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不能被辜负的青葱岁月

作者:眉向朱砂扰红尘 | 白领职场 | 围观:16974

收藏

  来阅文旗下网站深度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今年的夏天注定不平凡,太阳公公使出浑身解数释放它的能量,还时不时调皮地眨着双眼,好似对人们说“你奈我何”,更多时候是在静静地俯瞰世间的一切沧桑变化!。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云熙,我们一起玩吧!”,“好啊!好啊!”随着大壮哥的一声召唤,她几乎飞也似地蹿到他跟前,“小心摔着,云熙!”,边说着还不忘用他有力的小手臂护着,好温暖仁厚的小男孩!两个懵懂无知的孩子牵着小手欢快地跑向田野,云熙采着野花,从一处跑到另一处,她永远喜欢的是那粉色的小喇叭,黄色的小太阳花,而大壮哥对蓝色却情有独钟。“云熙,快过来,这里有好多啊!”“我来啦!”“这朵好漂亮啊”“别动!”大壮哥粗鲁地打断她,“可是,这不是你最喜欢的花吗”,他沉默了一会,“云熙,你说我们把它摘掉,它会不会疼”,“会吧”云熙抚摸着手里的花嘟囔着。不过,很快他们又很有默契的各就各位,云熙继续采摘,她到处仔细寻觅着,因为大壮哥喜欢的蓝色野花太少了,她只想给他多采点;大壮哥弓着小身躯采摘他们的最爱——一种熟透了是紫色的小野果,特别甜!大壮是他的小名,他从小瘦弱,父母希望他身板结实健康,顾名为大壮。“大壮哥,这里有好多,太漂亮啦”,“云熙,你慢点”,“知道啦”,“好甜啊”……这稚嫩的声音一浪接一浪弥漫在空气里,渗透到夏日的余晖里!

    “你是山沟里捡来的,你不是你妈生的!”姥姥很认真的说着,“我才不是呢!”姥姥却反反复复的挑逗着,,终于小云熙委屈地边哭,还不停地叫嚷着,“我不是捡来的!”姥姥却哈哈大笑。姥姥一句无心的话,让她再后来的成长中变得更乖巧,她怕失去安乐窝更怕失去父母的爱!她不想像三姐一样被送人,她想永远依偎在父母身边。她亲眼目睹了三姐被寄养在别处,然后几次偷偷跑回家,哭着喊着要爸爸妈妈。这件事在她幼小的心灵留下了很大地阴影,以至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总缺乏安全感,总想把一切事物握得紧紧的,她总害怕失去!

    今年的夏天注定不平凡,太阳公公使出浑身解数释放它的能量,还时不时调皮地眨着双眼,好似对人们说“你奈我何”,更多时候是在静静地俯瞰世间的一切沧桑变化!

    虽然家里姊妹众多,而她确是最孤独的最不合时宜的闯进这个世界的那个人!从一出生母亲就每天把她五花大绑地绑在农村独有的“乐乐车”上,她也确是乖巧,很少哭闹,除了睡觉,就是安静地探寻目之所及地小世界。很多次,她也在努力地挣扎,想挣脱这束缚,总是徒劳,一切习惯了就好了。因为肌肉缺乏锻炼,她三岁多才学会走路;因为缺少陪伴,四岁才勉强说几个简单的词语。孤独从此深深地扎根在她的灵魂深处!内向、安静从此成为了她的代名词!

    香子正紧锣密鼓地忙碌着,她一边跪着往灶坑里填着柴火,一边艰难起身不停地翻炒着菜——大葱炒笨鸡蛋,这是农村招待亲朋的特色菜,她在为迎接接生婆的到来做准备,她的丈夫在去接的路上。菜刚出锅一会,她感觉肚子隐隐作痛,她想要大便,对于已经生了四胎的准妈妈来说,她预感到自己要生了,她赶忙进屋躺到炕上,她既忐忑又激动,不知是男孩女孩,而她渴望生个男孩,了却大多数人的心愿。这燥热难耐的天气啊,她的汗珠顺着脸颊直往出涌,她痛得直喊,“”哎呀……”。接生婆终于来了,撇掉鞋子窜到炕上开始接生,热水毛巾小被子……一切都被准爸爸准备妥当。伴随着哎呀声、加油声、呱呱声,小宝宝迫不及待地来到了这个崭新的陌生的世界!又是个女孩,小夫妻略显失落,这一边闻讯赶来地孩奶只看了几眼,便失望的离开了!在那个重男轻女思想根深蒂固、孩子众多的年代,这已司空见惯,不会受到过多谴责。香子虽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酸酸的,看着忙前忙后的丈夫,她强忍住了泪水,真正做到了“打掉牙往肚子里咽”!再看看宝宝雪白娇嫩的肌肤上长满毛毛儿,好似孙悟空转世,佝偻着身子躺在妈妈身边,小嘴很享受的吮吸着,香子怜爱地抚摸着宝宝说,“云熙真乖”!而云熙的名字象征着兴旺、吉祥,她出生的时辰也是正当午时……

    “别跟着我,我要去同学家写作业……”,大姐近乎嘶声力竭地喊着,小云熙被吓到了,委屈的不敢做声,泪珠像夏天早晨的晨露一样饱满,在眼框里打转,脸颊涨得粉红,像个小木桩执著地站在那一动不动。看着姐姐远去的背影,从清晰到模糊,正如她在努力探索的世界在不断延伸,而她也终将被淹没在世界的尽头!

    袅袅炊烟缓缓升起,东院赵大婶家的小狗一溜烟跑过,打破了清晨本该有的宁静。平时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大公鸡惊慌失措,一跃而起,碰巧扎进用车轱辘做得水盆里,真真正正的落汤鸡一个;那边大腹便便的鹅妈妈带领它的幼崽张起翅膀窜到牛棚里,只恨自己没有学会飞翔的本领;一群本来正享受日光浴的鸭子们伴随它们独有的沙哑的嗓音一哄而散........而这一切终逃不过孙奶奶的慧眼,她正拿着烧火棍无比敏捷地追打着“肇事者”,咬牙切齿,嘴里还不时喊着污言秽语,她的气势都似乎能把这只可怜的小狗吞没!而这一切正被一个大腹便便的即将临盆的年轻女人香子看在眼里,她正一手轻轻爱抚她的肚子,一手支撑着腰部,她爽朗的笑声在空气中回荡着,还不时吆喝孙奶奶“好了!好了!别打了!”赵大姨带着“打狗得看主人”的架势闪亮登场,两手掐着腰,不时的用手边比划边骂着脏话,好似在骂狗,实则指桑骂槐!孙奶奶毫不示弱,她的脏话更是一浪高过一浪,势必在气势上压倒对方。这排山倒海般的阵势终于集结了大批队伍前来围观。赵大爷正骑着他的“宝马”从田里回来,不远处就看见自家大门口那么多人,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乱子,下车才明白这一切。他一手扶着车子,腾出一只手边挥舞着边喊“散了吧,散了吧!”大家意犹未尽地悻悻离去,这场闹剧终于落下了帷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