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004章 谋杀

步月浅妆 | 发布时间:2022-01-13 21:39:28 | 阅读次数:28270

“呜哇,小姐,奴婢果真看见小姐了!”“奴婢就明白,到了这地底下肯定能看见小姐!”茯苓一把搂住秦莞,纵声嚎啕大哭出来,“小姐切记怕,奴婢来陪小姐了,小姐走了,奴婢也也没好活的了,咱们主仆一门心思,黄泉路上也做伴……”茯苓的哭声回响在整个西苑,赵老嬷嬷瞪秦莞拍了拍茯苓背脊,“你没死。”。...

“呜哇,小姐,奴婢果然见到小姐了!”

“奴婢就知道,到了这地底下一定能见到小姐!”

茯苓一把抱住秦莞,放声大哭起来,“小姐不要怕,奴婢来陪小姐了,小姐走了,奴婢也没有好活的了,咱们主仆一心,黄泉路上也作伴……”

茯苓的哭声回荡在整个西苑,赵嬷嬷瞪大了眸子,院外的下人也震惊的说不出话,蒋氏听着这动静眉头一皱,抬步朝院门口走来。

秦莞拍了拍茯苓背脊,“你没死。”

茯苓哭声一断,满面泪水的抬起头来,她疑惑的看着秦莞,秦莞薄唇微动道,“我也没死。”

茯苓愣住,而后嘴巴微张惊讶起来,忽然她觉得哪里不对,缓缓转头,一下子看到了院外的众人,她呼吸一紧,下意识抓住了秦莞手腕。

“小姐……这……你怎么……”

“我只是脉短气绝,只是濒死之状,却常被人当做已死。”

秦莞看着茯苓,语声微高,这些话,清楚的传出了院门。

门外“哗”一片恍然的抽气声。

茯苓眼底一亮,“当真吗?小姐……小姐只是脉短气绝?脉短……”茯苓眉头微皱,没想明白何为脉短,然而看着秦莞活生生在她面前她便比什么都满足。

随之,茯苓忽然摸了摸自己脖子,一转头,又看到了地上自己上吊的绳子。

“可是奴婢怎么也,奴婢明明……”

她明明上吊了,怎么除了脖子疼之外没大事?

秦莞看着茯苓,眼底闪过一瞬的权衡,该如何解释?

“九小姐死而复生,还把茯苓救活了……”

“她……她别是菩萨附身的……”

“寻常人哪会死了又活过来?”

眼看着茯苓是真真切切的活了过来,院外众人又忍不住议论起来。

秦莞活过来本就是奇事,她又将死了的茯苓救活便更是奇中之奇,能让死人复生,岂非是神仙菩萨的本事?

茯苓听到了这话,她讶异的看着秦莞,“是小姐救活的奴婢?”

秦莞微微颔首,这个跟了她多年的侍婢,自然知道原本的秦莞会不会医术,而从茯苓诧异的表情看,显然,原来的秦莞不会。

茯苓还在怔愣着,一道身影却跨进了院门。

茯苓一抖,费力的爬跪起来,“老夫人——”

秦莞转眸,一下便对上了一双满怀深沉不善的眸子,那眼底除了猜忌,还夹带着厌恶,只一瞬,秦莞低下了头。

院子里的蒋氏正在仔细的打量秦莞。

隔的不远,除了看不清秦莞那双黑眸之外,秦莞从头到脚,的确是个活人该有的样子,可为什么呢?当真是她说的脉短气绝?

她一个小姑娘,怎么知道的这些?

更奇怪的是,她这个上吊的婢女竟然被她救活了!

茯苓见蒋氏盯着秦莞有些着急,拉了一把秦莞低声道,“小姐,老夫人看着您呢,不能失了礼数啊……”

她们主仆在这里寄人篱下,自不能对老夫人无礼。

秦莞对上茯苓担忧的眸子,叹了口气,“老夫人。”

她叫出这三个字,不远处的蒋氏目光微变一下。

蒋氏上上下下打量秦莞却不语,仿佛还在分辨秦莞是人还是鬼,后面林氏跟上来,“母亲,是不是要请个大夫来看看……”

“有诸位师父在,请什么大夫?”

蒋氏说得极缓,林氏唇角微动没再说。

秦莞若是假死复生,当下应立刻找大夫来诊治,可蒋氏不允却说有后面的师父在,显然,蒋氏认为秦莞复生多半是邪崇鬼神作怪。

微微一顿,蒋氏又慢声吩咐,“交代下去,让少爷小姐们不准靠近西苑一步,还有你们……九小姐只是病了一场,若是让我知道谁乱嚼舌头,立刻发卖出去!”

众人立刻应声低头,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蒋氏又扫了秦莞一眼,眼神仿佛在看什么污物似得带着嫌恶,然后便转身走了出去,“将这里锁上,没有我的吩咐不得打开!等师父们做完法事再论!”

蒋氏背影佝偻语声轻缓,可她说的每个字都沉沉压在众人心头,府中无人敢忤逆她,见她离开,赵嬷嬷也慌忙的往外爬,她刚走出去,院门便从外紧紧关了上。

秦莞眉头微皱,凭她意识模糊时听到的那些话她便知道这个九小姐在秦府不受待见,眼下看来,情况却比她想的更要糟,虽然并非三房正出,可她也是主子,这住的地方却似个下人房,而蒋氏的态度,更是明显的不喜。

这个九小姐的处境一定十分可怜。

“呜哇,太好啦!奴婢和小姐都活着,真是太好啦!”

茯苓又哭又笑的欢呼,她拉着秦莞的胳膊,不停重复这话。

见她如此,秦莞眼底却生出一片迷茫。

活了是很好,可她并非九小姐。

“小姐以后可千万不要犯傻了,霍公子不喜欢就不喜欢,小姐一定能找到更好的夫婿,可千万别为了霍公子犯傻啊,呜呜,小姐抛下茯苓,茯苓怎么办啊。”

霍公子?秦莞眉头微抬,她倒是听到那赵嬷嬷说过,这九小姐是因为这位霍公子跳湖而死的,秦莞抿唇,看着茯苓点头,“不会了。”

自然不会,为何要为了男人自杀?

茯苓笑起来,她一点不觉得她们眼下的境况多差,反而嫌弃的看秦莞身上的寿衣,“快快快,小姐快把衣服换下来,太晦气了,拿去烧掉!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小姐和茯苓都是有后福的,小姐,茯苓帮你更衣……”

茯苓对秦莞关怀备至,秦莞自己却有些失神,就算她早就有了意识,可醒来看到这秦府众生相,又救了茯苓,她方才真切的接受自己活了过来。

这会儿众人离开,她顿时有些茫然无措。

父母惨死,她独一人活过来,若说她有什么活着的理由,唯有伸冤报仇四字,可这是否还是那个大周?她有没有伸冤报仇的机会?

茯苓也不管秦莞正在发怔,拉着秦莞起来往屋子里面走,这院子虽然简陋寒酸,室内却被收拾的干净雅致,茯苓直直将秦莞拉到了铜镜前。

“换掉换掉,真是不吉利,还摆了灵堂,当时奴婢就求管家请大夫来救小姐,可他们非说小姐已经死了,幸好老天有眼,就知道这府中人靠不住……”

说着话,茯苓将秦莞身上领口极高的寿衣退了下来。

寿衣一退,秦莞身上骤凉,她下意识抬头往镜中随意的一扫,可忽然,她的视线猛然钉在了自己脖子上,正对着镜子,她清楚的看到自己脖颈上有几道可疑的痕迹。

秦莞眯眸,仔细的分辨,随即,眉头越皱越紧。

这位九小姐不是跳湖死的吗?溺死之人,脖颈上怎会有掐痕?!

呼吸一窒,秦莞刹那间手脚冰凉。

或者,这九小姐根本不是跳湖死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