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闺蜜无三

作者:草的氧化还原 | 白领职场 | 围观:18669

收藏

  (五湖四海,却成了好闺蜜的心路历程,和突然发生在她们之间的故事筱筱的生日是十月国庆节的前一天,她平时很少出门,除了去上课,剩下的时间都留给了兼职,每天至少要来回跑两三趟宿舍,鞋底都几乎要磨破了,自然也就顾不得留意她身边零碎的小事了,可是似锦和似研都一件一件的帮她记着呢!连生日等重要日子也瞒的密不透风的,直到当天筱筱才知道了。。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三个闺蜜群公告  QQ三闺蜜昵称  三个闺蜜文案  三个闺蜜的友谊  三个闺蜜的图片  三个闺蜜的说说  三个闺蜜的昵称  游戏名闺蜜三个  闺蜜头像三张  闺蜜三个人群聊名称  


    坐在家中,妈妈也不知如何开导我,我就坐在了门口的石凳子上面发呆。很长一段时间,我四处去搜集线索,我只是想搞清楚我被退学的原因是什么。有一天,在村口的小孩子口中,我听到了是所有村民联手上书,给学校压力;还听到一个口无遮拦的小孩子说:“她们家都是丧门星,要不是她们,全村的土地会荒到这个地步,还有她爸爸是如何惨死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她们母女俩所赐。”我背身走了很久才回去了。

    筱筱的生日是十月国庆节的前一天,她平时很少出门,除了去上课,剩下的时间都留给了兼职,每天至少要来回跑两三趟宿舍,鞋底都几乎要磨破了,自然也就顾不得留意她身边零碎的小事了,可是似锦和似研都一件一件的帮她记着呢!连生日等重要日子也瞒的密不透风的,直到当天筱筱才知道了。

    “唐筱筱——请来心理咨询室!唐筱筱同学——听到请来心理咨询室……”从心理咨询室里走出来一个学生助理在走廊里喊着唐筱筱的名字,但唐筱筱却因为自己内心的紧张傻傻的坐在长椅上,丝毫不动。这时似锦和似研忽然说:“没问题的,我陪你一起去咨询室。”这时唐筱筱才清醒过来,满脸惊恐的看着面前的两姐妹,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和她们一起走进了心理咨询室。

    两人睡起来之后头晕脑胀的,真的完美演示了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似锦能错失良机吗?便从床铺上面下来、坐在了椅子上、问道:“你们俩,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吗?”似研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发生了什么?”似锦苦笑的说:“你们都打算拜把子呢,还问我……”筱筱说:“不会吧,我们也没喝多少啊。”似锦指着桌子上的果酒瓶,这一桌子都是你们两个喝的,这下该相信了吧。似锦转头一说:“筱筱,你昨晚说的,什么山村,什么小庙,什么受欺负的,到底是什么啊。”筱筱反思了一会儿,接着开始整理床铺、梳洗、打扫卫生等一系列的事件,过后呢?筱筱一本正经的坐着,坐的非常直立……,筱筱说:“既然你们问了,我就告诉你们吧。”

    似锦说:“阿姨,没事,她这都是老毛病了,休息一下就好了。”阿姨说:“真的没事,你们可不要骗我啊。”似锦说:“不会的,阿姨,要不我先扶她回宿舍,您先锁门吧。”阿姨说:“那好吧,下次可不能回来这麽晚了。”似锦说:“放心吧,阿姨,下次不会了。”阿姨一边锁门一边说:“走吧,走吧……”

    我,不想伤妈妈的心,妈妈比起我受的苦,那是算的多了去了。我把这些话都藏在了心底,一直没有说出来,直到我14岁的时候,妈妈上山去打石头,晚上还没有回来,又下起了暴雨,我一个人独自去山上找她,前前后后的找着,持续的一天一夜却没有半点音讯,我只好先回家里等着,推开门一看,妈妈还是没有回来。

    “我……我们去五楼吗?”

    自己身边每一个人的傻子。

    限于这一点,我们也就商量着不进去了。等下了顶楼、回到了宿舍、躺在了床上,两人还是念念不忘地想着:“房子里到底是什么呢?”似研小声地叽叽咕咕地说:“你们在说什么呢?要是有好事可不准忘了我啊。”似锦说:“好,我们不会忘了你的,下次带你一起去。”

    似锦走在了我的前面,便逗起来那个女孩,虽然在炎热的天气里,但皮肤相贴还是很热,四人都打起了寒颤,而似锦和女孩面对面四目相对,感觉到似曾相识却一丁点也想不起来。女孩说:“你们是谁?为什么乱翻我的东西。”我们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她便哭了起来,顿时似锦想要离远一点,但她却发现女孩的眼泪已经滴在了自己的身上,就这样她也没有必要一味地逃避,然后伸出手捧住她的脸,看着女孩用手指擦掉了她的眼泪。

    似锦说:“筱筱的举动很反常啊!平时很克制的一个人,今天喝的醉醺醺的。”欲睡的似研却平淡的补充了一句,再温顺的人也会有心情不顺的,只是平时都压抑在自己的心中了,轻易看不出来。似锦说:“那你也平时压抑自己吗?或者说你都是在伪装吗?”似研说:“是啊……,不过要看对谁!对姐姐和筱筱,自然是一万个比心,因为她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对于其他呢?我一直都坚持着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道理。”嘴里还嘟嘟囔囔个不停,“我和筱筱还要喝,你不要不让我喝,行不,姐姐……”似研还露出了一个卖萌的小脸,似锦说:“好,让你喝,行吧。”似研才蜷缩着身子睡着了,似锦给她披上了被子,又看了看筱筱,也给她披上了,之后,她也去休息了。

    生日当天,刚过了凌晨12点,筱筱还在网上投递各种简历,我们闭着眼也知道,肯定是一些服务员、酒店迎宾员、快递员等简单的工作,我们本想下来给她透个底、提个醒,我们还在纠结要不要说呢?筱筱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这也就断了,只能等明天早上了。可是屋漏连逢偏阴雨,我们两个睡的可实在了,一觉不知不觉就到了早上的9点钟,惺忪的双眼还在打架,我们艰难的起床之后,筱筱早已经不见了,我们知道她肯定又去兼职了,没想到今天去的那麽早,我们叹了口气说:“还是没来得及说出口啊!”

    忽然,她们听到了脚步声,就像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一沓一沓地响着,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响起来,我们知道是筱筱回来了,我们对阿姨说:“阿姨,要不然再等等吧。”阿姨说:“不行,门要按时关的,不然怎么管理啊。”似锦说:“阿姨,您说的对,这不是有特殊情况吗?”边说边示意似研,似研也是通了心意一般,立即说:“阿姨,我头比较晕,走不了路。”阿姨说:“那赶紧扶到旁边休息一下,你还愣着干什么呢?过来帮一把手啊。”在似研的撺掇下,似锦和阿姨把她扶到了旁边的台阶上,休息了一会儿。

    “但她一定是一个好人,只是可能无法走出某些阴影吧!真让我头疼啊,她丝毫不配合啊!”姜老师抓狂的在将自己的头发揉的一团糟,并继续对似锦说道:“姜似锦同学,你们这样可不行,学校都是为了你们好啊……”似锦全程点着头应和着这为话痨老师,硬生生将一个简单的问题说了半天,甚至将帮扶筱筱的任务也交给了她。谈话节目结束了之后,姜老师目送着似锦走出了咨询室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心里默想起了曾经年轻时的自己。

    5分钟后,筱筱也从里面出来了,我们赶紧喊道:“筱筱,这边……”筱筱边走边接电话,听电话那头的语气不是很自然,似乎还带着用强的。似研说:“筱筱,怎么了?”筱筱说:“班长刚才打电话,让我去一趟心理咨询室,还说要带上你们一起。”“什么事?说了吗?”似研关切地问,筱筱说:“电话里头太吵杂了,班长说了一大堆,没个重点……”“算了,不要瞎猜了,我们一起去吧,去了就知道了。”似锦掰着手指头说,之后,她们三个就一阵风地跑进了心理咨询室,却发现在咨询室里早已经有了一个人在里面接受着咨询,两人便在咨询室外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似锦说的相当肯定。

    这一刻,她们才意识到,筱筱以前的做法偏激都是有原因的,上天让她做了孤儿,从小又没有感受到妈妈的温暖,所以才会如此的。

    “对……对……对不起。”筱筱哽噎的向面前的女孩道歉,换来的是面前女孩为自己擦干眼泪,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头发。“我……真的……对不起,希望您能够原谅我。”

    夜色降临,已经是晚上了,我们准备去楼下等她,我们也坐在了门口台阶的上面,我们说说笑笑着,直到似研等的都睡着了,靠在了似锦的肩膀上,似锦抬头远眺,还是不见筱筱的到来。宿管阿姨出来了,让我们赶紧回宿舍、要关门了。没想到已经到了关门的时间了,我们公寓一般都是晚上12点准时关门,因为一方面要顾及考研的学生,一方面呢?也要顾及去校外兼职的学生。似锦对阿姨说:“阿姨,我们知道了,我们马上……”似锦望了望天空,云层遮挡下的天空,星星的光亮依旧穿过云层,照亮着每一个角落,从不落下。似锦抚摸了一下似研的额头,似研惊喜地起来说:“姐姐,筱筱回来了”,还时不时的用手擦拭嘴角的口水。似锦说:“没有,该回了……”两个人魂不守舍地起了身、转过头、准备回去了,她们一步一个脚印得走着,走的非常慢……

    “姜似锦同学,要不你也坐下来吧!”咨询桌的另一边的老师敏锐的看到了这一幕急忙说道:“那边有椅子,你搬过来。”这时筱筱才适应了下来,似锦便搬来凳子坐在了筱筱身边,虽然她对所谓的心理咨询并不反感。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