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情满乾坤之水

作者:情脉脉 | 架空历史 | 围观:25742

收藏

  世上有一种物质叫作水,它是生命之源,天地万物因它的不存在而不存在!  世上曾有一名女子叫作水无痕,她是水的化身,百万计万计的百姓因她的到来而摆脱了苦难!  她,虽出身贫寒侯门,却一生的艰辛坎坷;她,虽生就聪颖过人,却成了这辈子唯一的无可奈何。  父亲的位于茳城东城门大约五里的地方,有一家名叫常柳居的客栈,外脸瞅着很是干净雅致。其内部分为上下两层,共二十间客房,如今全都被人包了下来,一个客人也不让进,所以和热闹的大街相比,挂着“暂不迎客“牌子的常柳居门前显得有点冷清。。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情满乾坤福满门  情满乾坤的意思  


      不一会,清水即带走了她一脸的粘湿和疲惫,也带走了她所有的神情。擦掉玉面上的水珠,水无痕坐到梳妆案前的席子上,拿起木梳把及腰的乌发一点一点地梳顺。由于左肩有伤,她的动作照平时慢了些,尤其是扎那天蓝色发带,整整用了半盏茶的功夫才打成漂亮的蝴蝶结,不过费点时间可使患处不出现难受的感觉,倒也是很不错的。

      “水无痕——就快要到战场了,你不许再有这样的表情,不许让敌人有丝毫开心的机会,绝对不许!”换药的过程难受非常,但她始终满面淡然,未发出一声呻吟,若再无那时强时弱的呼吸,简直就是一副轻松到不行的样子。见如此能忍耐苦痛的自己,却被瞬间的、不会给肉体造成痛感的回忆所打败,她不由得拧起秀眉,闭上眼睛气愤地摇了摇头。严肃地对自己下达完命令,姑娘便不再耽搁,一下接一下地往脸上撩水,瞧那架势似乎是想洗掉一层皮,肩膀处传来疼痛,也没能让她的动作停顿一下。

      随着中衣的脱下、随着绷带的取下,姑娘左肩膀上那道红红的、斜斜的刀伤赫然映入她的眼帘。这是她前天救人时造成的,尽管经过两日的治疗,已使伤口愈合了些,可看起来依旧会觉得触目惊心。

      字字清晰地钻进耳中,听得风宵散心都要碎了。“宫主——”他抿紧双唇转眸看着女子纤弱的背影,双手死死地握成拳,暗道:“顾虑那么多干嘛?只要她高兴就好!”男子拿定了主意,旋即把放于榻上的古朴竹笛插在腰间,迅速站到妹妹的身侧,温和地说了一句:“臣陪宫主同去。”

      位于茳城东城门大约五里的地方,有一家名叫常柳居的客栈,外脸瞅着很是干净雅致。其内部分为上下两层,共二十间客房,如今全都被人包了下来,一个客人也不让进,所以和热闹的大街相比,挂着“暂不迎客“牌子的常柳居门前显得有点冷清。

      风宵散闻言,瞅着跟前这个巧掩病容、衣冠整齐的上峰,脸上霍然露出担忧之色。“万万不可,宫主请三思……”

      水无痕在门前扭头,澄澈的眸光尽数洒到了朗目疏眉的男子身上,而对方则是恭敬地注视着暗香幽伏的她,两人静静地相觑片晌,姑娘含笑走入了他的房间。刚刚拔下钥匙的那刻,她就听到旁边的屋子里有声响,但很快又消失了。她那时便知道,一直关注着自己房间动静的他,已然确定了自己要去什么地方,所以才把跟随的念头换成了迎接。

      水无痕移开抵着木案的双臂,款款地抬起头,仔细瞅了瞅自己那简单而不乱的发髻,嘴角满意地弯出个小小的弧度,却难掩眉宇间的一缕疲累。不是没有人帮她做这些,只是她不愿意用罢了,因为无论是谁均不会有那双她唯一喜欢的、而已远离她多年的温暖玉手。

      女子生得甚是姣好,龙眉凤目、皓齿薄唇、肌肤胜雪、姿态娉婷,虽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是世间少有的美人。而这般青春明亮的容貌,却配着一副极其成熟阴沉的神情,不禁令见者心下发寒。

      因怕自己突然出现会吓到女子,是以男子察觉她往丁字一号间来的刹那,立马停在了离门四五步的地方。眼下见她迈过门槛,他忙行了一礼、侧身让开道路,待她走到了里面,方始肃然地道:“宫主有事吩咐,叫臣过去便是了,您的伤还未好,热度恢复正常也尚不足一日,没事勿要随意走动,万一又严重了怎么办?宫主快坐!”说话的人叫风宵散,今年二十五岁,得体的言行总是给人一种十分稳重、踏实的感觉。浓浓的剑眉、迷人的桃花眼、白净的皮肤、匀称的身材,这几乎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英俊外表,再配上那件素色长衫,更显得他如仙如圣、温润如玉,当真堪称是一位可使万千少女倾倒的谦谦君子!

      “咳咳——”二楼的戊字一号间内,一位面色发白的年轻姑娘侧躺在榻上休息,身上盖着一张薄薄的被子,双眉稍稍拧起,睡容并不算安详。突然,她觉得呼吸带了丝艰难,于是瞬时从梦中醒来。手捂胸口轻咳两下,她缓缓把目光投向了那扇冲着自己对面的墙壁小小打开的窗户。看了片刻,她起身将被子叠好,接着一面揉按太阳穴,一面朝窗边走去,身体晃晃悠悠的,似是还没有完全清醒。

      她一一确认完,见没有缺少亦没有弄错,柔柔地说了声“谢谢”。俩伙计随之客套一句,美滋滋地走出了戊字一号房。姑娘旋即关紧门窗,取下帷帽放到一旁,慢慢地解着自己的衣扣。

      锁好门、收起钥匙,水无痕步向了隔壁的客房。丁字一号间的门正大敞着,一个熟悉的影子映在走廊的地上一动不动。通过轮廓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人的上半身,不过瞧上去有点模糊。微风吹过,那人的袖影稍稍晃了晃,仿佛神仙一般的缥缈,看得姑娘脚步凝了一瞬。尽管早料到会是这样,但亲眼见到时她还是忍不住轻轻一叹,心下忽然间升起一阵感动。

      她先是用盐水和白酒给口子消毒,接着涂上自配的名贵药膏,末了拿绷带把患处重新包扎了起来。“咳咳——呼——”做完这一切,女子发出一阵咳嗽,声音比之前的大了许多,然后她长长地呼了口气,抬手拭去额前的汗珠,穿好衣服,提起刚才伙计端来的水壶倒了大半碗水,仰首一饮而尽,萦绕于喉间的干渴感登时消散了许多。移步走到盛放温水的盆边,瞧着自己略显憔悴的容貌出现在那一汪平静上,姑娘的眼中快速划过了一个模糊的女性身影,神色忽然变得痛苦而哀伤。

      为不打扰到客人休息而安静工作的众人,突然听到姑娘的玉音,不约而同的瞧向了二楼,可惜佳人见对方点头便立地移了位置,使得他们未能欣赏够那一抹纯白。由于女子要的东西比较多,所以被拜托的小伙计叫了个同伴帮忙,很快即把事情办妥了。

      在两颊擦上些许脂粉,原本病怏怏的脸色立即好看了点。水无痕凝视一霎镜中带有一分活力的自己,不禁苦苦一笑。随后她将窗子打开一条缝,吸了一口新鲜湿润的空气,瞟一眼院墙旁边的两颗精神嫩柳,她浅笑着转身拿起帷帽,缓缓走出了戊字一号间。

      这时的常柳居较姑娘刚醒之际略显热闹了些,然大家俱记着女子不喜大声,遂各个有所注意。兄妹俩下到一楼,见掌柜常顺正跟一伙计坐在一张长案前边吃边聊,十分开心的样子,另外自己雇的年轻车夫也掺和其中,弄得气氛愈发欢快,二人均为此勾起了嘴角。他们向店主等人打了声招呼,给车夫也放了半日假后,并肩离开了客栈。

      姑娘缓缓将窗子大敞开,抬头望了眼天上的太阳,含笑嘀咕道:“难得我白天补眠也有补两个多时辰的时候。”她转身穿好了外衣,拿起案子上的白纱帷帽戴在头上,遮住了自己的乱发和不整的面容,之后从窗户微微探出身去,对在后院忙碌着的那个离自己最近的伙计说道:“麻烦小兄弟把我早上要的东西送上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