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五章 谁吓谁

坐酌泠泠水 | 发布时间:2022-01-14 21:46:15 | 阅读次数:23992

(新的两周,本书就冲新书榜了。各位姐妹需要支持一下所有收藏和我的推荐票吧!谢谢您云汜打赏的香囊,么~)夏衿并不明白大太太在亭子里议论纷纷她,她一深一浅的配合好着呼吸,疾步前进。夏家小花园面积并不大,她没办法围在小池塘和旁边一座假山转圈圈。走了两圈,她的额上便轻轻见夏衿并不知道大太太在亭子里议论她,她一深一浅的配合着呼吸,快步前行。。...

(新的一周,本书开始冲新书榜了。各位姐妹支持一下收藏和推荐票吧!谢谢云汜打赏的香囊,么~)

夏衿并不知道大太太在亭子里议论她,她一深一浅的配合着呼吸,快步前行。

夏家小花园面积不大,她只能围着小池塘和旁边一座假山转圈。

走了两圈,她的额上便微微见汗,脚下也有些发软。夏衿耸了耸肩:这身体也太差了些,如果换成她前世的身体,在这种平坦的道路上走上十个小时都不觉得累。现如今,也只能循序渐进了。

脑子里正想着这些,夏衿忽然听到头顶左上方传来一种奇异的响动,她条件反射地往旁边一闪,“嘭”地一声,一个蛇一样的东西落到她的身前,定睛一看,却是一条蜥蜴。她转头朝左上方看去,正好看到三个脑袋在假山上朝她张望。大概是她的表现出乎他们的意料,三张脸都一致呈现出呆滞的表情。

从原主的记忆里搜寻一下,她便认出这两男一女,分别是三姑娘夏衯、四少爷夏禅和五少爷夏祷。夏衯为二太太所出;夏祷便是害得原主夏衿香消玉殒的罪魁祸首,大太太所生;夏禅则是二老爷的宠妾韩姨娘所出。三人均是十四、五岁,调皮捣蛋叛逆的年纪,平日里在府里招猫逗狗,不知干了多少天怨人怒的事。只因有老太太纵容,便越发无法无天。

平日里,他们没少欺负夏祁和夏衿。

夏衿的目光冷了下来。她伸出脚来,将那条像比蛇多了四条脚的蜥蜴用力一踢,“咚”地一声,蜥蜴落入池塘里,沾起了一尺高的水花,她转过身,若无其事的继续自己的健身锻炼。

“喂,我的四脚蛇。”假山上传来一阵尖叫,紧接着,有人从假山上迅速下来,跑到她身后,一把便想揪住她的衣服:“你赔我们的四脚蛇。”

这个鸭公嗓的主人,则是夏禅。

夏衿哪里会让他揪住自己,朝旁边一闪,夏禅的手就落了个空。

夏禅又是一呆,不可置信地盯着自己的手看了一会儿,便将目光落到夏衿脸上。

这时,夏祷才从假山上下来,一摇一摆地从容走到夏衿跟前,嘻皮笑脸的道:“哟嗬,几日不见,五妹妹的胆子大了啵,竟然连蛇都不怕了。”那样子,十足是街头**妇女的纨绔,就差手里摇的一把纸扇了。

夏衿却不看他们,视线落到不远处与池塘紧挨着的假山脚下,然后收回目光,看向夏祷。

夏祷见夏衿不作声,又笑眯眯地道:“五妹妹,刚才那条四脚蛇可是四哥的心爱之物,你却把它一脚踢进了池塘里,这可如何是好?”

“就是,你赔我。”夏禅抬着下巴叫道,“你要不赔我,我告诉祖母听。你可别害你娘又被责罚,说她没管教好你。”

一听这话夏衿就怒了,她最恨别人拿亲人来威胁她!

“赔你蛇?”夏衿看着夏禅,淡淡地问道。

“对,你赶紧赔我蛇。”夏禅赶紧接话,并且把“蛇”字咬得极重。

夏衿又将目光望向夏祷。

这调皮捣蛋三人组里,夏祷最受老太太的宠,鬼点子又最多,一向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另外两人对他唯命是从。

夏祷虽然隐隐觉得今天的夏衿跟往常有些不一样,但他可不认为一昔之间一个人就能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女孩子天生就害怕蛇这种冷冰冰的爬行动物,胆小安静的夏衿更甚,每次她都被吓得尖叫不已,眼泪涟涟。今天没叫,反而把四脚蛇踢到池塘里,在夏祷看来,她不过是被人暗授了机宜,硬撑着装不害怕罢了。

见夏衿看他,他“嘿嘿”一笑,开口道:“五妹妹,既然四哥叫你赔蛇,那你就赔他一条好了。不过是捉条蛇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你说对不对?不过,这蛇吗,就必须得你自己捉的才行,下人捉的可不算数。”

夏禅一拍脑袋,为自己的语言漏洞大感懊恼:“对对对,我那蛇是自己捉的,你赔的也得是你自己捉的才行。”

站在一旁的夏衯笑嘻嘻地补充道:“而且,现在就要赔,不能等以后。”

她虽是庶出,但她亲生母亲却是老太太的表侄女。在老太太面前,她可是比夏衿还要受宠。也因此,欺负夏衿于她而言,毫无压力。

听得这三人众口一辞,夏衿一直没有表情的脸上慢慢绽开了一个笑容。

她笑眯眯地看着两人,道:“既然四哥、五哥和三姐姐一致要求我赔蛇。那这蛇,我就赔你好了。”

说着,她绕过三人,走到离池塘最近的假山处,伸手在山洞里掏了掏,便掏出了拇指大小灰黑色的一条蛇。她将蛇拿出,朝前一甩:“呐,四哥五哥,赔你们蛇。”

夏禅和夏祷两人离得比较近,那条蛇又挺长,被夏衿这么一甩,一下子落到两人的头和脸之上,“啊啊”,两声尖叫简直是响彻云霄,两人手臂一阵乱舞,双脚乱跳,想要把蛇甩掉,可慌乱之中,怎么也甩不掉。夏衯则被吓得脸色煞白,连连后退。

夏衿见两人终于把蛇甩到地上,这才“啧啧”两声,叹道:“一条水蛇而已,又没毒,四哥、五哥竟然害怕成这样,啧啧……还说让我赔蛇呢!我看四哥、五哥这胆子,也就玩玩四脚蛇罢了。”

说着她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回过身来,道:“对了,我差点忘了告诉四哥、五哥,哦对,还有三姐姐,那四脚蛇其实不是蛇,而是蜥蜴。你们可别忘了哦,以后千万别跟人说你们有胆玩蛇,被人知道是蜥蜴,可是丢死个人了!”

说完,她捡起地上的蛇,往池塘里一扔,用手绢擦擦手,转身施施然离去。

夏禅只觉得自己心疾都要吓出来了,如今见那蛇被扔掉,这才回过神来,却又满心不甘,望着夏衿的背影,问夏祷:“五弟,咱们就这么算了?”

夏祷正要张嘴说话,却见路的那头匆匆跑过来个人,远远就问道:“少爷,出什么事了?太太不放心,叫老奴过来看看。”却是大太太身边的管事婆子岳嬷嬷。

夏祷扯着嗓子回道:“没事,我们只是叫着玩。”又一摆手,“行了,回去吧,没事。”

听了这话,那婆子放下心来,转身回去复命。

见那婆子走远了,夏祷才瞪了夏禅和夏衯一眼:“这事谁往外提我就跟谁急!被一个小丫头片子和一条水蛇吓得屁滚尿流,还嫌不够丢人怎的?”

夏禅和夏衯立刻发誓道:“不说,我们谁也不说。”

“回吧。”夏祷转过身,望着夏衿消失在回廊深处的身影,目光阴鹜,暗自咬牙切齿,“小丫头片子,竟然敢讽刺小爷胆小……”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