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少年侦探之解析

作者:忏悔心 | 悬疑惊悚 | 围观:15405

收藏

  一次次惊心动魄的体验!一次次徘回在生死边缘!主人公带着自己两个助手,破除了一个又一个简言之的完美的犯罪!面对自己困难,全新挑战和别人提出质疑的目光。他们一直坚持自己的方针,永不回过头的走那条都属于自己的路!他们一次又一次击碎了犯罪者虚伪的的假面。他们想可以得到的并不躺了没有多久!敲门声响起!这一次很统一我们三个人都来到了门口.打开门以后,这次来的是邢队!“邢叔,辛苦你了。发现什么有用的资料没有。”飞哥一边闪身让邢队进来,一边问道!“男性死者叫黄定山,52岁,是个普通农民,我派人打听过,为人比较老实,在村里口碑还不错!楼梯上的死者叫黄翠英,是黄定山的女儿。离婚三年,带着孩子住在父亲这。我们联系到了她的前夫,现在在G市打工,正在赶回来!二楼另外一个死者是黄定山儿媳,叫刘文秀,很多村民都说她作风有问题。但是有什么问题还需要详细调查!而两个孩子则是黄定山的孙女和外孙子。”邢队直接坐到沙发上,徐徐说道!“还有么!”飞哥继续问道。“据法医在现场观察,凶手创造的刀伤很整齐,应该是长时间动刀的人!比如说医生或者屠夫等。更加详细的资料点等法医解剖以后才能告诉你。报案人叫李忠森,是死者的邻居。也查过了没什么疑点!但是他告诉我们,黄定山的儿子,晚饭过后和家里大吵了一架,还动手打了老婆。对了,他儿子叫黄海川,平常游手好闲,因为时间关系我只能给你这么多资料。这是三张小溪村度假村的房卡,来回路程太远你们就住到那面去吧!我点去局里开会,这次事件影响恶劣,估计又要定期破案了!我先走了,一会有车来接你们。”邢队说完这些以后,从口袋里掏出三张房卡,直接离开了。“资料就这么多,其他的要我们自己去查了!你们准备一下,一会我们去小溪村!”飞哥说道两个小时左右,我们又一次坐上警车前往小溪村。这一次我们陪着飞哥来到了罪案现场!“走吧,先去报案人家看看!”跟着飞哥我们来到了死者右边居住的一户人家。一进院子我们就看到一位大叔坐在房门口抽烟!“李叔,你好,我们是受委托来调查您邻居一家被杀一案的。可以打扰您一会吗?”飞哥客气的问道!“哦,没事,我也希望早点破案,让黄老哥一家得以瞑目。你们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们!”“李叔,我想知道案发那天晚上,死者与他的儿子发生了什么纠纷?”“我记得昨天晚上,我刚吃完晚饭。大约是6点多左右,我像现在这样坐在门口抽烟。黄老哥他家突然传来了大声的争吵。我们都是左邻右舍的,平常的关系也非常好,我就准备过去看看!走到他家门口的时候,我就看见海川在里面打他老婆和孩子,然后我看见黄老哥从二楼下来打了海川。他们父子两个居然拳脚相加。我那个时候突然愣住了,等我再想过去拉架的时候,海川已经夺门而出!”李忠森抖了抖烟灰,向我们回忆道。“李叔,黄海川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飞哥盯着李忠森问道。“没有,只是很气愤的离开了。”“谢谢你,李叔。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离开李忠森家以后,我们又去了死者左面的人家!“飞哥,家没人。”子硕最先走到房门前,回头冲着飞哥说道。飞哥从进来以后就一直注视着院子里的摆设。“飞哥,上午我们来的时候我注意过这两家人,李忠森是随着人群站在死者院外,而这家门开着,一个男人时不时的偷偷看着这面的情况。”子硕又一次说道“偷偷的看着,挺有意思的一家人!先回度假村,警方应该还会有后续资料!”在度假村宾馆里我们一直等到晚饭时间,邢队才姗姗来迟。“看你们的架势应该还没吃饭,走吧,今天我请你们去顶楼露天餐厅。也顺便听听你的意见!”邢队看见我们以后,直接带着我们来到了度假村的顶楼餐厅!来到顶楼以后,已经有两位警员坐在这里等我们了!落座以后,经过简单的寒暄,我们直奔主题而去。“大伙都认识,就不多介绍了,小赵,把你们今天调查的情况跟一飞说说!”邢队开门见山的说。“好的,我们今天在村子里调查了很多和死者一家想熟悉的人。我挑重点和大伙说说。案发时间应该是昨晚8点到10点。凶手对现场的清理很细致,我们搜寻了半天也没发现到有用的证据。经过法医的提示,我们走访了很多村民打听到,死者左面居住的是一对夫妻。男的叫孙大庆,女的叫梅燕。而这个孙大庆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屠户。有一点值得注意,十多年前,黄定山在翻新房子。孙大庆的儿子被二楼掉下来的砖头砸死了。当时因为这事,两家闹得很凶。另外,死者儿子黄海川到现在踪迹全无,我们找过他身边的朋友。他们说七点的时候,黄海川怒气冲冲的找到他们,拿了把杀猪刀就离开了。而这个黄海川也算半个屠户!”赵警官说完这些以后,把资料推到了飞哥面前。“有没有关于黄海川妻子的调查!”飞哥随意的看了两眼,转过头问道“村子里很多人都说她老婆作风有问题,起初只是有人看到他老婆一次和一个男人一起从树林中出来。但是这种流言传着传着就变成了,他老婆背着他偷人。更有甚者,说他女儿是别人的孩子。而黄海川的那些狐朋狗友也总是这样刺激他!”赵警官继续说道。“流言蜚语害死人啊,呵呵。我今天下午去过孙大庆的家,怎么没有人?”飞哥问道“我们展开调查以后,第一家就去的他家。当时他很配合我们,还说要是想起什么一定会告诉我们。可是当我们再去找他问些情况的时候他就消失了,有一点很奇怪,从始至终,我们都没有看到她老婆。他说她老婆生病了,卧床休息,当时我们想也不太重要的事就没有深问!”赵警官调查的很详细,说的也很入微。“上级领导要求我们7天破案,两天之后如果在找不到孙大庆和黄海川我们就准备颁发通缉令了!一飞,你觉得怎么样!”邢队突然开口说道。“我没什么问题,邢队。”飞哥回道“你小子,算了。先吃饭吧。这两天你多辛苦点。”因为案情的关系,我们吃的很快。就在我们要回房间的时候,酒店上方突然亮了一盏探照灯。“邢队,这盏灯是不是绕着村子旋转?”飞哥急切的问道。“是啊,以前我来过这里几回,每天晚上八点探照灯会准时点亮,然后旋转一圈,十点熄灭。”邢队诧异的看了飞哥一眼,但还是如实的告诉了他。“邢队,我现在去现场。帮我联系酒店工作人员,等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再启动探照灯!另外,案发现场的警员先不要撤。”飞哥说完急忙跑下楼,我和子硕也紧紧跟着他离开。“这小子,跟他老爸还真像。小赵,去联系酒店经理,等一飞打电话在开灯!”“飞哥,灯光照射有什么问题吗?”急急忙忙跑到案发现场,我忍不住内心的疑惑,开口问道。“等会你就明白了。”飞哥简单的回答了我,拨通了邢队的电话:“邢队,可以开灯了!”简单的一句话,我就看到飞哥一直站在窗边。这个时候,我也明白着急时没有用的。也许很快我就知道飞哥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电影少年侦探结局  少年侦探布朗  少年侦探小林  少年侦探者  少年侦探 加拿大  少年侦探2020剧情解析  2020少年侦探电影解析  电影少年侦探解析  少年侦探剧情解析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是什么时候跟在飞哥和子硕的身边了,总感觉相比他俩而言,我更像个普通人吧!跟往常一样,起来以后,饭桌上摆满了晴阿姨做的早餐。晴阿姨是飞哥请的保姆,专门负责我们三个大男孩的饮食和房间清理,对了!她还给我们洗衣服,呵呵。我不知道晴阿姨的全名叫什么,她可是比我还早来到这个事务所。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周宇轩,26岁。一年以前因为一点意外,飞哥和子硕救了我一命。之后我就一直跟在他们身边。“今天的早餐很丰富啊!”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年轻人大声的说道!韩子硕,25岁。一米七的个头,平凡的相貌,反正他给人的感觉很普通!是那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类型了。但是通过跟他在一起一年的接触,我知道。任何一个因为他长相普通而小看他的人都注定要吃大亏。“知道丰富就快点吃,晴姨,辛苦你了!”我们的头儿终于洗漱完毕出来了!萧一飞,26岁。一米八的身高再配上他英俊的相貌,属于那种百里挑一的类型。他给我的感觉就是和他的年龄严重不符,26岁的年轻人有一颗50岁的心,妖孽啊!“没事的,一飞,能在你这打分工我很满足,这还不多亏了你!你们快吃吧,我去收拾房间了!”晴阿姨说完转身离开了!飞哥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说话,因为他总是跟我们说“食不言,寝不语”。每当他说类似这种话的时候,我就会严重怀疑他的年龄!早饭刚吃完,晴阿姨还没来得及打扫战场。桌上的电话突然刺耳的响了起来!“你好!请问找谁!”飞哥接起电话,礼貌的问道!坐在旁边,但是我的内心很激动,因为看着飞哥严肃的表情我就知道有案子了。可能是因为年轻的关系,我非常喜欢这种追求真相的刺激与快感。“刑队一会派车来接我们,有活干了!都去准备一下,五分钟以后下楼!”飞哥接完电话,转身就往他住的房间走,一边走一边跟我和子硕说道!警局的车来的很快!我们刚下楼警车也到了!但是我搞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来接我们还要拉警报,弄的左邻右舍都以为有什么案件发生,看我们的眼神都变了!开车来的警员可能也感觉到了一丝的尴尬,急忙关闭了警报。看了一眼飞哥,他还是和没事人一样,上车,然后离开!汽车行驶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我们Z市附近的一个小村庄,这里叫小溪村,因为村落被整条小溪环绕,因此得名。这里也是我们周边最有名的旅游圣地。还没下车,我就能看到一间很普通的乡村二层小楼被居民包围了,有人哭有人闹,但是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恐惧的表情!下了车,我们穿过人群,来到警戒线的外围!飞哥向站岗的警员低声的说了几句,然后就看到那位警员转身走进屋子,不一会,迎面走来了一位我们非常熟悉的人!“一飞啊,大早上就把你折腾过来,不要介意啊!但是案情太恶劣了!一会进去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刑队严肃的说道。邢队跟飞哥认识很久了,我只知道私下里飞哥总是叫刑队邢叔叔。他的全名叫邢源,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警察。也是我们Z市刑警队的队长。坦白说,我一直都很想知道刑队为什么总是愿意在有重大案情的时候叫上飞哥。直到很久很久以后,飞哥详细跟我说了他的故事,我才明白一切都是因为什么!邢队带我们穿过警戒线,在门口有警员给我们发了鞋套和手套。穿戴完毕,当我们进门的一刹那,我终于直到为什么邢队叫我们做好心理准备了。虽然这一年多跟飞哥共同侦办过许多案子,可是我从来没看到过这么骇人的场面。内心多少还是有一点紧张与害怕,但是当我仔细看过尸体以后,我心理反而转变成一种悲凉的情绪!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我眼前的情景了!一个50岁左右的男人侧卧在大厅的座椅上,眼神带着惊恐的看着窗外!他的身上能看出好几处的刀伤!男子脚下是两具儿童的尸体,看着他们幼小的面孔,我感觉心理升起一股无名的邪火!我真恨不得现在就把那个凶手正法!突然,飞哥用力的拍了下我的肩膀!“思绪收回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做!”“知道了,飞哥!”通往二楼的楼梯上趴着一个年轻女人,面孔带着着急与不安,看得出来。可能是孩子的母亲。但是这个时候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女人血迹有被擦拭过的痕迹!哎,这样的话线索就难找了!“案发时间大约在昨晚8点到10点!楼上还有一个被害人,你不去看看?”看到飞哥在沉思,刑队走过来说道!“看这情况!凶手已经很仔细的处理过了,昨天可是有一场大雨,院子里又是土地,一点泥都没有,这么找下去会很累!再说有你在这,我想我还是先回去吧!等你把详细资料给我,我在觉得下一步做什么”飞哥说道!“好的,那我派车送你回去,这次你要辛苦点了,这么大的案子,上级领导很重视!”邢队担忧的说道!“我会尽力的,放心吧邢队!”飞哥说完喊上我和子硕就离开了!回去的路上,我们什么都没有讨论,因为到现在那两个孩子的面容还浮现在我的脑海里!看了看他们,我想都有同感吧!警车把我们送回小区,这一次我没有在意邻居的看法,直接回到屋子里!晴阿姨很了解我们,只是给我们倒了点水,就说了一声出去买菜了!“我发现两个问题,第一,被害人一家住的地方本来就是村子比较偏僻的角落,没有路灯又下着大雨。那个男人死之前到底在窗外看到了什么?第二,我仔细看过四个被害人的伤口,两个大人除了脖子上的致命一刀外,其他的刀伤,切口比较平整,这证明他们没有挣扎。也可以说他们是死之后才被砍伤!而两个孩子的情况恰恰相反!凶手明明可以做到一击毙命,为什么要做这种画蛇添足的举动呢?”说道这里飞哥看着我们,我知道他想听听我们有什么发现没有!“凶手很谨慎,但是我觉得事情的表面好像有哪里感觉很怪异!给我点时间飞哥,让我好好想想!”子硕闷声闷气的回答!“雨轩,你呢?”飞哥有点名问到我,让我想逃避都逃避不了!“飞哥,小溪村是个度假的地方,这里鱼龙混杂!你说会不会有一位**的杀人凶手!另外,仇杀的可能性很大!你说村里会不会有谁和死者家有什么恩怨,或者直接点说,会不会是谁家的孩子曾经因为死者一家某个人意外死亡,所以凶手才会这么残忍?”我也把自己感觉到的东西说了出来!你们所说的都有可能!但是真相只可能有一个,我们要靠自己去全力查找!好了,一切等警方把资料送来再说!好好休息一会,这几天我们有的忙了!就简单的说了这些,我们各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躺在床上,我突然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不知道是为我还是为了那两个孩子!也许,我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帮助飞哥去寻找真相吧!

      躺了没有多久!敲门声响起!这一次很统一我们三个人都来到了门口.打开门以后,这次来的是邢队!“邢叔,辛苦你了。发现什么有用的资料没有。”飞哥一边闪身让邢队进来,一边问道!“男性死者叫黄定山,52岁,是个普通农民,我派人打听过,为人比较老实,在村里口碑还不错!楼梯上的死者叫黄翠英,是黄定山的女儿。离婚三年,带着孩子住在父亲这。我们联系到了她的前夫,现在在G市打工,正在赶回来!二楼另外一个死者是黄定山儿媳,叫刘文秀,很多村民都说她作风有问题。但是有什么问题还需要详细调查!而两个孩子则是黄定山的孙女和外孙子。”邢队直接坐到沙发上,徐徐说道!“还有么!”飞哥继续问道。“据法医在现场观察,凶手创造的刀伤很整齐,应该是长时间动刀的人!比如说医生或者屠夫等。更加详细的资料点等法医解剖以后才能告诉你。报案人叫李忠森,是死者的邻居。也查过了没什么疑点!但是他告诉我们,黄定山的儿子,晚饭过后和家里大吵了一架,还动手打了老婆。对了,他儿子叫黄海川,平常游手好闲,因为时间关系我只能给你这么多资料。这是三张小溪村度假村的房卡,来回路程太远你们就住到那面去吧!我点去局里开会,这次事件影响恶劣,估计又要定期破案了!我先走了,一会有车来接你们。”邢队说完这些以后,从口袋里掏出三张房卡,直接离开了。“资料就这么多,其他的要我们自己去查了!你们准备一下,一会我们去小溪村!”飞哥说道两个小时左右,我们又一次坐上警车前往小溪村。这一次我们陪着飞哥来到了罪案现场!“走吧,先去报案人家看看!”跟着飞哥我们来到了死者右边居住的一户人家。一进院子我们就看到一位大叔坐在房门口抽烟!“李叔,你好,我们是受委托来调查您邻居一家被杀一案的。可以打扰您一会吗?”飞哥客气的问道!“哦,没事,我也希望早点破案,让黄老哥一家得以瞑目。你们问吧,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们!”“李叔,我想知道案发那天晚上,死者与他的儿子发生了什么纠纷?”“我记得昨天晚上,我刚吃完晚饭。大约是6点多左右,我像现在这样坐在门口抽烟。黄老哥他家突然传来了大声的争吵。我们都是左邻右舍的,平常的关系也非常好,我就准备过去看看!走到他家门口的时候,我就看见海川在里面打他老婆和孩子,然后我看见黄老哥从二楼下来打了海川。他们父子两个居然拳脚相加。我那个时候突然愣住了,等我再想过去拉架的时候,海川已经夺门而出!”李忠森抖了抖烟灰,向我们回忆道。“李叔,黄海川走的时候有没有说什么!”飞哥盯着李忠森问道。“没有,只是很气愤的离开了。”“谢谢你,李叔。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看看。”离开李忠森家以后,我们又去了死者左面的人家!“飞哥,家没人。”子硕最先走到房门前,回头冲着飞哥说道。飞哥从进来以后就一直注视着院子里的摆设。“飞哥,上午我们来的时候我注意过这两家人,李忠森是随着人群站在死者院外,而这家门开着,一个男人时不时的偷偷看着这面的情况。”子硕又一次说道“偷偷的看着,挺有意思的一家人!先回度假村,警方应该还会有后续资料!”在度假村宾馆里我们一直等到晚饭时间,邢队才姗姗来迟。“看你们的架势应该还没吃饭,走吧,今天我请你们去顶楼露天餐厅。也顺便听听你的意见!”邢队看见我们以后,直接带着我们来到了度假村的顶楼餐厅!来到顶楼以后,已经有两位警员坐在这里等我们了!落座以后,经过简单的寒暄,我们直奔主题而去。“大伙都认识,就不多介绍了,小赵,把你们今天调查的情况跟一飞说说!”邢队开门见山的说。“好的,我们今天在村子里调查了很多和死者一家想熟悉的人。我挑重点和大伙说说。案发时间应该是昨晚8点到10点。凶手对现场的清理很细致,我们搜寻了半天也没发现到有用的证据。经过法医的提示,我们走访了很多村民打听到,死者左面居住的是一对夫妻。男的叫孙大庆,女的叫梅燕。而这个孙大庆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屠户。有一点值得注意,十多年前,黄定山在翻新房子。孙大庆的儿子被二楼掉下来的砖头砸死了。当时因为这事,两家闹得很凶。另外,死者儿子黄海川到现在踪迹全无,我们找过他身边的朋友。他们说七点的时候,黄海川怒气冲冲的找到他们,拿了把杀猪刀就离开了。而这个黄海川也算半个屠户!”赵警官说完这些以后,把资料推到了飞哥面前。“有没有关于黄海川妻子的调查!”飞哥随意的看了两眼,转过头问道“村子里很多人都说她老婆作风有问题,起初只是有人看到他老婆一次和一个男人一起从树林中出来。但是这种流言传着传着就变成了,他老婆背着他偷人。更有甚者,说他女儿是别人的孩子。而黄海川的那些狐朋狗友也总是这样刺激他!”赵警官继续说道。“流言蜚语害死人啊,呵呵。我今天下午去过孙大庆的家,怎么没有人?”飞哥问道“我们展开调查以后,第一家就去的他家。当时他很配合我们,还说要是想起什么一定会告诉我们。可是当我们再去找他问些情况的时候他就消失了,有一点很奇怪,从始至终,我们都没有看到她老婆。他说她老婆生病了,卧床休息,当时我们想也不太重要的事就没有深问!”赵警官调查的很详细,说的也很入微。“上级领导要求我们7天破案,两天之后如果在找不到孙大庆和黄海川我们就准备颁发通缉令了!一飞,你觉得怎么样!”邢队突然开口说道。“我没什么问题,邢队。”飞哥回道“你小子,算了。先吃饭吧。这两天你多辛苦点。”因为案情的关系,我们吃的很快。就在我们要回房间的时候,酒店上方突然亮了一盏探照灯。“邢队,这盏灯是不是绕着村子旋转?”飞哥急切的问道。“是啊,以前我来过这里几回,每天晚上八点探照灯会准时点亮,然后旋转一圈,十点熄灭。”邢队诧异的看了飞哥一眼,但还是如实的告诉了他。“邢队,我现在去现场。帮我联系酒店工作人员,等我打电话给你的时候再启动探照灯!另外,案发现场的警员先不要撤。”飞哥说完急忙跑下楼,我和子硕也紧紧跟着他离开。“这小子,跟他老爸还真像。小赵,去联系酒店经理,等一飞打电话在开灯!”“飞哥,灯光照射有什么问题吗?”急急忙忙跑到案发现场,我忍不住内心的疑惑,开口问道。“等会你就明白了。”飞哥简单的回答了我,拨通了邢队的电话:“邢队,可以开灯了!”简单的一句话,我就看到飞哥一直站在窗边。这个时候,我也明白着急时没有用的。也许很快我就知道飞哥为什么要这么做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