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六章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路夕亚 | 发布时间:2022-01-14 | 阅读次数:1649

那时候,他们时时刻刻朋友聚餐,吃饭时唱歌跳舞。齐禹主要负责埋单,他是一个对员工非常又大方的人。苏司机吓吓如昕,说所有回到公司的新人,第一次朋友聚餐的传统是直着进来横着出,可把她吓得不轻。这之后,纯纯的的大学生如昕最少浅酌宜情过,拼酒这种事离她还很遥远的。要是喝多当着苏司机吓唬如昕,说所有来到公司的新人,第一次聚餐的传统是直着进去横着出来,可把她吓得不轻。这之前,纯纯的大学生如昕最多小酌怡情过,拼酒这种事离她还很遥远。万一喝多当众出丑怎么办?。...

那时候,他们时时聚会,吃饭唱歌。齐禹负责买单,他是一个对员工十分大方的人。

苏司机吓唬如昕,说所有来到公司的新人,第一次聚餐的传统是直着进去横着出来,可把她吓得不轻。这之前,纯纯的大学生如昕最多小酌怡情过,拼酒这种事离她还很遥远。万一喝多当众出丑怎么办?

尽管很胆怯,在五星级酒店的豪华宴会厅,如昕还是从自己那一桌开始,向前辈们依次敬酒。温和些的就接受了如昕的随意,爱起哄的就吵着要她干杯。一圈下来,至少有三杯红酒下了肚,她的腿肚子开始发起抖来。这时候齐禹过来了,手上端着一杯酒。偏偏头,他示意如昕跟他去隔壁桌。

“各位。”齐禹举举杯。各位齐齐站起来。

“纪如昕敬大家一杯酒。”他看向如昕。如昕赶紧说:“敬大家一杯,以后请多多关照。”

有胆大的人嚷:“老板,不带这样袒护的。咱们可没有敬大家的传统啊,都是一对一的。”

如昕酒意豪气一起上涌,差点就说出一对一就一对一。

“别吓坏人家小姑娘。”齐禹一只手臂虚虚悬在如昕的腰后,给撑腰做了一个不错的诠释。他率先喝掉杯里的酒,其他人也不好再多言,纷纷附和着说了一些欢迎如昕之类的话。

酒就这样喝过去了,如昕并没有横着出来。吃完饭又去KTV唱歌,出来已经半夜了。同事们住得近的就拼出租车,有的有家人来接。如昕一个新人,并没有人记得照应她。但苏司机开着齐禹的车在酒店门口等她,他说老板叫他把如昕安全地送回去。这是她第一次坐齐禹的车。车开得平稳,车厢里满满熟悉的味道,是齐禹惯用的香水味。一片安静里如昕的头很晕,酒喝了不少,心里有涨得满满的感觉一波一波上涌。就像月下的大海,浪不断地涌上来涌上来,推着她的心,有一种飘飘忽忽的心慌,感觉很陌生很奇怪。如昕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喝多了酒想要呕吐的原因。她才想起来自己今晚偏偏忘了给齐禹敬酒。想起他喝酒时眼睫微垂的样子,他的执杯的手,修长,好看。他的漆黑的眉眼,高挺的鼻粱下淡红的唇。KTV里他脱下西装,白衬衫的袖子挽到肘上。在大家的极力邀请下他还唱了一首歌。唱歌的他声音清朗温柔,跟平时在公司时很不一样。KTV里旋转的七彩的灯光洒在他挺拔的背影上,他背上的光彩不停地转呀转。心好像更慌了,如昕闭上眼睛,把手放在胸膛上。

那时候的如昕每天早上醒来想到要去上班心情都很雀跃。她知道自己可以在工作岗位上学到很多东西,也知道自己很幸运遇到了一个愿意亲自指点她的老板。虽然过程有可能很折磨,但最折磨的时期差不多已经过了。她活力满满,干劲十足,任劳任怨。浑身像小太阳似的,洋溢着青春的朝气。彼时公司的气氛其实还不错,大家除了会争着在老板面前表现之外并没有大公司的勾心斗角政治游戏,她觉得如沐春风。而且老板是那么帅那么养眼那么聪明智慧天下无敌。齐禹总是穿西装,里面一件白衬衫,领口是从来不扣的,西装外套也是从来不扣的,手时常是插在裤袋里的。他这个人,有一种懒洋洋的潇洒。能坐着的时候从不站着,能靠着的时候绝不站好。叫人的时候不是偏偏头,就是勾勾手,跟招呼小狗似的。脸上唯一的表情是理所当然。他们说这是长期身居高位的人养成的一种睥睨之态,如昕深以为然。但她真的该死的很喜欢这种调调。

好巧,公司里的其他女生也喜欢。不过如昕给自己的解释是她喜欢的是这种风格,不是说她喜欢老板。当然长得帅的男生大家都喜欢,但这基本类同于喜欢男明星,养眼而已。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确实会嫁给杨洋或者张艺兴。老板这类生物,高高在上,不是她这种小女生可以肖想的。有那个时间胡思乱想不如多放点心思在工作上,争取工作成绩带来的回报可比争取老板的感情可操作性要高得多。所以如昕很勤奋,经常一个人加班。

有一天客户那边来了很多资料,如昕想要当天整理完好尽快启动项目,所以下班了还在产品展示厅忙活。她听到齐禹下班离去的声音。他关上门走掉之后,整间偌大的办公室里就只剩下了如昕一个人,其他地方的灯也都关了,只留了她自己座位上方和展示厅的灯还亮着。这一栋楼平时很少人加班,家具,摆样品的架子,还有门外长长的走廊都沉在暗暗的阴影里,安静得让如昕有点发怵。但为了完成工作,她努力集中起精神,不让自己胡思乱想。

第二天上班齐禹闲闲问她:“昨晚加班到什么时候?”

“九点半前。”如昕回答。

“为什么不加班到九点半之后?”

为什么?老板的意思是班加得太多还是太少?如昕脱口答道:“因为听说一般鬼怪都是九点半之后出现,我不敢太晚。”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到这个,也许是跟她昨晚一个人加班时忐忑的心情比较搭?也或者是前几天刚好看了一本关于办公室闹鬼的小说?不过好像回答“好的老板,我明天加晚一点”也不是那么回事。

“你说的是一般的鬼怪,其实像黑山老妖那种级别的,白天也会出来。”

齐禹说完就面无表情地回自己办公室关上门。如昕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爆发出一阵控制不住的大笑。她怀疑齐禹在里面偷笑来着,但没有证据。

从那以后,但凡如昕加班,齐禹如果在公司,他都会等她,再顺便送她回家。那天晚上大约八点多了,如昕收拾东西下班,听到响动的齐禹懒洋洋从办公室晃出来,等着如昕关掉所有的灯锁好门。

两人并肩站在电梯里,一片寂静。

齐禹问:“看过《贞子》吗?”

“看过。”

“怕不怕?”

“不太怕,我先看了小说才看电影的,有了点心理准备。”如昕说。

没人记得要按电梯按钮,电梯自己升到了十五楼,而他们的办公室在七楼。门打开了,外面没有人。齐禹往旁边让让,淡淡地说:“请进。”如昕觉得身上起了鸡皮疙瘩。电梯门再次关上的时候,齐禹按了一楼。

苏司机开着车等在楼下。如昕在齐禹旁边坐下刚要关上车门的时候,他突然说:“等一下,外面还有一个长头发穿白色衣服的女人,让她也上来,坐你旁边。”

如昕看看空无一人的车外,脑海里不觉滑过贞子从电视机里爬出来的样子。她突然飞快地大力关上车门,差点夹了自己的手。转头看向齐禹时她的脸色已经变了,手指紧张地抓住座椅扶手。齐禹哈哈大笑起来。这是如昕第一次看见他这样子大笑,他在办公室里几乎不会有第二种表情。

“齐总你吓死我了。”如昕颤抖着说。她遏制住自己想要扑过去捶他一顿的冲动。昏暗的车厢里齐禹凝视她的眼睛亮晶晶得,似倒映着漫天星光。如昕数着自己的心跳默默地转过头。

“生气了?”齐禹问。

“没有。”

后来不久李玫丽就进公司了,职位是如昕的业务助理。从那以后她就比较少加班,自觉少了许多乐趣。多出来的时间,她开始认真学习销售心理学,市场营销,流行时尚等等。

如昕的心里,有一个江湖。在跟齐禹一起工作的时候,她时时想起“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这句话,她觉得有齐禹在,自己能做到。她很用功,也很开心,那时候连空气里都是满满愉快的味道。她想要就这样地老天荒下去。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