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午夜的梦

作者:脉冲信号 | 纯爱言情 | 围观:29775

收藏

  自因为未来的自己和忠文通过电话后,一切的事情就突然发生较为明显的变化,忠文走出来了疑惑,就在因为未来的自己具体指导下通过一切的活动,随后彩票巨奖,再到巨额投资和商业争夺战,到与芳君的关系变化,一直到最后自己与自己的决战。两个时空的意识较量,因为未来也可以明白过去的的任何想法,而过去的却卡着因为未来的咽喉,他们最后厌烦了自己,都在想方设法的就彻底决裂,而这种彻底决裂是时空地撕咬,谁是谁非,谁正谁邪,将在一场午夜时分的梦醒之后分成。忠文感到肩膀上一阵疼痛,猛的惊醒,才发现身边一位清洁工大叔拿着长铁钳捅他,他弹簧一样的反应也惊到了大叔,大叔后退两步说:“我以为是水里冲上岸的呢,大半夜挺吓人的!小伙子大晚上躺这里,不害怕水涨了冲走你啊!”。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午夜的梦回  午夜的梦醒时分  午夜的梦节手抄报  午夜的梦想家  午夜的梦啊歌词  午夜的梦准吗  午夜的梦是什么歌曲  午夜的梦歌曲  午夜梦回是什么意思  午夜的梦啊午夜的雨啊曾经断了线  


    回到公寓的忠文,没有清洗,没有整理,和着衣服栽倒在床上,享受着酒精赐予的片刻踏实和疲惫,浑然睡去。午夜的天空星辰更加的明晰,像城市的倒影,在浩瀚的宇宙中闪耀又似孤独。忽地,一片蓝光从天际蔓延到夜空,又如一张无际的蓝色纱巾飘过整个星球。街灯从昏黄突变得幽蓝,所有电子设备出现了蓝光,随后大地微微震动,发出低沉声音,郊区村庄的狗吠声接连着躁起……

    “额!”忠文直起僵硬的腰,捂着脑门说:“不好意思啊,喝大了,不小心睡着了,谢谢大叔!”

    忠文谢过大叔,起身离开,身后长街安静,没有喧嚣掩盖的落寞在这安静里开始撕扯那些深夜流浪者的心,把孤独和寂寞无限的放大,把坚强和华丽的伪装击碎,人们剥离了光明,开始在夜的心魔中裸奔。

    忠文和身边的女子笑谈着,可是忠文刚才明明在心里泛起昨天与客户的约定,却又疑惑自己昨天难道谈了什么事情?忠文顿然停下了脚步,杵在那里,皱起眉头。这神态显然惊到了身边的女子:“你怎么了,忠文?”

    “你今天怎么神神叨叨的,没事吧,生病了?”女子关心的问道。

    回到家,忠文看到凌乱不堪的屋子,觉得是不是自己进错了门,嫌弃了一番自己后,开始整理起来,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叠摆扶移,扫擦拖洗,熟练的动作让自己都感到惊讶:我是被什么洗脑了吗?这平时四体不勤的,今天这般有力量有节奏呢!可每当忠文这样想的时候,他总觉得身后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又像是自己在一直盯着另一个自己看……

    忠文起床后觉得自己昨夜喝大了,做了个奇怪的梦,却又觉得不像梦的感觉,倒像现在是梦里。他双手往大腿上一拍:“嗨,喝个酒就像走火入魔了,什么原浆,狗屁,假酒!”自言自语的忠文并不知道午夜所发生的事情,就像很多人以为地震一样,他只是以为喝了假酒。

    “忠文,你今天怎么安排?有没有空闲时间?”身边的女子问起忠文,忠文停下脚步,转身面着女子说:

    忠文翻过身,睁开眼睛:“哎,喝大了,这梦做的……”

    忠文点了外卖早餐,开始洗漱起来。镜子里的忠文倦意未消,但有棱有角的面孔却仍旧帅气,蓬松的头发虽乱却有型,眉毛浓密且黑,双眼皮隔开了微立的眼睛和眉毛,鼻梁的线条穿过眉心延伸到发际,淡淡的胡须下,嘴角勾起,各处比例恰恰好。忠文的皮肤偏黑,略有些铜色,身上肌肉以块为单位,健硕且舒展,紧凑且有力。他看看镜子里的自己,对视自己的眼睛,心下狐疑:不就是自己吗,可为何心中总有些陌生感,这双眼睛怎么有所隐瞒似的看着自己?他不禁打了个冷颤,一丝恍惚覆盖了大脑,吓得自己马上移开了镜前。

    忠文在刘总公司一待便是小半日,谈吐之间如切如磋,刘总觉得这位年轻人像是个忘年之交,一夜之隔而已,如何这气场言语竟相投得这般默契。敲定了事宜后,两人又在办公室喝茶直到深夜,期间所聊未来设想皆是刘总心中所计划,观点也彼此认同,刘总心里暗自感叹:云德公司竟也有这样的人才,真是藏龙卧虎,能力且不说,只是这修养气质,言语行动已着实让人欣赏,交往舒服。

    “我!嗨,刚才好像自己想起点什么,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没事没事!”

    忠文打开电视,躺在整洁的沙发上看着电视,临近午夜,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隐约中他又一次看到了自己跑动的双脚,在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公园步道上。

    “赶紧回去吧,这都十一点了,街灯要关了,晚上江风大,吹着了!”

    忠文感到肩膀上一阵疼痛,猛的惊醒,才发现身边一位清洁工大叔拿着长铁钳捅他,他弹簧一样的反应也惊到了大叔,大叔后退两步说:“我以为是水里冲上岸的呢,大半夜挺吓人的!小伙子大晚上躺这里,不害怕水涨了冲走你啊!”

    街上零星的出现了活动的人,许是有人觉察到了这样的动静,觉得应该是很小的一次地震,但几乎没有人觉察到刚才那阵蓝光的划过。忠文仍旧一动不动的沉睡,酒后的他,贪婪地享受着这种死一样的休息,因为在这个庞大的城市里,睡眠对于他这样的人就像工资一样珍贵,也许能进入死睡状态,和谈下一单生意是意义相同的吧。只是静态的熟睡,却在蓝光闪现的那一刻发生了诡异地变化,忠文的意识世界里,自己是醒着的,他在公园的步道上轻快地奔跑,阳光明晰,人来人往,他转头看见和自己一起跑步的还有一位年轻的女子,而他却觉得这一点也不是陌生的环境,只是他每天醒来所做的每件事而已,他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但是在这理所当然的间隙里,他隐约又闪现出疑问“我昨夜喝酒了吗?”可是他又意识到自己喝酒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怎么突然疑问自己喝酒的事。

    “呀!文哥,你这工作挺到位啊,昨儿没说刘总生日啊,原来你是提前安排的呀,有心了!”

    “客气了,客气了!小意思,一番心意,谢谢刘总赏脸啊!”忠文说着自己都意外的话,却反问这自己这陌生的状态,心里想:自己也没打听过刘总的生日啊……

    忠文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喝过酒,出了酒店,送走了客户,他便一屁股坐在了江边的台阶上。初秋的江风有些微寒,吹过忠文酒汗未干的身体,顿使他胃里一阵抽搐,酒精带着胃酸,把花钱买的应酬推向喉咙,喷在了江水里。忠文垂着头呕了半天,眼泪鼻涕的,好不痛苦。他摸着自己的口袋,却没有摸出纸巾来,于是冷笑一声:“哼,多好的酒肉,全喂鱼了!”他忽地抓起身边的外套在自己的脸上一顿擦,然后甩起手臂把衣服扔进了江里,仰天躺在台阶上,看着漫天星辰,拿出一根烟点燃,不抽烟的他,今晚抽了一根很贵的烟。烟顺着风飘走,江中的衣服像一具死尸缓缓地远去,直到隐去在夜的黑暗中。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