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吓死宝宝了

酒玥柒 | 发布时间:2021-09-13 | 阅读次数:9515

剑刃就停在她心口出,还在往下滴着血。惊得全身汗毛都倒立姿势出来的晨越冷汗顺着脸颊淌下,一时间也一僵了。“主人,你...没事儿吧?”不为瓦全的声音让晨越回过神,而唐炎丹凤眼轻眯,麻利的抽出来剑狠狠地盯着不为瓦全手臂上的伤口,“你就这么在意她?”利刃就架在晨越的“主人,你...没事吧?”。...

剑刃就停在她心口出,还在往下滴着血。惊得全身汗毛都倒立起来的晨越冷汗顺着脸颊流下,一时间也僵住了。

“主人,你...没事吧?”

玉碎的声音让晨越回过神,而唐炎丹凤眼轻眯,利索的抽出剑狠狠盯着玉碎手臂上的伤口,“你就这么在乎她?”

利刃就架在晨越的脖子上,冰凉的触感提醒着晨越只要男人轻轻挥动手臂,她就必死无疑。几次三番和死神面对面打交道,此时的晨越愤怒大于恐惧。

“一上来就杀人,你有病吧。”她咬牙切齿,不顾一切的扑过去,将玉碎从他脚下拯救出来。

奈何力气太小很快就被唐炎的手下制服,玉碎担忧不已,而唐炎似乎特别喜欢折腾玉碎,纤长的手挑起玉碎下巴,强迫他看着萧晨越,“你看,你选的主人不堪一击呢。”

任人宰割的感觉太差了,萧晨越脑子飞速运转,“你敢动我一下,不仅相府不会放过你,还有一个你绝对惹不起的人,一定会宰了你。”

唐炎轻嗤显然没有将她的话当回事,自顾自的纠缠着玉碎,“你若是现在跟了我,我就放过你。”

噗!

萧晨越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什么玩意儿?她幻听了?

玉碎虚弱的轻咳,表情却是平静坚定,“玉碎只要一个主人,也只有一个主人。那个人,只能是萧晨越。”

一股怪异感冒上心头,晨越觉得这事情不简单,绝壁不简单!她啥都没做咋就让他这么死心塌地了?

唐炎咬牙切齿,命人关了门,“那我就让你看看,你要的主人是多么不堪的下作人。”

唐炎身边随身伺候的男人犹疑,“可是主子,萧家....”

“你在质疑我?”唐炎眼神骤然阴冷,斜睨着灰衣管家,一个跟了他多年的忠心管家。

管家连忙下跪,瞬间冷汗淋漓,“奴才不敢。”

“何叔,你跟了我几年了?”

“回主子,奴才自小便在王府,也是看着主子长...”

后面的字没出口,灰衣管家已经身首异处了。

第一次看到真实的脑袋搬家,和在电视上看到的时候完全不一样。晨越惊得忘了呼吸,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

唐炎是个疯子,看着自己长大的人说杀就杀!

其余人看到这种情况也不敢多说,只是听命行事靠近萧晨越。

眼前刚死了人,纵使心里觉得很膈应,也觉得那个管家很可怜,但现在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也没有精力去为那个人抱不平。为了活命,她只能张口就来,“你动我,我爹和唐危绝对不会放过你!”

唐危,当今皇帝。晨越见都没见过,但如今她也只能信口开河随便诌了。

唐炎怔了一下,眼神怪异的看着她。萧晨越只能撑下去,“我劝你,现在就杀了我,否则不需要任何人动手,爷亲自送你下地狱。”

不能怂,怂了就露馅了。

越是张狂有底气,唐炎就越吃不准自己手里有多少底牌。再说了,如果真的要死在这里,那怂死不如嚣张死,好歹落个有骨气的名声。

房门突然被打开,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门口。

无数带着黑色铁面具的黑衣人占据了整个风姿楼,手持一样的剑,站姿几乎像是复刻出来的,唯一不同的是他们腰间挂着的红色令牌上的数字。

数字十的面具人直接无视唐炎,恭敬的朝着萧晨越行礼,“三小姐,属下来迟,请三小姐恕罪。”

然后手一挥,身后的人鱼贯而入,甚至没有给唐炎反应的机会,唐炎已经被压住了。

“大胆,还不快放开本王?这是你的人?萧晨越,你好大的胆子,这是以下犯上,罪无可赦。。”唐炎怒叫着。

萧晨越在宣纸上写下几个大字,然后强迫他按下手印。

“萧晨越,你竟敢休本王?”

退后两步,晃动脖子活动下筋骨。

啪!

“这巴掌是替我自己打的。”

“萧...”

啪!

“这巴掌是玉碎的。”

“你死...”

啪!

“这巴掌,是管家的。”

晃动着震得发麻的手腕,冷着脸下令,“把他剥干净,绑的结结实实的、扔到大街上!”

萧晨越居住的地方叫做卿雪楼,是在相府南边的一座小院,萧晨越把伺候的人和丞相老爹派去救她的人都赶了出去。玉碎已经包扎好手臂,崇拜的看着萧晨越。

“主人好厉害,主人大概是第一个敢这么对晋王的人。”

面无表情的关上门,萧晨越腿一软生生跌在阶梯上。

“唔,吓死宝宝了。”后怕的拍着胸脯,萧晨越一张脸都皱成了表情包。差一点就小命不保了,好在原身的爹爹是权势滔天的丞相。

玉碎愣了一下,桃花眼闪过一抹留恋,随后笑出声,桃花眼因为主人的笑容变成了月牙眼,澄澈的眼睛里盈满了笑意,“不愧是玉碎选的主人,好可爱。”

如果大冬天的清晨,你睡得正香,房门突然被超大力的踹开,然后一群人二话不说连被子带着睡眼朦胧的你,一起裹巴裹巴扔进还有冰碴的水湖里,你会不会直接骂娘?

萧晨越不会游泳,在冻死人的水里挣扎了几下就沉下去了。晨越惊的瞬间清醒,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湖面越来越远。

恐惧占据了所有心神,萧晨越慌了,她害怕自己死了就回不去了。

一张方桌,中年男人光着膀子手里还夹着一支抽了一半的烟,中年妇女坐在一边勾着鞋子,桌子上是残羹剩饭,年纪稍长的女子坐在中年男人对面,翘着二郎腿,年纪稍小的两个女孩占据了另外两个椅子,还有个小孩子站在桌子边,一脸开心的听着家人们讲话。

年长的女子嘲笑着妹妹的糗事,一家人笑的前仰后合,被嘲笑的小女孩儿憋着嘴。

爸,别抽那么多烟了....

妈,别打鞋子了,抽空看看手机玩玩多好?

妹,我不笑你们了...

我想回家,我想你们了....

她想回家,想回到父母家人身边,死亡的气息包裹着她,她几乎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脑海中闪过爸妈和姐妹的脸,如果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这一刻的萧晨越,怕极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