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回家的诱惑

酒玥柒 | 发布时间:2021-09-13 01:45:55 | 阅读次数:25665

几眼望去,仅有朱红宫墙和见将近头的长长甬道,和表情死板效死职守的守岗侍卫和领路的太监。和她在电视上看见妃子我们走过的甬道像,但她却也没心情体会妃子那种我很高贵的精致典雅的情操。所以她很累。领路太监的那一句就在前面了让她不由得打起精神,却等她真的越因为她很累。。...

一眼望去,只有朱红宫墙和见不到头的长长甬道,以及表情呆板尽忠职守的守岗侍卫和引路的太监。和她在电视上看到妃子走过的甬道一样,但她却没有心情体会妃子那种我很高贵典雅的情操。

因为她很累。

引路太监的那一句就在前面了让她不由打起精神,然而等她真的越过宫门的时候,不由深吸一口气。

远处夕阳下的宫殿熠熠生辉,仿若是人间仙境,金碧瓦,白玉阶,朱红宫墙在夕阳的映照下格外的庄严,那宫殿美得让人望而生畏,奢侈华美的让人惊叹不已。

她甚至看到白玉石雕成的龙跃跃欲飞。

可让她吸气的不是宫殿的宏伟和华美,而是明明就在眼前的宫殿,却又远的让她望而却步。她是真的腿软了!!!

她爬山都没这么累过。

走入仙境的晨越这次是真的惊呆了,铺满了整个大殿的红色金绣毯子,绣上的花栩栩如生,大殿两边几根粗大的朱红立柱上盘绕着金色巨龙,表情狰狞却又威武,让人望而生畏,仿佛下一秒金龙就会脱离柱子一飞冲天。

奢侈,真的是奢侈到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这大概就是所谓资本的力量。

在这座宫殿里,晨越觉得自己渺小如蝼蚁。

“臣女萧晨越,见过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高位上的年轻皇帝怔了一下,底下恭敬跪着的女子身着浅蓝色锦衣,低垂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容貌。

“免礼吧,抬起头让朕瞧瞧。”

萧晨越听话的抬起头,对上一双戏谑的凤眼,高台上的男人身着黑袍衮金线、黑红镶金的龙袍,袍子上的龙活灵活现。

男人慵懒把玩着瓷杯,剑眉凤目,唇色嫣红,皇帝生的很美,但是美不过家里的玉碎。淡定的垂下视线,眼观鼻鼻观心看着通往高台的第一层阶梯。

皇帝突然笑出声,从最开始的轻笑到最后的放声大笑,这让殿内众人面面相觑。所有人都知道,皇帝是一只笑面虎。

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具完美的贴在他脸上,自皇帝登基以来,从未有人见过那张面具脱落,没有人能看懂他到底是开心还是不开心,因为他脸上笑容的弧度从未变过。

如今这么开怀大笑,这么不掩饰自己的愉悦,大概是真的开心极了。

“可终于等到了啊。”

萧溟就坐在左侧首位,一身藏蓝官府,玉簪抒发,金色流苏在发间若隐若现,萧晨越却是惊了一下,原身的爹这么年轻吗?晨越还以为是个留着胡子的中年男人。

萧溟皮肤白皙,高鼻深目,什么是上帝用刻刀一下一下刻出来的完美作品,她如今算是见到了。唇薄却棱角分明,目光清冷,举手抬足都泛着一股清雅。

而且看上去只有二三十岁!!

“陛下,臣身体不适,请容臣带小女离去。”不卑不亢,音色清冷如玉,萧溟未等皇帝允诺便已起身。

“便是身体不适,那更不该舟车劳顿,便在皇宫里宿下,朕也好同越儿好好叙旧。莫不是萧相怕宫内冤魂来寻你索债?”

大殿内霎时鸦雀无声,原本载歌载舞的舞女也被清退了,一时间众人都屏住了呼吸,战战兢兢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相爷和皇帝对上,无异于神仙打架,自个儿没什么妨碍,大多是殃及他们这些凡人。

说话间年轻的皇帝已经走到晨越身边,轻佻的挑起她身前的一缕发。

唐危的另一只手在距离晨越脸颊一厘米处慢慢描绘她的轮廓,“好久不见啊,阿越姐姐。”

晨越面色不变心里却猛翻白眼,他要不是皇帝,这样明目张胆的调戏她,她一定会狠狠....调戏回去。

“陛下多虑,臣告退。萧晨越,回去。”好在今日相爷并不想同皇帝较量,淡淡的睨了一眼萧晨越。

视线对上萧溟的那一刻,心脏一顿感觉全身的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她感受到了传说中的大佬气场,不由自主的吞咽口水,想要跟着萧溟离开。

帝王低声说了一句什么,众人就看到萧晨越满脸震惊的看着皇帝,那模样像是被雷劈到了,就连相爷喊她她都没有听到。

最后众人只看到萧家女激动的抓住皇帝的手臂,那模样像是要直接把皇帝给吞了。

晨越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在盘旋,“恭喜你,你又回到这个世界了,我的阿越...姐姐。”

“你什么意思?你知道什么?”

“也不多,只是知道阿越姐姐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知道阿越姐姐一直想回到原来的世界,知道阿越姐姐能够回去的法子。如此而已。”

她激动的几乎要哭出来了,所以她有回家的可能?所以她可以回去和家人团聚了对不对?这使她忘乎所以,只紧紧揪住这句话。

“什么法子,我怎样才能回去。”

“噗~”年轻的帝王眉眼弯弯,食指点在女子的额头,带着毫不掩饰的宠溺,“阿越姐姐想知道的话,就来宫里陪我。”

深夜的皇宫灯火通明,静静矗立在夜色里,和白天的金碧辉煌相比,夜色里的皇宫多了几分神秘和庄严。

一个笑容满面的皇帝,一个满心焦急想套话的晨越,一个带着慈祥笑意的太监总管,坐在大殿前的阶梯上。

“所以我到底怎样才能回去?”晨越其实很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回去,可是他既然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应该也知道其他的吧?

说她是病急乱投医也好,晨越是真的想回现代。

“阿越姐姐可真狠心,这么多年不见,这一见面就急着回去,都不关心我过的好不好。”他委屈巴拉,装作很伤心的样子。

萧晨越很想打人。

这个时代流行男人撒娇吗?

“那好,我换一种问法,又回来了是什么意思?陛下又想用回去的法子和我交易什么?救出晋王?还是扳倒相爷?”

“我只是想和阿越姐姐叙旧。”他恢复了似笑非笑的表情,让人猜不透。

“顺便想让阿越姐姐帮个忙,至于什么忙,阿越姐姐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