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诡之迷踪

作者:千叶沐 | 悬疑惊悚 | 围观:2886

收藏

  作为一个活了很久的妖怪,我而已想简简单的单的做个心理医生而已。但是前段时间,大麻烦却是接二连三的找了回来,便我悲催的生活就了,被名义上的小学妹yy,被人类当做挖墓贼,被妖当爸,被鬼当道士……你们明白我而已个妖么﹖我曾经有过很多的工作,但现在我是个心理医生,在这座名为西陵的城市里有一间自己的私人诊所。虽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不再需要吃食了,不再需要像人类一样为了口吃食而努力工作了。可是,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有了这么间诊所。只是,我的诊所至开张到现在还未曾有过一位客人,所以我的邻居们们总是劝我“关门大吉”,可能是他们觉得我这间没有生意的诊所很晦气吧!。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诡镜迷踪全文阅读  诡案迷踪在线观看  诡案迷踪全文免费阅读  


      “别别别,有话好说,别激动!”你这么敏感!我能不激动么﹖虽然我不是人,但也不用这么欺负我啊!我仍旧没理他自顾自的去掏证件,“我叫唐秋暝,身份证。”他看见我掏的东西后似乎松了口气,“抱歉,最近警校演习,我这才回来,还有点不适应!”说着更是有点不好意思的看着我,“你好,我叫白晓辰,是一名警校在读学生。”就说怎么这么敏感的,原来是本职啊!“你好,唐秋暝。进你家,有你父亲的允许……”为了表示我的诚意我将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

      “白先生,您看这幅‘秋鹤戏水图’如何﹖虽说这幅画不是名家所作,而我也不是太懂画,可是看着这画就好像看到了一群野鹤在浅水中相互嬉戏打闹一般,这画好像活过来了一般。您看,如何﹖”我将画卷展开来,等着他的评价。“你小子不错,这叫‘意境’,不懂画都能看出来。你们老板可真是给我推荐了副好画啊!”说着他将我手中的画接了过去,看着画还不时发出“啧啧”声来。这就稀奇了么﹖要是让你知道我就是给你画的老板,你是不是也会觉得很惊奇呢﹖我不由得在心里坏笑了起来。“小子,你先坐会,我去下书房就出来!”说着就将画给拿进了书房,只留下我一人在风中凌乱。我就这么安安静静的从中午一直坐到了下午,还是没见到那人从书房里出来的身影。

      “那好,我先走了,明天我会在店里等着您的,再见。”和白爸告了个别,我就出去了。只是白晓辰那小子却是将我送到了小区门口,从那之后,他又经常到我的店里去看画,就这样,我们渐渐的认识了彼此。说起来,我也有好几年没见过那小子了,关掉古玩店后我只是告诉他我做了心理医生,没想到几年后再听到这个名字,却是为我介绍生意而来的。

      我叫唐秋暝,是个活了很久的老怪物,至于有多久,很抱歉,我忘了。甚至连我的本体是什么以及我为什么叫这名我都记不清了。唯一记得的便是我活了很久了,所以,在我还记得的这四百多年里,我一直住在这里,看着它从一个小村庄变成一个小镇﹑一个城市,因为我害怕有一天我又会将我所拥有的一切都给忘了。我就像一棵在这里生长了很久的古树一般一直默默的注视着这些人类,当然,树可没我活得久,我清楚的记得那些树很早以前被人类盖了房子,这里已经没有那些所谓的古树了,所以我又孤单了,这可能也是导致我记忆缺失的一部分原因吧!

      同时在他们的眼里我也是个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加神棍。因为我的心理诊所实际上也是一间灵异事件调查所,鬼神类的事,又哪有人比我这个老怪物知道的清楚呢!只是现在的人们又有多少人还相信这些呢﹖特别是我顶着一张二十岁左右年轻小伙子的不变容颜,看着很嫩。因此每隔几年我就会在这个城市里换一个地方生活,想着什么时候能够凭借它遇到我几百年甚至是几千年前的朋友,可是至今为止我都没有看到过一个像我一样非人类的类人态智慧生物,我的朋友们,你们是死绝了么﹖这是我最常思考的问题。

      “奇怪,你小子怎么今天不帮老爸说话呢﹖不对劲!”于是在白爸近乎逼迫的眼神询问下白晓辰将一切都给招了。听罢,白爸却很是无奈的笑了起来,“小辰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依我看你这是警匪片看多了惹的祸,这世上哪有这么多劫匪啊,这又不是中东地区!”白晓辰听的此处脸色僵硬了几分。白爸叹了口气才对我道,“小子,我先待小辰向你道个歉!他还小,不懂事,今天的事你别往心里去。这画,我就先收下了,明天我会去和你们老板说说的,不会让他难为你的,你先回去吧!”

      “咦﹖小辰回来啦!”白爸很是惊奇的看着回来的儿子。“嗯嗯。”白晓辰赶忙附和了起来,两父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拉着家常,似乎并未意识到这家里还有一个陌生人的存在。“唉,小子,我刚才……”白爸讪讪的说道,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理。终于,我长长的吁了口气,我终于不再是“隐形人”了,真怕这样一直下去。“爸,你看上人家什么画了,给买了呗!”白晓辰赶忙说道。小孩,这算是你对刚才误会的致歉方式么﹖好吧!这种道歉方式我接受了。

      我曾经有过很多的工作,但现在我是个心理医生,在这座名为西陵的城市里有一间自己的私人诊所。虽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不再需要吃食了,不再需要像人类一样为了口吃食而努力工作了。可是,闲着也是闲着,于是就有了这么间诊所。只是,我的诊所至开张到现在还未曾有过一位客人,所以我的邻居们们总是劝我“关门大吉”,可能是他们觉得我这间没有生意的诊所很晦气吧!

      “什么﹖你等了一个下午了﹖你等等,我去叫他。”说完便是朝着书房去了,“爸,你怎么又让人等这么久啊﹖”他似乎对此有些不满了。唉,晓得我等久了很累,这么为我说话真是个好孩子啊!等等,什么叫“又”﹖我似乎想起了我说要去送画时我店里的伙计清河那一副难为情的表情,他还莫名其妙的问了我几遍是否考虑清楚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看来,我要给他们涨涨工资了,这么待着也太累了。唉,谁让我是“天下第一好老板”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开门的声音打断了我沉寂已久的思绪。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傻子,我从沙发上坐起身来拿过茶几上的书打算装摸做样的看看。然而我的手还未将书拿好就听到一个声音在我耳旁响起,“说,你是谁﹖”对此我很是无奈,没有说任何话,打算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小偷﹖”见我不说话,他又问道。这下可真够冤的,说我一个老怪物去偷人类的东西,这传出去可是会让人笑掉大牙的。还有,你见过哪个小偷会如此悠闲的坐在房主的家里看书呢﹖如果有,那也一定是个走投无路的穷学生。为了我的好名声,为了证明我的清白,我只好去掏身份证了。

      白晓辰,西陵市刑警大队大队长,认识他那会他还在读警校。父亲是个退伍军人,平时喜欢收藏些字画,家境挺好的一孩子。那时我还不是心理医生,我在一家古玩店做着幕后老板,因为闲得无聊就客串了一回送货的伙计,恰巧就是给他父亲送画,然后我就很悲催的被这孩子当成了入室盗窃的劫匪。不过,这孩子还挺有趣的!

      “您别误会,只是您怎么看起来也没比我大多少,您真的是心理医生﹖”你这么问能不误会么﹖虽然我是个业余的,还没接过一单生意,但也不要这样质疑我啊!说好的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好吧!就算我不是人,好歹我也是类人态的智慧生物啊,别这样打击我成不﹖还有,不要怀疑我的年龄行么﹖虽说我看起来不大,可你活过那么久么﹖那可是很累的!再者,我不是心理医生,你来我这干啥﹖喝茶﹖“小孩,这间诊所里好像就我一个人吧!”我笑道,“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这儿的﹖”我有点好奇了。“是白晓辰,白警官推荐我来的,他说他有个朋友很在行我的事,所以我就来了。听说您对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很在行,是这样么﹖”我还说我这么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破诊所怎么会有人指名道姓的找我看呢,原来是那小子搞的鬼。若不是因为这诊所是我与这个世界唯一存在的联系,我才不会一直守着这一某三分地咧!我苦笑着看着她。

      今天,我又像往常一样搬了把椅子坐在我的小门诊前晒着太阳,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想着什么时候能再做个白日梦。唉,说起来我的生活也就只有发呆和睡觉了,简直比猪还不如,毕竟人家还有吃与被吃的机会,而我却连吃的必要都没有了。“请问您是唐秋暝先生么﹖”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迟疑的问道,将我飘飞的思绪拉了回来。哟,今天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平时我这么坐着就是个“隐形人”,今天竟然还有人能够看到我﹖“是,我是,有什么事里面说吧!”我收起那震惊的面容将她迎进了门里。“您真的是唐秋暝先生﹖”我刚给女孩倒了杯水,就看到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我有些无奈,“是,我就是如假包换的唐秋暝!”谁敢冒充我,看我不吃了你,虽然我已经不吃东西很久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