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武安三国

作者:小县城 | 架空历史 | 围观:14770

收藏

  象牙塔小白男遭遇固执大叔,有理说不清  不要纠结和历史或演义的符合不符合,写的随心,看的顺心。 武安三国最新章节阅读下载-爱阅小说网“你这鲅鱼冰这么厚还不让敲下来,我是买鱼呀还是买冰啊?我要是买冰还要上你这里买呀!直接河里捞就是了!四块五一斤!”。

读友们正在关注: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神话版三国武安君  苏秦三国武安君  三国之武安天下txt  三国之武安天下 小说  重生之武安三国 小说  武安三国时期  重生之武安三国  


      2015年2月12日,放寒假回到老家的刘昊陪妹妹赶集买年货。话说现在这社会谁家还赶集啊,可老妹儿偏说逛商场没意思,还是赶集有感觉。这不八点多出门,现在眼看两点了老妹儿还在和卖鱼的张白

      “你这鲅鱼冰这么厚还不让敲下来,我是买鱼呀还是买冰啊?我要是买冰还要上你这里买呀!直接河里捞就是了!四块五一斤!”

      “妮儿唻,四块五提货都提不来呀!卖不着,卖不着啊!最低五块!我也不赚你钱了,就提货价给你了。”满头大汗的卖鱼大叔都带上哭腔了。

      不是大叔哭点低啊,搁谁身上谁也受不了啊!这都半小时了,又是嫌人家价格高,又是嫌人家裹冰厚。老妹儿还就看中这鲅鱼了,死活要买。要不是看刘昊像门神一样站老妹儿身后,这大叔估计早动粗了。

      “不行!你这鱼要不把冰敲下来卖五块,不敲冰就嘚四块五!”

      刘昊脸皮很厚,脸红、不好意思之类基本和他无缘。现在他在干么?正低头四处找东西,找洞!找个地洞好钻进去。周围一群老娘们,也不买东西,就看老妹儿和卖鱼大叔张白。

      刘昊小心翼翼的戳了戳老妹儿,张了嘴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儿就在老妹儿那杀人的眼神下变哑巴了。

      最后还是老妹儿胜利了,得意洋洋的朝刘昊招了招手“老哥儿!搬鱼!搬四箱!不!五箱!”

      气喘吁吁的刘昊特别想问问哼着小苹果一身轻松的老妹儿:确定要不打车而是要走回家?左右看看身上挂满的方便袋,再托托抱着的五箱鲅鱼,刘昊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默默的跟上。

      多年不锻炼的结果出来了,刘昊累了,很累,毛衣都湿透了。算了,在老妹儿面前还摆什么谱,累了就打车回家呗!

      “~~~我说~~老妹儿”

      “啥事?”真佩服老妹儿,小苹果居然都没停就能说话!

      “那个……”还没说完话,刘昊忽然发现天有点暗有点黑,还有那一声好像从天边传来的惊恐的喊声“老哥儿~~~~~~~”

      再次恢复意识的刘昊发现自己迷路了。说好的柏油马路呢?说好的高楼大厦呢?花岗石的马路牙子也好啊!这一切的一切都不见了!留给刘昊的只有一条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边上是比刘昊腰还粗的不知名的大树,还有就是身上挂满了的方便袋,还有倒在边上的五箱鲅鱼。刘昊不敢去不是树林,明显是森林的树林里转悠,情况明显不对。谁也不知道树林里会不会突然跳出个什么什么把刘昊给当点心给密西了。刘昊只有等。

      话说今儿的太阳真好啊,晒的好舒服的说。坐在鲅鱼盒子上的刘昊无聊了,拿出他那个零格信号的大米手机玩起了保卫萝卜。话说才玩到沙漠这一关的说,怎么水晶萝卜、金萝卜什么的怎么就那么难打呢?就凭刘昊这个山大物理系的高才研究生按说智商应该没得说呀,就连老妹儿那个半瓶水都轻松打通关了,刘昊这个高智商都卡沙漠俩月了,还是水晶萝卜不够,不能玩下一关。

      完了完了,不知不觉手机报警了,快没电了!还是省着点吧。打算放弃继续等待的刘昊准备顺着羊肠小道走走看,万一遇到人的说,至少能知道自己被弄到了什么地方好吧。正收拾着行李呢,好吧,这些年货们也算行李的话,隐隐约约的从南边传来吱扭吱扭的声音。应该是有人来了。刘昊精神一震,好家伙,终于等到你了!

      吱扭吱扭的是一辆独轮车,之所以吱扭是因为车轮子是木头做的,车轴也是木头做的,话说这车就没有一处不是木头做的!好精湛的技艺,好精巧的手工!木头轮子也能做的这么圆!刘昊正一脸惊奇的全神贯注的琢磨人家木头车呢,推车的汉子不干了:

      “你这无赖和尚!好好的路你不走,站路中间是干剩么?难道是要不着饭了准备强抢?老子可不怕你!”这位好汉把车一搁就撸起袖子了,这是准备揍刘昊的节奏了。

      和尚?老子哪里像和尚了?刘昊看了看这位好汉那及腰的长发,在甩甩自己的毛寸,刘昊悲哀了,好吧,和大哥恁相比,我好像真是个和尚。

      “这位大哥,别着急,我不是劫道的!我就是想问问这里是哪儿呀?我迷路了。”话说这近三十的大男人还会迷路,好丢人的说。刘昊说的也怪羞羞的。

      “你这衰和尚!骗人也不带这么骗的!这里就一条道,又没岔路,你迷的哪门子路!往南是平昌,往北是北海!”这位好汉明显不信,可还是给刘昊指了指南北。

      平昌?北海?这地名不熟啊,哪儿跟哪儿呀。汉子可不管你刘昊明白不明白,一扒拉把刘昊弄了个趔趄推路边去,推着他的吱吱扭扭车飘飘的远去了,没带走一片云彩,就留下一道车辙,还有个目瞪口呆的刘昊。临走还飘来句“这么傻的个和尚怎么就没被妖兽叼了去。”

      哎呀我去!平昌?北海?木头车?粗鲁汉子?还有汉子的衣服,那不是布的吧?肯定不是布的!刘昊就没见过那么粗的布!就跟麻袋布似的,对了就是麻袋布!麻布!老子不是到古代了吧?这是哪个山沟旮旯啊,我滴个老天爷!这得儿落后到什么神水平才能有人穿麻袋布做的衣裳呀,还有那个该死的木头车,还有那个该死的没教养的粗鲁的臭气哄哄的汉子!还有什么妖兽?我去你个瘪三的妖兽啊!你以为是玩游戏还是演电影啊,还妖兽!

      刘昊怒了,也蔫了。死球了,到底是谁这么没公德心,把他给扔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儿。老子还就跟你杠上了,看咱谁熬过谁,就不信你还真把咱扔这儿不管了。还派个领盒饭的来装什么麻袋汉子,还哪儿捣鼓来个木头车,投入不小啊!玩我是吧?我还就呵呵了。坚定的认为有人跟他玩角色扮演的刘昊准备接招了,不管是谁,不管怎么玩,呵呵,呵呵呵呵.

      躺在路边的枯草上,枕着有点冰的鲅鱼盒子,刘昊悠闲的不得了。本来还有点小担心,但自从遇到那个麻袋汉子刘昊就不担心了。耳边传来的嘚儿嘚儿声更是让刘昊脸上露出了笑:小样儿,看你这回儿玩什么花样。

      当一个冒着寒气的,闪着寒光的大刀的刀尖距离刘昊的喉咙只有零点零几毫米的时候,刘昊笑不出来了。

      “北海武安国!和尚通名!”

      洪亮的声音,刘昊只能这么评价这个声音,耳朵还有点嗡嗡响就是最有力的证明。本能的来了句:

      “济南刘昊!”

      刘昊敢拿自己那个邻居家的在东莞当服务员的三丫头的贞.操发誓,自己的声音从来就没这么洪亮过。发痒的嗓子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骑在马上,自称武安国的大叔,应该是大叔没错吧,看那一尺多长的胡子就知道肯定没错的,一手端着那个放在刘昊喉咙上的大刀一动不动,一手从怀里掏出个……什么!我没看错吧!你穿一身不知道哪个年代的肯定不是二十一世纪的衣服,一下子从怀里掏出个iPad,你是要闹哪样啊!刘昊准备吐槽了,还是要大吐特吐!你是拍照了吧?你肯定是拍照了!看到你一本正经的对着我拍照了!我看到闪光灯了!我听到咔嚓声了!刘昊准备回头给导演这出闹剧的家伙投诉:你从哪儿请来的龙套啊,也太不专业了点。

      刘昊不准备陪他们玩了,还要回家过年的说。伸手把这个道具大刀推开,我推开,我再推……好家伙,这龙套的演技不怎么行,力气头到是不小。刘昊用上吃奶的劲,愣是没推动哪怕是一毫米!话说这玩意儿不是真家伙吧?手指头弹了弹,嗡嗡响!我去~真是金属的~!好家伙这玩意儿要是金属的那得多沉?看那小臂粗的杆儿,看那门板大小的大刀,我说谁见过门板大小的大刀?

      淡定的武安国大叔拍完照,瞅着iPad看了半天,皱了皱眉,淡定的跟旁边说了句“绑上。”

      刘昊又要拿他那个邻居家的在东莞当服务员的三丫头的贞.操发誓了,他发誓没看到除了长胡子大叔身边有任何人!可就是那个没有人的旁边忽然就出现了一个人,一个肩膀上挂着一卷绳子的人。刘昊再次发誓他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出现的。那个不知道怎么出现的人拿着手里的绳子,走到刘昊身边,把绳往刘昊脖子上一套,刷刷就系上个扣。那叫一个合适,再紧一分刘昊就喘不上气了。

      武安国把刀一收,挂到马上。回头看了看刘昊,跟那个绳子男人说:“这个和尚绑最前边。”绳子男人明显一愣,不过还是马上大声回答:“是!将军!”绳子男看刘昊的眼神一下子就不一样了。我说你那什么眼神?带着鄙夷、厌恶、憎恨……好像所有的负面眼神都能从你眼神里看到!我没怎么着你吧?咱们是第一次见面的说……

      刘昊正纠结绳子男的眼神呢,就见绳子男人牵着拴刘昊脖子的绳,还是那么熟练的刷刷的把刘昊绑在某个看不见的东西上边。就在绳子男绑好的一瞬间,刘昊突然感觉自己的世界观瞬间崩塌了!

      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空无一人的羊肠小道上突然出现了长长、长长的人串!像刘昊一样被绳拴着脖子,又拴成一串的人串!一眼望去刘昊没看到人串的尾巴在哪里,就他看到的这些人就不下五百人了!每隔不远就有一个和绑刘昊的绳子男一样肩膀上挂着一卷绳子的绳子男。

      “上路。”淡定的武安国一手捋着胡子拍了拍马屁股,这就出发了。

      “哎!东西!我的东西!”刘昊还记得他的年货,不管怎么说这也是老妹儿砍半天价才买下的便宜货,可不能丢了。

      “带上!”

      绳子男甲,好多绳子男,绑刘昊的这个就叫绳子男甲了,没有废话,刷刷刷就把刘昊的年货给揣怀里了。我说你都揣哪儿去了啊?那么多东西都揣你怀里去了也没见你衣服鼓起来,我说那个大个的鲅鱼箱子你是怎么揣进去的?话说你怎么不把你绳子也揣怀里,要不要拽的跟个二百五似的挂肩膀上,以为有绳子小爷就怕你啊。

      刘昊嘴里嘀嘀咕咕的就没住下。绳子男理都不理他,更别说那个武安国了。倒是拴刘昊后边的黑脸孩子听不下去了踹了刘昊一脚,骂骂咧咧的冲刘昊喊:“你这娘们和尚再嘀咕爷爷揍你!”

      终于逮着个愿意和他说话的了,刘昊也不在意这孩子踢他了,反正也不疼不是。悄悄的慢走两步,和这个矮他一头的黑脸娃并排着走,腆着脸打听消息。

      “兄弟你叫什么?兄弟你家哪儿的?还有哥哥我不是和尚,只是头发短”

      黑脸娃不吃这一套,“不是和尚头发怎么会短,定是你守不得戒条,逃出寺院的。我都看见了,你行李里有肉,猪肉!”

      要不要眼这么尖呀,隔着个塑料袋,一大堆东西里你就能看到是不是猪肉。幸亏你没长个透视眼,要不你还得加上我还吃鱼呢。我真不是和尚好吧,吃鱼吃肉都没错啊。甩了甩脑袋,把有的没得想法抛出去,还是套情报先。

      “哥哥叫刘昊,济南的。兄弟你呢?”

      黑脸娃斜着眼瞅了瞅刘昊,一脸傲气“爷爷叫张飞,涿县人。”

      张飞!涿县!刘昊承认,自己被雷到了!好家伙,你脸黑就敢叫张飞,感情你要是脸红还不得就叫关羽啊!好吧好吧,张飞就张飞了,情报还得接着套。

      “我说飞弟弟,你这是犯什么事了?怎么也被套上了?”刘昊指了指张飞脖子上的绳子。

      张飞瞅了瞅前边的武安国,看武安国没什么反应小声说“我哪儿知道我犯什么事了。那个武安什么国的说打猎,到爷爷家里讨水喝。见到我就拿出那个玩意儿对着我咔嚓了一下,接着就说他家里缺个养猪的,让爷爷去给他养猪,就套上了。”

      打猎?养猪?话说张飞应该是个杀猪的吧?怎么还养猪了?刘昊纠结了,这黑娃子好像脑子缺根弦啊,估计是套不出什么情报了,就当逗孩子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他套你你就让他套啊,不会揍他么?”刘昊使坏了。

      “爷爷打不过他,爷爷的老子也打不过他,爷爷的老娘也打不过他,爷爷家五百一十二口人一起上也打不过他,不就被套上了呗。”这张飞这是认命了啊,整个一颓废小孩了。

      “那后边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人啊,看上去不少啊,好几百口子了。不会都是你家里的吧?”刘昊继续逗。

      “后边都是我家里人呀,这个白胖子是爷爷的老子”张飞指了指后边的白胖子,还真是白胖子!张飞的老子好吧,老子,尴尬的朝刘昊笑了笑。刘昊心里犯嘀咕了:这么白的个老爸怎么生出这么黑的个儿子来呢?我想问下,真的是你的种么?

      张飞又往后指“那个黑婆娘是爷爷的老娘”好嘛,我不怀疑你了张伯伯,这还真是你的种。感情是没遗传你的白,反倒遗传你老婆的黑了。话说中国有这么黑的人么?不是非洲偷渡来的吧?张飞的黑老娘随着他儿子的介绍很淑女的对着刘昊笑。刘昊忽然感觉好冷,鸡皮疙瘩掉了一地。赶紧的把目光转向张飞,话说张飞的这张黑脸怎么好像白了那么一点点啊,这肯定不是错觉。张飞肯定变白了,就在这一瞬间就变白了不止一倍!还是张飞这张大白脸看着顺眼啊。

      张飞又往后指“再后边的就是爷爷的小娘们和干活的。都是爷爷家里人。”

      “飞弟弟啊,你家里怎么这么多人啊?你家是干什么的啊?五百多口人,大户啊!”

      “多么?不多呀,隔壁卖菜的吴老二家人才多呢,有好几千口人呢。”张飞明显没觉得自己家里有什么出彩的地方“我家卖猪肉的,不得养猪啊,养猪不得人干活啊。就这还忙不过来呢,时不时的猪就不见了,这帮孙子,连个猪都放不好,跑的还不如猪快。”张飞这脾气就上来了,恶狠狠的瞅了瞅队伍后边的伙计。

      感情你家的猪不是放猪圈里养的,而是散养,奥,是放养的。头一回听说放猪的,放羊、放牛倒是知道。“你家猪不放猪圈里养啊?”

      “放猪圈?”张飞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刘昊。

      “有什么不对么?”刘昊纳闷了。猪不都是放猪圈里养的么?

      “你这酒肉和尚是不是光吃猪肉了,没见过猪跑啊?”张飞挠了挠头,冒出这么一句。“等到了北海,看看你爷爷养的猪,就知道为什么不放猪圈里养了。再说了,谁家有猪圈这个玩意儿啊,得什么样的圈能把猪养里头啊?”

      难道你家的猪和我认识的猪不是一个猪?听张飞这话头不对呀。赶紧把猪这个话题结束了,要不还不被这个智障儿童给把智商给拉低了。换话题,一定要换话题。打定主意的刘昊转转眼珠,接着问“涿县离这儿远不?你被套上多少天了?”

      张飞晃晃脑袋说:“爷爷也不知道远不远,那个武安什么国的说还要打猎,带着爷爷跑了半个多月了,得有好几万里了吧,转着圈的跑。也不知道他打的哪门子猎。”

      “就这么脖子上套个绳跑好几万里?怎么没累死你们!”刘昊明显不相信。半个月你跑几万里,你日行千里呀,真以为你是千里马了。

      张飞挠挠头,吞吞吐吐的说“那些拿绳的说那个武安什么国的有个能力叫快速行军,跑的可快了,不信你看看,你跑得快不快。”

      光顾说话了,刘昊还真没看自己走的快不快。张飞这么一提醒,刘昊往路边一看,差点给吓尿了:路边的树怎么嗖嗖的往身后窜!跑车能有这个速度么?这可是自己用两条腿走出来的速度!不合理!绝对的不合理!看看自己脚下漫不经心的四方步,再看看自己的高铁速度,刘昊的世界观又一次崩塌了。感情我十几年研究的物理运动规律都是错误的?刘昊对自己产生了严重的怀疑,一定是我的眼睛出现了问题,要不就是我正在做梦呢。

      刘昊没心思和张飞玩了,盯着路边的树看了半天。一边看还一边在计算速度:“到那个山头大约三千米,一秒,两秒……日~这还不到二十秒吧?肯定不到二十秒!你敢肯定我是在走路不是在坐飞机?”刘昊放弃了。这个梦境不是刘昊的那个能用物理解释的世界。从张飞家的那个不一样的猪,到这比高铁还高铁的步行速度,都不是刘昊世界的东西。你们都是从火星来的!

      天还没黑,这个幽灵一样的队伍走出这大森林了。来到一望无际的平原,目之所及都是庄稼。绳子男甲明显的也松了口气,身上的紧张和那股随时注意四周的精气神也一下消失了。刘昊很清楚的听见绳男甲小声说了句“总算回家了。”

      刘昊很纳闷,按说这么多庄稼,怎么也得有几户农民吧,怎么着连个人影都没有?村庄、房子都没有!满眼的都是庄稼,除了庄稼还是庄稼!各种各样的庄稼。有刘昊认识的,更多的是刘昊从来没见过的。这些庄稼有个共同的特点:长势都很好,都是马上就可以收割的。不分季节的庄稼都在同一时间成熟了!刘昊能认出来的高粱、小麦、玉米、黄豆、谷子,地瓜都有,这些竟然一起成熟!话说刘昊还有世界观么?有的话又要塌了。凌乱的刘昊左右看看其他人,就连智障儿童张飞都对这一切熟视无睹,好像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一样,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好吧好吧,你们都正常,那就是我疯了。这一切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我以前的认知都是错误的,这才是世界的真实一面。刘昊认命了。他和其他人一样可以对这一切都熟视无睹了。是啊,本来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么,不这样就不对了。你看那黄豆长的多好,豆荚都比的上我的脚大了,里面的黄豆怎么也应该有乒乓球那么大了吧。黄豆本来就应该这么大的。以前打豆汁的黄豆肯定都是畸形儿,那么小的个头也好意思长。刘昊瞬间坦然了。

      刘昊和大家一样目不斜视的继续赶路,又飞了大约半个小时,前面出现了一堵墙。是的,那确实是一堵墙。如果一定要加个形容词来相容这堵墙,刘昊希望用“入云”这个词。这里绝对不是夸张的说法,你们看那云彩就在墙头上盘旋!越是靠近,刘昊越是发现这墙的宏大、雄伟、壮阔……把一切描述大的词语用在这里好像都不好用,因为哪些词语都太小了,不足以描述这墙的大!

      远远的就看到那墙上有个山洞,请允许刘昊这么说,因为那真的太像山洞了。这一行人就直奔那山洞而去。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