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003 把小朋友放在身边

头号小弟 | 发布时间:2022-01-15 16:08:13 | 阅读次数:13233

目光对上。那是一双什么样子的眼睛。也可以说是豪无生气,一片冷冽。一旁的男子,也特别注意到有些不对劲儿,看了过去的,戏虐道:“是美女。”这时,正于股着骰子,并戴蓝色耳环的男子,抬起头,也顺着那人的目光看过去的。摇摇头:“也没我家媳妇很好看。”“傅斯年,你的眼那是一双什么样子的眼睛。。...

目光对上。

那是一双什么样子的眼睛。

可以说是毫无生气,一片清冷。

一旁的男子,也注意到有些不对劲,看了过去,戏谑道:“是美女。”

这时,正在玩弄着骰子,并戴蓝色耳钉的男子,抬头,也顺着那人的目光看过去。

摇头:“没有我家媳妇好看。”

“傅斯年,你的眼光不行。”

傅斯年理了理头发,看着说话的那人:“秦少,你的眼光才不行。”

“那两个小姑娘,明明挺好看的。”

沈长渊收回目光,点了点膝盖:“老傅,未成年,你也看得上?”

话一落,一旁的两个小孩子,纷纷出声。

“爸爸,那是你未来的女朋友,你赶紧去追。”厉梓安站在沙发上,看向楼下,“酒吧里可是有很多不怀好意的人,爸爸,你得注意点。”

“爸爸,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一个妈妈?”女孩捧着脸。

沈长渊只是面色平淡地看着女孩,不说话。

女孩立马撇了撇嘴:“也是,爸爸那么地凶,肯定没人喜欢。”

“小舅舅那么地温柔,爸爸,你应该向小舅舅学习一下的。”

“这样子,才可以给我和哥哥找一个妈妈。”

沈·爸爸:“……”

站在一旁的沈木,则是不敢呼吸了。

让三爷向二爷学习,这怎么可能,除非天塌了下来。

而且能不能不要提找“妈妈”的事情了。

这时,厉梓安收回视线,看着妹妹:“厉明杳,我们下去,好不好?”

厉明杳转动着眼睛:“哥哥,是要去撒泼卖萌吗?”

“对的,要不要去?”

“要。”

“那走吧。”

俩小孩,丝毫没有要问一下身旁大人意见的意思,就下楼去了。

一旁的傅斯年一副被吓到的样子:“老三,你不管管?”

沈长渊拿起酒杯,仰头,不说话。

傅斯年坐过去,揽住他的肩膀:“老三,你不对劲。”

“松手。”

“老三,我是你兄弟,揽一下,咋了。”傅斯年挑眉。

“你一个海王,不许碰我。”沈长渊甩开肩上的手。

海王·傅:“……”

秦少趴在沙发上,笑个不停:“老傅,你也有今天。”

“笑死我。”

傅斯年拿起旁边的靠枕,扔了过去。

“秦洛轩,你的风流史,我觉得有必要和弟妹说一下的。”

“随便,我身正不怕影子斜。”秦洛轩耸了耸肩,顿了一下,又傲娇地昂起下巴:“而且,我是持证上岗。”

“老三,你告诉我,是不是看上了?”傅斯年不理会秦洛轩,而是拿起酒杯,看着身旁这人,“看上哪个,我帮你追。”

“两个孩子总不能一直没有妈妈的吧。”

沈长渊抬头,慢条斯理地说着:“老四,你知道,孩子一直都是有爸妈的。”

傅斯年抓了抓头发,很不耐烦了。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一直都没有结果。”

“两个孩子,表面上不说,心里一定很难受。”

“我既当爸又当妈,还不行吗?”沈长渊用力把酒杯一放。

傅斯年:“……”

不是不行,只是不想你那么地辛苦。

一旁的沈木皱着眉头,犹豫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三爷,楼下那个姑娘,似乎就是走后门,并且走成功的那个。”

秦洛轩问:“什么走后门?”

沈木说:“最近三爷想给小少爷和小小姐找个家教。”

秦洛轩冷笑:“沈木,你脑子瓦特了?”

“走后门的,为什么还会通过?”

“要是那个不知道死活的女人,是别有目的,你负担得起吗?”

“秦少,”沈木转头,用眼神示意,“三爷同意了。”

这下,秦洛轩就有点担心了:“三哥,你忘了当年的事情了吗?”

“万一……”

“没有万一,”沈长渊点了点了膝盖,看向楼下,“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而且,这也是梓安的想法。”

“已经好久没有见到梓安笑得那么开心了。”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要想知道小朋友的目的是什么,放在眼皮底下,是最恰当的方式。”

傅斯年眼神示意秦洛轩不要说了,摁住额头,朝沈长渊点了点头:“嗯。”

然后说起另外的事情:“老三,你找到‘初’了吗?”

“没有,有黑客帮‘初’隐藏行踪。”沈长渊摇头,有点不知所措。

“老四,你说还能有比我更厉害的人吗?”沈长渊愣愣地问着,“居然找了那么久都没有找到。”

傅斯年不想理会沈长渊的自言自语,毕竟京城谁不知道这人时不时就是自满过了头。

便问起另外的事情:“老三,老陆的医术可以说是非常好了,为什么还要找‘初’呢?”

秦洛轩像看傻子一样看着傅斯年:“‘初’可是神医。”

“你知道神医这两个字代表着什么吗?”

“这么多年,三妹都没醒过来。”

“说明只有神医有办法。”秦洛轩支撑着下巴,眼眸之中尽是崇拜。

“秦少,你能不能不要拆我的台。”傅斯年有些不悦。

“好了,”沈长渊受不了这两人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了,厉声呵斥,“十分钟后,叫我。”

傅斯年问:“老三,你怎么了?”

沈长渊道:“头疼。”

**

楼下。

时漫云只是看了不到三分钟,就移开了视线。

淡淡地说着:“就那样。”

宋知歌瞬间瞪大了双眼:“我说,可乐,你能不能说得那么地轻松。”

“这可是沈三爷,怎么就成了你话中的就这样了。”

“宋宋,你口中的这位沈三爷,是不是前一段时间,在暗网下单的那人。”时漫云玩着手里的打火机。

“对,怎么了,”宋知歌低声一笑,“最近没钱,想接单了?”

时漫云带上帽子,压了压帽檐:“没钱,那是不可能的。”

“就算你无法做海女,我也不可能没钱的。”

“那你提起那个,是想干嘛?”宋知歌很好奇。

“要是真的很厉害的话,那为什么还要找暗网呢。”

时漫云嘴角微微上扬,“他不行。”

宋知歌:“……”

“那还去他那里做事吗?”

“做什么的事情?”时漫云问。

“让他知道自己不行吗?”

得了,这位大佬真的不耐烦了。

要什么靠山,大佬就是靠山。

算了,自己种的因,还是由得她自个来结果吧。

宋知歌无奈地摇了摇头,并拍了拍大佬的肩:“行,不去了。”

“要不,你去读书吧。”

“傻子。”

“云姐,那你放心小耳朵一个人在学校吗?”宋知歌知道小耳朵在她心里的地位,才出声如此问着。

时漫云低头,闭眼,没出声。

宋知歌无法知晓她的想法。

就在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阿姨,我喜欢你。”

宋知歌皱着眉头,看着突然出现的小孩:“小孩,你是在叫我吗?”

厉梓安摇头,指着闭眼的时漫云:“我在叫她。”

我靠,云姐都得被叫阿姨了吗?

只要是有眼光的人,都会觉得云姐是未成年。

完了,云姐不会打人吧。

宋知歌往旁边挪了一下位置

厉明杳扯了扯自家哥哥的衣服,“哥哥,要叫姐姐,不能叫阿姨。”

“明杳,你别说话。”厉梓安眨了眨眼睛。

时漫云缓慢地睁开双眼,低头看着面前两人,眼里只有冷气:“别来烦我。”

“云姐,那个……”这小孩那么地可爱,你的表情,能不能不要那么地吓人。

时漫云眯着眸子,“宋宋,我头疼。”

言外之意,你赶紧把这两人弄走。

就是这个时候,厉梓安抱住时漫云,直接放声地大哭。

“呜呜呜……”

“阿姨,我喜欢你。”

厉明杳看到自家哥哥这个样子,也蹲在地上,低声哭泣。

“姐姐,我也喜欢你。”

时漫云:“……”

宋知歌:“……”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