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已完成

穿越之嫡女当家

作者:梧桐阅读 | 白领职场 | 围观:5732

收藏

  《再次穿越之嫡女当家》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老太太,林叔,孙女儿,薛容,薛容嘉之间的故事。再次穿越之嫡女当家约2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穿越之嫡女当家下载  穿越之嫡女当家已儿  穿越之嫡女当家己儿  穿越之嫡女当家TxT下载  穿越之嫡女当家下篇  穿越之嫡女当家全文免费阅读  穿越之嫡女当家 小说  穿越之嫡女当家完整版  穿越之嫡女当家第二卷  穿越之嫡女当家  


    老太太还是个偏心的,叫自己这个妹妹来替她守灵,还派人监视着自己,还不是想看看自己心里是不是有鬼。

    薛容兰跪在这里不能不怕,可是偏偏一定要强打起精神,做出一副问心无愧的样子,还要低声抽泣,为薛容嘉的死感到万分的惋惜。

    自打自己得知大姑娘出事之后,也失去了那个泼皮无赖表哥的信儿了,只怕他也早就回家收拾包袱跑路了,今后可再没有旁的心思来高攀薛府了,如今的二姑娘只要熬过这一晚,便春风得意、要什么有什么。

    守灵的这一夜对于薛容兰来说好像格外漫长,可是对于合欢来说却如此的短暂,这是她最后一次守在大姑娘身边这样陪着她了,大姑娘是个性子温软的人,对她也向来都好,从来没摆过主子的谱,二人反而更像是姐妹一般。外头人人都说大姑娘痴傻,合欢觉得大姑娘不过是不善言辞罢了,有些事情其实心里通透的很。而且十分的怜贫惜弱,可惜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就这样不在了。

    第二日一早便要给大姑娘入殓,合欢看着大姑娘这张如花的娇艳脸蛋儿,从此就要深埋土下,不能再见天日了,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无声无息的流出眼泪,默默的往前头的火盆里一张一张的扔纸钱。

    天刚蒙蒙亮时,府上众人便齐聚到前院儿来看着大姑娘入殓,老太太因为是长辈,身体又受不了刺激,便没有到前头来,由鹏哥儿领着众人守着大姑娘入殓,合欢等几个丫头哭灵,因为二姑娘守了一晚上,天快亮时竟然昏了过去,因此也没有在众人里头。

    老太太身边的大丫鬟蔷薇、芍药以及茉莉为大姑娘整理仪容,按理说应该是由逝者儿子将逝者抬入棺材,可是大姑娘尚未成人出嫁,抬入棺材便由兄弟们代劳了。

    三个丫鬟为大姑娘收拾停当之后,本该将大姑娘脸面蒙上,再由兄弟们抬出灵堂了,可就在这时,鸦雀无声的屋子里忽然传出了一声呻吟。

    众人有些呆了,这娇弱的女声分明就是大姑娘的声音,大姑娘还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脸色苍白,又哪里会发出呻吟声,难不成是闹鬼了?众人都绷紧了一根弦儿盯着大姑娘看,紧接着便又是一声轻轻的呻吟。

    大姑娘的手忽然动了动,众人都以为自己眼花了,面面相觑之下不知该如何是好,年纪尚小的二少爷已经扑到了二姨娘怀里不敢再看,只差哭出来了,只有鹏哥儿和几个亲近大姑娘的丫鬟强压着一丝恐惧,走上前去查看,鹏哥儿本来就有一股子莽撞劲儿,因为是自己的亲妹妹,所以惊惧之情少,欢喜之情多一点。

    难不成之前的人都看错了?其实大妹妹并没有死,大妹妹还活着对鹏哥儿来说真是世上最好的事情了,所以哪里还顾得上害怕,直走上前去执起大姑娘的手轻轻叫了一声:“嘉娘?”

    大姑娘倏然睁开了眼,正对上鹏哥儿关切的眼睛,眼神里还闪着迷茫的神色,似乎不知自己身处何地,却下意识的嗫嚅道:“大哥……”

    屋子里的众人此时何止吓傻了,胆小的已经瘫软在地上,略有胆大的也立在原地不敢动弹了,蔷薇等几个离得近的丫鬟倒还好,心里疑惑、恐惧又掺杂着一丝欣喜之情。

    大姑娘看着众人,头轻轻转了一转,眼神渐渐清明起来,挣扎着想要坐起,却不知民间风俗人去世之后双脚是要绑起来的,一时间有些艰难,鹏哥儿看着妹妹似乎是好起来的样子,连忙去扶,大喜道:“妹妹,你活过来啦!”

    大姑娘又蹙眉看了一眼鹏哥儿,一副不认识这人是谁的模样,又觉得头疼欲裂,抓着那人的衣袖,一手撑住额头:“大哥,头,头好疼。”

    大姑娘头上的伤痕宛然,这两句对答的话出口,已经有机灵又沉得住气的人拔腿跑出去往后头去禀告老太太了,庆幸此时天色尚早,奔丧的人还没有过来,在外头伺候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以没有引起太多的骚乱。

    只是大姑娘说了这两句话之后便又昏睡了过去,蔷薇上前去探了探大姑娘气息,却是如常了,蔷薇心里虽然疑惑,还是一叠声的吩咐众人,去回禀老太太,再把大姑娘换一个妥当的地方先安置了,这屋子里当过灵堂,又是一股子烟灰纸钱的气息,自然不好再多停留了。

    当下这消息便传了出去,大姑娘在入殓的时候众目睽睽之下竟然死而复生了。院子里人乱糟糟的,二姨娘看着这一幕简直傻眼了,本来想借着大姑娘的的丧事接过家中大权,哪里知道峰回路转的竟然叫她又活过来了?这简直是老天开的一个大大的玩笑。

    其他人的神色表情也是各异,唯有薛晋鹏和合欢是当真的高兴,一个打横抱起了大姑娘就要往正院上房老太太那里送,一个就在身后亦步亦趋的伺候着。

    二姨娘等人还没转过这个劲儿来呢,鹏哥儿就带着人离开了,二姨娘看人离了前院儿,也跟着出去了,院子里的下人们看能说得上话得都已经离开了,一下子便炸开了锅,乱七八糟的说什么的都有。其他三姨娘等人面上倒是淡淡的,看不出悲喜,不过三姨娘向来都是这样,一贯的云淡风轻,老爷对她颇为宠爱,可是三姨娘为人低调,在下人眼里没什么存在感。她略略蹙眉听着那些人议论纷纷,倒是什么也没有说,牵着自己的女儿便离开了。

    还有一个四姑娘薛容丽,一个通房抬所生的女儿,母亲生她的时候就难产死了,又不像大姑娘是的有嫡出的身份能得老太太多加照拂,又不得父亲的宠爱,在府上只能更没存在感。

    不过这个四姑娘平时倒是很倚靠大姑娘照拂,心里同大姑娘也亲近,得知大姑娘去世她眼睛哭得肿起来像桃儿一样,又眼睁睁的看着大姑娘活了过来,又惊又喜还有点害怕,眼看着众人乱糟糟的也没人顾得上自己,便默默替大姑娘祈祷了一番,也跟着鹏哥儿往正院儿上房老太太那里去了。

    到了正院儿上房老太太住的地方,老太太才刚得了信儿,老人家是不信的,眼看着没了气儿,连太医都说已经无力回天的人,马上就要入殓盖棺了,这一下又说醒来了。薛老太太活了六十年了,这种事情也是闻所未闻的。

    薛容嘉小说名字叫做《穿越之嫡女当家》,这里提供薛容嘉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穿越之嫡女当家小说精选:唉,人生这么短暂,自己还没有充分的享受过人生的快乐,身为特工,活的够刺激,却不够潇洒,还没赚到大把的票子,扑到成群的帅哥,就这样死了岂不是太亏。cherry落地之前轻轻的闭上了眼,原来死亡竟是这种感觉。原来死了之后人真的还有知觉,为什么这么痛,全身都痛,关节像是被人一寸一寸的捏断了一样,坠入黑暗之中永无尽头,看来下回再死的时候要挑一个合适的死法,身体的创伤让灵魂再去承担,太不公平了。忽然在那黑暗之中出现了一处亮光,强大的…

    唉,人生这么短暂,自己还没有充分的享受过人生的快乐,身为特工,活的够刺激,却不够潇洒,还没赚到大把的票子,扑到成群的帅哥,就这样死了岂不是太亏。

    cherry落地之前轻轻的闭上了眼,原来死亡竟是这种感觉。原来死了之后人真的还有知觉,为什么这么痛,全身都痛,关节像是被人一寸一寸的捏断了一样,坠入黑暗之中永无尽头,看来下回再死的时候要挑一个合适的死法,身体的创伤让灵魂再去承担,太不公平了。

    忽然在那黑暗之中出现了一处亮光,强大的吸力将自己吸引过去,然后脑袋就像爆炸了一样的疼,好像被塞入了许多画面,如同电影的快速剪辑一样,那好像是一个古代女孩子的生活片段,条理有序,一个个人物蹦出来,然后快速的闪过,就好像有人将她十几年的记忆在一瞬间塞入了自己的脑袋一样,然后眼前归于一片亮光。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和自己坠楼之前就完全不是一个世界了,一个面容清俊的小男孩儿抱着自己,满脸关切的喊自己秋娘。cherry完全糊涂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人是谁,不过这个身体倒是比她的脑子快一步的做出了反应,她听见自己柔柔弱弱的喊了一声大哥。

    再次失去意识的时候cherry暗道了一声好,又觉得可能是信息太多大脑处理不过来所以当机了。然后这次她像是陷入了一个悠长的梦境,比起刚刚那些信息爆炸似地塞入脑袋的画面,这回的梦境更像是一个缓慢的电影。

    cherry在这里成了一个叫薛容嘉的女孩儿,她从小丧母,不得父亲宠爱,养在祖母身边,这个薛容嘉不善言辞,而且智商似乎也不太够用,不过好在心地善良,智商不够用和心地善良搁在一起其实就是一个意思——快来欺负我啊,我很好欺负。

    所以薛容嘉被庶妹折腾的很惨,cherry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回回被捉弄了薛容嘉还要去讨好庶妹,而且还对她们言听计从。好在还有一个亲哥哥护着她,cherry做梦都想有个亲哥哥,可惜她是个孤儿,早就没有什么亲人在世上了。

    虽然这个薛容嘉笨是笨了一点,但好在还有这么多亲人护着她,比cherry要幸福的多了。可惜这个哥哥也是个智商不够的,护不住妹妹也就算了,有时候还要给妹妹找麻烦。cherry忍不住就扶额了,这是一个怎样的生存环境啊,简直恶劣的很。作为职业本能,cherry在心里盘算起了自己所处的环境,毕竟自己已经以薛容嘉的身份重生了,也许是二人合二为一,所以这些信息才会不断地输入自己的脑中,现在失去意识了,待会儿要是再醒了还是所处这个时空之中,cherry不做他想,自己一定是遇到了传说中的——穿!越!了!

    薛容嘉整理了一番思绪,发现活了十几年,人生还真是摆满了悲剧,出生时难产差点没活下来也就算了,母亲还因此去世,少了人生最大的庇佑,父亲也因此怨恨起了自己,百般的不耐烦,幸好还有一个祖母千般护着养成了人,生活不易,也许是因为难产的缘故,从小便有些痴傻,说话行为都要比同龄人慢上半拍,别人一下子能想通的事儿,自己就得思索好久才能想明白。

    还有几个不省心的庶妹在身边儿不安好心的指导着,装模作样的要好,其实坏水比谁都多,还处处显露出小心机要把自己比下去。其实这都不算什么,最让薛容嘉心生愤恨咬碎银牙的还是一些陈年往事。

    那时薛容嘉还小,薛容兰只能比自己更小,却在二姨娘的指点之下将自己的贴身侍婢碧荷活活打死了,起因却不过是因为老太太用极为难得的南珠给自己做了一整副头面,她们便心眼儿小的看不下去,簪子上少了一颗南珠,二姨娘就小题大做的点出来,又装模作样的搜自己身边儿的丫鬟,诬陷碧荷偷了自己的家私中饱私囊,可惜碧荷年纪还小,就那样被活生生的打死了事,自己虽然心里清明,可是因为畏惧父亲,不敢替碧荷辩驳。就眼睁睁看着碧荷被打死了事。从那儿之后很久,府上都没有丫鬟敢亲近自己忠心自己,也就是那两年里,这个庶妹还要天天到自己跟前来示好,然后胡乱指点把自己打扮的灰头土脸的和她站在一起,越发显得自己又呆又傻。

    不过好在这些都过去了,薛容嘉的躯壳里换了个灵魂,再不能任由人拿捏作践。

    薛容嘉的意识渐渐明朗起来了,听到身边有人嘀嘀咕咕的说话,睁开眼四下环顾一番,看清楚所处之地正是老太太的屋子,看起来已经夜深了,屋里点着灯,火苗跳脱的映着旁边那个清秀的女孩子的脸庞,那女孩儿见她睁开了眼,便欣喜道:“大姑娘醒了?可觉得哪里不舒服?”

    只见大姑娘轻轻摇了摇头,这个女孩子正是老太太身边的茉莉,平素和大姑娘的关系也算要好,见她目光似有搜寻,便问道:“大姑娘要找什么?跟奴婢说道。”

    大姑娘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茉莉拧着眉头有些担忧,生怕大姑娘死而复生之后连话也不会说,可是想起在灵堂的时候明明还是和鹏哥儿说过两句话的。又安下心来,想必是睡了许久嗓子发不出声音,便取了一杯清水,轻轻扶起大姑娘喂了她一口水。

    大姑娘这才神色清明低声问道:“茉莉姐姐,什么时辰了?祖母和哥哥呢?”

    茉莉告诉她,已经过了亥时了。大姑娘便想起自己上一次睁眼的时候天色亮着呢,便道:“原来我睡了这么久,哥哥和祖母想必也睡了,怎么不见合欢。”

    茉莉告诉大姑娘,在大姑娘第一次醒了之后没多久,二姨娘就撺掇着老太太发落了合欢,被打发到浣衣坊去做杂事了,今后就由自己来伺候大姑娘,做她的贴身大丫鬟了。

    大姑娘听见合欢被发落了,心里不禁又气又急,待要说话,却理不出头绪,一时急出了眼泪,心头觉得胸前一热,便又昏睡了过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