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快穿之打脸真爽

作者:金满楼阳坡 | 架空历史 | 围观:18025

收藏

  李思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她什么都不缺,最渴望的就是亲情,然而在亲生父母眼中,她远不如被收养的李画。一次绑架,父母选择救李画而舍她。愿望庄园接收了她强大的灵魂,将对亲情的渴望也抛弃的她,成为庄园的任务者。为了获得重生的机会,为了不那样寂寞无闻的成为牺牲品,更为了亲口跟父母了断这一段冰冷的亲情缘分,李思开始一趟又一趟的异时空穿越之旅。她接收那些悲惨而死的人的愿望,接手一段又一段糟糕的人生,帮任务发布者活出她们最想要的模样——打脸偷窃研究成果的黑心闺蜜,打脸谋夺家产的狗男女,打脸同父异母的校花妹妹......PS烂尾楼里的劫匪开始慌张,躲在窗旁的墙后向外面大喊:“是谁报的警!你们想让她死是不是!”。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快穿打脸系统  快穿之最佳打脸  快穿之打脸计划  快穿之打脸日常  快穿之打脸金手指  快穿之打脸上天  快穿之打脸真爽 最新章节 无弹窗 笔趣阁  快穿之打脸真爽txt下载  快穿之打脸真爽  


    急促的警车声就像死神狂欢的音乐,从车上跳下来一个个身手矫健的特警,把H市北城外的一幢烂尾楼包围的犹如铁桶一般。

    烂尾楼里的劫匪开始慌张,躲在窗旁的墙后向外面大喊:“是谁报的警!你们想让她死是不是!”

    在劫匪怀里还挟持着一个皮肤白皙面容精致的女孩,一把锐亮的刀抵在女孩脖子上,随着他激动的叫喊,刀锋划破白皙中透着一种晶莹感的皮肤,殷红的鲜血线条一样滑下来。

    “别别别,不是我们报的警,你别激动,你提什么条件我们都会答应的。”

    楼下,一个略微挺着啤酒肚的中年男人忙紧张劝道,但是眉间的焦急却有些浮于表面。

    李思没有理会脖间的疼痛,她从玻璃上反射出来的画面,盯着中年男人和妇女,企图从他们的表情中找出对自己的几分真切的担忧。

    但是什么都没有,他们脸上的表情太假了,一看就是装出来的。

    李思有些想笑,这就是她失散了十八年的亲生父母吗?

    被他们找回来的这两年,母亲也会温柔的给她煲汤煮饭,父亲收到她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时也曾夸赞她孝顺。

    但是母亲没有记住她不喜欢姜的味道,每次煲的汤里都会加上姜片,因为他们的另一个女儿李画,喜欢喝加了姜片的汤。

    父亲呢,夸赞她孝顺,说很喜欢她送的礼物,可是那个礼包被他放在书房的角落里落满了灰尘,他一直没有打开过那个礼包,而却每天都带着李画送给他的手表。

    李思一点点的意识到不论她如何努力,也融入不到这个家里,她想不通,明明她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为什么他们对她视而不见,反而对替代了她位置的李画呵护备至,好像她才是那个抱养来的。

    一直到被绑架之前,她都还想着她毕竟是他们的血肉至亲,他们的心里一定也有她的一席之地。

    但是现在她的一颗心如置冰窖,她在被绑匪用刀夹在脖子上,随时可能被激动的绑匪刺穿脖子,而他们却一直在偷偷的瞟向被绑在里面柱子上的李画。

    他们望向李画时是满心满眼的心疼,望向她时虽然焦急,但是眼底里却全是淡漠。

    李思闭上眼睛,清润的眼泪流下,融进脖颈上殷红的鲜血中。

    砰---

    绑匪被狙击手击中,但是安装在李思和李画身上的定时炸弹还在嘀、嘀的跳动着。

    还有半分钟,拆弹专家跑了过来,李父李母抱着吓的哭成了泪人的李画安慰着,他们的眼里都是李画,连一点余光也没有分给被绑着手,因为绑匪的倒地而倒在地上的李思。

    “只能救一个,救哪个?”

    两人绑在一个炸弹上,拆掉了一个人身上的线,另一个的就不能再动了。

    李父李母只犹豫了一秒就选择了李画。

    李画很快被解救出来,李思身上的炸弹已经只剩下八秒,拆弹专家催促他们快走,他们连一句对不起,一个抱歉的眼神都没有留给李思,护着李画就往烂尾楼外面跑去,留她孤零零一个人迎接死亡。

    这八秒对于李思来说是漫长的,他们的背影就像慢镜头,每落下一步就是狠狠的踩在她的心上,直到把那颗心踩成碎片。

    她其实有办法救自己,但那些人竟然忘了帮她解开背后手腕上的绳子。

    从李父李母做出决定那一刻,他们就给她判了死刑。

    凭什么?

    爆炸震碎了窗户上的玻璃,震飞了几个废弃油桶,转瞬间这里就成一片火海,把李思烧的灰烬不剩,把她那颗渴望亲情的心也烧的没有一点痕迹。

    ---

    李思没想到自己还能再次睁开眼,眼前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庄园,庄园的大门自动打开,一道悠扬的机器提示音响起,“欢迎来到愿望庄园!”

    愿望庄园?是因为她临死前强烈的不甘引导她来到了这里吗?

    李思抬眼打量此处,黝黑的瞳仁里似乎燃烧着漆黑的冰焰,她抬步进入庄园,就像一头要烧毁天地日月的魔兽一般,她感受到了这座庄园的躁动和兴奋,那是对危险的避让以及对美味食物的渴求。

    庄园现在是夜晚,各个房间的窗户都是黑漆漆的,正中间灯火辉煌的大厅里几乎没人。

    “能来到愿望庄园的人都是灵魂力很强的人,而你是我所见过的灵魂力最强的一个,说实话,你刚进来的时候都有点吓到我了。”

    一个小蜜蜂飞在李思周围,后怕的拍着小胸脯吧啦吧啦,但见李思的目光落在它身上,又扬起小翅膀拍打着胸口自我介绍起来。

    “你好,正式认识一下,我叫小黄豆,是你的专属客服,那么下面我跟你介绍一下愿望庄园。”

    “宇宙中存在着三千小世界三千大世界,而愿望庄园是所有世界的一个中转站,连接着每一个世界。所有有愿力的灵魂都会被我们庄园接收,灵魂力强大的可以有两个选择,一是成为庄园的任务者,去完成任务获得积分,积分达到足够多后就可以获得重生的机会。二是选择用灵魂做交换,在任务大厅挂起一个任务牌。”

    “而那些灵魂力弱小的就只有第二个选择,因为他们的灵魂力无法承受一次次的穿越。”

    “那么,亲爱的第X2188位客户,您的选择是什么?成为愿望庄园的任务者,获得重生机会后自己去报仇,还是在任务大厅挂起任务牌让别的任务者帮你完成心愿?”

    李思当然选择前者,有机会自己报仇,又为什么要假手于人。

    “亲爱的第X2188位客户,你已经成为我们愿望庄园的第1988位任务者,你将获得一个房间,请问现在我们是先去看看你的房间还是接受任务。”

    “去接任务。”

    小黄豆带着李思在任务大厅转了一圈,又介绍一圈,然后还没说完,就见它的主人接下一个任务。

    ---

    “请问你为什么不用光明药剂?那可是陈悠悠博士专门为你研制的。”

    一道问话声传进耳朵,这声音满带着鄙夷和嘲讽,好像她没有用那个什么陈悠悠研发的药剂就是多大的罪过一样。

    李思还不了解原主的经历,没有贸然回答,她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但可以感觉到眼睛没有被蒙住,所以她应该是个盲人。

    李思没有管其他的,尽快查看了原主的记忆。

    原主也叫李思,是一个天才科研家,因为太过于天才,她常常傲慢无礼并且毫不掩饰地鄙视别人的无知,所以她的人缘并不是很好。

    她唯一的朋友就是大学室友陈悠悠,陈悠悠通过她认识了她的家人,很快就跟她哥成为男女朋友。

    所以她对全家人都很喜欢的陈悠悠一点都没有设防。

    她的研究方向是细菌类,一年前,她的眼睛突然查出来有XX病症,随时会有失明的风险,于是她改变研究方向,终于赶在她失明之前研究出了一款药物。

    一款神奇的可以治疗任何的失明的万能药。

    她的研究被很多人质疑,吹牛瞎扯之类的言论从来没有间断过。

    因为谁都不觉得,简简单单一阵药剂就可以让不论什么病症的盲人看到光明。

    为了向世人证明她研究出来的药物是成功的,她以自己本身马上就要看不见的眼睛为实验,向大众展示药效。

    然而用过药剂后,她瞎了。

    更多的嘲讽如怒涛,铺天盖地的卷来,伪劣天才、低质博士的标签被打在她的身上,她的那场直播也被网友们调侃表演了个寂寞。

    原主百分之百确定她研究出来的药是成功的,就是为了防止出现被人调换的可能,她的药一直被她管控的很严,没有其他人接触过,除了陈悠悠。

    黑暗的世界让她恐慌,她质问陈悠悠是不是换过她的药,只有她们两个人时,陈悠悠不仅承认了还口出嘲讽,她说她要让她体验一下被看不起、被嘲讽、被人高高在上施舍的感觉。

    原主自以为拿到了证据,她向大众指控陈悠悠的卑鄙无耻,陈悠悠被各种媒体举着话筒怼到脸上采访时,脸上尽是受伤、委屈、失望的表情。

    陈悠悠面对镜头,一脸委屈又同情地说:“思思,你就算研究失败了也不能把脏水泼在她的身上呀,我们是最好的姐妹,我不可能害你。你不要把研究失败的郁气,转化成戾气。”

    陈悠悠的大方和即便被污蔑也忍不住对原主的关心,让原主又背上更多的骂名,连家人都不相信她。

    在家人的眼里她是性格乖张,受不得失败的人,更因为失明大受刺激而诬陷陈悠悠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陈悠悠同样是研究细菌方向的,她声称不能眼睁睁看着好闺蜜受失明和失败的双重打击,她一定要救好闺蜜,于是她放弃原来的研究方向,开始研究治疗失明的药。

    半年之后也就是一个月前,她终于研究出来了,这款被她命名为光明的药剂,成为所有盲人的救赎。

    陈悠悠在受采访时说,她把这款药剂命名为光明,一是因为它可以让所有盲人都重见光明,二是她希望闺蜜也可以重新振作起来,渡过失败的低谷,迎接光明。

    当听到这句话时,原主气的七窍生烟,直接把遥控砸向电视。

    陈悠悠是个什么水平,原主清楚的很,就是再给她加一个脑子她也研究不出来那样的要,原主坚信陈悠悠拿到大众之前的,就是之前自己研究出来的那个药物。

    而现在的时间段则是陈悠悠拿出光明药剂的一个月之后,很多盲人注射药剂后获重见光明,陈悠悠名声大噪。

    而一直被陈悠悠喊话的原主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屈辱,她坚决不用光明药剂,还频频找媒体骂陈悠悠是个无耻的小偷。

    所以就有电台想搞事情了,他们邀请原主来接受直播采访,说要跟她了解事情的始末。

    本以为终于有人肯听她的心声了,但是坐到这里后,主持人完全是站在陈悠悠的角度去批判她的,原主高傲的头颅永远也不会向一个卑劣之人低下去,而宁折不弯的结果就是灭亡,原主被气死了。

    她的愿望是让眼睛重见光明,揭开陈悠悠虚伪的真面目,夺回属于她的荣耀。

    见李思一直不开口,她因为愤怒羞辱而涨红的脸也渐渐平静下来,主持人再次逼问,“李思女士,请你回答我的问题,为什么你不肯接受陈博士的好意,你是不是在嫉妒她的成功?”

    李思发出一声轻笑,仿佛尊贵的神祗低讽渺小人类的无知,步步紧逼的主持人竟被这一声轻笑扰的满面羞红,仿佛她对面坐着的不是一个低劣的失败者,而是一个强大的神明,而她连坐在她的身边都不配,如今竟然还恬不知耻的发出逼问。

    一瞬间的羞愧袭过,接着就是愤怒,她一个愚弄大众还嫉妒别人成功的失败者,有什么资格嘲笑她!

    “你笑什么?”

    美女主持人刚才还正义凛凛的神情,滑稽的维持在脸上,眼里含着压制的怒火。

    李思勾起唇角,那双本该空洞茫然的双眼却似活过来了一般,匿着宝光流彩,不过它们摄取到的世界依然还是漆黑的。

    “嫉妒?光明药剂本来就是我研究出来的,陈悠悠不过是个偷窃别人研究成果的卑劣小偷,我为什么要去嫉妒一个小偷?”

    李思话落,她们身前的几个手机上哗哗的弹出一波又一波的弹幕,弹幕被投影在桌面上的一个A4纸大小的屏幕上。

    “垃圾,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这种人失明真是便宜她了”

    “这就是典型的玩得起输不起,只许自己成功不许别人成功”

    “我昨天和小伙伴们玩游戏前放了大话,结果输的很惨,被他们叫了一天的天才,哈哈哈,天才这个梗怕是要火”

    小黄豆立在李思肩膀上给她实时播报,李思毫不在意,唇角还染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主持人怒极反而冷静了下来,冷笑问道,“既然你说陈博士是偷的你的研究,你有什么证据呢?”

    原主如果没有眼瞎说不定还能去找找证据,眼瞎了之后根本是有心无力,自然拿不出来什么证据。

    而此时李思则道,“证据就是这个研究存在缺陷,注射光明药剂一个月之后,那些人会再次陷入黑暗,并出现肌肉萎缩,五感逐渐消失的症状。”

    李思只会比原主更加天才,刚才她在脑子里过了下原主的研究,并发现了她在计算某个化学式时少考虑了一个条件,这直接导致她的研究出现重大缺陷。

    而她说出来后,主持人就是一声嗤笑。

    “那好,我们就在这里打个赌怎么样,如果那些使用过光明药剂的患者没有出现你所说的症状,你就公开向陈博士道歉。我好心劝你一句,若是输了就服个软,接纳陈博士的好意使用光明药剂吧。”

    显然主持人并不觉得李思说的是真的,夸口道,“如果一个月之后那些使用过光明药剂的患者出现了你所说的症状,我向你道歉。”

    李思嗤笑一声,下巴微抬,模拟记忆中原主那种目下无人的姿态,道:“你一个十八线主持人的道歉,有那么重的份量吗?还拿来做赌注。嗤。”

    未完的话语任何人都能接下来,“不自量力。”

    “哈哈。不自量力。”

    一条有一条弹幕出现在屏幕上,不少看不惯这个女主持观众冒出来,帮李思把后面的话续了出来。

    还有人说道:“有1s1,李思虽然人品不行,但头衔还是挺多的,张琪琪这种高调炫富炫美的娱乐女主持,那句我向你道歉真的实在是自大了。”

    紧跟着这条弹幕,又飘来一条:“说得对,张琪琪以为她是谁啊,她道的歉能变成金子还是咋的?”

    看到这一部分指向自己的言论,张琪琪面上闪过一抹恶毒的神色,对李思冷冷道:“那你想要什么?”

    李思唇角勾起一抹轻蔑,直接对着屏幕道:“陈悠悠,失败的赌注让别人来替你承担不太好吧。你说光明药剂是你研究出来的,那么请你来跟我打这个赌,你敢吗?”

    李思的狂傲以及口口声声的说陈悠悠偷了她的成功激怒了观众,刚才那几个分心嘲笑张琪琪的,顿时又把矛头指向她。

    一瞬间,很多网友跑去陈悠悠的围脖账号下留言,让她教训教训李思这个狂妄之徒。

    陈悠悠正在家里欣赏这场直播,但此时却已然没有了刚才欣赏李思狼狈的愉悦,她望着屏幕中那个倨傲的脸庞,手心里沁出越来越多的细密汗珠。

    李思的研究手稿就在她的家里,她每天在家里研究了之后,第二天到了实验室就开始实验,然后装成是她一点一点研究出来的。

    她了解手稿的每一个细节,那份手稿不可能存在缺陷,陈悠悠慌乱的心渐渐安定下来,李思多半是在诈自己。

    陈悠悠的手机响起,是电台连线了她。

    电台请李思过来就是要搞事情吸引眼球,虽然现在似乎脱离了他们批判李思的线路,不过似乎看头更大了。

    陈悠悠接听了电话,那边的语气很恭敬,等那边恭恭敬敬地把话说完,陈悠悠首先表示了对闺蜜不信任的心痛,然后说道:“虽然思思这么对我,但是我不能帮助她撒谎,光明药剂是我研究出来的,我既要对自己的研究成果负责也要对那些使用光明药剂的患者负责。所以我接受思思的赌约,也希望思思别再固执,接受失败的现实。”

    陈悠悠的话以广播的形式在直播室里响起,在场以及屏幕外的观众都在为陈悠悠叫好,而李思平静的脸庞只勾勒出一抹漫不经心的笑意。

    李思轻启朱唇,“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不过你若输了,你拿什么做赌注呢?”

    处变不惊、运筹帷幄说的就是主人了吧,小黄豆预感自己的客服人生要到达巅峰了,它得抱紧这根金大腿。

    陈悠悠空灵温柔的声音再次响起,她叹了一声,道:“思思,你想我怎么样呢。”

    正在观看直播的网友们纷纷留言,直呼女神好苏。

    也有人骂李思,说她自大,还没怎么样倒是想好要赌注了。

    李思看不见也能想象到那些恶臭的咒骂,但那些跟她有什么关系?

    她说道:“到时候,你也尝尝眼瞎的滋味,如何?”

    弹幕一下子井喷式爆发,无数正在观看直播的网友按着键盘,发出一条条诅咒李思的弹幕。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