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结

捺钵王朝

作者:兵马司 | 架空历史 | 围观:5282

收藏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都钵王朝  捺钵王朝之辽太宗  捺钵王朝之开国  捺钵王朝之辽圣宗  


      耶律贤的脑袋里“轰”地一声,好像扔进了一个大炮竹,接着就是嗡嗡耳鸣和阵阵头疼。

      车窗上锦帘掀开一角,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笑道:

      年长的那位是个汉人,名叫韩匡嗣。他出身于一个既显赫又卑微的家族。父亲韩知古是战争中沦为奴隶的俘虏。凭着聪明和机遇在需要汉人帮助的契丹朝廷飞黄腾达。官至左仆射、中书令,死后封为佐命功臣。

      在他的左边,并肩走着一匹灰色健马,上面坐着个五十多岁的汉子。身披灰色狐皮氅袍,头戴遮耳皮帽。中等个头不胖不瘦,刮得干干净净的国字脸上两道剑眉,天蓬似地盖在一双深邃的黑眼睛上面。

      这是一支二百多人的队伍,在一丈多宽只容得下两匹马的山道上首尾排开。骑队中有一辆双驾的马车,窗帘门帘上的绸缎映着星空滢滢闪烁,顶蓬上的银饰在月光下隐隐发光。马车前面不远处三匹骏马昂首挺胸阔步前行,马背上的骑手看上去气度非凡。

      贤被人扶着钻进马车,队伍继续行进。

      父皇母后死于乱军时他刚满三周岁。半夜里叛军手持刀枪火把喊叫着四处搜他。好心的御厨用毡毯把他包起来藏到柴堆里。他从缝隙中看到外面火光冲天血肉横飞,吓得昏死过去。后来虽然死里逃生留下一条小命,可是受到巨大刺激,身心创伤永远难以痊愈。叛乱平定之后,他又从万千宠爱变成孤苦无依,缺少精心调养和快乐童年,变得身体多病弱不禁风。此刻要不是依靠在妻子身边恐怕就要昏过去了。

      这是他从小落下病根,医生说这叫风疾,一受强烈刺激就会发作。

      失去父母的祜祐寄人篱下,加上性格懦弱,耶律贤从小就被宫中其他天潢贵胄的孩子们欺负,连伺候他的下人有的也白眼相加。懂事以后逐渐听说了自己的身世,他更是总感到有人想要干掉自己,随时提心吊胆害怕遭人暗算。

      “什么人,站住!”

      那架装饰考究的马车正好吱吱扭扭地到了跟前,韩德让把车上的踏脚凳拿来,扶耶律贤坐下。找来一块布把他脸上身上到处的泥水擦干。匡嗣蹲下来轻轻捏捏各处筋骨关节,站起来点点头道:

      这座小小营盘很快就变得一片光海,像黑暗的夜空里一颗隐身的星星突然眨开了眼睛。光明照射下,几十条狗一起汪汪狂吠,骡马嘶鸣,人声嘈嘈。一辆华丽马车吱吱扭扭地拖到院中,很快套上两匹威武的驾马。半个多时辰之后,一串长长的火把出现在女里来时的山道上。

      骑马走在右前侧的是韩匡嗣的第四个儿子名叫韩德让。

      公元969年,是辽国的应历十九年。二月二十二日这天深夜,最后一个时辰即将结束,正是夜深人静的时分。怀州城外一处黑压压乌云盖地似的大营里仍然火烛通明。

      “啊!”耶律贤吓了一大跳。脖子伸得更长了,眸子瞪得像驾车的马眼那么大:“什么时候的事?”

      “就算是皇上驾崩,我们也没有必要这么着急呀。”耶律贤还是在发懵。皇帝怎么会死得如此突然?即使皇帝真的死了,着急赶去的应该是皇帝最亲近的眷属贵戚和最倚重朝臣亲信。他算得上是什么呢?为什么要把他从睡梦中叫醒急如星火地赶过去,而且还带着妻子一起?整个捺钵营地看起来都还静悄悄的,他们应该是最先得知哀耗并抢先到达的人吧。

      耶律贤是契丹第三朝皇帝世宗的儿子,母亲是世宗的正宫萧皇后。在他之前有大哥二哥,可他是嗣子。因为大哥刚生下来就不幸夭折;二哥虽然比他大一岁,但是汉族后妃所生,按照契丹祖制是没资格继承皇位的。如果赶上太平年代,贤本可以安安稳稳继承皇位。可是三岁那年发生了一场政变,父皇母后惨遭叛党杀害。堂叔耶律璟率兵讨伐并消灭了乱党,之后自己便堂而皇之地坐了金銮殿。耶律璟收养了堂兄的遗孤,把他养在自己的父亲太宗皇帝留下的宫帐永兴宫里。

      燕燕是妻子的小名,她的大名叫萧绰。萧思温有三个女儿,燕燕是最小的幺妹。从姓氏上就可以知道她出身于契丹贵族。

      中间是一位二十岁上下的青年,单薄瘦削的肩上披着一件黑色貂皮大氅,戴着连在氅衣上的出锋皮兜帽,露出一张略带苍白尖下巴的窄长脸。他半闭着眼睛,神色萎靡,摇摇晃晃在打瞌睡。胯下的那匹浑身长着黑缎子般皮毛的骏马配着金蹬银鞍黄絩辔头,瞪着两只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把头伸向前方。

      “我也不清楚,一会儿到了御营见到侍中大人就什么都知道了。是侍中大人派女里来叫我们尽快赶过去的。那不是,他就在前面领路。”德让指指向队伍的最前面。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