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第四章 念念不忘

梦里若依 | 发布时间:2021-09-15 02:12:46 | 阅读次数:23120

世界是个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荡。你大声地喊唱,山谷惊雷,音传千里,一叠一叠,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发来了。凡事念念不忘,必有回荡。因它在传达你心间的声音,绵绵不绝,遂相印于心。------珺先的办公室里,钟催催正一如既往的抱怨。“老大,HR你大声喊唱,山谷雷鸣,音传千里,一叠一叠,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

世界是个回音谷,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你大声喊唱,山谷雷鸣,音传千里,一叠一叠,一浪一浪,彼岸世界都收到了。

凡事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因它在传递你心间的声音,绵绵不绝,遂相印于心。

------

珺先的办公室里,钟催催正在一如既往的抱怨。

“老大,HR招的人到底什么时候到?甲方爸爸天天催,催的我腰间盘都突出了!”

“今天,刚毕业的大学生,你教她。”

钟催催趁许君转身的功夫,白眼差点没翻上天!

这都什么事!

“我能不教吗?”

“你不教难道我教?”

许君的声音清冷好听,只是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

吓得钟催催缩着脖子,驾着肩,一动不动,像个小王八。

许君径直回到办公室,戴上耳机,开始审图。

老板只是没有良心,可他们这位大魔王,连心都没有!

颜值吊打众生,良心却被狗给吃了。

洛心似今天很高兴,她终于穿着姐姐给买的正装,开始她的第一份工作。

虽然以前也在别的公司实习过,但现在真的工作,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文员Alice带着洛心似正在熟悉办公室。

“催催哥,您胆儿肥了?听说都敢跟大魔王抱怨?”

钟催催盯着电脑屏幕,压根不想理Alice。

“Excuse me,Mr 钟,您的新员工我给您带来了。”

“你能不能不要总跟我说你的散装英语?”

“哼!”

Alice把洛心似往钟催催跟前一推,拍了拍自己的手,洛心似仿佛是一个烫手山芋被送出去了一样。

“叫什么?”

“洛心似。”

“这名字,拗口!”

钟催催一边说一边扫了一眼,只一眼,哇塞,惊为天人呐!

惊的他半天一句话都没说出来,这么清秀的姑娘,居然跑来设计公司,她是有多想不开?

话说她真的是学工程跑工地的……女生?

钟催催的眼睛里冒着欣赏的光芒,欣赏颜值的光芒。

谁让自己是个颜控了!

这家魔鬼公司,要不是老板盛世美颜,他早辞职走人了。

“洛心似?好名字。”

无语,这家伙真像一个恶鬼,刚才还说自己名字拗口来着。

“我姓钟,以后你就跟我混了。”

洛心似坐在位置上,钟催催打开电脑,先给她看了一些他们做的标准施工图,包括大样图,蓝图等,洛心似恪守少说多听的原则,一直用心记着所有的要求。

一上午她的眼睛都瞪的大大的。

钟催催非常满意。

以往新招进来的学生,还没等他说完,就已经昏昏欲睡了,可能觉得太无聊,没想到这姑娘居然一直听的津津有味。

好苗子,不错。

洛心似听钟催催口若悬河,把自己给听渴了。

幸好茶水间不远,洛心似决定喝点水再继续听。

茶水间风景不错,对面海景尽收眼底。

她端着水,笑的五光十色,却不想因为太开心,下一秒如坠冰窟……

转身看到一个电视剧里走出的漂亮男人盯着自己。

“你?”

这声音?应该不是吧……!怎么有这么巧的事?

洛心似四下里看了看,确定茶水间只有他们两个。

她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我吗?”

“你怎么在这?”

“你跟我说话吗?”

许君的眼神游离于她无知的脸和手上拿的杯子之间。

顺着她的鼻子往下看,那枚尾戒仍然明晃晃的在她天鹅颈上耀眼着。

洛心似被盯蒙了有点蒙了,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嘛?

经典的三连问。

“我……我是新来的员工。”

不管新来的还是旧来的,当务之急是那颗尾戒。

既然人来了这儿,就别打算跑出他的手掌心!

他伸手就奔着尾戒去了。

洛心似不明就里,以为他是个色狼,一个擒拿手就把许君的胳膊给擒到了后边,当然那杯水也华丽丽的倒在了许君昨天刚洗好的衬衫上。

“你跟这件衣服有仇吗?”许君脸色铁青。

啊啊啊啊啊啊!

他又说话了!

这声音真是自带电视剧的BGM!

不看颜值,光是自带BGM的声音,洛心似都打算原谅他了!

此时此刻,茶水间外边十几双眼睛目瞪口呆,齐刷刷的看向里边。

我滴妈耶,洛心似太生猛了!

比对面餐饮店里他们最爱吃的小龙虾还要生猛!

敢对大魔王动手的,珺先开天辟地第一个,乃狠人也!

此刻的HR,小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没人敢进茶水间,现在的茶水间就是大型修罗场!

HR让文员去,文员说这人是钟催催的,让钟催催去,钟催催早上刚怼过许大魔王,现在出现简直就是飞蛾扑火!

茶水间外,鸦雀无声。

茶水间里,许君的怒火已经烧到了眉毛。

他反手,又把洛心似反拧了回去。

洛心似气鼓鼓的,本来就白皙的脸,现在像个小河豚,生气的小河豚。

“钟哥救我!”

“钟哥?”

许君的眼神从她气鼓鼓的脸上移开,挑着眉毛,带着杀气的看向外边。

竟然叫别人哥哥?她还真是自来熟!

不是昨天才被劈腿吗?今儿就叫上哥哥了!

小女生长的干干净净,怎么这么轻浮?

再说了,他许君难道会吃人不成?还救命!

茶水间外边的人们早都慌了神,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于是他放开洛心似,顺手在桌子上拿了张湿巾擦了擦手。

满是嫌弃。

接着似笑非笑的勾勾手指让钟催催进来。

一个人的眼神戏居然这么多!这是一个什么神仙男人!

洛心似盯着许君的侧脸,这男人的眼睫毛真长。

钟催催此时头发的每一根都颤了起来,原本吃瓜的他,居然吃到了自己身上!

卧槽,别人坑爹,这小妹妹坑队友哇!

完了!

他钟催催一世英名,今天怕是要交待在许大魔王手里了。

大魔王可不是白叫的,许君只向外看了一眼,除了钟催催呆若木鸡,众人五秒内都消失不见,比兔子跑的都快!

他俯身附耳,声音虽轻,但每个字都是从牙缝里咬牙切齿蹦出来,要把她嚼碎一样:

“你自投罗网的,不能怪我。”

洛心似心跳都要停止了,四目相对,好半天她才缓过来,眼睛扑闪着,实打实的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心一横:快步走到离许君只一步的距离。

突如其来的画面转变,许君突然不知所措,手心里竟然出了汗,没有女人敢距离他这么近,这丫头疯了?

“冒昧的问一句:我是不是见过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