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004 小朋友,你很像我的女朋友

头号小弟 | 发布时间:2022-01-15 16:08:13 | 阅读次数:28096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这两小孩是也不是脑子有病。时漫云闭上眼睛:“松开。”两小孩,但是哭个不停地。放佛是泪腺太不发达了。反应时回来的宋知歌立刻把小孩拉大:“我的小祖宗,你能不害我吗?”厉梓安用劲地挣开束缚:“切记碰我。”宋知歌不松开:“小祖宗,你切记闹这两小孩是不是脑子有病。。...

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这两小孩是不是脑子有病。

时漫云闭上眼睛:“松手。”

两小孩,还是哭个不停。

仿佛是泪腺太发达了。

反应过来的宋知歌立马把小孩拉开:“我的小祖宗,你能不害我吗?”

厉梓安用力地挣脱束缚:“不要碰我。”

宋知歌不松手:“小祖宗,你不要闹了。”

你想死,不要拉我当垫背。

趁着所有人不注意下,厉明杳就爬上沙发,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直接抱着某人的脖子:“哥哥,你快来。”

厉梓安也不挣扎了,扭头看着那人:“阿姨,你很像我爸爸的女朋友,你跟我回家吧。”

时漫云握紧了拳头,低头看着挂在身上的小孩,语气冰冷:“松手。”

宋知歌快要被吓死了:“你到底是哪家的小孩,能不能胡搅蛮缠。”

厉梓安还是说着那句话:“阿姨,你很像我爸爸的女朋友,你跟我回家吧。”

厉明杳附和着:“我也喜欢你,你跟我回家吧。”

哥哥的话,都是要听的,即使不知道为什么。

时漫云的耐性也没有多少了,朝宋知歌挑眉:“你会给我收拾残局吗?”

宋知歌点头:“会,你想怎么就怎么。”

要是说一个不字,说不定下一秒就要挨打了。

不对,即使这样,还是会有人遭殃。

果不其然,大佬胳膊一伸,直接把小孩扔到一边。

“宋知歌,回头再找你算账。”

“欺负小孩,有理了?”带着黑色蓝牙耳机的傅斯年,伸手拦住。

时漫云调整了一下帽子,看向最后的那人,扯了扯嘴角:“有什么样子的父亲,就有什么小孩。”

“你要是不行,可以让我代劳的。”

“毕竟我比你厉害。”

“宋宋,跟上。”扭头看向身后的宋知歌。

“大佬,我走不掉呀。”宋知歌真的无奈到了极致。

这小孩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就是真的看上了?

“麻烦。”时漫云蹲下来,叹气:“你到底想干什么?”

厉梓安依旧是重复着那句话,只不过是换了称呼。

“姐姐,我想让你跟我回家。”

“那是你的家,不是我的家。”时漫云淡淡地说着。

“那就是你的家。”厉梓安松手,上前,用力抱住面前这人。

这时,厉明杳走到某人身旁,仰头:“爸爸,我们带姐姐回家吧。”

一旁的秦洛轩看到某人没反应,便蹲下抱起女孩:“杳杳,就那么喜欢吗?”

厉明杳很乖巧地点头:“秦叔叔,哥哥喜欢。”

秦洛轩看向没说话的那人:“老三,你看,这个?”

沈长渊只是看着眼前蹲在地上的人,不出声。

宋知歌也知道这两个小鬼头是谁家的了,便走了过去,一改之前的性感,语气平淡。

“三爷,你看,是否可以和解?”

不是打不过,而是刚回来,不想一下子就那么地高调。

傅斯年站出来,微微一笑:“美女,你认识我们呀?”

宋知歌冷冷地看过去:“这里没你,说话的地方。”

“道歉。”沈长渊语气平淡。

“这个……”宋知歌犹豫了。

要是知道小鬼头是他家的,她们一定不会这样子做。

毕竟,整个京城,谁人不知,这就是两个别人打不得骂不得的小祖宗。

不对,应该是外人打不得骂不得。

这时,沈长渊上前,看着蹲在地上的那人:“厉梓安,过来。”

厉梓安退出时漫云的怀抱,仰头:“爸爸,我想带姐姐回家。”

沈长渊明白这其中一定有隐情,不然厉梓安这小孩也不会这样子做。

这时,他想起面前这人的眼睛,突然很想知道小朋友生气的样子,便戏谑道:“小孩,你很像我未来的女朋友,反正你也有那个意愿来做沈家的家教,不如跟我回家?”

时漫云站起来,拍了拍衣服,声音低沉,没有温度,回应这人说的那两个字。

“这个世界,能让我道歉的人,还没出现。”

“你觉得你是那个人吗?”时漫云很不屑地对上沈长渊那有点吊儿郎当的目光。

“还有,你这种搭讪手段很低级。”

这时,宋知歌过来拉住她的手臂:“云姐,要不我们各退一步?”

厉梓安轻轻地勾住时漫云的手指,小心翼翼地说着。

“姐姐,我替我爸爸跟你道歉。”

“你不要不高兴了,好不好?”

好不好?

这句话是多么地熟悉。

当年,那个人也是这样子说的。

可是,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了。

此时,厉明杳也迈着小短腿走过来,仰头看着时漫云:“姐姐,我爸爸是一个好人,你跟我们回家,给我们当妈妈,好不好?”

好人·沈长渊:“……”

女孩这话,直接让宋知歌瞪大了双眼:“小朋友,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小朋友摇头晃脑:“当然知道了呀。”

“我爸爸可是京城最厉害的人了。”

“用电视剧里的话来说,那就是,跟着我爸爸,就可以吃香的喝辣的。”

“哥哥,我说得对不对呀。”

“对,非常对。”厉梓安摸摸了她的头。

时漫云闭上眼睛,耐心已经被面前这些人消耗完了。

宋知歌立马捏了捏时漫云的脸:“云姐,你再忍忍,回去,我任你打任你骂。”

时漫云抬眸:“宋知歌,你死定了。”

宋知歌笑得妖媚:“知道了。”

时漫云低头:“小朋友,不好意思,我看不上你爸爸。”

厉梓安皱眉:“为什么看不上?”

“我爸爸样样都很好。”

“厉梓安,看不上就看不上,哪来的那么多理由。”时漫云握紧拳头,提高声线。

这时,沈长渊直接摁住时漫云的脑袋。

“自己都还是一个小朋友,就不要那么地凶巴巴。”

时漫云忍不住了,一个拳头打过去。

“傻子。”

“给我滚一边去。”

“明天,盛初公寓等你。”沈长渊用大拇指摁住被打的地方。

说话的语气,似乎还带着一丝丝的笑意,一点生气的样子都没有。

时漫云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给面前这人,快速离开了酒吧。

宋知歌朝面前的人,点了点头。

提着裙子,也跟了上去:“云姐,我错了,你等等我。”

走出酒吧,时漫云才停了下来:“宋知歌,我想要打架。”

“回家,再打,好不好?”宋知歌低头。

时漫云蹲在地上,情绪是那么地低落。

“当年,要是没被救过来,多好。”

“云姐,你可以依赖我。”宋知歌轻声细语哄着。

“不,我从来不依赖任何人,靠得住的人,只有自己。”

宋知歌见不得她这样子,“云姐,你是因为那两个小朋友才那么生气的嘛?”

时漫云抬头,“明明,小孩子是这个世界最单纯的存在,为什么坏人就是不愿意放过他们。”

“云姐,你是想到自己了吗?”多年前的事情,宋知歌是知道一点点的。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