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剑血江湖

作者:武圣楠 | 奇幻修真 | 围观:23730

收藏

  十七岁少年蓝建寒,为报仇雪恨,为找寻走散多年的义妹,踏入江湖,自此,就一条曲曲折折崎岖不平的江湖路,爱恨情仇将随之而来着他的江湖之旅,他将又怎样去面对自己呢? 剑血江湖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一个清朗的男孩之声,在静梅山谷里那梅花盛开之地传来,寻声而去,一个模约八岁有余的男孩手持诗经一本,在朗朗念道,虽一件青素淡白棉袄裹身,但在冬天,他还是感到了一丝的冰冷。他叫高胜寒。。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放置江湖对剑哪里获得  下一站江湖 血入剑  剑还没出鞘就已是江湖  血狱江湖 免费阅读  血狱江湖哪里可以看  血狱江湖总共有多少集  携剑江湖什么时候出的  剑来江湖是哪个公司的  剑来江湖没有什么好的  剑血江湖 如墨似血  


      上官剑南看高胜寒一眼,只见高胜寒望着稍稍晃动的烛火,若有所思。上官剑南道:“即便是梅剑山庄所为,那你又如何呢?梅剑山庄在江湖上赫赫有名,高手如云,不说梅长风自己,就单单他身边的冷面阎王燕正南和嗜血红娘恐怕我们都难以应对。”高胜寒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更要上梅山,我担心雪儿和花儿也出现在梅山上,万一她们报仇心切,在寿宴上动手,我也好从旁协助。”

      御晴雪的娘看到这是鸳鸯配,对御晴雪玩笑道:“这是定情的信物,你收了可是要做胜寒哥哥的妻子的呀!”御晴雪还小,哪懂这些,便道:“好呀好呀,雪儿要做胜寒哥哥的妻子。”旁边的傅红轻启樱红小嘴,道:“义父,我也要做胜寒哥哥的妻子。”高胜寒道:“可是我只有两块鸳鸯配呀?”挠挠头想了想,把剩余的一块鸳鸯配送给傅红,道:“红儿妹妹,我把我的这块玉佩也送给你吧。”傅红接过鸳鸯配,左右细细看,也解下青丝腰带上的木质雕刻精细的一对月牙吊坠,一块送给高胜寒,一块送给御晴雪,道:“这是我爹娘留给我的,我把它送给雪儿姐姐和胜寒哥哥,以后我们就都是胜寒哥哥的妻子了。”

      三个孩子年纪尚小,刚一会就已经体力不支,跑不动了,但为了活命,还是在艰难的迈着小步伐,一路逃跑,一路惊慌。上天似乎总是会时不时的给绝望中的人开个玩笑,跑着跑着裘氏就发现了前方已无去路,横在她们眼前的百米悬崖切断了她们唯一的去路。前无去路,后有强敌,三个孩子看到没有了去路,呜的都哭了起来。裘氏把三个孩子抱在一起,安慰道:“没事。”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已然惊恐难平。

      求收藏,求月票,求推荐。很抱歉各位,之前所写感觉人物没有灵感,没有血肉,所以从新写,之前篇章全数毁掉,谢谢谅解。还有。未免有错别字,请多多包涵。

      三个小孩在旁边静静的听着,却听一字也听不懂,但道也听得如神。

      御晴雪也道:“我娘也不让我学,我娘说,女孩子学武不好。”御晴雪忽然看到高胜寒挂于腰带上的两块小玉佩,甚是喜欢,小手指着,问道:“胜寒哥哥,这是什么呀?”高胜寒解下玉佩,拿在手里,玉佩清澈透明,还挂着一个四方的平安袋,高胜寒回道:“我娘说,这叫鸳鸯配。”御晴雪不懂,小手挠挠头道:“鸳鸯配是什么东西呀?”高胜寒道:“我也不知道,但听我娘说,这是男孩子送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礼物。”御晴雪道:“那胜寒哥哥喜欢雪儿吗?”高胜寒道:“当然喜欢了,雪儿这么可爱。”御晴雪雪亮的一双小眼睛盯着高胜寒手里的玉佩,问道:“那胜寒哥哥可以送一块给雪儿吗?”高胜寒道:“当然可以了,这块给你。”高胜寒把其中一块玉佩轻轻放在御晴雪的小手中。御晴雪喜道:“谢谢胜寒哥哥,胜寒哥哥真好。”高胜寒的小手触碰到御晴雪的手,很是冰冷,说道:“雪儿妹妹的手怎么这么冷呀,走,咱们回去吧。”御晴雪道:“好呀!”手里拿着高胜寒送的鸳鸯配,两人一路笨拙的向不远处的茅草竹屋而去。

      那少女转悠着来到高胜寒的身边,好像是被什么给绊了一下脚,一下子整个身体都扑倒在了高胜寒的身上,少女忙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高胜寒推开少女,道:“这么平的地,你别告诉我你是被绊倒的,我不信。”少女道:“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是故意的,你信吗?”高胜寒生气道:“故意的?你为何要这样做?”少女羞涩道:“因为你长得帅呀!”上官剑南看高胜寒竟然拿这个女孩没办法,在一旁笑个不停。高胜寒道:“那位比我帅,你为什么不故意扑他身上去呢?”高胜寒指着一直笑个不停的上官剑南。少女道:“看他的样子,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一个整天假装翩翩公子,就为博得女孩回眸一笑的冒牌货,所以还是觉得你最帅。”高胜寒笑道:“好吧,你走吧。”少女道:“谢谢!”少女走后,上官剑南看着还在笑的高胜寒,问道:“我说高公子,很好笑吗?”高胜寒笑道:“一个流浪的女孩都能一眼看出你整天喜欢假装翩翩公子,而且还只是为博得女孩回眸一笑,你让我如何能不笑呢?”上官剑南道:“无趣。”打开手中的折扇,轻煽着。

      高胜寒看一眼一旁的御晴雪,说道:“爹说了,男儿读书可明志,所以我在读书呀,御晴妹妹,你怎么跑出来了,不怕你娘打你屁股吗?”

      一把冰冷的长剑从裘氏身后穿插而过,致命的疼痛让她呼吸困难,长剑抽出,裘氏缓缓倒地,伤口不断涌出鲜血,眼睛直直的看着前面惊慌失措的三个孩子,微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道:“报……报仇。”话音稍落,便呼吸停止,与世长辞。御晴雪凄声高呼道:“娘……”孩子年幼,尚无法分辨,对裘氏所说之话深信不疑,坚信跳下去就能活命,高胜寒和傅红拉着悲痛欲绝泪流满面的御晴雪,跳下悬崖,极速掉落让三个孩子都长声尖叫叫道:“啊……”叫声在上谷回荡,风未停,雪不断,似是在为这三个孩子默默祈祷。

      高胜寒阴沉着脸,不说话,只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拔出手中的剑,青钢剑噌噌作响,听着怪渗人的,少女见把对方惹怒了,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楚楚可怜的道:“大侠,我错了,我不该偷了钱还这么理直气壮的顶撞大侠,这是大侠的钱袋,一分不少,只求大侠不要杀我。”少女把揣在怀里的钱袋拿出来,递给高胜寒。

      嗜血红娘道:“江湖上谁人不知道我梅剑山庄高手如云,谁会不怕死敢来我梅剑山闹事。”毕竟事关父,梅天城嘱咐道:“这么些年来,梅剑山庄接的都是些杀人的买卖,自然会得罪不少人,江湖上想想行刺爹爹的大有人在,我们还是小心为上,后天的寿宴我和妹妹要陪爹接待宾客,还望二位多留心。”梅长风道:“天儿说的不无道理,二位还是多多留心才是。”嗜血红娘和冷面阎王齐声道:“定不辱使命。”

      明月当空,街道上行人归家,冷清一片。青云客栈里,高胜寒的客房里,烛光明亮,上官剑南和高胜寒坐在桌前闲聊。上官剑南道:“你真确定你爹娘的死跟梅剑山庄有关吗?”高胜寒道:“多年的明察暗访,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梅剑山庄。”上官剑南道:“你娘是梅剑山庄庄主梅长风的大女儿,所谓虎毒不食子,不管出于任何原因,我想梅长风都不会派人去刺杀自己的女儿和女婿吧。”高胜寒叹气道:“我也不敢相信,所以此次借着祝寿的机会,上梅山去一探究竟。还有,如果雪儿和花儿有幸活着,她们也有可能会查到当年杀手的线索,说不定也会趁着此次祝寿的机会上梅山的。”

      赵双儿稍稍来到高胜寒的客房外,把高胜寒的剑轻轻的放在门外,喃喃自语道:“师父,本姑娘不跟你走了,本姑娘要去过自由潇洒的生活了,你还是自个找个帮你拿剑的徒弟吧。”正要离开,忽听屋内有人在说话,竖起耳朵贴静听,听见上官剑南问道:“既然你知道此行凶险,为什么还要带上那个赵双儿呢,我看她可是一点武功都不会,带上就是个累赘,况且万一发生什么,你我自顾不暇,哪有功夫保护她,这不是害了她吗?”高胜寒道:“当时看到她,我不禁想起了雪儿和红儿,如果她两在,估计也和她差不多大了。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又不会武功,怕她再去偷东西,被抓到,一时动了恻隐之心,才决定找个借口让她跟着的,也没想那么多。”

      屋内气氛温馨而和谐,但屋外却狂风大作,梅花残瓣纷飞。十几个手持长剑的黑衣蒙面人悄然而至,一步一步逼近小屋。

      高世天看妻子梅青青渐渐不敌三人猛烈的攻势,但也分身乏术,围攻他的五个黑衣人身手不凡,剑法凶残狠辣,招招致命,加之他剑法荒废多年,已不及当年,在黑衣人凶狠的攻势下,他也只得被迫回剑自保,铮铮的打斗声在静梅山谷传出甚远。

      高胜寒和上官剑南也在这个贺寿的队伍中。在客栈二楼的角落里,高胜寒举碗豪饮,每次一举碗痛饮,都会有些许到了嘴边还跑的酒,顺着他稍平的下巴,滴落在他那件看似有些破旧的青丝白袍上,上官剑南在旁看着,手中的折扇不断的煽着,别说,这鬼天气,还真有点热得慌,身体都快出汗了。看到高胜寒已经连喝数碗,收起手中的折扇,道:“古人云,人生四戒,酒色财气。酒居首,当慎饮之。”高胜寒道:“酒可养气,亦能提神,你看,我这血色红润的脸,都是喝酒喝出来的,你在看看你自己,净白无色,不过也倒合适你这个整天假装翩翩公子迷惑无知少女的形象。”

      三人向梅青和裘氏袭来,其余的则转身奔向高世天。梅青青毕竟也曾经是以一套梅花剑法而跃身武林高手排行榜的女侠,虽有些惊慌,但还是躲过了刺来的长剑,顺势夺过一黑衣人的长剑,与三个黑衣人交战在一起,只听见剑与剑之间相撞的铮铮声,不知是多年未温习还是黑人人武功过高,渐渐的她感觉有些难敌三个黑衣人的猛烈攻势。混战中的梅青青惊慌喊道:“快带孩子走。”裘氏拉拽着三个孩子,一路小跑,孩子只顾害怕,不曾想过还在恶战的爹娘。

      虽已入夜,可梅剑山庄依旧忙碌的准备着后天的寿宴。大厅里,梅长风坐于大厅正端,大厅右侧,冷面阎王燕正南,嗜血红娘依次而坐,左侧则是梅长风的二女儿梅湉湉和大儿子梅天城。

      看到三个孩子这般天真可爱,三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御晴雪母亲裘氏幽幽道:“这么些年,都亏了哥哥嫂子的照顾,不然我娘俩早就露宿街头了。”高世天道:“我和御兄是好兄弟,尽点绵薄之力是应该的。”梅青青道:“这么些年了,都亲如一家人,妹妹你又何须如此这般客气呢。”裘氏叹道:“若不是当年因为要保护血月剑谱,也不至于流落到如此田地,害得哥哥嫂子跟着我娘两隐居在这深山荒野中。”梅青青也叹道:“是啊,江湖人人为了得到这剑谱,不惜血流成河,混迹江湖多年,虽小有名气,但也不如在这荒野山谷间来得自在。”高世天脸色微沉,道:“自古多少英雄豪杰血染江湖,可又有谁能真正明白,放下,自在呢,多亏了弟妹你,才让我们一家离开那血雨腥风的江湖。”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