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本

荣华富贵

作者:晚歌清雅 | 总裁豪门 | 围观:2139

收藏

  英雄不问出处,富贵当思原由。名门望族,四世三公,一夕家败,也落个个树倒猴儿散。在现代白领成了中国古代少女,顶着曾经的侯府小姐的尊荣,却没办法在篷门陋巷之间辛勤求取生计。我本金马玉堂千金女,昨日沦为街头,且容你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过个几年,你再看我!————————————★新书传上,求我的推荐,求所有收藏,求被包养~o(≥v≤)o~★最后请看准啦,晚晚荣誉出品,男主姓温~~温玉蹑手蹑脚地来到门前,徐徐地将门打开一条缝,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将颗小脑袋探出去,左右瞅了瞅,正好瞅见张妈妈扫完雪,提着扫帚和畚箕走回厨房的背影。温玉连忙踮着脚尖,蹑手蹑脚地侧身出门,一溜烟地从半开的后门跑出去了。。

精彩情节:


    荣华富贵盈门喜福寿康宁满户春横批  荣华富贵是什么生肖  荣华富贵酒52度礼盒装多少钱  荣华富贵下一句  荣华富贵酒52度价格表  荣华富贵你是谁的上一句  荣华富贵意思  荣华富贵  


    “没有,没有。只是外面天冷,屋子里暖和,便早一步跑了进来。”温玉说着,从棉衣里摸出一个小布包,踮起脚尖,放到柜台上。取出里面的三卷纸,一一展开,取过旁边的纸镇压了。三张都是一尺见方的普通宣纸,清一色的墨色山水,十分秀丽。“青莲姐姐来看看。”

    东市与西市不同。西市是全国最大的贸易中心,那里卖的东西多,人也多。她一个小姑娘家,独自过去,实在不安全。而东市这边,却主要针对达官贵人,卖些风雅的东西,比如字画、珠宝等等。

    一直以来,在学校中,她都是与众不同的一个。成绩优异、家世好,大家都很喜欢她,但是她却没有朋友。工作后,从最基层的小职员做起,虽然很辛苦,但是她有了朋友,也有了竞争对手。其中不乏因为刚出社会,吃了不少苦头,但她觉得有欢欣、也有悲苦,这才是真正的生活。所以穿越到这个陌生的朝代之后,她很坦然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作为这个名叫温玉的小女孩,好好地活下去。

    “可恶的臭小子!”

    温玉“嘻嘻”笑笑,不答反问道:“爹爹今天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唉哟,我的少爷诶!”随车的仆从,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瘦瘦高高,一身书僮的打扮。“您动作能缓着些么,要是摔着了,我还不得让冯嬷嬷给揭了层皮去!”

    PS:新书上传,求收藏,求推荐,求包养~~~

    温玉出生的时候,温家还是显赫的名门世家,她也还是堂堂安平侯府金贵非常的孙小姐。她的生母林氏夫人,与盛阳侯世子妃曾是闺中蜜友。所以温玉一出生,两家便为她和盛阳侯小世子宋嘉言订了娃娃亲。

    男孩从鼻子里“哼哼”了两声,并不作答。将那几支笔拈在手里瞧了瞧,满意地交给书僮收好。出门的时候,一眼瞧见门口站了一个与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娃,虽然只一身粗布衣衫,却白白净净,五官秀致,安静娴雅,看着倒是挺顺眼的。见她既不走,又不进门,就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男孩心里隐约顿了顿,振了振声音问道:“你是谁家的丫头,找我有什么事?”

    回家的途中,顺道买了些米,抱在怀里快步往家走。

    那婆子赔笑着说道“当然当然,误会而已”,别有深意地看了温玉一眼,才带了两个丫头出门去。温玉看着父亲服了药,和张妈妈一起扶他躺回床。他什么也不说,温玉也不问。不过,她知道刚才那婆子的眼神,是让她跟出去,她有话与她说的意思。温玉想了想,还是走了出去,她倒是想听听,她们是来做什么的?

    石家在青州,不过是个小康之家,也拿不出多的余钱。温如韬带着温玉,温玉的奶娘张妈妈、车夫张叔夫妇上京,租下这么个小院之后,身上便没多少钱了。再加上温如韬这么一病,请大夫、抓药,日子便过得格外清苦。

    不过,却也只是细处可以仿得极像,至于大幅的,还是心有余力不足。毕竟布局、气势之类的,是无法刻意模仿的。所以她至今也只能单独地画画瀑布、树林、草屋什么的,卖作闺中小姐的绣样之用。虽然还算卖得不错,但打些零散工,终不是长久之计。若是能进入到书阁里工作,就不仅有了稳定的改入,而且还能多认识些人,说不定对父亲的重新入仕还有所帮助。

    所以温玉的父亲温如韬,与其他同支兄弟被贬出京城,回到青州的时候,青州温家也不过是为他们安排了住处,日常送些米粮,不让他们饿死之外,其余照拂也很少。连此番上京的银两,都是温玉的亲姑姑温似云,所嫁的青州石家所出。

    她还记得,当初父女俩远道而来,到京城投亲,却再三碰到软钉子,生活拮据,三餐不继。她悄悄偷了两幅父亲闲暇时画的画,沿途的书画店问过来,只有这一家收这些没有名家落款的画作。卖了几个钱,塞给张妈贴补家用。

    青莲依言一一取了下来,递到男孩手里,一面笑着说道:“小少爷的笔又掉了?”

    男孩闻言,脸色不由变了。他家家世显赫,富可敌国,他素来出手阔绰,在学中极受欢迎。常有小姐命丫环前来送信传情,他早已习以为常,所以看到温玉之时,以为又是奉命前来传信的小丫环。不想她却说不是,当众拂了他的面子,让他下不了台来,不由恼羞成怒,瞪着温玉说道:“既然不是,那站在这里做什么,快走,快走!”说罢,那书僮便过来驱赶她。

    听温玉这么一说,张妈妈便叹了口气,不复再言。

    温玉吃了一惊,自己只不过想等他走了之后,向青莲打听下招工的事情,何时找他了,这家伙还真是容易自作多情?当即便回答说道:“我不找你。”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