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马可日记

作者:啃窝头 | 架空历史 | 围观:2889

收藏

  的话一个人能掌控自己的命运,但却运气不佳,陷身囫囵个儿,如果被人怪责的也不是命运,不是我们自己。  却历史的洪流滚滚往前,我们每个人脚蹬的也不是天堂或者地狱,不是凄惨与欢愉相互交织的人间。公元2016年9月20日卡拉迪亚清晨晴。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马可日记冰淇淋  


      公元2016年9月26日瑞博莱特晚小雨

      就这样,诺德人深知,决一死战的时刻到了,对方人数远远不如自己,原本依仗的骑兵也少去将近过半,加上不稳定的军心,低沉的作战意愿,正是天赐良机,成败在此一举。

      我,麦克斯,里昂以及五名轻骑兵被派往敌人可能驻扎的营地进行勘察,五天后我们接触到了敌军大部队,地点就在靠近凯尔瑞丹堡不到五天脚程的柴德,斥候们不清楚这个村庄属于那位贵族,也没有看到有村民从村子进出,只是仔细观察敌军情况。

      虽然,我对天主教的铺张华丽一向没有好感,但是也不妨碍对美丽事物的欣赏。就这样我们一行人抛开所有生存的压力,工作的繁忙,日常的焦躁不安,开始享用难得的奇妙旅程。

      诺德人并非一开始就被将军们的计策所引诱,由于没有配备弓弩,他们只好龟缩在树林边缘一处,躲在盾墙后等待箭雨逐渐停歇,再缓步向前,眼看他们不断朝着预留阵地靠近,忽然一群马匹疯狂的突入战场,直到眼前斯瓦迪亚战士才看清这些马尾被点燃的战马正不遗余力的向他们狂奔,弓箭手退缩回防御阵型内测,步兵们被迫摆出抵御骑兵冲击的架势。

      两年之前,诺德人因为国内不断的饥荒与兵灾,开始大批越过杰尔伯格山脉向斯瓦迪亚王国境内四散,像是这样的人口迁移在历史上也并不少见,只不过这一次来到的外乡人实在是太多了。

      很快,马匹接触到寒光,纷纷倒下,一些步兵也因为巨大冲击力被向后抛去,很快诺德人也随后进入了投枪射程,一阵齐射,投枪像鞋锥一样扎入敌人身躯,但是好景不长,正如传言那样,布置在阵型中部的“腥红城墙”士兵开始溃退后撤,诺德人军心大振。

      最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作为一个不从属于任何领主的武装力量,拥有不可思议的庞大人数,那是足足三百人的士兵!要知道,如此庞大且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军队,足以让无数立足于这片大陆之上的各路公爵,伯爵自愧不如,即便是实力雄厚的迪林纳德伯爵也不敢小觑,而这支劲旅的头狼纳尔塞斯,更是被人成为‘无冕之王’。伯爵大人亲切的接待了头狼,为他及时赶到致以最真诚,最深厚的感谢,当然,单单感谢是无法让孤傲的狼群为你作战,伯爵挥动臂膀,三箱沉甸甸的箱子被抬到跟前,我看见此刻的纳尔塞斯大力拥抱了伯爵,脸上露出叫人难忘的笑容。

      第五天,我们明显看到焚毁房屋带来的滚滚黑烟,柴德沦为了又一个哥斯莫,眼下严峻的形势已经不允许我们再做进一步的侦察,只有马不停蹄的回到比格伦镇,向迪林纳德伯爵报告我们五天内能够探明的一切情报。

      拂晓时分,根据斥候回报,敌人大部队出现在比格伦西北方向,距离瑞博莱特不出三天的地方,估算人数在一千左右,这比我们之前所见人数又多出不少,原本优势兵力的作战已经不在,大人们迅速召开了军事会议,决定速战速决,凭借对地形地势的熟悉,精锐的战士,别出心裁的战术来弥补人数上的劣势。

      这次行动是军事议会在前往瑞博莱特第三天夜晚就决定的。部队需求的食物随着不断拉长的补给线,一天比一天窘迫,不断有斥候回来,带回一次比一次严峻的消息,敌人人数增长到了以前五百多人,庞大人数扭转了装备,兵种质量带来的优势,伯爵以及各位大人紧皱眉头,完全没了出征前意气风发,不可战争的孤高姿态。就在事态一筹莫展之时,纳塞尔德悠然起立,走到诸位大人面前,用自己手中还未吃尽的鸡腿骨重重敲砸在距离敌人隐藏处不到两千米的一片高地,从地图上看这里是附近唯一算得上平坦的地方,可以布置我们所有步兵单位也可以让骑兵全力冲锋,可眼前而言这地方太小了,无法部署我们所有兵力。敌人兵力是我们两倍之多,再次分散兵力无疑是自寻死路。

      就这样,将军们在阵地两翼部署了骑兵,而他们自己位于部队右侧部队顶端,这可能是出于更有利观测战场,便于指挥。部分残留在步兵队伍中的骑兵下马作战,这也不是他们第一次拿起圆盾跟步兵一道抵御外敌了。

      两天后,哈劳斯国王将御驾亲征,第一站就是瑞博莱特堡,距离我们两个夜晚的路程。迪林纳德伯爵也将会在哪里受到国王本人亲自授予的荣誉以及斯瓦迪亚一百年后第二位“伟大之人”的桂冠。

      终于,伯爵妥协了,但计划依旧被布置实施,谣言被散布,零星“逃兵”也隔三差五逃离中军大帐。步兵们被安排在高地,哈伦哥斯伯爵亲自率领的八十重骑被安放在预留战场的东北方,一片不算茂密的小树林,但是根据斥候回报,在高地另一次是无法看清这一边树林里面的状况的,并且,他被伯爵授予随时离开战场的权利,以避免他作为一位骑士因为协助身份卑微的步兵从侧面战场杀入,出现在敌人后方,从背后杀敌这会成为他古老家族的一块污点。

      返回路上,绵延小雨,泥泞的土地延缓了我们行进地效率,等我们回到大营,柴德镇幸存的民兵已经带来了噩耗,距离事件发生又过去了六个日出日落。这些日子,不断有雇佣兵前来寻找活计,令人最为振奋的就是“猩红城墙”佣兵团的来到,他们一律穿戴猩红色披风,巨型椭圆形盾牌,手持长度将近两米,柄身包裹铁皮长枪的战士们,形如一人前进着,仿佛一座移动中的森林,显眼的独眼巨狼旗帜迎风招展。

      但是,这一切都是美好的回忆了,就在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部队的进攻正在紧张筹备着。

      由此一来,暂时安定在森林中的诺德人不仅目送了敌人骑兵走向距离战场越来越远的西方,更是从“逃兵”口中得知,头狼纳塞尔德不会为斯瓦迪亚作战。

      他们没有配备弓箭,准确来说是没有配备为战斗准备的弓箭,他们的弓箭以狩猎用居多,也没有投石器以及其它的远程打击武器,这一点让我倍感欣慰。飞斧,标枪,梭镖,刺矛是他们惯用的远距离杀伤武器。他们配有的刺矛是一件与标枪类似,但相较于标要长出不少,握柄直径也要远远大于标枪,可又不及长矛,长度适中。如此一来,在面对敌人时,这兵器既可以抛出也可以在中短距离上用来戳刺,里昂曾经接触过这种形制特别的武器,它们拥有铁质头部和底端,通常来说头部都比较长,铁质底端较短且尖锐。武器顶部两侧带有倒刺,不起眼像是鱼钩的造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