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歇马镇

作者:只为君梳妆 | 悬疑惊悚 | 围观:3168

收藏

  这部作品是受了蔡骏老师蝴蝶公墓这首歌的影响下,再再加笔者在歇马镇的亲身经历相结合而成的,虽然,笔者而已而已通过歌曲的延伸,并也没看过蔡骏老师的蝴蝶公墓。笔者很不喜欢他其他的作品,名不虚传为心理悬疑之至。五月雨纷落,神秘的的歇马镇,一个无月的夜幕降临时,一袭序。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歇马镇邮编  歇马镇天气预报  歇马镇小湾片区规划图  歇马镇彩云乡村  重庆北碚歇马镇  北碚区歇马镇  歇马镇中心学校  歇马镇有多少人口  歇马镇属于哪个区  歇马镇  


      我不是蔡骏,我却又是蔡骏,我们爱上了同一个人,同一个呓语般的爱情。

      第二章

      不久,车子便缓缓的开动了,我靠着窗户,头枕着玻璃,今天的一切都透着诡异,莫名其妙的睡着,神秘的女孩儿以及手上的血字...我晃了晃脑袋,希望把这些未知全部抛出脑外,下意识的看看左手,是否有伤口,却惊奇的发现,别说伤口,连未洗净的血痕都莫名消失了,揉了揉眼睛,刚刚还令我惊恐不已的血字确实已经完全不见踪影,我倒吸了口气,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打开窗户,回头看了看逐渐远去的车站,想在人群中发现穿着白衣的她,但回应我的只是一阵阵冷风,我仍不甘心的回头张望。“喂,后面的,把窗子关着,脑袋别伸出窗外,不要命了?”开着车的司机对着我吼道,“还真有不要命的,今儿差点撞死个人”“怎么回事?听说就那事搞的晚点了?”在司机旁边的一位旅客问道,“怎么不是,一女娃儿突然就从路边跑了出来,直接被车撞个正着,当时以为人肯定没救了,但是下车了又死活发现不了人,那交警来了整了半天也没弄明白,耽误了一个多小时,你说这事邪门不邪门。”听着大嗓门司机的抱怨,我突然产生一个想法,那个女孩儿,不会就是在我手心留下东西的她吧?我却不敢张口询问,怕再引起别人的误会,只能静静的关紧窗户,带着满腹的疑问,看着窗外的景物不断的倒退。

      恍惚间,仿佛有一个轻轻的声音在呼唤着我的名字,这里怎么会有人认识我?我好奇睁开了双眼,周围却空无一人,连刚才为数不多的旅客也一并消失了,看了看时间,并没有到点,正纳闷着。远处一个白色的身影吸引了我的目光----一个妙龄少女,穿着一身洁白的连衣裙,头发随意的扎着马尾,皮肤雪白,在蒙蒙的细雨之中却显出一种病态得苍白,裙子随风摇曳,仿佛在风中翩翩起舞似的,只是,她太单薄了,在这么大的风雨中,她感觉不到冷么?一瞬间,我有一种把外套脱下为她披上的冲动,只是理智制止了我,素未相识的我们,她何以淡然的接受我的好意呢?

      第一章

      只是,一缕轻烟,如既往般的带走了我的你,留下了月夜下的我,虔诚的祈祷三千年后下一次的邂逅。

      她是谁?不知道,我只记得,那一种爱上了,却触及不到的痛苦,因为她们都如花儿一般,早早凋零。爱上情绪,爱上感觉,爱上一种无以名状。

      总是伴着夜雨轻轻地来,淡淡的去,寻寻觅觅,只能在空气里寻了那属于你的馨香,想要抱着你的柔软,握住你的柔荑,沉醉在五百的希冀与情愫。抓不住的纤纤玉指,闻不到的芳香盈路,诱我在这个冷酷的夜,走进了荒凉的废墟,看到了蝴蝶公墓。刹那间,天地也为我们动容...

      远远的已经可以看到了车站的正门,作为x市的客运站,建筑的外观和内部设置却简陋不堪,多年前熙熙攘攘的人群早已不复存在,大多数人已成功致富开起了小轿车,既不便捷也不舒适的班车似乎早已被人们遗忘在城市的角落。

      序

      禁不住的泪水,倾尽一生的温暖,拥抱冰冷的碑石,仿佛与你相溶。热与冷开始契合,三生石上,你我的名字早已镌刻。

      三千年后,我依然为你守候。

      三千年间,我总是看着你熟睡的脸庞,抹去每一丝心头的踌躇。

      她大概是看出了我逐渐恢复了平静,大方的伸出右手,说道:“你很有趣,我们交个朋友吧?!”这时,我才品到她的声音,如春风过耳般的娓娓动听,带着女性特有的娇声,但却娇而不腻,似乎有着经历过沧桑后的从容。我何时受过如此娇柔声音的搭讪,一时间紧张起来,挠挠头却不知道手在哪里,慌忙中,伸出左手握住了迎来的纤纤素手,柔软似无骨,嫩白如莲花,没等我搜索脑袋找出夸奖的形容词,她摇了摇握着的手说道:“小女子田诗。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听完忽然有一种回到古代的感觉,人间四月天,细雨之中,小伙子邂逅了一位美丽的女子,这种感觉太唯美了,只是,这种问法...我惊讶的抬起头,看到她带着俏皮的微笑,才明白,这小姑娘又拿我开涮!不禁回道,“本少爷,姓不贵,名不尊,敖谦是也!”突然,我感觉到左手一颤,明显的发现她的手开始忍不住的颤抖,我惊问道:“田诗,你怎么了?”她轻轻的抽出右手,缓了一会才说道,“只是,只是这个姓氏太少了,我有些吃惊,没事儿。”虽然她的脸上还带着些许微笑,只是显的那么勉强。看着她的情绪并不稳定,我也不好意思追问,只好让她自己静一会。我细细的念叨着她的名字,田诗,田园诗歌,名字也清新脱俗,田,田?

      墓碑矗立在凄冷的夜,刻着的蝴蝶,显得如此孤独,滴答的雨水,洗不净满身的泪痕,蝶儿代表着美好,而我的你,却只能在地底潜伏。

      三千年前,你一睡,不醒。

      顿时,冷汗顺着耳边不断的流下,左手传来阵阵的刺痛,抬起手一看,赫然的看见鲜血不断的上涌,早已不见了适才姑娘写字时的柔软,只有穿透人心的一种疼痛,涌出的血逐渐连成了一个歪歪扭扭的田字?这个意味着什么?没等我想完,一阵闪电轰鸣,我失去了意识。

      周六,赶在夜幕之前,我终于回到了x市,看着车水马龙的现代城市,我回头望了望客运站,一如昨天早上的聒噪,发动机声,争吵声融成一团,心里一片唏嘘,禁锢许久的灵魂似乎受到一次洗礼和释放,从未有过如此的纯粹的悲伤,而今,又回归只身一人,油然而生的旷世孤独感把我的心一点点灼痛,“回来了。”我轻声说道,“我们还能再见么?”仿佛是说给自己,又仿佛说给看不见的人...默默地走着,一步一步像是老人一样蹒跚,不断的停下,回头张望,直到客运站愈来愈远,远到再也无法看见,才发现双颊已被泪水打湿,叹了口气,思绪又不禁回到了这段奇遇的开始。至今我都无法形容当时从洗手间出来后的心情,尚未从惊恐中脱离出来,周围的旅客们还纷纷对我指手画脚,小声的议论.我尽量把身子蜷缩起来,想着那个奇怪女孩儿...“嘟”,一声刺耳的鸣笛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是去B县的车到了,我像发现了救命稻草一样冲上车去,选择最后排得位置坐了下去,总算是脱离了异样的目光,看看时间,车已经晚点了一个半小时。

      各位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我该如何镇定的来表述自己内心的悲伤与恐慌,这一个痛彻心扉的故事,让我一生都难以忘记。也请看完这个故事的你一定要记住,四月春雨纷飞的夜晚,不要来到山外的歇马镇,那里有着枫叶一般的凄凉...-----楔子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