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中

女列车长:我本无情

作者:梧桐阅读 | 都市生活 | 围观:5869

收藏

  《女列车长:我本无情地》写的一本都市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马科长,唐士伟,高段长,张伟,方蓉,曾强,车上,车员,王宏,老宋,车长之间的故事。女列车长:我本无情地约44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

精彩情节:


    女列车长我本无情  


    我说,你要给我找客运段的呀?

    有个卧铺还好,没有卧铺呢,有个硬座凑乎。没有硬座呢,找个地方摊开报纸坐一坐也成。再假如,车上人多得插脚的地都没有,厕所里都挤得满满当当的,喝不上水,吃不上饭,如不了厕呢,这不是恐怖,九十年代这是常态。

    他们大多数是农民工,揣了为数不多的回乡工资,一年的劳作不容闪失,车上这么多陌生的脸庞,难保没有一两个坏人,他们怕呀怕,看着满车厢乌泱乌泱形形色色的人儿,哪能分得清哪个好,哪个歹,哪个可以担待,哪个包藏祸心?担心,揣测,琢磨,斗争,提防,上亿个脑细胞急剧地运转,一刻不得清闲,思维就紊乱了。然后,不可思议的举动就爆发了。

    怎么也没想到,和高段长的第一次会面居然发生在卫生间里。如果世上真的有重生这一说,我宁愿下次换个更好的地方。

    人紧张的时候总是容易出事儿,每逢紧张我总是好内急,即便肚子本来没有尿意,也想着找个卫生间跑一趟。

    九十年代初,把人家姑娘睡了,始乱终弃,不仅受到社会舆论谴责,单位也是要参与进来干预的。如果姑娘到客运段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势必会耽误小伙儿的进步。

    铁路单位都好赶时髦,工作一般化,思想贵族化,整天挖空心思想着用个好词好语的,把自身形象狠扎扎地包装一番。当时企业文化的概念还没有铺天盖地,但各家单位的企业精神已经提炼得不少。

    都说好事要成双。有了王艳丽这么一个刺激,这个稿子我写得非常卖力,不能让她小瞧了我。后来这个稿子发的位置很醒目,篇幅也很大。本来,我是照着小通讯的目标去采访的,没想到,弄出了一个长篇。之后,去见她介绍的儿科护士苏红的时候,我还自豪地提到了这篇新闻稿件儿。

    一席话,说得王艳丽笑得直喊腰疼。她哪有腰啊,肥腰和宽臀基本连一块,走起路来,包裹在制服裤子里的大腚到处乱颤,让男人惊心动魄。

    东边的装修好点,西边的装修差一点。我不理解为什么同一个楼层,为啥不都搞成同一个样子。生物学告诉我们,地球上的美好事物向来是讲究对称美的。

    小伙不按规则出牌,坏了程序,姑娘家不愿意了。小伙也不愿意,当初,咱找的可不是这个标准。

    她胸前很实在,两个傲然的硕大顶得我心慌,那是两团实实在在的肉,肥而不腻啊。我哪在如此狭窄的车厢里经历过这种宏大香艳的场面?心慌得厉害,我使劲地靠近她,顶她,我又很快地闪开了。你懂的,下面非常争气地挺立起来。我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我怎么能在老大姐跟前如此放肆。我拱着腰,尽量不接触她。

    在客运段不能发慈悲。所谓,慈不掌兵。在远城客运段,候选的后备列车长一大把一大把的,必须把竞争对手狠狠地踏在脚下,然后摞上三层五行大山,让对手永世不得翻身才能趟出自己一条血路。哪个人走到列车长这一层级,不是眼泪一把鼻涕一把鲜血一把上来的,一个没有经过淬炼的列车长即使得到这个岗位,也会很快被善于钻营的新生代给挤下去。

    这么短的时间,让我拿出最合适的应对,确实难度太大了。以前的学生妹,我是抱着居高临下的态势和她们交往,我还没开始真的动作,她们往往就像个筛子似的发起抖,等着我发起下一波进攻了。

    蔡段长是客运段的资深段长,土生土长的远城人,从基层的列车员、列车长、机关的乘务科、安全科到车队长、段长助理,一路成长到副段长,通晓客运段的边边落落。

    后来一次,小伙大约晚上多喝了几杯猫尿,早上五点多的时候起身下床上厕所。影影绰绰看见有人在灶台上忙早餐,还用说吗?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这个妮儿真是值!稀里糊涂,云里雾里,从后面猛扑上去一阵乱啃,结果放下后,一见那个脸,诶呀,见鬼了,根本不是自家的那个。

    我说,听老人讲,屁股大的女人生孩子容易。我要个健康活泼的后代,少不得要个**的。我打小喜欢吃肥肉,不喜欢吃肋排。再说肥肥的女人手感好,我是有体验的。

    原来姑娘就怕恋爱期间被小伙窥见底色。两人黏糊到一起时,晚上非等到小伙儿睡了,才卸妆就寝。早上,乘着小伙未醒来,早早进卫生间捯饬,把自己先变成仙女才出来示人。

    现在,王艳丽如此简单的动作显然是一个信号,她进可攻,退可守,进退自如,运筹帷幄,我却惊慌失措大脑整整短路了十几秒。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