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如梦似幻与嘉靖在一起

作者:拂城旧梦 | 架空历史 | 围观:23784

收藏

  本小说通过写就男主人公青年时的经历和街头偶遇少年万历帝的情节,慢慢的发展中,逐渐不断成长,成了一位万历朝权倾朝野的权臣,写就个人色彩的传奇励志故事。 如幻似幻:与万历在一起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没想到安陆城里的客栈让唐林好一顿找,要么是客满了,要么走好久都不见一个住所,费了好大的劲才在一处偏僻的角落找到住处。安陆城未及荆州城区宽大繁盛,客栈就要比荆州城更少一些,加上夜幕来临,街道稀松,找寻难度可想而知。客栈老板见唐林如此,便察觉他是从外乡而来,老板宅心仁厚,替唐林挑了一件“上好”的房间,还吩咐下面的人帮唐林烧了一大桶热水供唐林洗浴。虽然此处客栈有些颇偏僻,不甚好找,但老板在房间布置以及卫生整理方面确是下了不少功夫,让人住进去有一种回到家的感觉,唐林对此处顿生好感。客栈如此经营,首先老板是一个热爱干净整洁之人,其次也是因为客栈所处的地方离中心街道有一定的距离,在客源上不足,不像开在街道中央的客栈几乎夜夜客满,只好通过提高房间的归置和待人的服务上去赢得更好的生意。。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虽说安陆城的自然地理条件是优越的,但随着气候越发严寒,也越不利于考察了。要是过了此处再继续前行,北方是越发严寒,天寒地冻的,再说北方的自然水文环境也不如南部地区,也不便于发挥自己此行的目的,也许真是到了归程的时候了。

      面对三年之期,唐林结合自身情况,邀请父亲一起为自己制定学习计划,不求锱铢必较,但求实在有效用。唐林深信沉淀的力量是巨大的,不像以前虽说书读得也不少,但是缺乏沉淀的过程。因而,唐林将接下来的阶段当做一次奋力拼搏的经历。

      虽然现在做的事与自己的远大抱负差距很大,唐林依旧坚信厚积薄发之理,随着时间的推移、经验的累积,终有一天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见到自己想见的人。谈及此,唐林不由得又想起了曾经的婉儿和那个有关婉儿的奇怪的梦境。在文史馆的工作之余,没有其余官府之人叨扰,没有知府李伯伯的探访,一切都是如此平静,可以利用不长不短的休整时间去乘舟沿着江面而上,此时正值夏末,虽然已过了汛期,但是江面依旧开阔,看着两边的景象,跟几年前倒是大有不同,一是时间季节不相对称,二就是时间对环境的改变还是挺大的,虽说只是过去了不到五年,但是也能产生大的改观了,但江里的流沙依旧还是那么多,江水依旧混沌。

      唐林拖着他那略显疲惫的身躯,依靠着自己扎实的水性猛拽着身边的这位年纪相近的少年,一小段一小段的缓慢游向对岸,到了岸边,唐林使出浑身气力将其半身“送”上陆地,自己再上岸将他的整个身体拖上岸,做完这些动作,唐林早已累得精疲力竭,也不管地上有多脏,顺着身体就倒在了地上歇息,被唐林所救的这位少年因体力不支也昏睡了过去。整个人没过一会,就听到有人的叫喊声,顶眼一看,原来有人在推诿自己所救之人,并称其为“公子”,在如此声响之下,“公子”也从沉睡中缓慢醒过来,顿感身体的寒冷,自己只记得在湖面喊救命然后有人把自己救上了岸,他发现自己身边有一个人也是湿漉漉的,而自己的随从却是干净的衣衫,便立刻明白了是衣衫打湿之人救了自己,连忙想着起身感谢恩人。

      新帝登基,少不了会发生一些大事,例如更改国号、大赦天下、颁布重要法令等等,但是在唐林看来,只要不是废除科举,其余的事情在目前都可以不管不顾。就这样,唐林又度过了一年半。如此一遍又一遍的磨炼,唐林终于迎来了大考。在考场,唐林看着如此多的考生,仿佛人数多了许多,都是为了能在崭新的嘉靖朝成就功名,一展抱负。在考试的时间内,唐林始终让自己处于清醒状态,发挥自己的最好水平,去应对刻板但有效的考题。

      唐林一行在所有要赴京的人员里面来说到来时间属于中游水平,离京城近的地区的青年才俊早早的来到客栈,唐林自然无法与他们这些人相比。既然来到了王朝都城,且离正式甄别考试的时间还有段距离,恰是唐林游览京城的好时光。北京城在春秋战国时期作为燕国的都城而存在,但在此后相当长的历史长河里都没有作为都城存在,它地处偏北地带,靠近外族地区,既不是中原地带,也非南地温和富庶区域,直到金朝、元朝等少数名族建立政权才慢慢将北京城放在重要的地位,而明朝开国皇帝也是将现在的南都南京城定为都城,直到永乐帝继帝位才将北京定为都城。说到北京城的历史文化韵味,经历了明朝几代帝王的努力,要好了许多,但却还是不及中原地带拥有悠久历史的古都,但这并不妨碍其作为王朝都城而为国人仰慕。

      就这样,唐林将自己多数时间“藏匿”在屋内,一是为了整理资料,二是为了避寒,时间过去了一月有余,迎来了洞庭湖畔今冬的第一场初雪。洞庭湖畔、汨罗江边之初雪不像自己在书籍上了解到的更北之处的雪那般“粗犷”,也许是受南方之地似水柔情格调的熏陶,此处的初雪是轻柔的,细微的,让人有诗书情愫的。俗话说,自古江南出情怀也正验证了这一道理,远未有北方之人的豪迈之气,且江南之人喜爱研读诗书,自隋朝开创科举制度以来江南盛产状元,多出才子也就能让人理解了。

      进京之路对于一个没有去过北地的唐林而言,是漫长且复杂的。漫长的是路途的遥远需要用时间去验证,复杂的是路途地形的多变。这一路上让唐林感知到了大明王朝地域之辽阔宽广,气候之变化莫测,见识更为增长。同行的人多以偏南方地区居多,自然免不了深入北方略感不适之人,所幸唐林自小喜爱游泳,身体上还算不错,并未出现不适之状。

      没过多久,唐林在等待之中迎来了省内的派遣指示,凡是上报派遣意愿之举人,官府都是以榜单公告,并向每人提供派遣文书,如此便能证实其身份。唐林看到自己被派遣到荆州府,便想起自己几年前在荆州府的经历,,只是觉得自己与荆州甚是有缘,说不定将来会成为自己的福地也说不定,全然没有将父亲与李伯伯的因素考虑其中,觉得自己被派遣荆州是巧合而已吧。

      再次踏上去荆州的路途对唐林而言却又是另外一番风景和滋味,这一次不向几年前那般的“落魄”和缓慢,这次是作为公派人员乘坐官车、走官道前往江北之地,一路上的所思所想自是大为不同。现如今也是一个金秋时节,跟几年前出发的那次时间是相仿的,也许这正应了那句冥冥中自有天意吧,就是为了让唐林再触景生情。

      唐林趁此时的暖阳天气先去郊外的江边游览一次,没想到安陆城的深秋是那般的安详和凄婉,远处的鸟儿蜷缩着身体在近乎光秃的枝头懒懒的享受着一丝阳光,以求积攒最大的热度;地上的一只毛发凌乱的小野狗在草地上吃着路人扔下的残羹剩食,却不料吃进了剩饭裹夹上的枯草,难受得小野狗连忙吐食;放眼望去,低矮的江面将两旁的树木显衬得更为高大,但难见一人的眼前却是这般的安详,全然没有这个时节本该有的一丝丝活力,即便是一缕缕阳光也未能改变这样的氛围,倘若是阴雨天,那简直更加难以幻想。唐林是不喜冬日的,甚至有时达到一种厌恶的程度。唐林不禁怀念起自己家乡的气候,虽然会时常多雨,但也不至于像此处这般干涩。

      等富有节日喜庆的正月过去,就要慢慢迎接春日的到来。也许是唐林的家乡地处江南地带且靠近洞庭湖边,迎春的水汽和春阳造访得要比江北稍早一些,枝头上的鸟儿声却也叫得人舒心,且早早的不见了积雪的影子,倒是此时的风却有些凉飕飕的,也算得上是冬日的尾巴再“放肆”一次,穿衣也容不得马虎。又是一年的这一时节,唐林想起自己以往的几年与婉儿在这时期的情愫,不忍黯然唏嘘和感慨造化弄人。没有了“旧人”的陪伴,唐林只得独自一人去感受早春的“美好”,这样的早春在喜欢繁花簇锦之人的眼中只能当作未满之残景,只有少许的新芽和绿叶点缀,但在唐林和婉儿这般心性“高远”之人眼中却是眼前浮想的绚丽多姿、花草树木在寒冷中的傲骨以及极力迎春的姿态。

      当皇宫来的大人向这批入选的人训话传达皇上旨意时,大家都一起跪地接受旨意。唐林跪在黑压压的人群之中,听闻上面的大官在那讲话,便不安分的忍不住偷看一眼,领略下皇宫人的气派,但无奈那人眼神太尖锐,唐林刚一抬头看前面,就被皇宫的大人“盯”上了,也只能怪唐林太过扎眼,那么多跪着的人都低着头,只有唐林那么“引人注目”。但就是这一抬头,唐林一个全新的前途即将到来。

      唐林之所以看中这里来进行考察,就是看中了此处较为全面的水文系统,江河在此汇聚,水库湖泊也不少,且水文条件较和缓,岂不正是自己所向往之地?来到一个新的地方,同时也免不了先对此处进行一番“打探”,以满足自己的好奇之感,这也正是唐林如此年纪的人该有的正常反应。刚来这里,唐林便听闻此处的城区格局,整个主城区较为密集,西边没多远就是江边,将城区的延伸线隔断,东南边为一个近乎为长方形的湖泊,湖泊与江相夹的地方即为主城区的活动区域,偏离了这片区域基本上便是郊区之地了。之前唐林便是坐船过江来到的城门外,此时为冬季,江面水位较低,唐林没一会功夫便乘船上了岸。

      最后,这位接待的头领想出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在接下来自己接待的时间内,对唐林依旧保持常态,但是在某些方面会给予一定的暗中关照,却又不会显得比较有失偏颇,同时也得让唐林感受到自己与其他人在接待方面的些许不同。

      今年的春节在唐林看来在形式上与以往许多年并未有多大区别,但在春节期间与父母之相处在感觉还是存在着些许不同,父母对自己的一言一行无时不传递着父母把自己当做大人一般看待了,远行一次不仅是年纪大了,更是心智要想比之前更为成熟,而唐林也深感父母越发苍老了,虽说父母的年纪没那么大,但这短短的几个月,父亲之前本难以发现的几缕白发如今却是显著了,母亲虽没看到白发,但是头发掉的却是更多。念及此,唐林深感父母对儿子的忧思之情与舐犊之情。

      陈大人在唐林长时间的期待眼中,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那可能是我记错了,不过认识你还是很高兴的。以后要是有需要我愿意助你一臂之力。”对于陈大人的这番解释,唐林也没有多加怀疑,毕竟当年自己把人救起来的时候,虽然看了两眼那两个人,但是水珠将自己的视线模糊了,也没有看得很清晰。唐林也温和的对陈大人说:“能结实大人是唐某的荣幸,怎敢奢求得到大人的抬爱呢。感谢大人的这番款待,在下以后肯定会好好为朝廷出力的。”随后便向陈大人请辞离开了此处。

      经历了前几天的低温,天气也慢慢回暖,唐父回家的第二天,太阳也从乌云的“庇佑”之下出来透气了,在这近乎冬日发呆时节让人心中十分温暖,仿佛就是为了迎接唐林的归来,光环笼罩四周一般。在外奔波了许久,唐林决计先好好休息一些时日再将自己外出所获整理出来,也不枉自己如此久的付出。过了这些时日,待到开春之时,也该为科举,为自己的将来好好计划了。

      但自己终归要开始做正事,游水的事只能等到事情结束之后再作打算了。唐林便沿着湖面依次测量,不停的下蹲站起,虽说唐林是位年轻小伙,但平时运动还是稍少了些,背上还是十分疼痛的,这样反复几次,唐林也不得不先寻觅一个可以好好躺靠的地方休息一番。也许是昨晚有些失眠的缘故,躺着躺着就慢慢入睡了,在短暂的梦里,唐林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内心真正喜爱过的婉儿,想念她的一颦一笑和她的聪慧可人,或许只有在梦里唐林的内心才是温暖的。不知过了多久,唐林的好梦却被不远处的叫喊声所惊醒,当他清醒神经,就听到有人在湖里喊救命,从救命声的气量和急促程度来看,对方的求生欲望是何其的强烈,想起自己两年前也曾在洞庭湖里救过附近伙伴的命,出于对生命的敬畏,唐林带着并没有完全恢复的后背来到湖边纵身一跃,猛的扎进了水库里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