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二章 旧事

一条香咸鱼 | 发布时间:2021-09-14 | 阅读次数:16091

实际上。叶萝曾曾经爱过钟晋平。曾十分十分的爱他。爱到骨子里了什么地步呢?那种痴迷入魔的爱,像是了融入其中了灵魂和骨血,爱到骨子里他一个眼神就能令她欢欣不己,或痛苦不堪入目。相对于再后来钟晋平对她疯魔通常的爱意,有过之而无不及。就算被他伤的遍体鳞伤,一颗挖出双手虔叶萝曾经爱过钟晋平。。...

其实。

叶萝曾经爱过钟晋平。

曾经非常非常的爱他。

爱到了什么地步呢?那种痴狂入魔的爱,好像已经融入了灵魂和骨血,爱到他一个眼神就能令她欢喜不已,或痛苦不堪。

比起后来钟晋平对她疯魔一般的爱意,有过之而无不及。

哪怕被他伤的遍体鳞伤,一颗挖出来双手虔诚的捧上去的心脏被他丢掉践踏过无数遍。

哪怕为了救他曾经心爱的女人,叶萝失去了一只眼睛和双腿,只换来他一句轻飘飘的“做的好”。

曾经的叶萝就像一个疯子一样,爱着钟晋平。

是什么时候变了?

是什么时候,开始不爱他了?

叶萝也说不清楚,也许是她满身血污九死一生趴在地上时,看着钟晋平抱着受了轻伤的原柔柔离去的背影。

喔,对了,差点忘了说,原柔柔就是钟晋平曾经巧取豪夺不责手段抢来的深爱的女人,也是他的前妻。

钟晋平曾经就是为了原柔柔,一次次践踏叶萝的心。

前半生,叶萝就像是虐恋文里求而不得的女配。

原柔柔则是被钟晋平强取豪夺而来,千方百计想逃离的虐文女主。

叶萝像极了曾经的原柔柔,而且下场比她还要惨。

至于钟晋平为什么后来不爱原柔柔了,反而转过头来就将她这个应该黯然离场的女配囚禁起来,叶萝并不知道。

她只知道,钟晋平是个疯子。

她还曾经疯狂爱上了这个疯子。

但是,她已经放下了对钟晋平炙热到快要把自己烧毁的爱意。

也许是,钟晋平当着她的面,亲手开枪打死了那个人的时候。

又也许是某个不经意的瞬间。

叶萝对他的爱,就变成了恨。

叶萝曾想要杀了钟晋平为那个人报仇,后来她发现,她杀不了这个冷酷谨慎凶残又狡诈至极的男人。

她不是他的对手。

最后还沦落成为他的笼中雀。

在钟晋平身世显赫权势滔天,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叶萝就像是一个没有任何抵抗之力的幼儿。

她要为那个人报仇,而那个人的死,最大的原因也是因为她。

叶萝唯一对不起,心怀愧疚的人,就是他。

既然杀不了钟晋平,那叶萝就杀了自己。

叶萝很了解钟晋平这个男人,她死了,他的余生只会沉溺痛苦之中。

也算是,间接报了仇吧。

死亡过程很痛苦,心脏血液一点点的停止跳动,脑袋痛苦的一片发白,即将解脱的叶萝,嘴角却不由自主地翘起。

总于结束了。

死亡过程漫长又痛苦,叶萝还要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不要露出一丝端倪。

如果失败,她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钟晋平这个疯子始终对叶萝放不下戒心,甚至战胜了他内心的独占欲,让叶萝时时刻刻活在别人的监控之下。

等待死神降临的过程里,过往的回忆在叶萝脑海里像电影倒放一样。

叶萝忍不住想,如果她没有遇见钟晋平,没有被钟晋平救下,一开始就没有被他施舍的一点温暖打动,没有爱上他。

那么一切是不是不一样了呢?

…………………………………

15岁时,叶萝第一次遇见钟晋平。

叶萝出生在贫民窟,这个城市最肮脏污垢的地方。

叶萝如同横蛮生长的野草,卑贱却桀骜不驯,差点被人打死时遇上了钟晋平。

那个男人一身贵气,一看就知道是个出身显赫不凡的贵族。

被人追杀狼狈不堪的叶萝跌倒在他面前,下巴磕到坚硬的地面上,生理性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模糊了视线。

“滚开。”

那个男人声音低沉,冷漠不悦的在头顶上响起。

叶萝忍着身上的伤口和剧痛挣扎着爬起来,要往旁边逃去。

生而为人,但分出了三六九等,贱民的命,在贵族面前不值一提,低贱如草芥。

她可以感觉到,这个男人带来的威胁这不低于那些追杀她的人。

“尊敬的大人,挡住您的路,实在抱歉,我们现在就带她走。”

凶神恶煞的追杀叶罗的几个人立即惶恐的在男人跪了下来,说着就要去抓叶萝。

“我让你们滚开,没听到吗?”

划破空气的闷声响起,旁边响起路人惊慌的尖叫声。

刚刚说话的那个人瞪大了眼睛,跪在地上的身子,直直的往后倒下,额头上是一个硕大的血洞。

剩下的人瞬间跑了个精光。

杀了人的男人面无表情,好像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过顺手捏死了几只虫子。

他走到叶萝面前。

“你抬头。”

浑身是血的叶萝下意识抬头,对上了一双波澜不惊,没有任何温度的眸子。

冷漠至骨髓。

他俊美如斯的脸上冷冰冰的,不带一丝人类情感,高高在上,如同神祗,睥睨众生,傲慢又无比尊贵。

他用漠然又挑剔的目光打量了一下叶萝,然后开口。

“你,跟我走。”

对上他目光,叶萝心脏却慢跳了一拍。

周围嘈杂的声音似乎都听不到了,剩下了他的声音。

叶萝像是迷了路饥渴的沙漠旅人,看到了,看到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神。

谁会不迷恋上,在你绝望无助之际拯救了自己的神祗呢?

那个男人把她从肮脏污垢的地狱拉了出来,送她进入训练营,曾经贫民窟里无依无靠的孤女,一步步成为了后来大名鼎鼎的猎杀女王叶萝。

钟晋平顺手将她从地狱拉出来,只是看上了她的潜质,将她推入另外一个更加黑暗绝望的地狱。于钟晋平而言,他身边像叶萝这样的人很多。

叶萝对钟晋平死心塌地,忠心耿耿。

熬过那些残酷苛刻的训练,还过尸山血海,千方百计靠近他,追逐他。阴暗的人生第一次有了人生目标。

钟晋平多看她一眼,叶萝晚上就激动得睡不着。

钟晋平对她说一句话,叶萝就能兴奋好几天。

钟晋平一锁眉,叶萝就恨不得杀光那些让他不高兴的人。

后来,叶萝也做到了。

她成为了钟家家主钟晋平身边一条忠心耿耿的狗,一把锋利无比所向披靡的利剑,让人闻风丧胆的猎杀女王。

这一些,叶萝只用了五年。

钟晋平在这五年里,扫平了一切障碍,成为这个国家权势最大的男人,皇帝也不过是他手中的傀儡,肆意玩弄。

叶萝爱他爱到了没有自我,为了他的垂怜什么事情都愿意做,放弃了自由和巨额佣金,选择留在钟晋平身边。

当时的钟晋平,身边有一个女人原柔柔。

钟晋平很喜欢她,叶萝无数次看见冷酷凉薄的钟晋平,对原柔柔露出温柔至极的目光,深情款款,体贴入微。

叶萝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不是无情,只是她不是那个值得他温柔的人。

叶萝妒忌原柔柔。

疯狂的嫉妒着她。

原柔柔是个外表柔弱美丽,高贵优雅的一个贵族小姐,出身名门,是这个帝国赫赫有名的家族之一原家的掌上明珠,原柔柔生来高贵不凡,不像她生来低贱若淤泥。

钟晋平为了得到原柔柔,逼死了她青梅竹马的挚爱,用权势压迫原家把原柔柔嫁给他。

原柔柔不喜欢钟晋平,无数次逃跑,又无数次被抓回来,其中大多数是被叶萝动手。

原柔柔对钟晋平恶言相向,用尽她所知道的恶毒词汇咒骂钟晋平,把叶萝这个听钟晋平话屡次抓她回来的走狗也咒骂一通。

那时,叶萝晚上会躲在被窝里面狠狠的骂原柔柔不知好歹,对她各种羡慕嫉妒恨,然后把头埋在枕头下伤心欲绝的哭成狗,再睡去。

第二天,又是钟晋平手下最得力能干忠心不二的走狗。

这大概就是报应吧。

叶萝想到这,差点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及时收敛了要露出的嗤笑。

叶萝感觉感觉手脚开始冰冷,呼吸越来越难受,她用尽所以的意志力才克制住痛苦的呻吟。

时间应该不多了……

叶萝脑子开始发闷。

曾经的往事,却越发清晰。

叶萝22岁时,原柔柔被逼着和钟晋平结婚。

那场婚礼,堪称百年来最隆重的一场婚礼。举国轰动,盛大无比,这个国家所有的权贵名流都出席了。几乎帝国所有的媒体都蜂涌而至,所有帝国公民都兴奋不已地关注着。

婚礼高潮中,新娘在众目睽睽之下拔枪试图枪杀新郎,叶萝第一时间冲到钟晋平面前,推开原柔柔,拼死救下他。

叶萝在原柔柔恨之入骨的眼神里,挨了原柔柔一枪。

所幸原柔柔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贵族小姐,没有经过专业训练,那一枪打歪了,叶萝留下一条命。

叶萝被抬去抢救,面无表情的钟晋平依然让人压着原柔柔,在全帝国人民的眼皮底下,强迫着她完成了整个婚礼。

叶萝孤零零的躺在急救室抢救。

伤口痊愈的叶萝胸口留下一道疤。

然后,迎来了钟晋平让她贴身保护原柔柔的命令。

原柔柔恨叶萝坏了她的好事,阻止了她杀钟晋平。

她拿那个男人无计可施,就把怨恨发泄到叶萝身上。

对付不了钟晋平,原柔柔却有无数法子折磨叶萝,让叶萝有苦说不出。

何况她还知道叶萝的死穴,叶萝爱钟晋平,钟晋平这个疯子喜欢她。

所以,原柔柔轻而易举,就能让外表无坚不摧的叶萝撕心裂肺的痛苦不堪。

现在想起来,真是可笑至极。

叶萝觉得在训练营的五年,腥风血雨九死一生走来,都觉得没有在原柔柔身边的五个月那么难受。

有一天,被人严密照顾保护着的原柔柔,从楼梯滚落下来流产。原柔柔一口咬定是叶萝所为,闹着要钟晋平处死叶萝这个贱民。

叶萝从来没有过如此绝望无助。

钟晋平因为愤怒失态,眼眶猩红,伸手差点掐死了叶萝。

跟后来对叶萝如珠如宝的珍爱相比,何其的讥讽可笑。

叶萝在心中冷笑,微微蜷缩了一下身子,像是睡梦中不经意的一个翻身,只有侧脸在监控之下。

心脏慢慢麻痹的好痛苦啊……

叶萝藏在监控死角的唯一完好的眼睛颤抖着,如果不是那个人,她当时真的会被盛怒到失去理智的钟晋平掐死。

钟晋安是钟晋平的哥哥,一个智力不全的傻子,钟晋平的几个兄弟姐妹,也只有他还活着。

这个大傻子……

叶萝眼睛溢出了泪水,身上的痛苦更加强烈。

她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这个大傻子。

没有人敢为她说话,只有钟晋安顶着钟晋平的怒火冲了上来撕扯。

“不是萝萝推的!是她自己掉下来!我看到了!很多人都看到了!”

被钟晋平一脚踢开的钟晋安吐了血,还是焦虑的挣扎着扑上来。

钟晋平松开了只剩一口气的叶萝。

叶萝跌落到地上,扑上来抱着她大哭的傻子钟晋安,像是差点失去了什么珍宝,跟钟晋平肖似的脸,哭的稀里哗啦上气不接下气,又难看又狼狈。

叶萝心里又酸又涩又疼。

即使证明事情不是叶萝所为小,但钟晋平还是责怪叶萝玩忽职守,没照顾好原柔柔,要将她调离原柔柔身边。

被伤直此,当时的叶萝还没有死心,依然爱着钟晋平,把他当成全部。

跟她关系看似不错的傻子钟晋安,叶萝也是因为他长得像钟晋平,爱屋及乌,才对他和颜悦色。

大多数时候,她都是漠视这个大傻子。

却没想到,是这个傻子救了她,最后又因她而死。

叶萝爱而不得,在爱情的领域卑微低贱。

在见不得光的领域里面,她却是战无不胜的猎杀女王,死在她心中的猎物不计其数。

她从来不会对死在她手里的人心生波澜,哪怕第一次杀人也是如此。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她从小生活的环境告诉她,弱肉强食。

一样生而为人,但在帝国分出了三六九等,贱民的命,在贵族面前不值一提,低贱如草芥。

你如果不够强大,那就只有死路一条。

叶萝从某个角度来说,也是一个残暴无情的人。

钟晋平就是她心里唯一的柔软。

除此之外,猎杀女王叶萝,无坚不摧。

直到钟晋安这个傻子死在她眼前时。

她第一次,为钟晋平以外的人心痛。

痛到她胸口闷胀,是被人拿钝了的刀子一刀刀的切割在心肺处,来回切割,撕心裂肺,整个人痛苦至极。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