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回到九零,她在外科大佬圈火爆了

作者:肥妈向善 | 古代言情 | 围观:21031

收藏

  回一九八六年,老谢家的女儿谢婉莹说要做医生,很多人笑了。“凤生凤,狗生狗。货车司机的女儿能做医生的话母猪能上树。”“我不只要做医生,还得做女心胸外科医生。”谢婉莹说。这句话更为激发起了医生圈里的千层浪。当医生的亲戚疯狂反讽她:“你明白医学生的录取分数线有多高吗,你能考得上?”“国内真正的主刀医生的女心胸外科医生是零,你我以为你是谁!”一帮人争相围嘲:“恐怕没办法考进三流医学院,在小县城做个卫生员,因为未来能嫁成什么样,可想而知。”中考结束了,谢婉莹以全省理科状元成绩步入全国外科第一班,步入首都圈顶流医院从实习工作生就被外科一九九六年,松圆市闵江区第三人民医院急诊室。漆黑的夜色下一栋破烂的急诊室大楼隐隐若现,门前院子里悬挂的照明灯泡被风吹得摇摇晃晃、七零八落的,与外面马路上花枝招展的霓虹灯形成了鲜明对比。。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妈,今年是什么年份?”谢婉莹不太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问。

    “心脏病?心肌梗塞?”

    见几个手忙脚乱的护士推着急救车床冲出了急诊室,比护士快一步的男医生手持手电筒快速检查救护车上躺着的病人眼瞳。

    一九九六年?

    医院大门口保安和一个中年妇女争执起来。

    “错了,不是心梗,是主动脉瘤破裂。面色白不是因为痛,是因为失血——”谢婉莹微张的嘴巴不知不觉喃出一串话。

    “血压?”

    “曹医生,病人——”急诊的护士跑到了门口叫唤。

    小下巴脸,标准的小白脸,不像国字脸硬邦邦的,深得年轻女孩子喜好。头发修剪随现阶段明星的潮流,末梢小碎发,刘海飞扬,两颗眼珠子在夜色中又明又亮。

    “我找我女儿,她站在那里,我们来找住在你们医院职工宿舍的亲戚的。她叫周若梅,是你们医院妇产科的医生,是我表姐。”中年妇女说。

    “去做ct!”曹勇断定。不管怎样,有时候医生更要相信的是直觉,尤其是遇到急诊的时候,哪有时间给医生时间慢慢分析。

    几个护士推着车床把病人送进了急诊的抢救室。急诊医生跟在病人护士后头快步回头走,突然听见了风里传来的话,猛地刹住了脚。转身,他见到了院子里站着的女孩。

    “是不是拉心电图,曹医生?”实习医生推着心电图机过来了等他下令。

    “说是心口疼。”

    “收缩压70,舒张压40。”

    脑外科的,莫怪没有第一时间辨认出心梗和主动脉破裂的区别。谢婉莹想。

    抽出口袋里的黑色钢笔准备下医嘱时,曹勇抬起了头,快速在病人的脸色血压等指标上再定睛看了看。

    “我知道,我说了,我找的我女儿,她走错路了!走到你们医院里来了。”中年妇女着急地跺脚,只得放声大喊,“莹莹,莹莹!”

    听见了自己妈妈的声音,谢婉莹回过头:“妈。”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