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003 小友抱一抱

非10 | 发布时间:2021-09-13 21:18:39 | 阅读次数:7782

当初祝又樘走后,她儿子祝照荒唐的无道,惹得谢迁、刘健等肱骨臣接二连三地要辞官归时。她一次又一次放下自己太后的姿态,边苦苦地乞求大佬们“救救我孩子”,边还得企图万般矫正治疗她这个熊儿子的德行,烂摊子拾掇到堪称心力交瘁,若也没王守仁始终帮着她,那些年她君臣有别,她甚少见到他时,他也需循规蹈矩地行礼,她亦要摆出太后的威严来,当真是累。。...

当年祝又樘走后,她儿子祝照荒唐无道,惹得谢迁、刘健等肱骨老臣接二连三地要辞官归去。她一次又一次放下太后的姿态,一边苦苦哀求大佬们“救救孩子”,一边还要试图百般矫正她这个熊儿子的德行,烂摊子收拾到可谓心力交瘁,若没有王守仁一直帮着她,那些年她只怕根本撑不下去。

君臣有别,她甚少见到他时,他也需循规蹈矩地行礼,她亦要摆出太后的威严来,当真是累。

还是小时候好啊!

张眉寿伸出胳膊,厚颜无耻地道:“伯安哥,我病了,抱一抱——”

王守仁闻言不觉有异,到底张眉寿这个小丫头从小喜欢黏着他叫哥哥,他自幼有哑病,说不出话,别的孩子取笑他不跟他玩儿,只有她和苍鹿两个孩子愿意亲近他。

两家长辈又是世交,他真心拿她当成了妹妹看待。

他从小方凳上起身,走到床边,小声说道:“只能抱一下啊,我今年都八岁了,男女授受不亲的。”

活脱脱一个小大人的做派。

他真像个长辈一样抱着张眉寿,又十分老成地在她背上轻轻拍了两下,嘴里还念叨着:“蓁蓁乖,灾去病除,余年平安。”

“伯安哥,谢谢你。”

太后和臣子,是无需道谢的。但蓁蓁对伯安,始终想道一句。

王守仁放开了她,认真地道:“以后我给你卜的卦,你多少要信一些才好,俗话说,未雨绸缪,有备无患,防人之心不可无……”他说了一大串当年幼时的张眉寿根本听不懂的话。

此时的张眉寿怔怔答应下来。

除却朝堂上的成就之外,王守仁自幼钻研心学,爱好卜算推演之术,日后独成一派“王学”,成果亦是瞩目。

她起初对这些东西十分嗤之以鼻,日后渐渐懂得,有些命理玄学,即便不全信,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也当存有敬畏之心。

“这几两燕窝是我娘让我捎来给你补身体的,你要记得吃。”

王家祖上便富足,王守仁的父亲王华刚中了状元,虽目前只是一个小小翰林,但王太太平日的吃穿用度和出手都不拮据。

张眉寿也不缺这些。

张家家境算不得十分优越,最有出息的大伯如今任着五品官职,庶出的三叔在一家书院里做先生,张眉寿的父亲跟大伯是同母亲兄弟,皆是嫡出,如今在国子监学习,尚未考取功名。

至于祖父嘛……不提也罢。

但张眉寿的母亲宋氏娘家祖上经商,累下赫赫家底,虽说为商者为下等,可最不缺的便是银子。当年宋氏嫁来张家,嫁妆丰厚,金银不提,更有几间铺子归入了她的名下,近年来收益虽比不了往年,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作为二房唯一的小姐,张眉寿的吃穿用度较之一般官家小姐都只上不下。

王守仁刚打算走,却听说苍鹿来了。

张眉寿呼吸一窒。

阿鹿也来了她的梦里……这是她想都不敢想,盼都不敢盼的。

一身枫红色长衫的苍鹿小心翼翼地进了房间。

张眉寿的眼睛刚落到他身上,顿时就要落泪。

衣着鲜丽的小小少年,头发松松地挽在脑后,唇红齿白,小小年纪已隐约透露出了几分灼灼风姿。

她都快要忘了……

幼时阿鹿多病,苍家上下想方设法地要保他平安长大,最终经高僧指点,将其自幼当作了女儿家来养,穿了耳洞,改穿长裙长衫——自那之后,身体果然日渐康健。

唯有一双眼睛,始终处于失明,不见好转。

高僧留有一言——此恩往复,自有往复者还之。

这话玄乎,没人参得透。

而阿鹿的眼睛……至她死,都未曾见过光明。

想到二人之间后来的种种,他挥剑斩断衣袍时,说出“只当从未相识”的决然,张眉寿顷刻便泪如泉涌。

他经历了那么多的折磨和不公,再恨及她,可后来他只管报仇而已,却从未真正伤及过她……

只是那时的他,终究不再是苍鹿,而是陈寅。

目不能视,却仍令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指挥使,陈寅。

“蓁蓁在哭?”

他听觉极灵敏,刚到床边,单凭张眉寿的呼吸有异,便觉察到了。

王守仁都没注意到,此时才看见,取笑道:“还真哭了……这丫头从火里走了一遭,竟成了水做的了!”

张眉寿听得破涕为笑,下一瞬就见一只白净好看的手递了帕子到她眼前。

苍鹿冲着她的方向一笑,“快擦一擦,当心哭肿了眼睛,就不漂亮了。”

昔年张眉寿最在意的就是“漂亮”二字,用这来要挟她,一准儿奏效。

可眼下却不好使了。

她哭个没完,兼以抽噎着,仿佛有道不完的委屈心酸。

苍鹿与王守仁惊讶地‘互视一眼’,而后便是——

“怎么了这究竟是?哈哈……像个怨妇似得,是不是秦香莲的戏听多了?”

“咱们出来混的,讲求得就是“坚强”二字,你这个样子传出去还怎么在小时雍坊里立足?”

二人小小年纪已将直男二字诠释地十分贴切,不安慰且罢了,还一直哈哈个没完。

……

张眉寿渐渐发现这不是梦。

真是梦的话,那么她现在眼前的一切仿佛才是真的,长大入宫后那些漫长无比的人生反倒更像是一场终于停止的梦魇。

如果两者皆真,那是不是代表着一切都可以重来?

她临走前的那一日,在慈宁宫里,婉兮跟她说,她梦到她们又回到了小时雍坊里……她取笑婉兮,即便当真回到了小时候,也断然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可她好像真的回来了……

至于能否未卜先知,这里的一切能否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她尚不确定。

张眉寿再次习惯性地摸向耳后。

没有疤痕,这一点已经不一样了。

或许从这里开始……一切都可以变得不一样?

即使是梦,也要把这场梦做得尽量圆满!

她忽然一改数日来的浑浑噩噩,掀开了被子就要下床。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