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哥哥

坐酌泠泠水 | 发布时间:2022-01-14 | 阅读次数:12990

(一地打滚儿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票!)翌日清晨中午,苏慕坐在床前,望着丫环手里举着的铜镜里的面容,微一颌首。她前生长得太过美艳动人,走到哪里都是一具会发光体,这对于一个需要随时随刻藏匿自己行踪的杀手来说,是极有利的。对此,她严禁花比别人更多人的时间和精力,去去学习如她前世长得太过美艳,走到哪里都是一具发光体,这对于一个需要随时隐匿自己行踪的杀手来说,是极不利的。为此,她不得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如何化妆伪扮,让自己变得普通平凡。。...

(满地打滚求收藏,求推荐票!)

翌日傍晚,苏慕坐在床前,看着丫鬟手里举着的铜镜里的面容,微一颔首。

她前世长得太过美艳,走到哪里都是一具发光体,这对于一个需要随时隐匿自己行踪的杀手来说,是极不利的。为此,她不得花比别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如何化妆伪扮,让自己变得普通平凡。

而现在,铜镜里显现在眼前的是一张清秀的脸:疏淡而纤细的眉毛,没有血色的嘴唇,巴掌大的小脸,皮肤是不健康的白,不光苍白,还薄得能隐隐看见皮下的血管。唯一能让这张脸增加一点神采的,是那一双黝黑清亮的眼睛,清澈干净如一汪湖水。

她极满意。

不美,也不丑。很普通,很好!

以后,她就叫夏衿了吧。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她既托上天的福得以带着灵魂重生,那便换个名字,重新开始吧。

“好了,放下吧。”她吩咐道,将身子往后靠。

这躯身体本就不好,偏昨日又吐又泄,伤了元气。今天喝了一天的汤药,她才能稍稍起身。看来,还需得将养两日方能下床。

“青蒿,我叫你打听的事如何了?”她开口问道。

很幸运,她接受了这躯身体的所有记忆,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从记忆里,她知道这躯身体虽然体弱多病,但还不至于弱到喝一碗鸡汤就上吐下泄,香消玉殒的地步。如今平白无故死了,在曾为杀手的她看来,这其中必然有阴谋。虽然夏家只有嫡亲的三兄弟,老太太尚在,未曾分家,这个叫夏衿的小女孩也没什么钱,不存在谋财害命的可能。但也不排除夏衿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龌龊,被杀人灭口的可能。

“这事,昨儿个老爷和太太就派人查了。”青蒿本是活泼的性子,极爱说话,但提及这件事,便嚅嚅的不敢多说,“听白芷姐姐说,查出是五少爷跟六少爷闹着玩,在他喝的汤里下了一点点巴豆……”

夏衿盯着青蒿,见她虽满脸不安,目光却并不游移,便知她说的是实话,将手一挥:“行了,你们出去吧,我歇息一会儿。”说着,走到床边躺了下去。

青蒿和青黛忙给她盖上东西,轻手轻脚出了门。

一到屋外,青黛就教训青蒿:“就你多话!这件事,你只说没打听到就行了,何必要告诉姑娘?要是让太太知道你把事情说出来扰了姑娘静养,非剥了你的皮不可!”

青蒿一愣,反应过来,赶紧吐了吐舌头,拉着青黛的胳膊摇摇,腆着脸笑道:“好姐姐,我不是没想到吗?你也不提醒我。”

“我能提醒你吗?”青黛又好气又好笑,拍掉胳膊上她的手,“行了,赶紧做事吧。我去给姑娘煎药去。”说着,往旁边的小厨房走去。

“咦?”青蒿转过身,就看到夏祁从院门处进来,忙迎出去,打起帘子,“六少爷,您来了?”

“嗯。”夏祁应了一声,看了屋里一眼,“妹妹可醒着?”

“这……”青蒿犹豫着,正要说“刚喝了药睡了”,却听屋里响起了夏衿的声音,“哥哥,我醒着呢,进来吧。”

听到妹妹清脆的声音,夏祁脸上一喜,低着头进了屋子。进到里间,抬眼就看到夏衿正斜坐在床上,头和肩靠在迎枕之上,一头鸦黑的头发散落在旁边,清幽黑亮的眸子静静地看他。只是窝在被子里和身影单薄而瘦小,像个没长大的孩子,让人看了格外心疼。

“妹妹。”他走过去,关切地问,“你可好些了?昨晚我来看你,你已睡着了,就没进来。”

夏祁,原身的龙凤胎哥哥。夏衿前世是独生女,并没有兄弟姐妹,这让她对夏祁有一种很异样而新鲜的感觉。

她抬起眼眸,隐蔽地打量了夏祁两眼。

她知道,龙凤胎都是异卵,当初被孕育在母体时,他们的发育各自有独立的胎膜、胎盘和脐带,所以并不像同卵双胞胎那样,长得一模一样。

但此时看夏祁的样子,男孩子还没发育的瘦瘦小小的个子,苍白的皮肤,疏淡的五官,膝黑如墨而又清亮如水的眸子,却跟她在镜子里看到的容貌有八、九分相似。

夏衿学着记忆里原主的样子,朝他一笑,柔弱着声音道:“我好多了,多谢哥哥关心。”说着看向他的腋下夹着的书包,“哥哥这是要上学去么?”

夏祁“嗯”了一声,转脸对青蒿道:“去,给我倒杯茶,渴死了。”

“是,少爷。”青蒿转身出门去倒茶。

青蒿一走,屋里就剩了夏祁兄妹俩。

夏祁左右看看,快速地从腋下把书包拿下来,将里面的一本书掏出来,塞到夏衿手中:“快,赶紧收好。”

夏衿毫不犹豫地把书直接塞到了被子里。

夏祁这才舒了一口气。兄妹俩对视一眼,相对而笑。

“妹妹。”夏祁垂下眼睑,脸上露出羞愧的神情,“都是哥哥害了你。要是昨儿个不让你喝那碗鸡汤,你也不会生这场大病。”

“事情青蒿都跟我说了。那汤里的巴豆又不是你放的,你又何必往心里去?”夏衿正想找人问这件事呢,正好夏祁是当事人,问他再合适不过,“哥哥,五哥为何要给你下药?”

夏祁的脸上闪过一丝戾气:“不过是在学堂里他叫我给他倒茶,我不干,起了几句口角,他就下这样的毒手。偏祖母宠着他,昨晚我三言两语就激得他承认这事,爹爹闹到上房去,祖母就罚他禁几日足,抄几页书,连句重话都没有。”

夏衿的眉头皱了起来。

在她的记忆里,夏衿的父亲夏正谦虽是老太太嫡亲的儿子,却极不受待见,连带着夏祁和夏衿也被讨厌,老太太对他们还不如对自己屋里的下人好,与大房、二房孩子的待遇相比,更是天渊之别。而大房年纪最小的夏祷,即是在汤里下巴豆的“五少爷”,因长得唇红齿白,最善讨好卖乖,老太太疼他就跟眼珠子似的,成天心肝肉儿的喊,生怕他受一丁点儿委曲。

老太太这样偏心,再加上夏衿并没有“死”,在大家看来就不是什么大事,罚夏祷禁个足,抄个书,就已是很给三房面子了,并不觉这样有什么不对。

夏衿眼里闪过一丝冷凛。

夏衿大病初愈,最需要静养,夏祁显然不想让她不开心,伸出手像逗小猫儿似地揉了揉夏衿的头发,笑着转移话题:“想吃什么?放学回来哥哥给你买。”

夏衿听得这话,心里一暖。

她知道,夏家大太太持家,可以算得上吝啬。三房每月的月钱,过日子都是紧巴巴的。她刚刚喝的燕窝粥,以前是见不到的。想来还是舒氏拿了自己压箱底的嫁妆钱给买的。

夏祁懂事,除了一点点零用钱,从不向舒氏再伸手要钱。他时不时从学堂外带些小吃回来哄妹妹,都是在学堂里给人抄书写字换来的。

她摇摇头:“不用了哥哥,爹爹说了,我这两日不能乱吃东西。”

“哦,我忘了。”夏祁摸摸头,一脸的羞愧赧然。

这时候,青蒿已沏了茶进来,用托盘装着,递到夏祁面前,脸上有一丝可疑的红晕:“五少爷,这是奴婢新沏的茶,你尝尝。”

夏祁不过是抽空过来看看妹妹,哪里有心思喝茶,他一摆手,正要让青蒿放下,就听见外面传来男人和女人的说话声。

夏衿也转过头去,听了听。听出是其中两个是夏正谦和舒氏的声音,另两个男女是谁,却是听不出。

她吩咐青蒿道:“去看看。”

夏祁看到青蒿出去,一脸紧张地凑近来,悄声道:“快把书藏好,是二叔和二婶。”

夏衿连忙把书从被子里掏出来,将被褥的一角掀开,放好书后再盖好。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