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江山何在

作者:拯救比特 | 架空历史 | 围观:23099

收藏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江山何在 此乃养生之道也xswl[  江山何在幸福一家  江山何在怎么回答  江山何在 光复江山  江山何在什么意思  江山何  江山何在红颜无恙  江山何在幸福一家歌仔戏  


      不管是谁下的手,那几个大臣死了,六部联合声明是奴羌所为,所有百姓都纳闷死的都是达官显贵,管户部什么事,户部的对外负责人机智的选择了“病遁”,不管怎么样,六部在建朝以来第一次联合声明还是很有威慑力的,当天北冥就派人快马加鞭赶往帝都,所有空壳驿站一夜间全部到位,异口同声:国家值此大难,外敌竟然如此张狂,我们就算死也要死在岗位上!也要响应六部的号召,为国捐躯!据说兵部主管驿站的主事当天的病就好了,直接觐见进了皇宫,和君上一吐自己的肝胆照汗青云云:

      “求您了,回去吧,再这样我就真的要向陛下告老还乡了”

      暗杀还在继续,后来刑部终于抓到了一个胡羌的毒师,仔细盘问,偶尔说道那几个没事的“正气”大臣,看到毒师十分隐晦的嘲笑,就开始觉得不对劲,直到宫里浩天阁最年轻的祭祀传出话,朝野轰动,脸面尽失。

      “你才土,还不是你起的,幸亏没别人知道,要不我在北冥就没法混了”青年的脸也红了,憋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了这就话。

      “那个,马马虎虎”

      “哎,大爷,您这地摊也太大了,路中间实在是没地儿走了,您能收点吗?”,看着右边的铜狮也被卖杂货的大爷挂上了两只新打的野鸡,青年无奈说道,但笑容依然不变。“小侯爷啊,生活不易,家里好几口要吃饭啊,老伴儿病的不能起床,儿子长期在外打工,孙媳坐月子,曾孙就要出生了,我得给他攒点老婆本啊,不得已扩大了一小点点儿地摊,这不,只能挡了一小点点的路,哎,小侯爷,您别掏银子,千万别掏,五十两银票?我家只有十六口人啊,用不了这么多啊!我家只有十六口啊!别掏了,求你了,啊?一百两?!这让我说什么好呢,哎,这摊上我给你挑一件东西拿去用,我看看啊”,已经古稀之岁却依然体格健硕的大爷把一百两银票塞进马车上的钱包里,怎么也看不出客气的意思..

      “那坏事呢?”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声音都不自觉的有些颤抖。

      “一去北冥无酆都,酆都在此不酆都”。

      然后发生了什么,宫里没有丝毫透露,只知道主事回家时跟着兵部和财政司的一群会计,第二天帝都口口相传,驿站主事“裸捐”“国家的伟大事业”,就连兵部自己看向来只进钱不吐胡儿的驿站主事的眼光都变了,唯有尊重,据野史记载:忧郁的驿站主事出事后每晚以泪洗面,白天就领着一家老小在兵部食堂混吃混喝,真乃,咳咳,人,人,人杰啊!

      女孩儿一句话都没说,就是睁着眼看着前面,眼圈通红。

      “怎么着吧?就欺负你,怎么着吧?!”说着女孩儿已经开始动手了,然后青年的头发就完全散了,披头散发,就像小说里的鬼,女孩儿这才放开手,走回马车里,青年一脸无辜,有点气恼却又无可奈何,哼了一声却是径直走向了马车,比女孩儿还先一步就进了马车,女孩儿一笑也进了马车,马夫看到了却没有阻止,因为他不傻,在帝都唯一被小姐这样对待的那个人,他不敢说,也没有人敢说什么,马夫自觉的拽着丫鬟坐到了马车外面,看着雄壮的北冥城,心中沉浸的军人豪气油然而生,青黑的城墙,刀痕剑影,火印水沁,整个北冥城墙没有一块是完整的光滑表面,到处粗糙却显得极为厚实,一种粗狂的战争感压迫而来,仿佛城墙上响起了悲壮的号角,角声透着北冥的悲壮和北冥人特有的苍凉与雄浑,没有声音却音色如魔,没有战争却战魂,不散!

      “他就那样,活的挺滋润的,早晨起来就没影儿,全城找好吃的早点,还经常忘了带钱,没办法就,就把随身的物件压在那,回家忘了吃的地儿在哪,就索性不去拿钱赎了,也不知道因为这种事北冥城富了多少家,平时没事就往出跑,别去找他,你要是去找,他能陪你老鹰捉小鸡玩上一天。”

      “你们两个还是那个样,小时候在你家他就总是捉摸人,你也是,小时候可坏了,蔫蔫的就知道阴那些去你家的叔叔伯伯,每个人从你家出来,兜儿里比脸还干净,你把人送到门口,还一个劲地嘱咐人家过几天再来的时候多拿点钱,江伯伯在后面就一个劲儿的腆着老脸说家门不幸,手里却拿着你‘求来的钱’的一半儿,脸都不红一下。后来听父亲说,你都八岁了,竟然还剥削人家家里四五岁的小孩儿,骗人家小孩说把钱给你,你下一年可以还给他双倍的钱,还带他们去城西的女子学校浴室看洗澡,那群小屁孩儿还真信了,都说北冥城里的富家官宦子弟节约勤俭是帝国典范,哈哈,父亲说你是这件事的直接推动者,北冥城各大家族还联合给你颁发了一个‘先进优秀杰出北冥青年’,不用说江伯伯数着银子看着奖状差点没把胃乐出来吧?父亲说你要是进了财政部,国库想不富裕都不行,和江戎叔叔一样,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条活路啊,现在帝都的消费指数还没缓过来,各大家族从来不招江姓的佣人,从来不交江姓的朋友。他去年去帝都述职,离开帝都时,我去送的他,他说你想要我身上的一件东西当个纪念。”说着,女孩儿脸突然红了起来,就像一个熟透了正在等待被采摘的水蜜桃。

      “听我说完啊,那簪子我看着不对劲,江戎从进了拍卖行就没敢正眼瞅过我一眼,处处躲着我,我觉得肯定有猫腻,所以我当时就直接花了一百六十万买了下来,果然没错,嘿嘿。”

      “嗯,去吧,麻烦你了。”

      “见到的地点有点那个,去年冬月,听雨轩。”青年顿了一下,决定还是实话实说吧,“拍卖行,打的旗号就是‘皇宫出身,必是精品’,足足拍了一百六十万两白银,江戎直接在北冥富豪排行榜上上升一名,荣升至第二十六位,咳咳,你没事吧,嗨,嗨,说了让你挺住,嗨,你怎么了?靠,不会是吓傻了吧,说话啊。”

      “要是让你猜对了,他就不是你江伯伯了,我都猜不到的结局,你就更甭说了,第二天去的人按照吩咐把那些乞丐和混混请到反间部好吃好喝伺候,让他们按个说怎么追人才能不被人发现还可以不追丢,找文官笔录,记完了还给每人发了赏银,并且乐意留下当公差的一律免了考试直接进来,你别说,那些个跟踪的方法后来听一个叔叔说起了大用了,跟踪了一个十分狡猾的胡羌奸细愣是没被发现,直接把军队引到了他们驻扎在北冥的大窝点,那些胡羌人才叫一个惨啊,哎?!说着说着怎么开始夸他了,思路搭错线了吧,靠!”青年有点懊恼的揉了揉已经被女孩儿揉乱的头发,头发就更乱了,女孩儿一看,憋着笑意,憋的脸都红了。

      “恭喜你,江戎已经成功的从你身上搜刮到了皇宫。”

      “陛下,全部!”大臣“果敢坚定”的回答。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