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已完成

旷世帝尊

作者:梧桐阅读 | 白领职场 | 围观:16763

收藏

  《旷世帝尊》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洪渊,叶武府,武府,杨志,叶飞之间的故事。旷世帝尊约10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旷世灵尊 小说  旷世帝尊百度百科  旷世帝尊最新章节  旷世帝尊下载  旷世帝尊txt全集下载  旷世帝尊 高坡  旷世帝尊全文免费阅读  


    叶飞很不爽,心情糟糕透顶。

    这几天,他颜面扫地,都快在众多纨绔面前抬不起头来了。

    先是在武府考核中被洪渊那个难民击败,差点就和武府无缘。凭着家族的背景和不光彩的手段,这才混了进来,沦为落叶城众多世家茶余饭后的笑柄。进入武府后,想要找被贬为一个小杂役的洪渊报仇雪恨,却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空有一腔怒火却无处发泄。

    到了晚上,在几个纨绔和管事的巴结逢迎下,心情刚刚好一点。没想到,才抱着刚认识的一个女弟子躺下,还来不及一展雄风就听到了紧急集合的命令。

    女弟子的**明明已经高高翘起,**地趴在面前却无法行事,原本高昂的斗志一下子就蔫了下去,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来到广场后,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头和周围众多脏兮兮的杂役,心里就更别提有多窝火了。

    “叶少息怒,明天,我们给你介绍一个更诱人的女弟子。那可是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弟子哦,人家的第一次,叶少你一定要轻点。”

    一个世家弟子满脸贱笑,知道该怎么样才能讨好叶飞这个无女不欢的恶少。

    “真的?”

    果不其然,刚刚还一脸怒气的叶飞,一下子就眉飞色舞。想象着把一个柔弱的女弟子按在身下大力鞭挞的情景,心花怒放。还来不及多说什么,冷不防,一个杂役突然从人群中冲出来,挡住了去路。紧跟着,啪的一声,脸上挨了一个脆生生的耳光。

    一个卑贱的杂役,当众动手扇了号称落叶城头号纨绔的叶飞一个耳光?

    周围的人们,一下子惊呆了,鸦雀无声。

    就连簇拥在叶飞身边的几个世家弟子和管事,也是目瞪口呆,一时之间有点反应不过来,满脸的不可置信。

    “臭小子,反了,活腻了不成?”

    叶飞捂着脸庞,杀猪般大喊大叫,迅速回过神来。定神一看,又不由得一声惊叫,“洪……,洪渊是你?你小子敢打我?”

    脸上狠狠挨了一记耳光后,叶飞这才发现,站在面前的不是别人,赫然正是自己四处寻找,准备狠狠打一顿报复的洪渊。夜色浓重,洪渊又穿着一身杂役的装束,不留神之下一下子还真没看出来。

    “啪!”

    洪渊手起掌落,一脸愤怒的叶飞又挨了一记耳光,整个人蹬蹬蹬地倒退几步,脚步踉跄,差点直接被一巴掌抽得飞了起来。脸上一边五道血痕,痛得眼泪都快流了出来,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什么叶少,分明就是一个畜生!”

    洪渊破口大骂,唯恐人们听不见,“叶飞,你这个鸟人,把武府弟子的资格还给我!一个大少爷,竟然还输不起,自己没能耐通过武府考核,就用下三滥的手段占用我的名额,还暗中买通武府管事处处刁难,你还要不要脸?”

    洪渊边骂边冲上去,啪啪几声,又是几记耳光。左右开弓,把叶飞抽得天旋地转,一下子就把他打蒙了。直到几个随从冲上去把他扶稳后,这才慢慢地回过神来。

    “这就是那个错过报到时间,被贬为一个杂役的洪渊?”

    “啧啧,抢占名额也就算了,还买通管事刁难人家,这也太过分了吧?”

    ……

    人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听洪渊这么一说,迅速明白了怎么回事,一个个交头接耳。

    “啊……,洪渊,我要杀了你!”

    叶飞勃然大怒,直接拔出悬在腰间的长剑,不顾随从们的拦截,亲自向洪渊扑了上去。

    来得正好!

    洪渊冷冷一笑,知道叶飞这个纨绔彻底上当了。脸上却装出一副悲愤的样子,徒手迎上去,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很快,洪渊身上就被锋利的长剑划出了几道深深的伤口,鲜血淋漓。叶飞这个纨绔却被他反过来骑着按在地上,左右开弓,噼里啪啦地打脸,一会就被打成一个猪头,脸庞肿得不像样子。

    “畜生,鸟人,看你还敢不敢占我的名额,看看你还敢不敢买通管事刁难我,我抽死你!”

    洪渊大喊大叫,一脸悲愤。

    哪怕叶飞的几个随从冲了上来拳打脚踢,他也不松手,死死把叶飞按在身下猛打。

    表面上狠狠打脸,暗地里用膝盖在叶飞的大腿中间狠狠顶了一下。痛得一向娇生惯养的叶飞快要晕了过去,感觉蛋蛋都已经被碾碎,被洪渊狂风暴雨般的拳脚打蒙了,手里的长剑无力地四下乱劈。

    “太过分了,这么多人欺负人家一个小杂役,就因为人家是一个无家可归的难民么?”

    “如此欺负我的兄弟,我跟你们拼了!“

    ……

    人们摇摇头,议论纷纷,一脸同情地看着被围殴的血淋淋的洪渊。

    同样被赶到广场上集合的沐青山闻讯赶了过来,带着几个同样是难民出身的武府弟子冲上来,双方爆发了一场混战,加入的武府弟子越来越多。直到大群全副武装的守卫赶到后,这才把混乱的局面控制下来。关键时刻,不管沐青山等人还是叶飞身边的世家弟子,各打五十大板,一个个打得头破血流后控制起来。

    “洪渊,我要杀了你,啊……,轻点,轻点……”

    在一个随从的搀扶下站起来后,脸庞已经肿得不成样子的叶飞破口大骂,声嘶力竭。瞪大肿得只剩一条小缝的眼睛四下看了看,连洪渊在哪里都看不见了,只是在那杀猪般大喊大叫。

    “来吧,随时恭候,哈哈哈……”

    洪渊哈哈大笑。

    虽然伤势不轻,身上又多了几道血淋淋的伤痕,但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身上的衣服血迹斑斑,但这样一来,正好掩饰手臂上的伤口,再也没人怀疑他的身份。一队队穷凶极恶的守卫牵着猎犬从不远处走过,逐一审问聚在广场上的弟子和杂役,但没人多看他这个倒在地上鲜血淋漓的杂役一眼。

    一个无路可走的困局,迎刃而解!

    “小子,干的不错!”

    洪蝠阴冷的声音,直接在洪渊脑海里响起,没有丝毫掩饰话里的欣赏,“赶紧起来吧,这点伤对你这个小子来说还不至于伤筋动骨。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锤炼肌肉,尽快突破到凡武三重!”

    “好!”

    洪渊暗暗点点头,拍拍屁股后站起来,在沐青山的搀扶下,装作有气无力地离去。这一次,目睹乱战的守卫们没有阻止,任由他们两个离去。刚刚还无路可走,只能束手待毙的洪渊,就这样堂而皇之地走出了守卫们的封锁。

    洪渊小说名字叫做《旷世帝尊》,这里提供洪渊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旷世帝尊小说精选:“啊……”震耳的惊叫声连绵不绝,在山谷中回荡。看着越来越近,就要高速一头撞上去的悬崖底部的乱石,洪渊这一刻没有惊恐,也没有愤怒,脑海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失声惊叫。这座悬崖,比九千九百九十七级石阶组成的登天梯还要高。就这样一头撞上去,别说他区区一个凡武一重的低级武者,就算是一个凡武七重的高手,恐怕也要粉身碎骨,渣都不剩!离尖锐的乱石,只剩下七米,眉心隐隐刺痛;下一刻,距离只剩下三米,身体带起的劲风呼呼作响,脑海里情不自禁的…

    洪渊叶飞小说名字叫做《旷世帝尊》,这里提供洪渊叶飞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旷世帝尊小说精选:叶飞很不爽,心情糟糕透顶。 这几天,他颜面扫地,都快在众多纨绔面前抬不起头来了。 先是在武府考核中被洪渊那个难民击败,差点就和武府无缘。凭着家族的背景和不光彩的手段,这才混了进来,沦为落叶城众多世家茶余饭后的笑柄。进入武府后,想要找被贬为一个小杂役的洪渊报仇雪恨,却连他的影子都看不到,空有一腔怒火却无处发泄。 到了晚上,在几个纨绔和管事的巴结逢迎下,心情刚刚好一点。没想到,才抱着刚认识的一个女弟子躺下,还来不及一展雄…

    “啊……”

    震耳的惊叫声连绵不绝,在山谷中回荡。

    看着越来越近,就要高速一头撞上去的悬崖底部的乱石,洪渊这一刻没有惊恐,也没有愤怒,脑海一片空白,只是本能地失声惊叫。

    这座悬崖,比九千九百九十七级石阶组成的登天梯还要高。就这样一头撞上去,别说他区区一个凡武一重的低级武者,就算是一个凡武七重的高手,恐怕也要粉身碎骨,渣都不剩!

    离尖锐的乱石,只剩下七米,眉心隐隐刺痛;

    下一刻,距离只剩下三米,身体带起的劲风呼呼作响,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脑门被乱石洞穿的情景,死亡的感觉前所未有的清晰;

    再下一刻,距离只剩下短短的半寸,似乎鼻尖上的汗毛都已经碰到乱石;

    ……

    头下脚上的洪渊,一路尖叫地摔下悬崖,下堕的速度越来越快,离尖锐的乱石近在咫尺,深深地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

    就在即将一头撞上乱石,粉身碎骨的刹那,洪渊眼前一晃,身体腾空飞了起来。下一刻,凝神一看,已经回到了悬崖上方。黑袍人淡淡地站在一旁,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刚才那令人魂飞魄散的一幕只是自己的幻觉。

    “洪渊,感觉怎么样?”黑袍人淡淡地问道。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惊魂未定的洪渊明白刚才那一幕不是错觉。显然,在生死关头,是这个深不可测的黑袍人把自己拽了回来。

    “我……,成功了?突破了一次极限?”

    洪渊惊魂未定,但双眼发亮,带着难以言明的激动。

    一次失足,却成功地克服了站在深渊边缘的胆怯和恐惧,感受到了突破极限的惊险、刺激和成就感。

    这种感觉,让人从里到外无比的愉悦,畅快淋漓,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比拟!

    成功不在金钱财富,也不在权力美色!

    亲自踏出一步,历经艰苦和危险后克服自身的胆怯,突破自身极限的愉悦,才真正让人为之陶醉和着迷!

    武者本色!

    洪渊享受这种感觉,找到了一个武者真正的风采,感受到了修炼的意义和魅力!

    这一刻,他感觉才挣脱俗世和传统的束缚,做回真正的自己。在骨子里,渴望着攀上巅峰,渴望着挑战一个个极限。

    洪渊深深地吸一口气,平息体内的气息。跟着,跨前一步,再次踩到了悬崖的边缘。

    这一次,心跳同样加快,双腿还是发抖。但不同的是,没有越来越紧张,深深地吸几口气后,慢慢地平静了下来,镇定从容。

    同样的一座悬崖,站在同样的地方,感受截然不同!

    眼前的深渊,是一座牢笼,让人害怕,让人心惊,让人恐惧,摔下去后必死无疑。然而,有过一次跳下去的经历后,心中的恐惧奇迹般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从容自信,是征服高山大海后的一览众山小的愉悦和畅快淋漓!

    蜕变!

    在黑袍人的鼓励和帮助下,洪渊不经意间突破了一个牢笼,一个思维上的牢笼。克服自身的恐惧、懦弱、胆怯和保守,突破极限,认识自我,迎来了一次蜕变。实力没有任何改变,还是凡武一重,身上却多了一股锐气,多了一股勇往直前的气质!

    “幻想自己是一只轻盈的燕子……,前辈,这就是你所说的修炼有成后可以战胜上古圣人的那门功法?”

    洪渊就这样站在悬崖边上,张开双臂,尽情享受大风的吹拂,远望山脚下的落叶城。

    一阵大风吹过,他有一股就要乘风而去,出尘脱俗的感觉。

    “不,这是另一门功法,叫做观想大法。这是修炼绝顶功法的基础,或者说,只是一个小小的窍门。”

    黑袍人顿了顿,接着说道:“每个世界,无论大小,都有着独特的环境、文化和传统,我们每个人身上的桎梏都太多了,身为局中人,想要一一打破谈何容易。所以,在上古时期,许多有大学问,大本事的人都要周游天下,经历许许多多的事情后才能深有体会,打破自己的极限和桎梏,我们练武修道的人也一样。可惜,时间有限,如果每次修炼都要亲身体验,时间根本就不够。观想大法,正好帮助我们解决这个难题。”

    “想象自己是一只轻盈的燕子,背上长着一对翅膀……”

    洪渊闭上眼睛,嘴里喃喃自语。

    这一次,不需要黑袍人的引导,他就隐约找到了一丝感觉。刹那之间,仿佛真的化身一只轻盈的燕子,身轻如燕,一阵寒风吹过,就要迎风起舞。睁开眼睛一看,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周围的环境没有一丝改变,看在眼里却是大为不同。

    七米外的一棵大树上,藏着一个缩头缩脑地看过来的猫头鹰;十一米外的一堆枯叶上,一只野鼠鬼鬼祟祟地飞快掠过;十七米外的芭蕉树上,一滴豆大的雨水顺着叶片慢慢淌下……,周围的风吹草动,一草一木,明察秋毫。很多以往不曾注意的细节,看一眼就铭刻在心。

    观想大法!

    洪渊小声呢喃,触摸到了一种不同的修炼窍门。

    “敏锐的观察,过目不忘的记忆,天马行空的想象,这就是观想大法的基础。而观想大法,又是修炼顶级功法的基础。”

    见洪渊一点就通,黑袍人赞赏地点了点头。

    顿了顿,伸手从怀里取出一本黑色的古籍,空中随之荡漾着一股古怪的波动,让洪渊的心跳骤然加速,“洪渊,这就是我所说的那门功法,暴血真经,拿去吧。滴血认主,把这本古籍收起来!还有,以后不要叫我师尊,天底下,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做一个修炼了暴血真经的武者的师尊。既然你姓洪,从今往后,就叫我洪蝠吧!”

    “是,谢谢蝠伯!”

    洪渊躬身行礼,运功从指尖逼出一滴精血,滴在神秘的古籍上。

    顿时,这本古老的古籍化作一抹黑光没入体内消失不见,与此同时,脑海里多了一段段陌生晦涩的口诀。跟着默念一遍,体内的鼎力就顺其自然地按一个玄奥的轨迹运转起来。

    “闭合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想象自己是一座青铜鼎,下方架着熊熊燃烧的柴禾,没有一丝鼎力能从体内泄露出去。”

    血蝠王化作的黑袍人洪蝠目光锐利,在一旁指点洪渊的修炼,沉声说道:“天地是一座囚笼,身体也是一个囚笼,是一座炼狱。想要突破瓶颈,就要打破囚笼,突破现有的极限。运转功法,让每一块肌肉动起来,让每一滴鲜血都沸腾、燃烧起来!”

    汩汩,汩汩汩……

    洪渊一言不发,按照血蝠王的指点就地修炼起来。

    很快,体内就传出一阵阵闷响,那是血液在体内加速流动的闷响,是血脉喷张的声音。跟着,霍霍作响,肌肉在颤动,骨骼在膨胀。一股鼎力气流从下丹田开始,顺着玄奥的轨迹直冲脑门。浑身上下的皮肤,痒痒的仿佛爬满了蚂蚁,突破的迹象越来越明显。

    凡武七重,分别是炼皮、炼肉、炼筋、炼骨、炼骨膜、炼内脏和炼血这七个阶段,每突破一个瓶颈,身体就迎来一次蜕变。

    突破到凡武四重,也就是炼骨阶段,一个武者就可以拥有钢骨大师、铁骨大师或妖骨大师等尊称,可以号称一个练武大师。突破到凡武七重炼血阶段,更是可以获得某某大帝封号,顶天立地,被人们顶礼膜拜。传说,修炼到凡武七重巅峰后,甚至可以肉身成圣,破碎虚空白日飞升,成为一个永恒不灭的神仙中人!

    白日飞升啊!

    这是风云皇朝所有武者的夙愿,也是洪渊从小练武的梦想。

    虽然修为不高,但他早就修炼到了凡武一重巅峰,皮肤格外坚韧,修炼起来熟门熟路。然而,修炼所谓的暴血真经后,赫然发现哪怕是在炼皮这个初级阶段,和以往的修炼也是截然不同。

    平时,是鼓荡体内的鼎力,一寸一寸地淬炼身上的皮肤,强身健体。暴血真经这门功法却不同,把整个身体当做一个囚笼,或者是当做一个鼎炉,浑身上下所有的皮肤在同一时间内一起淬炼,鼎力消耗非常大,但效果也令人难以想象。仅仅修炼一会,皮肤就蒙上了一层金属般的光泽。

    皮肤痒痒的,像爬满了蚂蚁,这是就要突破到凡武二重的迹象。可惜,就在洪渊咬紧牙关,希望一鼓作气突破的时候,身体突然一个颤抖,冲向脑门的鼎力气流彻底衰竭,无以为继,皮肤上的光泽随之逐渐散去。

    “可惜,只差一点点了啊!”

    洪渊遗憾地一声叹息,霍然睁开双眼,转身一拳砸出,啵的一声,坚硬的石壁上应声出现一个深深的拳印。虽然没有突破瓶颈,但修炼一会后,力量大增,估计起码从三鼎之力增加到了五鼎之力,暴增了几乎一倍!

    “强力暴击!”

    “金刚护体!”

    洪渊飞身跃到娘娘庙前的空地上,凝神修炼起来。暴血真经威力惊人,可惜,残缺不存,只有心法而没有招式。借助平常熟悉的大力金刚手,这才把强大的力量施展出来。

    练到尽兴之处,洪渊杀气凛然,犹如一尊佛门金刚,大杀四方。跟着,招式一变,演练另一门功法国破山河掌,只攻不守,招式更加凌厉,力量也更加狂暴。

    修炼暴血真经后,这两门在落叶城极为普通的低级功法,在他手上威力更加惊人,炉火纯青!

    练着练着,洪渊感觉一股鼎力气流从下丹田冲向脑门,再次冲击瓶颈。可惜,一而再,再而三,反复多次后还是失败。明明距离突破瓶颈只在咫尺之间,但就是无法一鼓作气突破。

    “不错,这么快就要突破了。洪渊,切记以后不得轻易在任何人面前暴露这门功法。除非有一天,你突破到了圣武境,成为了一个神通广大的圣人高手!”

    感应一下洪渊体内狂暴的力量波动,身穿一袭黑袍的洪蝠点了点头,在洪渊身上,看到了一线重返天州的希望。

    “是!”

    洪渊点点头,默念法诀,继续修炼起来。

    想象自己是一座沉重的熊熊燃烧的青铜鼎,把自身的身体当做一座牢笼和炼狱,用鼎力锤炼肌肤和筋骨。汩汩汩的闷响,再次传了出去。刚开始的时候犹如蛙鸣,慢慢地声音越来越大,雷鸣般一浪高过一浪,浑身血气翻滚。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