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六章 温暖

坐酌泠泠水 | 发布时间:2022-01-14 | 阅读次数:9196

(求所有收藏,求我的推荐票)碰上这事,夏衿懒得说再走,径直回了院子。可一进院门,迎面而来就碰上舒氏匆匆出。看见夏衿,舒氏见状一把把握住夏衿的手,觉得这手天气冷,才松了口气,抱怨道:“你跑哪儿去了?这大冷的天,怎么到处乱走?要不然冻着了怎么办?”又抚了抚夏衿的可一进院门,迎面就遇上舒氏匆匆出来。看到夏衿,舒氏上前一把抓住夏衿的手,感觉这手暖和,才松了口气,埋怨道:“你跑哪儿去了?这大冷的天,怎么四处乱走?要是冻着了怎么办?”又抚了抚夏衿的额头,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求收藏,求推荐票)

遇上这事,夏衿懒得再走,径自回了院子。

可一进院门,迎面就遇上舒氏匆匆出来。看到夏衿,舒氏上前一把抓住夏衿的手,感觉这手暖和,才松了口气,埋怨道:“你跑哪儿去了?这大冷的天,怎么四处乱走?要是冻着了怎么办?”又抚了抚夏衿的额头,问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夏衿摇摇头:“没有。”又睁着黑漆漆地眼睛,问道,“怎么了?”

“怎么了?你这孩子,大冷天地跑到小花园去吹风,还不多穿件衣服,你想又生病还是怎么的?”舒氏责怪地瞪了她一眼。

夏衿眨巴一下眼,没有说话。

换作以前,舒氏定然会唠叨好一阵。可此时看到女儿什么也不说,只异常平静地看着自己,没有解释没有撒娇,更没有做错事的讨饶,她心里不由得一滞,立刻把语气软和下来:“娘这样说你,也是为你好。你这身体还没恢复呢,大冷天的还是少出门的好。乖啊,听话。”

要按夏衿的性子,必然懒得多费口舌,随口答应舒氏一声,然后继续我行我素。

可此时舒氏那有些讨好的神情,看在夏衿眼里忽然便有些心酸。她毕竟接收了原主所有的记忆,其中也包含着对父母的感情。

“娘。”她正色道,“正因为我身子弱,以前老生病,前段时间又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所以才想着要改变自己。每日里关在家里不活动,这对身体没好处。以后我每天都会去小花园或别的地方走一走。不过我答应你每次出去一定会穿够衣服,出了汗也及时回来换衣沐浴,不会让自己再生病的。”

舒氏张嘴便想反驳,可一抬眼,看到女儿那黝黑眼眸里如铁一般的冷静和坚毅,仿佛一拿定主意就再不容更改似的,她心里忽然涌上一股没来由的紧张,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这个女儿,自打死而复生,就对她和夏正谦冷冰冰的,全然不像以前那样亲昵而又依赖。这让夫妻俩失落之余又极为内疚,总觉得是因为自己没有护好女儿才让她遭了罪,以至于让她心存怨怼了,都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女儿才好。

缓了好一会儿,她才轻声道:“你能拿定主意就好。”

“我去沐浴。”夏衿道,抬脚往里面走去。

舒氏一连声道:“对对,赶紧沐个浴,免得受寒了。”又吩咐青蒿,“赶紧叫菖蒲、薄荷去提水,再煮碗姜汤来。”接着扬声对站在廊下的青黛道,“青黛沏碗热茶来,再把衣服准备好。”

几个下人顿时如陀螺般忙碌起来。

夏衿则被舒氏拉进屋里,先喝了碗热茶,然后不管衣服湿没湿汗,都换了下来,然后泡了个放了药的热水澡,喝一碗姜汤,好一番折腾之后,又被舒氏按回床上去,要她好好歇息。

这边夏衿还没躺下,门外“咚咚咚”跑进来一个人,一进外屋就大声嚷嚷道:“妹妹,五哥是不是又用蛇吓唬你了?”

舒氏在里面惊得脸都白了,一双手胡乱地在夏衿身上摸着:“吓着没有?伤着哪儿了?来,让娘看看。”

夏衿一向不喜欢被人触碰,被舒氏摸得浑身不自在,忍不住挡开她的手道:“没有,我没被吓着。他们玩的是蜥蜴,不会咬人的。娘,我真没事。”

“早知道刚才你沐浴的时候我就去进看一看好了。”舒氏后悔道。

这句话说得夏衿一头冷汗。自打她在这世界上醒来后,即使当时还手软脚软没有力气,她沐浴时都要把青黛和青蒿赶出沐室的,她可不习惯沐浴时旁边有人。

舒氏也知道女儿如今这个怪癖。此时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将眼一瞪:“娘看看都不行啊?小时候我可没少给你洗澡。”

夏衿干脆转过头去,对外面扬声道:“哥哥我还没睡,你进来吧。”

夏祁早就急了,一听夏衿的声音,就掀帘进来,担心地道:“妹妹你没事吧?”

“没事。不过,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夏衿坐在床上,仰脸问道。

“青蒿说的呀。她说五哥又欺负你了,把蛇扔到你头上。”

夏衿的眼神沉了一沉。

夏禅和夏祷拿蛇吓她时,青蒿就站在离他们不远处。当时她袖手旁观没上前来救主,此时又不经允许就把事情宣扬得人人都知,这个丫鬟,一定不能留了。

“祷哥儿他们怎么能这样!”舒氏气得浑身发抖,“上次放药把你妹妹弄得差点没死掉,如今刚刚才好些,他又来吓唬人。你爹再不受宠也是嫡出,大房可没这么欺负人的。我找他们去。”说着站起来就往外走。

“娘。”夏衿朝她的背影喊了一声,见舒氏仍未停步,忙叫夏祁,“快把娘拦住。”

夏祁不知夏衿想干什么,不过还是把舒氏拉了回来。

“衿姐儿,娘知道你是担心祖母又拿娘撒气,但这口气要是咱们咽了下去,以后还不知有多少这样的事等着你们。就是受罚,我也要去跟他们论理的。”舒氏道。

夏衿心中生暖。以前这样的事没少发生,舒氏也没少去上房吵闹。但每次的结果,就是大房没事,舒氏被罚。饶是这样,当他们兄妹俩被欺负时,舒氏仍会去上房为他们讨公道。

她把声音放柔:“娘,我没吃亏,真的。我把蛇扔回去,倒把他们给吓着了。”接着,便把经过跟他们说了一遍,又道,“娘您去上房也不过是受辱,咱们何必去找那个罪受?以后我和哥哥被欺负,自己把场子找回去就是了。到时还不定谁欺负谁呢。”

夏祁的脑子却还停留在她刚说的细节上,惊叫道:“妹妹,你竟然敢用手捉蛇?”

“是啊,你怎么这么傻。他们欺负你,等爹娘为你讨公道就是,干嘛自己冒险去捉蛇?万一被蛇咬伤了怎么办?”舒氏也连声道。

听是舒氏只关心自己安危,丝毫不提万一把老太太的心肝宝贝咬伤了怎么办,夏衿的心里就暖暖的,柔声道:“那是水蛇,没毒的。而且我捉的是它的七寸,它也咬不到我。”

“不管怎么样,以后万万不能做这样危险的事了。”舒氏千叮咛万嘱咐。

“好,我记住了。”夏衿只得答应。

“祁哥儿也是。如果在学堂里他们欺负你,你只管告诉先生,万万不要跟他们起冲突。他们人多,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

夏祁答应得极干脆:“娘,您放心吧,他们欺负不了我了。我如今跟学堂的几个同窗要好着呢,祷哥儿忌惮他们,不敢再欺负我。”

“这样最好。不过呢,以后……”

见舒氏似乎还要唠叨,夏祁赶紧道:“娘,我饿了,想吃您亲手做的小肉饼。”

舒氏一听就站了起来,道:“那你等着,娘马上去做。”又问夏衿,“衿姐儿想吃什么,告诉娘,娘给你做。”

夏衿想了想:“我跟哥哥一样,也吃小肉饼。”

“行,等着,一会儿就好。”舒氏十分高兴,难得有女儿想吃的东西。

她转身匆匆出去了。

三房是自己开伙的,虽也请了厨娘,但舒氏厨艺不错,她时不时地会亲自下厨,给丈夫和一双儿女做些几样拿手菜。

舒氏一走,屋里就剩了兄妹两人。

夏祁望望窗外,凑过来悄声问道:“妹妹,你手里还有多少钱?”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