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002 我对你话中的沈三爷不感兴趣

头号小弟 | 发布时间:2022-01-15 | 阅读次数:26913

小朋友?为什么要说是小朋友?三爷不像是会用这么优雅别致的称呼的人。沈木抬起头,看见文件上的那照片。心说,这小姑娘长得挺清秀的。短发,皮肤白得不太正常地,一点儿表情都也没。但小姑娘的眼睛很不像,仔细一看是有故事的人。沈木也说不上来是怎么一回事,没办法说是沈木抬头,看到文件上的那照片。。...

小朋友?为什么要说是小朋友?

三爷不像是会用这么别致的称呼的人。

沈木抬头,看到文件上的那照片。

心想,这小姑娘长得挺秀气的。

短发,皮肤白得不太正常,一点表情都没有。

但小姑娘的眼睛很不一样,一看就是有故事的人。

沈木也说不上来是怎么一回事,只能说是直觉。

难道就是因为这样子,自家爷才会称之为小朋友?

就在这时,穿着粉红色西装,长相魁梧的男子,走了进来。

朝沙发上的人,微微弯腰,语气依旧是恭敬。

“三爷,有眉目了。”

“说。”

“查到IP地址了,在境遇酒吧。”

“什么时候?”

“三分钟前。”

好一会儿,都没有后话。

那男子就有些不知所措,小心翼翼地问着:“三爷,你看,我们需不需要过去?”

沈三爷没说话,反倒是一旁的沈木,瞪了那男子一眼。

“沈土,你是傻子吗?”

“木头,干嘛?”沈土皱眉,很不爽。

“你以为‘初’会傻到让你查到他的位置?”沈木翻白眼,也不知道沈土怎么就成为四大金刚之一的。

“早就不在了。”

“傻子。”沈木又说了一遍。

长得牛高马大的大块头,立马红了脸。

“三爷,我错了。”

三爷没理会沈土,而是低头看向小孩,开口道,语气听不出心情的好坏。

“厉梓安,想去吗?”

“去见阿姨吗?”小孩的脑袋里只有那一样谁都不知道的东西以及文件上的照片。

“不是。”沈长渊摸了摸厉梓安的脑袋,又问:“想去吗?”

厉梓安低头想了一下,才说:“可以带妹妹一起吗?”

此时,沈木好想问一句。

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一个六岁的小孩。

去酒吧,这合适吗?

但他没那个胆子。

这两位小祖宗脾气可谓真不好,看起来可可爱爱,实际是无法无天。

一旁的沈土可没沈木那么能想,只是开口道:“三爷,我会保护好小少爷和小小姐的。”

沈长渊抬头,幽幽地看着他。

“如果出了意外,沈土这个名字就不属于你了。”

“遵命,三爷”

沈长渊低头,看着小孩那双很熟悉的眼眸。

如果那两人回来,知道他的所作所为,会不会狠狠地把他揍一顿。

可是,那两人已经失踪好多年了,仿佛从未存在过。

厉梓安也在看着沈长渊,很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变化。

厉梓安站在沙发上,轻轻地抱住沈长渊的脖子。

软萌的声音响起:“爸爸,不要不开心了,好不好?”

沈长渊眼眸里的冷意逐渐逝去,代替着的是柔和的笑意。

“厉梓安,你乖乖的,好好学习。”

“爸爸就不会不高兴了。”

“爸爸,我很爱你的哦。”厉梓安凑过去,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

“嗯。”沈长渊微微一笑。

见此,沈木和沈土都不自觉弯起嘴角,感到十分地欣慰。

小祖宗终于会说好话,而不是整天惹三爷生气了。

这时,沈长渊把厉梓安放在一旁,声音中多了一丝丝不易发现的温柔:“厉梓安,去喊你妹妹下来吧。”

“爸爸,你去喊,好不好。”厉梓安知道妹妹最不喜欢睡觉的时候被打扰了。

沈长渊面色一沉:“自己的事情自己做。”

“哦。”厉梓安迈着小短腿从沙发上下来。

沈木小心翼翼地说着:“三爷,小少爷还是一个小孩子。”

沈土补充道:“不能太凶的。”

沈长渊浑身上下散发着冷:“你们是爸爸,还是我是爸爸。”

两人立马低下头:“你是爸爸。”

沈长渊拿过西装外套穿上,并拿过一旁的手表戴上。

动作干脆利落,不拖泥带水。

沈木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家爷。

心里暗暗想着。

这表看起来都那么旧了,为什么还要留着,又不是没有钱买新的。

“看什么?”沈长渊自然捕抓到手下的眼神。

“没什么,”沈木快速收回目光,“三爷,我去开车。”

沈土没有走,看着桌子上的文件,皱眉。

“三爷,那是不是要录取这个女孩了?”

“嗯。”语气听不出心情是好是坏。

“三爷,二爷说,我们很有可能要放弃了。”沈土想起一个小时之前二爷吩咐他的话,便出声又说。

沈长渊握紧拳头,咬紧牙关:“你说什么。”

“三爷,都那么多年了,该放弃了。”沈土迎着自家爷的目光,继续说着。

“大爷和嫂子,说不定已经不在了。”

这么多年,和那两人有关的一切,都是禁忌,说不得。

即使是这样子,沈土还是硬着头皮说了。

还是要接受事实的,那怕,这个事实很残忍。

沈长渊抬手,捏着沈土的肩,越发地用力,吐出三个字:“不接受。”

沈土咬着下嘴唇,忍着痛意:“三爷,我疼。”

“废物。”沈长渊嫌弃地看了他一眼。

“……”

这时,推门进来的沈木,快速地走了过来。

“三爷,车已经准备好了。”

“嗯。”沈长渊转身向二楼走去。

沈木瞪着身旁这人,小声地问着:“土子,你又咋了?”

“三爷怎么又不高兴了?”

“木头,你觉得大爷和嫂子还会回来吗?”沈土紧锁着眉头。

沈木敲着沈土的脑袋:“沈土,你真的是蠢死了。”

“明知道不能提,为什么要提。”感觉都要被这个家伙气死了。

要是那一天,这家伙被打死了。

一定是他自个活该,自作自受,绝对不是打他的那个人有病。

沈土拍了拍身上的衣服,开始甩锅模式。

“木头,这是二爷让我提的。”

“你没救了。”沈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我们可是三爷的手下。

二爷叫你说,那你就说了?

“木头,我……”

“不要叫我,你这个傻子。”

“……”

**

境遇酒吧。

大厅的沙发上,有一女子。

一身红色的长裙,波浪卷长发,精致的妆容,烈焰红唇,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性感。

时漫云到的时候,此女子,正在调戏酒保小哥哥。

“小哥哥,我今天美吗?”

“美。”小哥哥点头。

“那需不需要来一个一夜情之类的呢。”女子挑着他的下巴,继续调戏。

“这个……真的可以吗?”小哥哥红了脸,很不好意思。

时漫云:“……”

压了压帽檐,上前,揽着女子的肩头:“不好意思,她是我的。”

酒保小哥:“……”

女子邪魅一笑,拉过时漫云的手,摁在胸前。

“别吃醋,都是你一个人的。”

“来,宝贝,亲一个。”

时漫云很是嫌弃,撇开脸:“宋大小姐,你能要点脸吗?”

“还有,你不是有对象吗?”

酒保小哥早就很有自知之明,走了。

宋知歌撩了撩头发,红唇轻启:“早分了。”

“那人太快。”

“不行。”

“三分钟?”时漫云拿过酒,仰头。

宋知歌发出滋滋的声音,挑着时漫云的下巴。

“云姐,你说你,都这么大了,为什么就不找个男人呢?”

“悄悄你这小脸蛋,真让人怜惜。”

时漫云推开她的手,又是低声一笑:“要男人干嘛?”

“影响姐拔剑的速度。”

她拿出打火机,把弄着:“说吧,让我来,是为了什么。”

“不会是让我来看你泡小哥哥的吧。”

“不是,”宋知歌翘着二郎腿,手里还拿着酒,“你托我办的事,已经有点眉目了。”

时漫云抬眉:“说。”

宋知歌凑了过去:“我用了一点小手段,把你弄了进去。”

“弄什么?”时漫云皱眉。

“你刚回京城,总得找一个大腿抱着吧。”宋知歌勾唇淡淡应着。

“呵,”时漫云拧着眉心,“我就是大腿。”

宋知歌:“……”

得了,靠山就在身边。

何需抱别的大腿,找别的靠山。

但,都花费了那么多心思找,总不能不了了之吧。

便使出必杀技,拉住她的手臂,撅着嘴撒娇。

“云姐,我可是花了五百万,才抱到这条大腿的。”

“才五百万?”时漫云很不屑地看着她。

从一旁拿过手机,往上一抛,接住,朝宋知歌挑眉:“要多少,马上转。”

宋知歌没得办法,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直接把时漫云的帽子给拿掉,指着二楼:“云姐,这可是京城的三爷,沈长渊。”

“你看看,那身材,那脸蛋,你就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而且,你要查的那些事情,很有可能是和沈长渊息息相关。”

“你不想知道‘明’去了哪里吗?”

“基地花了那么大的力气去查,一丁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查到。”

“云姐,你难道不觉得这背后,有高人相助吗?”

宋知歌说了那么多,一点回应都没有得到。

她不得不又说了一次:“云姐,一点想法都没有吗?”

“那可是沈三爷。”

“宋宋,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吗?”时漫云顿了一下,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放,眉毛上扬。

宋知歌继续使用着必杀技:“云姐,你先看看,说不定,你就会改变注意了呢。”

“好不好吗?”

时漫云没得办法,眼眸也多了一丝丝的笑意。

往沙发上仰,看向二楼。

那人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身上的衬衣有些凌乱,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是解开的,纤细的手指也拿着一个打火机。

一看也是经常吸烟。

时漫云摇头,目光移到那人的旁边,似乎是两个小孩。

带两个小孩来酒吧。

一看就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这时,二楼的那人,抬头。

目光对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