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大汉龙腾

作者:淡墨青衫.QD | 架空历史 | 围观:28890

收藏

  本人新书《清明时上河图》请大家前来捧场! 大汉龙腾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

精彩情节:


    大汉龙腾百度百科  大汉龙腾官网  大汉龙腾激活码  大汉龙腾有声  大汉龙腾建筑科技有限公司怎么样  大汉龙腾建筑有限公司  大汉龙腾手游  大汉龙腾下载  大汉龙腾txt下载  大汉龙腾  


      李文秀转过头,迎着张武强的目光,迟疑地道:

      “抢亲就是把你强抢回去作老婆,不管你是否愿意都要成亲。”

      “诸公,目前我们的海军建设可以说已经进入了一个良好的发展阶段,希望尔等不可松懈,那英国和荷兰分别有战列舰接近百艘,我们同他们相比较差距还是很大的,但是只要我们奋起努力,赶上并超过他们不是梦想,如此也不负孤的一片苦心了。”汉王说到此,脸上露出了少有的坚毅,将南洋变为中国的内海是他一直以来追求的目标,如今自己正在向这目标一步一步靠近。

      杨森心头一阵狂喜,自己多年来的夙愿终于实现了,也不枉自己如此努力。急忙磕头谢恩,大家相互恭贺一番后,汉王命人拿了一件东西进来。

      “尊侯,你给大伙介绍下你的新船吧,让大家知道一下我们现在汉军的实力。”

      “青楼么,青楼就是…”张武强突然发现自己的话卡住了,他望着李文秀那略显稚嫩天真的秀丽脸庞,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一股闷气。他把心一横,走到李文秀面前,一伸臂把她揽入怀里,然后盯着李文秀那吃惊的面容,继续说道,“青楼就是男人们把你像这样抱着,还要把你……” 张武强没有说下去,不过他的神情显得有些恶狠狠的。

      “大人,你怎么不让我换身衣服啊,这么个样子怎么去见汉王呢?”

      李文秀躺在床上,心里刚刚平静下来,在此以前她还从来没有被一位青年男子抱过。尽管在京城的时候,从幼时起她就以聪明和善解人意而闻名,京城里的各家权贵公侯都对她李四小姐异常喜爱,赞不绝口,不过李府的家教却是很严谨,她小时候有时也调皮,但从不过分。平时她周旋在各大公府的阿姨婶婶之间,给大人们留下的印象极好;长大后更是一朵“解语花”,甚至柳皇后都对她很是喜爱,特许她自由出入后宫。前些日子柳皇后还与母亲大人商量着结成儿女亲家;偷听了皇后与母亲的谈话,她对那位从未谋面的三皇子很好奇,这才有了此番“李四小姐便服江湖行”。皇后娘娘说这位三皇子“做事自有主张,观念与众不同;父母做主的婚姻,若是他自己感到不称意,只怕好事也成坏事”云云。“哼,天下还有我这个李家四小姐配不上的英雄人物?”她在心里说道,“皇子也得看我愿不愿意嫁才行。不过刚才倚在他肩膀上的感觉确实很舒服,还是……还是嫁了吧。刚才他的话里说起青楼,难道他喜欢去青楼?这可不行,姑娘我得拿出些手段,让他绝了这些腌臜念头才好。头好晕,方才真有些累了,明儿再想吧……” 李文秀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恩,不错,这是海军的新旗舰,一艘真正的二级战列舰,那荷兰人当初跟我们签定什么不得制造多少多少军舰,那时我们还在台湾,实力上也有所欠缺,不得不遵守这个狗屁条约。如今我们在江南立足也有一年多年时间了,哪还需要和荷兰人继续讲那个条约,现在我们根本可以不用理会那条约了,海军将要大幅度的发展,将来我们和荷兰人也许还有英国人迟早有一战,现在不努力赶上待到何时。后天你们就将在南京看见这艘新船加入海军了,成为尊候的新旗舰。这不,连名字我都想好了,我新得佳儿,又恰逢这巨舰加入汉军,孤命名为皇家王子号。”汉王这时的喜悦之情,杨森一一看在眼中,觉得这汉王真乃是有史以来最有作为的君王了,自己敢不肝脑涂地以报君恩。

      “远山有如此之大才,真乃汉王之福也,天佑汉王。”这吴首辅见汉王如此看重杨森,也极力推荐“汉王,我看可以让远山去北方指挥分舰队,让其为汉王练一只海上精兵。”

      见到汉王在点头,杨森进一步说道“虽然我们汉军在火炮威力上大过西洋人,但是火炮射速和精准上却也还有差距,而这就需要平时加大训练,不是说把舰船开出海了,在海上逛上一圈再回码头就行了,既然出海了,那么就要当成是一次演练的机会,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和任何天气情况下都可以进行训练。”杨森心头有一句话没说那就是自己一直都是这么干的,而其他人做到这点的却很少了。

      汉王听的直点头,突然问了一句“杨校尉,你对于海战中采取何种阵型有什么看法,我知道你们海军内部对于这一点争论的很大啊,连尊候也是举棋不定?”

      “诸位,这皇家王子号可以说是自从那郑和下西洋以来,我朝所建之最大船了,这条船由工部的宋青山参照西洋人的战舰设计,同时进行了改良。全船长59米,高51米,排水量达到了1850吨(PS:为了方便一点,我这里就用现代尺量单位了,希望大家谅解一下),在前不久的试航中速度最高达到了10节。全船三层炮甲板,尾舱三层,全通平甲板,不象那英国和荷兰人的设计尾楼高耸,宋青山在降低了船首尾的高度时,相应的降低了重心。一共拥有火炮94门,在设计时此船就拥有水密隔舱,其他象舵轮等也一应俱全,我可以豪不夸张的说即使遇见了英国和荷兰的一级战列舰,皇家王子号也可以一战(关于皇家王子号的情况大家可以参照一下西班牙1690年下水的圣.菲利浦号,我就是以此舰为参照的)。目前我皇家海军战列舰为30艘,有三艘即将被封存,加上即将加入的泰山号和皇家君主号,数量上只有29艘,巡航舰为40艘。从占领江南开始,我们在汉王的授意下对南京、泉州、广州等地的船厂进行了扩建和改良,同时又在松江府、杭州等地新建了两处船厂,又鼓励私人投资建立船厂,所以台北船厂目前的压力减轻了许多,都在集中精力建造大船。我们今年底将有新的4艘三级战列舰下水,与泰山号属于同一级别,明年我们将又有两艘和皇家王子号同一级别的战列舰下水加入海军,另外改良型的三级战列舰有四艘下水,四级战列舰也将下水两艘。预计到明年下半年我们将拥有战列舰40艘,封存四艘,巡航舰将达到48艘,目前宋青山已经在设计我们第一艘一级战列舰,预计明年初开始建造。”

      “把我怎样?” 李文秀的脸上泛起红晕,神情很不安,身体也有些僵硬,好像对此刻两人拥在一起的局面非常不适应。张武强不答话,只是盯着她看;李文秀感到张武强的目光渐渐变得让她更不自在,她轻轻地挣了几下,发现自己挣不开张武强的手臂,于是干脆转过头,避开张武强的目光,顺势把头靠在他的肩上,缓缓闭上眼睛;片刻之后,她小声说道:“你的肩膀又宽又暖和,我这样倚着很舒服。”

      张武强此刻真是有些哭笑不得:这位李府的四小姐不仅幼稚,甚至还有些傻痴。作为一个年满十六的贵族女子,她的言词行为还不如那些小家碧玉有见识,甚至比起青楼女子也多有不如。听说她在京城里居然还有些名气,难道京城里的贵族子弟们真的都是如此不堪?张武强想起自己在美洲丛林和顿河平原上艰苦作战的种种经历,两相对比之下,他心里升起一股自豪感,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他都要比那些同龄人强得太多,而这些优势绝不是他的皇子身份带来的。此时他不禁暗暗感激父皇和母后当年的一番苦心,要不是小时候他们对他的严格培养,说不准今日他也是一个这般无能的纨绔子弟。他又想起当年在少年军校时所接受的种种艰苦训练,当时他最害怕的教官就是这位李四小姐的令堂、帝国唯一的女公爵红娘子,红娘子对他这个有皇子身份的学生从来都是“特别照顾”,无论他表现得多么听话,他的技巧训练量总是多于别的学生,那时侯他心里充满委屈,不过现在回首往事,他却是非常感激红娘子老师,特别是在领教了这位李小姐的种种言行后更是如此,此刻他在心里感慨:玉不琢,不成器;我张武强虽是皇子,但在帝国军中得享盛名却是严师督导和自身努力的结果。

      “杨校尉,你久在海上奔波,和西洋人打交道也有些时间了,你说说如今我们同西洋人相比怎么样?”汉王微笑着继续对杨森发问,看来今天的主角是杨森了,而其他人只是在一旁微笑看着自己。

      “汉王,我认为接战之时采取什么方式全看当时的实际情况,那英国海军虽然在条例中规定接战时必须采取纵列式,但是我所接触到的一些英国海军却认为这是完全没有考虑实际情况的结果,采取何种阵型接战这不是说可以在厅堂之内就决定下的,海上的情况变幻莫测需要临机而定,那英国同荷兰人之间前不久打了一场,荷兰海军也没有完全采取纵列式接战,不是一样击败了英国舰队吗。如果是我的话,我一定会在任何情况下都采取进攻,不顾一切的进攻,进攻再进攻,只有首先发起进攻,打乱对方的布局,这样才能赢得先机。”

      李文秀笑吟吟地看着刚结识的皇三子殿下,她说话的时候酒窝时隐时显,那神情让人不禁联想到小孩子们故意做坏事后,脸上那种自鸣得意的表情。

      “抢亲?抢亲是甚么?”

      杨森知道汉军的军舰与他国所造已有所不同,汉军以往的设计完全遵循着那英国人的设计,虽说英国的设计比起西班牙来说已经很好了,但是杨森总觉得还是有缺陷。这宋青山在台湾督造舰船时就上书给汉王提出简化舰船的制造工序,特别是对于西洋人在船上进行的大量雕刻被完全杜绝,说这是浪费钱财,看起好看,但一点作用也没有;同时对西洋船完全没有水密隔舱也提出修改意见;还有那风帆,加装了适合逆风的纵帆以及三角帆。在新造的一级战列舰时,宋青山对于原英国船进行了大的改动,把原来的尾楼进一步降低,同时加大整船的长度,桅杆风帆的布局采用了上中下三层布局,比起那西洋人的上下布局更好了,杨森可以肯定的说如今皇家海军的军舰从质量上已经超过了那英国人的军舰了。但是有了一流的军舰不代表着有一流的海军啊,杨森也深知目前的皇家海军缺少的是经验,这不是可以用军舰来弥补的,要同西洋人争夺南海的霸权,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