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侠医传

作者:黄粱一夜 | 奇幻修真 | 围观:17864

收藏

  因为有小侠,因为门派纷争遍武林,刀光剑影洒江湖。因为有大侠,因为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他为小侠,他为大侠,他为侠中侠。 侠医传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徒儿,今夜星辰走势如何?”一白须老道面带慈祥的问起身旁的青衫男子。。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侠医传奇高清粤语下载  侠医传奇电视剧免费完整版  侠医传奇粤语  侠医传奇评价  侠医传奇 电视剧  侠医传奇在线观看  瞎子传奇之寻找眼珠子  侠医传奇  


      “公公,您失言了。。。这贫道也不知,恕难为公公分忧。。。。。。”老道又抬起头观起了星象,有避嫌,又有撵客之意。

      “嘿嘿,两位既然这么有善心,不如接济我老叫花一点,我老叫花也想买点种子什么的,不做叫花了。”只见一人猛然做声,从后方的树林中走出。一张长方脸,颌下微须,头发花白,粗手大脚,身上衣服东一块西一块地打满了补丁,却洗得干干净净,手里拿着一根竹杖,莹碧如玉,背上负着个朱红漆的大葫芦,脸上一幅馋涎欲滴的模样,神情揶揄。

      徐飞听到大骂声,顿觉怒不可遏,叫道:“劫个道还这么多话,你们不动手,我可来了”说着直接赤手空拳冲了上去。徐飞看似年轻,手脚上的功夫可不弱。正所谓拳似两扇门,全靠脚踢人。面对近在眼前的三柄利刃,一阵抢攻,游走到身前。两手捉住左右两旁汉子执刀之手向内一扭,只听见两声脆响,刀落手折,两个恶贼已疼的打起滚来,而右腿也同时一抬,踹中正中之人的心口。那光头汉子一个倒栽葱,一时也别想再起来了。这时候众贼也反应过来,呼喝一声围了上来。而徐飞却毅然不惧一会儿五禽拳,一会儿金刚掌,一会儿龙抓手,一下一个把人打得人仰马翻。

      “大师远见,贫道倒是杞人忧天,自乱阵脚了。嗯,乱世出豪杰,也应让小一辈出去历练一番,锄强扶弱,匡正我武林风气了。。。。。。”

      “呃,徒儿,要不改天。。。。。。。”“师傅恭喜发财,师傅红包拿来”显然徐飞不达目的誓不甘休。

      徐飞听到老者的恍若天音的言语,面露喜色,激动地说:“师傅,你,你说的是真的?

      老叫花此时也是为难:我要是富裕,我会是叫花么。这不是难为老子么。钱是肯定没有的,自己值钱的也就竹杖与酒葫芦了,但是这都是跟了自己几年的家伙事,怎么舍得轻易给人。对了,还有刚得得这个。。。。。。

      “叫你沉稳,你听哪去了?你给我回来。。。。咳。。。。。。”身后又传来一段咆哮。

      “徒儿,今夜星辰走势如何?”一白须老道面带慈祥的问起身旁的青衫男子。

      “不是。。。。。。此星在帝星一侧,定是皇族无疑。但是却居於南方,贫道也甚是不解,皇族怎会自南而出。。。。。。”老道也不看天蹙眉答道,想来也是不得要领。

      “你看,我说不让你早走吧,你不听,幸好遇见的是这些剪径的大哥,要是遇见个什么大盗,什么魔王的岂不是更麻烦呀。”面对十几个手持利刃的大汉,徐石一副教诲的样子,埋怨起了徐飞。而徐飞此时又是尴尬的杵在那,嘴上丝毫不让道:“就这几个小贼,也就是让我们练练手,初试身手,好机会呀,你不要这样了。。。。。。”两人旁若无人的对话,显然不将这些剪径之人放在眼中。

      一十五六岁的少年,身着布衣但剑眉星目,口若含丹,丝毫不掩其龙虎之姿,拱手作揖向坐在正坐位置老者问道,即使一脸稚嫩,但沉稳内敛,不见一丝慌乱。而那老者却双眼惺忪,两腮微红,手握一杯香茗,时啜时停,一脸陶醉之意,不知杯里的真是香茶还是陈年佳酿。。。。。。

      这十几个剪径人大都身穿粗布麻衣,有手执屠宰刀的,有执榔头的。显然也混得不怎么样,一副农人打扮。只有一人像模像样的拿了两柄大砍刀,凶神恶煞似那领头之人。那双刀大汉见二人丝毫不为己方气势所动,反而调笑起来,顿觉失了面子,大喝道:“两个毛娃娃,怎地说话呢,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此路是爷开,此树是爷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说到这顿了顿,显然也为自己能说出这么有才的话儿自得,眉毛不自觉地向上挑了挑,接着说:“不要不知好歹,只要把钱交出来,大爷就放你们过去,否则,嘿嘿,大爷认你,大爷手上的刀可不认你。。。。。。。”众毛贼听到这,也大声聒噪起来,大骂者有之,劝降者有之,威胁者有之,好不热闹。

      徐石听到这种理由,也不疑有他,笑道:“我当然要跟你去了,给你这未来神医打杂,是我的荣幸呀,那我就马上准备准备吧,你也快去准备呀!”

      “你已经这么强了?”徐石不信邪的问道。

      徐飞辩不过老者,只能低头受训。。。。。。直到老者边训边喝,一壶茶水都干了之时,才停下了唠叨,对少年来了一句:“鸟不独自飞怎么也长不大,明天你就和小石头拿着我以前走江湖的家伙事走方吧,对了,你再给我添壶茶来。。。。。。”

      “怎么,不服气,须知读方三年天下无病可医,治病三年谓天下无方可用,你尽管跟着我这么多年,嘿嘿。。。。。。记得你小时候怎么把隔壁典当行的老板从低头看不见脚尖的大胖子治成麻杆么?”老者不为所动,仿佛看穿少年心事,依然开口教训道。

      直到老者回味之情淡去,意识到徒儿站了许久,才尴尬的轻咳一声,问道“你怎么穿成这样,是不是又去山上练武了,告诉你多少次,学医之人尽管也要强健身体,但怎可舍本逐末,学艺不精,当心贪多不烂,误人误己,多造杀孽,唉,飞儿,师傅我压箱底的功夫都传给你了,你可不能给我丢脸呀。。。。。。’”说到这,一脸苦难之色。

      这名叫许飞的年轻人下意识的掩了掩满是老茧的手——谁又相信这么多茧子会是大夫的手呢,恐怕采药人的手也比他细滑百倍。尴尬的躬身说道:“徒儿谨记,徒儿不孝,让师傅挂念了。”一副受教的样子,可是心里却依然有年轻人的傲气:我医术也很好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