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昨夜因何入梦来

路夕亚 | 发布时间:2022-01-14 19:19:00 | 阅读次数:20294

苏司机看一看缄默着的如昕,极力地心里想老板上次走出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他该是开心的吧?但他像是表情沉郁那一身的冷意明明白白,苏司机暗自叹了口气。这世间多少痴男怨女爱而严禁。想起自己,他又叹了口气。而心情好的齐老板,此刻正那灯红酒绿之而心情不好的齐老板,此刻正在那灯红酒绿之地。。...

苏司机看看沉默着的如昕,竭力地想着老板刚才走出来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他该是高兴的吧?但他好像表情阴郁那一身的冷意明明白白,苏司机暗暗叹了一口气。这世间多少痴男怨女爱而不得。想到自己,他又叹了一口气。

而心情不好的齐老板,此刻正在那灯红酒绿之地。

石仲伟爱玩,城中大大小小的酒吧就没有他不知道的。今日为着齐禹,特特选了个清净的所在。小酒吧,人不太多,小小的舞台上,歌手正如痴如醉,缠绵吟唱: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

我爱你有几分

我的情也真

我的爱也真

。。。。。。”

齐禹已经灌下去三杯威士忌。

石仲伟摇晃着自己的酒杯,齐禹不对劲,他很不对劲。在他准备喝掉第四杯的时候,石仲伟终于忍不住问了:“你想喝死啊?”

齐禹停了停。桌上只一支小小的蜡烛,摇晃的光线里他脸上阴晴不定。

“她回来了。”

“谁?谁回来了?”

“纪如昕。”他一仰脖子,喝掉手上的酒。

石仲伟想起最后一次他去见如昕,是在一个星巴克。阴沉沉的傍晚,她坐在靠窗的位置,脸上化了淡妆,晶莹中一片脆弱的倔强。看见他走过来时她抬起眼睛,眼神有点受惊,像从一个深远的梦里刚醒过来。他还想起了喝醉了的柳梦,第一次不顾形象地又哭又笑,吐了一地。还有齐妈妈偷偷给他打电话,叫他劝齐禹回家,他才知道他跟家里闹翻了。唉,这世间多少痴男怨女爱而不得苦苦挣扎?是肉不够香酒不够醇吗?

“她怎么来了?”他问。

“博汇公司,她是销售总监。”

原来如此,那么如昕现在是齐禹的客户喽?真是风水轮流转,呵呵哒,精彩了。

如昕的房子还没有收拾好,暂住在董佳佳家里。

虽然董佳佳只比如昕大一岁,但她大三的时候就休学嫁给了一个还算年轻的香港富商。那个香港人追她的时候可谓是细心体贴百依百顺,把从小山村出来的小美人董佳佳给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宁肯跟父母决裂也义无反顾地嫁了他。

婚后董佳佳怀了孕,她的香港老公二话不说地叫她去打掉,她坚决不肯,生下了儿子小鹿。后来董佳佳发现他老公在香港不但有前妻,还有一个儿子,才明白她老公何以不想要小孩。

偶尔去香港一次,公婆也没少鄙视她,只差没明说她是大陆来的拜金妹了,后来她就不再去了。婚姻生活一地鸡毛,两人争吵渐多,及至动起手来。即使是这样,为了儿子,她还是忍着。儿子还没一岁,她又察觉老公出轨了公司的助理。彼时董佳佳又哭又闹又上吊,还到公司去辱骂了那助理一次。结果是她老公的律师直接把离婚协议甩给了她,那负心汉本人甚至都没有出现。

唉,总之剧情更狗血。好在董佳佳算是争气加运气好,拿到离婚的赡养费和儿子的抚养费后投到股市里,赚到了第一桶金之后立刻买了房。然后把房子抵押贷款又买了第二套,又赚又买,以此类推。正赶上这座小城的房价一飞冲天,她转眼间就成了千万富婆。更何况她还利用香港身份证,同时做着国际导游和香港高阶保险代理,专跟比她更有钱的人打交道。她前夫别的贡献没有,这个香港身份证倒着实给了董佳佳便利。

这些年其中的苦不足为外人道,却也练出了董佳佳的火眼金睛。

是以如昕一进门,董佳佳从儿子的小人书上抬起头瞥了她一眼,就说:“出去吃个饭应酬回来像丧家之犬似的,见着鬼了?”

如昕不出声,懒洋洋走过去在沙发前地上一坐,把小鹿搂进怀里,蹭着他毛绒绒的头发,无言地嗅着他头上的香味。

“半死不活,瞧你那点儿出息。锅里有粥,快滚去吃一碗,别妨碍我们娘儿俩学习。”董佳佳挥手赶她。如今的纪如昕,若是工作不顺只怕还能激起她的斗志,但能让她变成这幅死样子的,用脚指头也猜得出来大概是什么原因。

就知道冤家路能窄成这样。她偶尔也在城里碰到过几次齐禹,每次她都鼻孔朝天当没看见。只是有一次他拦住她问:“她,还好吗?”她哼了一声说:“好着呢,有男朋友了,过得很好。”他瞬间灰败的脸色让她感觉很爽。

如昕朦胧睡着了,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齐禹带她去他家,大大的复式的房子,深灰色的大理石地面光可鉴人。楼梯下有一方小小的水池,旁边有几盆植物,绿油油的叶子十分好看。齐禹牵着她的手在房子里走来走去,她开心极了,咯咯笑着,因为知道齐禹从来不带别人回来。可是后来她看到两排相对的房间,长长地在眼前展开。最里面的房间里有一个长发长裙的女子转出来,隔壁的房间也有一个,对面的房间也有一个。同样的面容模糊不清的长发女子,她们都冷冷地嘲笑她,笑她不自量力,笑她怎么会以为自己是齐禹的唯一。她惶急地转头去找他,可是怎么都找不到,到处都不见。只有那冷冷的嘲笑声像冰雹似地砸在她头上。心里十分委屈,忍不住落下泪来,喉咙哽得发痛。

她喘息着醒来的时候喉咙还是又干又痛,躺在床上,全身酸软无力,一时竟不知身在何处。

看看时间,凌晨两点半。如昕起来喝口水复又躺下。回想起晚餐的情形,可是怎么都睡不着了。这两年多来,她不是没想起过齐禹。其实她差不多每天都会想起他,在自己工作的时候,因为毕竟齐禹算是她的师傅,她的一招一式都是他教的。她也幻想过无数次再见到他是什么情景,只是自己心里可能绝望地知道也许这辈子都见不到了。可没想到他们竟然就这样重逢了,不知算不算造化弄人。

两年时间足以改变很多事,也许柳梦早已如愿以偿嫁给了齐禹,他们本来就是青梅竹马不是吗?那时候连齐禹的妈妈都说了他们很快要结婚。今晚自己的表现委实可笑,不知有没有像个自我陶醉自我感动的小丑?就算齐禹他点了自己爱吃的食物又如何?他说不定是想看她的笑话,毕竟当初是她自己提出分手的,他也许是该恨她。可是那时候的纪如昕,有什么办法吗?从来没有人给过她选择的机会。这个世界对待像她这样没有背景的平凡的女孩子,大多数时候是残忍的。所以她才拼了命地努力,就是为了不认命。更何况,她也没有什么退路。她的肩上,扛着全家人的生计。

所以她从来禁止自己软弱,而回忆过去正是软弱的表现。但今天再见到齐禹,却无论如何没有办法不想起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不想起过去的一切,毕竟那一天天都真实存在过,历历如在眼前。

她不知道自己其实一天都没有忘记过。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