候,发现这个场景好像在哪里见过,我退出视频,不错,我手机上的壁纸就是这图,然后我就用视频一直照着这个地方,那个被吊的人跟李芸穿一样的衣服,缓缓地移动着方向,转过来的时候,我又一次瘫坐在地上,刚才见到的那个人,跟李芸一摸一样的衣服,我想起来了,小时候有人跟我说过,吊死鬼走路的时候是走绳子编织的路线,八字路,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了,那个人从视频里想扑出来,我一直按着退出键,就是不顶用,然后翻过手机直接把电池卸下来,想着就没了,刚站起来,我看到视频居然还在,我左手拿着电池,右手拿着手机,一直发愣,那个人快要爬出来的样子,我丢掉手机,转身拿了个凳子,往门外跑,过去狠狠地砸在了玻璃上,玻璃碎了,很不巧合的是,他又自动合上了。那家伙从我手机里爬出来了,一点一点的逼近我,我实在没办法了,紧闭双眼,只能听到狰狞的声音和骨碎的声音,这声音忽然之间消失了,我看了看周围,什么都没有,又看门口,李芸跟督导还有他们店员都上来了,我缩在角落里,等他们进来后,看着他们,还在说这灯是谁开的。我站了起来,他们被我吓了一跳,我被他们的举动吓了一跳。“小王,你什么时候来的,都没声音,想吓死人呢?”张鹏刚气愤的说。

  张鹏刚就是督导。“咋了你,脸色这么难看的,被人追债啊?”李芸蹦出来一句。

  我还是一句话没说,拧头就下6楼了,我再也不想到7楼来了,电话铃声响了,我接起电话,我妈打过来了,对我询问了一番就挂了。我发现我的壁纸也恢复到以前的样子,我一看时间都8点半了,完蛋了,没打卡,咋办啊,一次扣20元呢。我过去找大姐,“我早上过来忘了打卡,咋办?”

  “那没办法,扣你20块钱,谁让你不打呢。”大姐边笑边说。

  真不知道咋回事,我这见了他说话不笑都不行。“真的扣啊,那我还不如回去休息一天呢。”

  “你现在要是敢走,我就当你旷工,扣你3天工资,不信你就走走瞧。”还是笑嘻嘻的说。我无奈的回头去自己店里独自犯愁去了。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姐来我们店了,“小王,你今天没打卡扣你20块钱,以后要多多益善啊。”他越说笑的越厉害。我一脸无奈,一句话不吭气,看一次他,他笑的越厉害。“哎呀,大姐你别笑了,扣就扣了,还来取笑我。”“好了好了,小王,大姐跟你开玩笑呢,咋可能扣你钱呢,下次别忘了打卡就行了。出来打工一个月就挣那么点钱,你让大姐扣,大姐都不会扣的。要是让领导抓住,我就没办法了,下次注意点,这次就放过你了。”嘻嘻,一脸的狂悦。

  第五章冤鬼缠身

  可是在喜悦之后的我,却百思不得其解的思索着,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为什么会在7楼的?还有,这些到底是梦还是什么?太多的为什么我没办法解释,浑浑噩噩的脑袋已经被这事情腐蚀的不知所措。说也快,在12月30日这天,我们公司举行了第一年度的公司聚会。下午我们操办完所有的事情后,我们男的全都去帮忙置办东西,然后一起吃饭喝酒。这些天的事情已经把我搞到一个精神崩溃的地步,我想用酒来麻醉这根神经,好让自己不在去想这件事情。可是事与愿违,平常很能喝酒的我,那晚喝的酒不多,却醉的一塌糊涂,在喝完酒天吃晚饭以后,天已经是黑漆漆的一片,我们一群人坐XXAT去了一家KTV开始唱歌娱乐,由于人太多,换了2次包间才换到一个能容纳下我们这么多人的包间。经理知道我喝酒喝的有点多,就问我点什么歌我帮你点。然后我过去找我们那个督导去要麦克风,过去后,要了过来,正准备唱的时候,发现旁边坐着的不是那个督导,居然是另外一张面孔,我情急之下,加上喝酒,也没在乎他有多可怕,用麦克风就使劲的砸了过去,一个劲的砸,一个劲的喊:“我让你吓我,你吓我……。”大家肯定看到的跟我看到的人不是一个人,一下子把我拉开,那个陌生的面孔我也看不清楚是什么样子,他还在冲着我笑,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可是几个大汉还是把我压的死死的。李芸拉着他就赶紧走,他们见他走了以后,就慢慢松开了手,我顺手抓了个酒瓶子就追了出去,冲到门口的时候,他在一辆车钱冲着我看,那冷冰冰的眼神看的我越发心慌,用酒瓶子直接就砸了过去,车玻璃坏了,却不见认了,走到马路上,见到一个出租车开了过来,他就在上边坐着,我想都没想车速是多少,冲上去就砸,也不见人了,车灯却被我砸坏掉了。然后我们助理跟我说了一句,赶紧走,一会警察就来了。我这才恍惚过来,我干了傻事,我掉头就走。找了个黑黑的拐角坐了下来,喝了那么多久,这剧烈的运动太不舒服了,我把喝进去的酒全都吐了出来,然后坐在那里一直歇息,后来不知道怎么,醒来后就在自己的床子上了。却对昨晚发生的事情一点记忆都没的。没办法,还是按时去上班,等到了公司后,大家看到我的眼神全都不对劲,也没人理我,我好奇怪,到底是怎么回事,昨晚发生什么事了?我抓住比较熟悉的李芸问:“到底咋回事么,昨天晚上?”

  “你太二球了,我不敢跟你说话。”他边躲边说。

  “李娜,你知道咋回事不?”我更加好奇。

  “你二的很,昨晚跟看武打片一样,从来只能在电视上看到。这现实中还是第一次看见呢。”他边笑边说。“我到底干什么了?”

  “你自己干的事情你不知道?还来问我们。”他也躲得远远的。我这脑子还是晕乎乎的。过了一会,打完卡回到了自己店里,还没过多久,陶总监就来了,他把我叫出去问我“小王,酒醒了没?”

  “恩,好了。”

  “你咋喝点酒就成那样子了,拉都拉不住,都不知道咋说你好呢,昨晚你把你经理的脖子都能掐死你经理,把张鹏刚打的满脸的血,李总的尾巴骨都骨裂了,你看你惹的撒事?”

  “不会吧,我不可能那样做吧,他们现在咋样了?没什么大碍吧?”

  “好了,我跟你不说了,你有时间去跟李总说去吧。”他说完就走了,我一脸的无奈,很郁闷的过了这么一天。然后我请了一天假,在家好好休养了一下,调节调节心情过去用心上班。这几天,以前经常跟我说话的人都不带理我了,他们对我的态度太冷淡了,大姐休假过来听说了这事情以后,就跑过来收拾我来了,我解释了好长时间,大姐就说了一句,以后像这种事情你注意点,可千万不敢再闯祸了,知道不。哎呀,这世道,这话题说出来也没人信,等到1月6日的那天,我偷偷一个人跑去庵里去拜拜,好让那些脏东西别再烦我了。没想到一个人看见我摇了摇头就直接走了,我以为他知道什么,就一直追,他一个劲走,我一个劲的追,最后他终于停下脚步,对我说:“年轻人,不就是50块钱被我捡了,你想要的话我还给你,别大声说话让人听见。”我很失望的看着他,拧过头去烧高香,拜高佛,这里算命的还真多,我看了一下,只有一位老年人在那里算命,但是没人光顾,我过去就随口就说了句,天这么冷,钱真难挣啊。没想到那老头叫住我了,他问我知道为什么我这里没人算命不?他没等我回答又说了一句,因为现在人都爱慕虚荣,好话不听,专听油嘴滑舌。呵呵,我就想问:“大爷,那您看看我是撒命呢。”看他也是耍把式的,我就探探他的底,看他是真本事还是光说不练。他直接就把我心里想的说出来了。“年轻人,别不信,最近是不是很不顺。”

  “恩,就是的。还有撒呢?”

  “如果没看错的话,你乌云盖顶,肯定碰见一些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吧。”猜的还是?我还是半信半疑,可是这事情纠纷了我好久呢,正在我思索的时候,他说了一句,现在混口饭不容易,家里有大有小。我话都没说,直接给了10元然后蹦出来一句“大爷,我也是打工的,挣钱不容易,你将就一下。”

  “好,钱不是在乎多与少,就是你给1元我能吃上一顿热乎乎的馒头,也足够。”看他说的话,日子估计也过的寒酸。如果真有本事的话,肯定不会饿肚子了。“小伙子,你坐下,我给你慢慢说,是不是碰到的是个吊死鬼,而且还缠着你?”我一脸的奇迹全写了出来,睁大了眼睛继续听他说。“在这之前应该还有一个东西你也缠过,如果不是他的话,你估计都没命了。”

  “就是有这么一件事情,不过你也说的有点太玄乎了吧。还送命,从来只是在电视上看到鬼取人命,现实我跟本就没相信过,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我才不来拜神呢。”

  “你以前碰到的是一个孤魂野鬼,应该没错的话,有一块金属磁在你们附近把他吸住了,由于他的活动范围比较小,频率相近的人就会看到他,然而他对你却没有任何冤仇,他只是一味的想让你帮忙让他飘出这个地方,由于你见他的次数多了后,频率不断升高,就见到现在这个吊死鬼,却见不到他了,而他在暗地里帮助过你,等我给你算算。命数犯阴,你恨意太深,眼神亮而无光,血丝明显,程出暗红近似血色,把你的生辰八字给我说说。”他拿着我的生辰八字算了一算“恩,不错,确实是一大劫难,在12月20多的时候,有没有感觉什么不对劲?”我将上次睡在店门口的事一五一十的道出。“绝对不会错的,肯定是上次那个孤魂野鬼救了你,要不谁还有那么大能耐,把你挡在门口,不过那个小鬼在你身上留下的气息却越来越弱,是不是已经被吞噬?我也帮不了你多少,你自己注意你的言行举止,尽量少去你见拿东西的地方,这个护身符送给你,或许下次能救你一命。”

  “还有下次,我都快神经了,再来还让人活不,下次是什么时候?给我说说,好让我有心理准备。”

  “天机不可泄露,我只能给你说你发生的事情,却不能泄露未发生的事情。呵呵,小伙子,好自为之,一个连自己坟墓都见过的人,还想多见见孙子几面,今天的饭够了,该回家了。”那老头走路的背影给人一种凄凉的感觉,我摸了摸口袋,只剩下20多元,我拿过我的饭钱后,追上老头,给他塞了20元,他却拒绝说不要。就当你给我提醒的报酬吧,回家给孙子买点好点的吃的,我跟前钱也不多,要不然我绝对多给呢。那老头居然还是拒之不理,我说,那当我买了你这个护身符吧,那老头回头笑了一笑“哈哈,小伙子,回去吧,这钱我收下了,记住我说的话就行了。”

  第六章悲壮的结局

  自从带了这个护身符后,生活跟平常一样,没有在遇到过哪些事情了。直到月中的时候,又一次搬家,这次要搬到13楼去,我里里外外忙活了不停,出去的时候,也没太注意看,只听见那人叫了一声小伙子,我回过头来看了一下,是那个老头。“大爷,过来买东西啊,你想买什么,我去帮你说说价,我们同行的人肯定便宜很多。”

  “呵呵,小伙子,最近没什么事吧。”他还是若无其事的面容。“没事啊,怎么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小王,让你拿东西呢,你干什么呢,我等半天了。”小陈的声音在店里响起来了,我回头说了句话,转过头就不见那老头的踪影了,我也没多想,就赶紧去拿东西了。一直忙到下班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今天还见到那个老头了,不禁自嘲了一番,人家都走了,还想那干什么呢。下班后,一无既往的开车回家,吃饭,上网,睡觉。睡着睡着,我感觉自己飘了起来,发现家里什么都变了,突然到了公司的大楼里了。我在走廊上走来走去,看到巡逻的保安,我叫他们,没人里我,就是我叫一声他们回头看一下,我就继续的走啊走,不知道何时来到了店门口了,我记得一路走的都是陌生的路,没有理由到这里啊,李芸,他在那里干什么?我边走边叫,看到的那一幕好像见过,猛的回头,又看到一个穿着跟李芸一样衣服,连长相都不差一毫的在那做着跟那个一样的动作,我想起来了,上次睡门口开门的动作,一摸一样。我怎么又到这里了?往后退了两步,又出现一个,越来越多了,最后多的门口都拥挤不下了,我紧闭双眼,大声喊了一下,当睁开眼睛的时候,一个都不见了。忽然,背后一个人的手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拧过头就啊的叫了一声。没想到他比我叫的声音更大,你干什么呢,吓死人了,这心情平稳后,才发现是李芸,可是我不敢确定是不是真的,我没有做声。“你咋了?咋不说话呢?小王?”我不敢回答,我听说鬼叫人名字以后,只要人回答后就会被勾走魂魄,我很害怕,还是不说话。“你再不说话,以后永远都不用跟我说话了。”我感觉很像真实的他,正准备说呢,后边又是一个手拍了我肩膀一下,我又大声的喊了一下,他俩捂着胸口也喊了一声,“有病啊你!”是小陈的声音,我回过头,他问我想撒呢,我还是不敢说话。他一脸的纳闷走到李芸跟前去,都在那站着,我越看越不对劲,张鹏刚又来了一下,还是一样的喊了一声,他们三个齐呼我是神经病。我走到李芸跟前悄悄问:“全公司人都知道我的大名,你知道我小名叫撒不?”他说完了,我问小陈上次我没来你坐谁的电动车回家的,他说是公交车,我问张鹏刚你鼻子谁打烂的,他瞪了我一样说是猪打烂的。刚说完,背后又是一巴掌,我又喊了一声,四个人又说我是神经病,吓死人了。我真是比窦娥还冤,你们不拍我我不就不喊了么。这次来的是大姐,我直接问大姐上次给我说的撒话?大姐说完后,我就问,你们咋都在这呢?他们都说是不知道。大姐说本来想过来吓吓你呢,你这一声把我吓了一大跳,我不管,今天你管老碗鱼。我根本没心情说那事情,床子上的梦吧,这人也太真实了吧,不管是性格,还是说话,都跟平常没什么大的变化么。停了一会,我看到一个人走八字形往过走,我还让他们看,他们也正看着呢,尤其是李芸,他看的最入神,因为衣服跟他身上穿着的一摸一样。这边一个声音喊出来,不要看了,我们头全都回来了,看到的是那个算命的老头,他咋也过来了?天上乌云盖顶,阴沉的盖在顶楼,虽然说隔着玻璃,看着却依然那么深沉。

  目光瞬时又聚集在正走过来的那个算命老头身上,他说“千万别看,这是一个真实的梦,谁送命了,谁就再也回不来了,我今天过来找你,就是为了感觉你身上的气息,晚上好找你,别多想,大家眼睛都闭上,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别睁眼睛。”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狂风从另外一个方向刮了过来,帕蒂秀的门被吹开了。“手拉着手,别放手,我一边拉着李芸的手,一边拉着算命老头的手,因为他俩站的位置刚好就在我跟前,忽然感觉到老头的手是冰凉的,我睁眼看了一下,拉错了,拉的是那个吊死鬼的手,他飘在半空,手跟我还有老头拉着,过去就是小陈,张鹏刚,大姐,李芸,我,这个圈围得异样的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一股力量把我们往门里吸着,想放开李芸的手,死活都放不开,一下全都被拉了进去,里边伸手不见五指,大家都不知道怎回事,只是感觉身边的温度,两边的手全有温度了,砰~震荡的一声在耳边回荡,店里流落着暗蓝的光,大家眼睛都睁开看着对方,我旁边依旧是李芸,另外一边还是老头,忽然间,胸前的护身符发出了金光,屋里暗蓝的光恢复成灯原本的色彩,我回过头想把门撞开,这门好像被钉的死死地,在装都没动静,跟一面结实的墙一样。老头子撒开手,你们拉着,千万不要放手,这里交给我了,他刚松手没几秒,就消失了,我们都很奇怪人到哪里去了?没人敢说话,就像害怕惊扰到里边沉睡的巨兽,大家都打起了12分精神的时候,那个老头又闪现在面前,面前一陀黑乎乎的东西跟他在一起纠缠着,蹦~不见了,唰,又聚到一起了。我也撒开了手,他们拉在一起,瞬间颜色大变,屋里全是绿色的光,我看着气喘吁吁的老头,拿下护身符,放在手上,四处寻着鬼的踪影,看了一圈,见到有一点不一样,李芸跟大姐拉的好好的,小陈跟张鹏刚咋都变的黑乎乎的,我过去就打开他们的手,拉着大姐跟李芸,看着张鹏刚跟小陈,他俩跟黑雾一样的散开了,我拿着护身符,让他们跟在我后边,过去把老头扶起来后,想到,经常在库房门口那个货架上看到他,我就慢慢的往过走,走到货架跟前没什么大碍,推开库房的门,里边活生生的挂着小陈跟张鹏刚两个人的头,留着鲜血,还在眨着眼睛,我心里的怨恨越来越大,回头就看见他俩的尸身正在满身是血的走向我们这边,手型僵尸一样,往过挪移,后边他俩已经吓的不行了,手抓的我衣服都拉到肉了,疼的很,我一直忍着,慢慢的走向那俩无头尸体,走到跟前,用护身符去贴在身上,没有反应,肯定是被鬼操纵着,没办法用护身符,那手抓着我的手,尽管我用再大的力气,都没办法挣扎开,后边一个手向我心脏伸过来,我想着这下完蛋了,前边闪出一个人,那算命的老头扑了过去,把我救了,那俩尸体又缓慢的站了起来,我们一步一步的退着,眼看就没地方可退了,老头已经呼吸不上来了,我用护身符直接贴在衣架上,发现起作用了,那俩尸体倒了下去,然后老头看见我做的事情,走到衣架跟前,对我说了一句“小伙子,麻烦你帮照顾我那小孙子,给他说爷爷出去挣够钱就回来找他”说完后,他拖下上衣,全身都是经文,坐在衣架跟前念着经文,最后的一句话“谢谢你那天的20块钱,让我孙子吃了顿好饭。”话说完,他的身体就跟衣架同时破开,李芸跟大姐看到这个上半身爆开的景象已经吓晕过去了,我跪在老头的身体跟前“老大爷,谢谢你,这么沉重的代价,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孙子的,今天起,他不仅是你的孙子,也是我的小侄子。”

  第二天,我叫了李芸一起到庵附近一直寻找着孩子,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他孙子,我没办法了,没有姓名,没有照片让我该怎么找啊,正失望回去的时候,看到一个小孩,哭着喊饿呢,“叔叔,阿姨你们见到我爷爷没有,他总是一个人坐在这里。”孩子冻的直发抖,哆嗦的声音嘶声裂肺,从耳边一直撞击到我的大脑深处,“叔叔,阿姨,你见到我爷爷没有,我好饿啊。爷爷说他出去挣钱,就回来找我,我现在好饿啊。”我抱起小孩沙哑的声音对着他说“你爷爷还没有挣到钱呢,等挣到钱的时候就会回来的。走,叔叔跟阿姨给你买好吃的,想吃什么就说。”没有庙会的庵里显得十分冷清,回荡着我们3个人开心说话的声音。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