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听说宫主是个大魔头

作者:知食king木俞 | 古代言情 | 围观:22362

收藏

  江湖中人人传闻,玉瑶宫的谷主是个大大地大“魔头”!她不但灭了两大宗门,但是个“神罚魔神”!但谁又能懂“大魔头”的痛苦?爽文小说千千万,某“魔头”她实际上只想当条咸鱼啊!么灭了两个虚伪的的门派就得被人人诛之了?本谷主那可是在保护好九州因为未来的花朵呀!罢辽罢辽,没人去理解就没人去理解吧!当然本谷主有“挂”手上,会在意这些流言!为了守护着爱与和平,为了保护好世界不被彻底毁灭九州因为未来的花朵,就由本谷主细心呵护吧!......诶等等?!这世界怎么跟本谷主想的不太像啊!这里是晖剑宗的主殿,偌大的空间内即使是坐着几百个人,也丝毫不显拥挤。这宫殿修的是富丽堂皇,雄伟壮观。即使是从远处张望,也能看到外面屋檐上那镀着金,高大威武的石兽。而这美轮美奂的主殿内,处处精雕细刻,雕梁画栋,连摆放的物件也都个个价值不菲,奢靡无比。。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我们的人说,鬼方少爷办完事了,正在从青丘往玉瑶宫的方向走,按鬼方少爷的速度来看,此时应该已经快到了。”果然,不祥的预感是真的。我一下子直起了身子,皱了皱眉,拔高声音道:“什么?他已经把事情解决了?我好不容易才把他支走,这还不到一个月,他怎么就回来了?”说罢,我赶紧起身,冲良辰急匆匆地说:“他要是回来了,你就说我去闭关了,没个三个月出不来,知道了吗!”

    按玑刹的修为来说,他不仅早就可以飞升去九重天,还早已可以化蛟为龙。但他这么些年来一直都只在人妖两界活动,从不肯去九重天,也从不肯渡劫化龙。所以如今连世上他仅存的朋友都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只知道他一直在找些什么东西。

    他拧起眉毛,不悦道:“怎么,这么不想见我?”他的声音虽不是特别低沉,却也十分悦耳。我轻轻拍了拍他的手,示意他把手放开,然后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我的衣领。

    妖王出世可不是小事。

    等到惊雷带起的尘土散去,众妖只见鬼方纣身上闪烁着一层耀眼的金光,那金光正在他的身体周围保护着他。鬼方纣显然是也看到了自己身上的金光,但只需一眼,他便已经知道,这雷,这云,还有这金光都是玑刹的手笔。

    而大殿内,那张彰显身份和地位的主座上,坐着一个一身飒爽,不怒自威的女人。她脚下不远,站着一个弱柳扶风,可谓是楚楚动人的女子。那女子哭的撕心裂肺,众人却紧锁眉头,有的甚至都悄悄的捂起了耳朵。

    “何事?”我试探性的开口问到。

    闻言,我站起身来,慢慢从主位上一步步踏着几层阶梯下来,然后走到离白妤妤五步远的地方,扫了她一眼,道:“不是。我本以为诸位此次邀我前来是真心想与我玉瑶宫交好的,可没想到,本该愉快的一天,却被一只癞蛤蟆坏了心情。既然诸位也没有愿意站出来陈述事实的,而且天色已晚,我便不多留了。下次见面,大家还是直接动刀枪的爽快,别来恶心我,我受不了。”语毕,我把溯影石扔到白厉手中,径自带着我的下属离开了这座华丽的大殿。

    “嗯,这孩子上进吗。”我说。

    不过,如今时代已经变了。有不少被威胁的门派,被追杀的修士甘愿投入玉瑶宫门下,以寻求庇护。不过这只是走运的,还有不走运的,都死在了来玉瑶宫的路上。

    大族长说完,众人眼神中无不露着期待,他们纷纷推搡着各位家主候选人们登上神坛,然后一干妖等眼巴巴地看着他们,希望能找到谁才是真正的妖王,然后让妖王带着他们狐族走向辉煌。

    鬼方纣看着在台下偷偷冲他使眼色的玑刹,叹了口气。他并没有和玑刹做过什么交易,他也不知道玑刹为什么要帮他。他唯一知道的,就是玑刹的身份,还有玑刹和卿玖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所以他草草办完了继任仪式,准备去找玑刹问个清楚。可他找了半天,也没在青丘再找到玑刹的身影。

    这是某风和日丽的下午,外出游历的鬼方纣突然收到家族的消息,说是青丘的家主选拔仪式提前了,无奈的他只好放下手中的卷宗,急忙前往青丘参加家主选拔仪式。可没想到,他前脚刚到青丘,许久未现身的青蛟后脚便也来了青丘,他的出现让鬼方纣的心情十分复杂。他想,这头蛟虽然活了很长时间,但智力却没跟着年龄的增长一起增加,这次来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万一他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可怎么办?

    突然被雷劈了的鬼方纣皱着眉头,感到很奇怪。他奇怪的不是这雷为什么只劈向他,而是明明那道雷都已经劈下来了,但他身上却并没有感觉。

    如果像几百年前那样,妖王在青丘一族中出现的话,青丘狐族的身份无异于是会凌驾于众妖族之上的,这样的结局大家喜闻乐见。但若是妖王在其他族群当中出现,那这件事情对于青丘来说,就是十分危险的,危险的不是必须放下身段俯首称臣,而是会有其它族群借此机会打压,欺侮。

    想到这,各位族老面面相觑,神情都很凝重。见他们这样,玑刹装摸做样的又掐算了一番,故作惊叹道:“呀,本座算出今日妖王出世,竟就在此地!恭喜诸位,青丘果然是有大气运的!”玑刹说着,悄悄往鬼方纣的方向靠了靠。他抓住鬼方纣的手臂,向鬼方纣身体里输送着他的气息。然后对着惊讶的族老们说:“诸位还愣着干什么呀?本座既然都算出了如此妙的机缘,尔等还不赶快测试一番,看看如今在座的谁是妖王?今日若是有妖王做了你族家主,那这可是青丘之幸啊!”

    白妤妤的哭声凄凄惨惨,娇俏的脸上梨花带雨,她正向她的好哥哥控诉我当众拆穿她真面目的事实。可经过她的一番说辞,硬生生把我本来不太好的形象越描越黑。我微扯嘴角,十分之无语。这还只是说了她几句,她就哭成这个样子,哭就算了,还凭空捏造,当真不愧是晖剑宗最讨人厌的小师妹,没有之一。

    我心满意足的吃过晚饭,半倚在美人榻上,边吃着手边的水果,边问良辰:“良辰啊,你知道晖剑宗里有什么好苗子吗?”眼前的少年不过十五六岁,生的一副清冷的样子,他眼底淡漠,浑身上下就差没写上生人勿近了。

    闻言,我在心里大大的翻了个白眼。又暗自纠结了半天,最后得出了结论:即使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但任务该做也还是得做!不然我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副本又要倒带重来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