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九昭文

作者:九晏言野 | 总裁豪门 | 围观:29694

收藏

  以万千孤勇为你赶赴而来。杏花各色相映,交错盘桓着,肆意生长着。她有时看到这夏景,不由得脸生笑意,但今天不一样,今儿是六月初八,明儿是六月初九,她年满十五岁需行及笄礼的日子。她眼圈微微泛红,眉眼低垂,是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周文柒,在她眼里是她觉得重要的人,在别人眼里是活在另一个世界的英勇大将军。。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如若这样那便好,老夫拜谢。”

    心绪不宁,念头又生。她一出生便是在这村子里,这个村子各姓氏的人都有,如若是过安生日子,此地在群山环抱之间,说是一隅世外桃花源不为过。她只见过父亲一面,可惜长到现在印象已经极其模糊了,只知道要和母亲相依为命。母亲做些手工活,种些菜地,加之母亲认识些字,还能帮当地私塾的教书先生誊抄一些手稿,生活还算得上安康,而她一直都明白母亲的辛劳,尽力和母亲学礼识字。只有一点,母亲从来不向她提及父亲的事。但那一日,是好几年前的初夏,她一整日都觉得母亲心事重重,黄昏时分,母亲梳洗干净,簪上了她平日从来不舍得佩戴的檀木坠子,去了那片杏林,她不敢靠近,听不清母亲在说些什么,像是些许呓语,但她第一声的名字喊了出来——晏郎,那分明是父亲啊!母亲的样子让她又担心又害怕,可那晚母亲回去之后一如平常,没有任何异常。久儿那是还小,但她敏感的性子让这事像种子一样埋藏在心里,生根发芽。明天是久儿的重要日子,这些事一件件地念了起来。

    一阵抽泣,风瑾年有些失控。

    “其实母亲我是风家的二小姐,风家虽算不得上大门户,但福泽延绵,更是拥有独门的御风之术,可奈何十六年的那场变故,我不得不带着你来到此地避难。你的父亲晏平,我很抱歉我从未提过他,你要记住,这么多年你的父亲并不是不爱你,其中种种缘由或许是一个劫……”

    殊不知,她命定如此。

    “母亲!你最近几日都是这样,对谁都冷冰冰的,您到底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九昭从未这样失礼跟她母亲说话,张黎慌张地跑开了。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但奈何天色已晚,久儿无法再贪恋美景,只得悻悻地离去。她多想再触及一次突如其来的大风,就像那天的初识,她一直记挂着,不由几地便许下一愿:惟愿母亲与我一世无忧,还有……明日我的及笄礼他能来。

    那一日,周起率周氏的其他子弟来到此处,这片村子是周氏的管辖庇护之地,因为偏远的原因鲜少来此。久儿照常在黄昏时刻来到杏林,但风不知怎么的,一反常态,刮得极其猛烈,她用袖子护住眼睛,这是像下起来了杏花雨,飞速的漩涡直冲上天却有转瞬即逝。“方才可是有神仙来了?怎会这么大的风一瞬竟平息下来了?”她心道。她正迷茫着,想赶紧回家去。突然,一个蓝衣男子从后背轻碰了下她的肩头,颠了一步差点倒下,她感到骨节分明的一只手的碰触。

    “这小丫头还着实跟我妹妹们不一样呢,原来是叫做晏久。”周文柒这时心里想。

    而他——周起,字文柒,是仙门世家的大弟子,亦是如今名声煊赫的周岱的嫡长子。

    “九昭!今儿是我们约好了编彩绳的日子,你怎么没来,我这就来找你了。”眼前的这位女孩正是和久儿一起长大的发小——张黎,她的名字很简单是由父母的姓氏组成,跟她的性格一样。编彩绳是当地行完及笄礼的女子必要进行的习俗,彩绳戴在手上意在保佑平安,积攒福气。九昭选了白粉二色,一拉一系,一磨一搓,这是杏花的颜色,也是九昭最喜欢的颜色,她和张黎都戴上自己编的彩绳,很高兴地回到家里,说要给母亲看看。笑意荡漾,衣袂飘飘,风瑾年亦觉得自己生了个好女儿。可她经此事后便心绪不宁,冷冷地坐着。

    “你来,九昭,你可还记得我第一次领你来这林子,你说这里格外亲切,你最后都赖着不走……如今,你已到及笄之年,而母亲我也老了,有些事我也不得不告诉你,想必你也猜出了不少。”

    久儿虽是没出过门,却爱听村里的说书先生大谈天下之事,尤其偏爱仙门世家的传奇事迹,当然知道赫赫有名的周氏一派。她有礼道到,“适才是小女失了礼节,还望见谅,我这就带您去村长住处。”

    杏花各色相映,交错盘桓着,肆意生长着。她有时看到这夏景,不由得脸生笑意,但今天不一样,今儿是六月初八,明儿是六月初九,她年满十五岁需行及笄礼的日子。她眼圈微微泛红,眉眼低垂,是在念着一个人的名字——周文柒,在她眼里是她觉得重要的人,在别人眼里是活在另一个世界的英勇大将军。

    回去之后却没法子睡着了,女孩的悸动不外乎此,她盼着明日的到来。朝阳普照一方,这个普通的一天对于她来说有不同的意义。“母亲风瑾年为女儿晏久举行及笄礼。”久儿仔细地跟着母亲,行大礼,宣教化,完成一步步礼节。

    “礼毕——”结束了,可他终究是没有来,那束蓝光仿佛不知怎么的,总是吸引着她。自此之后,她更愿意别人称呼她为九昭,她更想自己能成熟。她轻站起来,站姿端庄,眼眸里闪着光,上天是知道的,这里困不住她,她自己也知道的,另一个世界是她心之所向。

    “你这小丫头,还真爱开玩笑,我们是周氏一派,此地本是我们门下的庇佑之地,此番受家父之命,云游历练,察看民情。”

    “不说了,不说了,你来看这棵杏树,这背后有字,你来看看。”

    “九——昭——文”九昭心里一惊,“这不是我的字吗,怎么会在这?”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