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六章 没得选择

酒玥柒 | 发布时间:2021-09-13 | 阅读次数:17652

她忆起和唐危在皇宫里的对话。“无论是救出唐炎,但是整倒萧溟,臣女都做将近。”她不想直接加入他们的游戏,也不想和这些人过多地牵涉。“不,的话是阿越姐姐的话,更本不需要做,只要你你一句话萧溟便会束手就擒。”唐危说这话的时候面带反讽。这世界是这么反胃,他“不管是救出唐炎,还是扳倒萧溟,臣女都做不到。”她不想加入他们的游戏,也不想和这些人过多牵扯。。...

她想起和唐危在皇宫里的对话。

“不管是救出唐炎,还是扳倒萧溟,臣女都做不到。”她不想加入他们的游戏,也不想和这些人过多牵扯。

“不,如果是阿越姐姐的话,根本不用做,只要你一句话萧溟就会束手就擒。”唐危说这话的时候面带讽刺。

这世界就是这么恶心,他要扳倒萧溟必须费尽心机,且胜负未定,而她只需要一句话就能做到。

夜风吹袭,“陛下恨萧溟?”

唐危不语,只是恨这个字到底还是戳中了他的心思。

半晌后才无奈道,“不愧是阿越姐姐,这双眼睛还是那么毒。怎么,要化解我们之间的仇恨吗?”

晨越叹气,她没那么圣母,“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未知他人苦,莫劝他人善。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至于回家的法子我自己找。”

“果然是阿越姐姐会说的话。”

“你喊我阿越姐姐,也证明我们曾经有过情分,即便我什么都不记得,但你记得,那就请你看在这一份情分上,不要把我扯进来。”

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直似笑非笑的男子再次大笑,爽朗的笑声在空气中回荡。

“把你扯进来?又何须我将你扯进来,这场局因你而起,兜兜转转的,最后还是该由你来解决。”

他终于收起脸上的面具,取而代之的是浸满悲伤的苦笑,“阿越姐姐,你回来的太晚了。”

你若早点回来,所有事情都会不一样。

一步步走近唐炎,萧晨越语气冰冷,“是活着不好,还是饭不好吃,觉不好睡?为什么非要用伤害别人来证明自己多优越?是我欠了你,还是你嫌日子过得太安稳?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去决定别人的生死?”

“唐炎啊,我们来,玩儿玩儿吧。”

唐炎凄厉的喊声划破夜色,漫长的黑夜也迎来了黎明。

而唐柔,永远的沉睡在了黑夜里。

唐柔的葬礼那天下了很大的雪,一直持续到晚上才算是停下。

晨越的院子很精致,一进小院子的门口就能看到墙边的一片梅园,梅园旁边是不知道连接何处的湖水,湖水边的假山旁有一座小亭子,蜿蜒的石子路通向房间。

宽阔的廊檐下放着精致的桌椅。

唐危就坐在廊檐下的椅子上望着梅林似笑非笑,这里的每一个物件和摆放细节都是萧晨越会喜欢的,他的丞相可真是个痴情种啊,嘲讽的勾了勾唇角。

“你早知道唐柔和唐炎会绑架我,对吗?”她坐在另一把椅子上,看着眼前的梅景。

“对。”

“你也知道唐柔会死,对吗?”

“对。”

“为什么不阻止?”他阻止了,唐柔就不会死了。

“这不是你想要的吗?”他侧头戏谑的看着晨越。

晨越无言以对。她从最初就知道唐炎和唐柔不会放过自己,所以与其说是他们绑架了她,不如说是她自己束手就擒的。

她身上带了足够让唐炎毫无反抗能力的软筋散,萧溟去不去救她,她都能全身而退。只是她没有想到唐柔会挡剑。

“不必自责,是她自己的选择。死对她来说是最好的解脱。”

“那你要做的事情,做好了吗?”

“阿越姐姐这是什么意思?”唐危面色未变,看着萧晨越的眼神却染上了深意。

“我什么意思陛下很清楚,没必要跟我这个小女子装傻。”晨越语气不耐,她其实蛮讨厌和这些人打交道的,说个话明明可以直截了当的表达意思,却偏要绕个山路十八弯。

之前唐炎被困在相府,但唐柔昨天将人救走,并且合伙绑架了晨越。而皇帝早就知道这一切,甚至于他担任了推波助澜的角色。

她被绑和被埋,可以算是他的调虎离山之计,他趁萧溟去救她的时候肯定做了什么事情。

而唐柔的死和唐炎变成废人,显然没有在他心中激起半点联系。

“这可就冤枉我了,阿越姐姐出宫的时候我分明阻止过,是阿越姐姐不愿意待在宫中陪我。再者说,之前如果不是我勒令唐炎不要伤害你,在爬出棺材的时候,你就已经变成一具尸体了。所以阿越姐姐,你是不是应该奖励我?”

他不说还好,说了之后晨越更加恼火。

“那我还要谢谢你?”

“自然,不然阿越姐姐觉得这么好用的一张牌,我为什么没有早点用?还不是怕阿越姐姐回来了没有身体用变成孤魂?”

唐炎暴躁狠厉却并不怎么聪明。而唐危却是聪明的吓人,他知道所有的事情,布了一场局然后算好了每一步,所有的事情发展都在他的掌控范围里。

唐炎要再三确认萧晨越是不是萧溟的软肋,而唐危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拿捏住萧晨越那萧溟绝对会束手就擒,可他却放弃了这么好用的棋子。

这具身体活到现在,是为了等她的到来。真的计较起来,唐危恐怕也护了这具身体很多次。

她没有这个世界的半点记忆,可他们的反应却让她觉得自己和他们很熟。她现在已经分不清是自己失忆了,还是他们认错了人?

甚至于她很方,好像唯一接受不了穿越这个事实的人只有她。

“作为我本人,我很感激你和萧溟这么念着我,但在我的记忆里我确信自己是第一次来这个世界。而且,如果我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我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如果有人对她很好,但却是将她当成了容器,晨越觉得自己不毁他个天翻地覆就有鬼了。

她也不想纠结之前到底发生什么了,自己是不是真的曾来过这个世界。她现在只想赶快找到回现代的法子,然后远离这些古代人,他们怎么斗都不关她的事。

“所以阿越姐姐你看萧溟多缺德?还是我好。不如阿越姐姐做我的皇后,我送你回家,如何?”

为了证明自己的话,年轻的帝王说,“我曾遇到巫族的族长,因为阿越姐姐所以我特意问了异世之人如何回到原来的世界,族长告诉我一个法子。而那个族长已经死了,所以现在这个世上只有我知道回去的法子。”

“这是唯一的机会了,你没得选择。”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