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完本

平凡的清穿日子

作者:Loeva | 架空历史 | 围观:26184

收藏

  这是一个曾被众多最著名再次穿越前辈书友过的世界。在“庙堂权臣”11男与“京师明珠”清穿小说女的光芒之下,伯爵家的三小姐谨慎小心地选择了融入其中整个时代……谨以此文向所有再次穿越经典英雄致敬!更令她难以接受的是,根据周围晃动的几个女人的穿着来看,这个时代是在清朝!!!她居然也会当上清穿女。早两年前就不再看清穿文的她,怎么能忍受这种打击?。

相关资讯:

精彩情节:


    平凡的清穿日子女主  平凡的清穿日子百度网盘  平凡的清穿日子结局  平凡的清穿日子婉宁结局  平凡的清穿日子好看吗  平凡的清穿日子男主  平凡的清穿日子txt全集下载  平凡的清穿日子免费阅读全文  平凡的清穿日子txt百度云  平凡的清穿日子  


    “什么呀,你胡说。”那小丫头不依,缩回头,撇撇嘴,“三奶奶怎会这样做,顶多骂几句罢了。她老人家素来最是怜下的,那样和气的人,不然也不会让东厢那个爬到她头上。”

    这时门口传来声音:“小妞妞今天怎么样了?”声音刚落下,就有一个穿着石青旗袍的年轻妇人走了进来,原来是小妞妞和端哥儿的亲娘佟氏。二嫫连忙起身请安,回话道:“已经好多了,原还有些呆,如今也懂得看人了,想来过两天就好了,刚刚才哄她睡着了呢。”佟氏叹口气道:“阿弥陀佛,没事就好。”二嫫又问:“三奶奶才从哥儿房里来么?他今天怎么样?”佟氏知她也当过儿子的乳母,对两个孩子都是真心疼爱的,便答道:“吃了药,已经退烧了。大夫说不妨事,我才放心过来瞧瞧。”说得连二嫫也开始念起佛来。

    二嫫闻言也不说什么,只是低头做着针钱。那小丫头见她不答话,静了一会儿,觉得无聊,就说起旁的事来:“不知端哥儿怎么样了,三奶奶天天在那边房里,三爷也一办完差回来就去守着,他们都只是晚上来一回,可小妞妞还是呆呆地,不哭不闹,也不出声,又不理人,这可怎么处?”

    佟氏看过小女儿,又问了二嫫今日杂事,等满意了,才在屋子正中的椅子坐下,道:“方才见了你做给端哥儿的肚兜了,难为你有心,方才给他穿上,他就好多了,想必是你诚心,感动了上苍也未可知。”二嫫忙说道:“这个是折煞奴婢了,这分明是哥儿有福气,上天也保佑他,那个肚兜不过是凑巧罢了。奴婢没什么见识,只是听说那百福字的花样儿吉利,才想着做给哥儿试试。那里有那样大的本事,让老天爷也受感动?”

    那小桃听了,整个人泄了气,转头想对二嫫说什么,见二嫫只是斜着眼睛睨她,只好耷拉着头出去了。

    她此刻压低了声音,凑近二嫫,一副神秘的样子:“东厢今儿一大早吵了一个早上呢,又摔花瓶又砸椅子什么的,还大哭大喊的,十有八九是疯了。”

    二嫫冷笑一声:“可不是疯了么?她做下这样坏事,被抓住了,还有脸闹,但凡有点儿眼力劲的人都不会这么干。我倒情愿三奶奶早点把她赶出去呢。”

    她原本是个英美文学专业的本科生,大学毕业后在一家翻译公司混了一年多,因为受不了沉重的工作压力,辞职回家接活单做,当起SOHO一族来。虽然钱赚得不多,但好歹能够养活自己,还有一点富余。闲暇时也不爱出门,除了看电视,就是上网看小说回贴。一句话,时下最时髦的宅女是也。本以为小说中已经烂俗的穿越是绝对不会成为现实的,谁知她居然狗屎运到亲身经历了一番。

    “行啊。”二嫫头也不抬,“只要你把嚼舌头的功夫都用来练针线,再得几年,包你就能比我强。”说罢抬头往门外喊:“小梅,小梅,过来。”

    二嫫一边说些闲话,一边轻拍着她哄她入睡。也许是久了没享受到这种待遇,柳西西不一会儿就觉得困了,眼皮子耷拉下来,不一会儿就迷糊起来。二嫫只觉得小妞妞越来越正常,也不怎么呆了,想来很快就会好起来,心里极高兴,手里倒还是照拍不误。

    听她这样说,二嫫马上瞪了她一眼:“你还敢跟外人嚼舌头?!仔细你的皮!”

    佟氏心情也许是极好,脸上一直是笑咪咪的:“你何必这样谨小慎微?当初端哥儿小的时候,我要侍候他奶奶,一天到晚都不得功夫理他,他的事不都是你一手包办的?如今你又奶了他妹妹,你放心,我两个孩子都会感你的恩德,以后必会孝敬你。”

    天可怜见,她既不是历史专业的学生,也对考古学毫无研究,古文水平只是还可以,化学物理学得一塌糊涂,作为专业的英美文学,大多数已经还给老师了,还算是一项长处的英语,在这个时代有什么用啊?难道要她跟清朝的传教士拽二十一世纪的现代英语吗?老天爷,现在莎士比亚搞不好还没死呢!

    刚刚穿越过来,还没搞清楚周围的状况,她也不敢开口,学人家穿越者说那句名言:“这是在哪里?你们是谁?哎呀,我失忆了……”那样她一定会呕死的。

    想到这里,就忍不住摸摸她的头发,却不想柳西西睁了眼,圆圆的大眼只看着她。她瞧着有趣,脸上也带了笑意,道:“原来你不是睡着了呀,你这小妞妞。”说罢把被子盖松些,也只跟孩子对着眼睛瞧:“你也算是大命了,多亏你哥哥死命举高你,不让你沾一点水,若不是这样,你一个人被丢进那冰冷的池水里去,一会儿功夫就没影了呢,你哥哥却病得不清。他这样疼爱你、爱护你,你长大了可以好好对他呀,嗯?”

    不多一会儿就来了个十四五岁的丫头。二嫫把针线活递给她:“这是给端哥儿做的肚兜,我在上头绣了百福字,你给他带上,也算是祈个福。”那丫头答应了一声,拿了转身就走,没走两步又停下,回头对小丫头说:“小桃,没事儿别老顾着说嘴,三奶奶让我叫你去厨房呢,今儿我要给哥儿熬药,没空帮忙。你去把柴砍了。”说罢就走了。

    “可不是么?听说当初是三奶奶做主扶她上来做妾的,不然她哪有这么风光,她本来不也跟我一样,是个侍候人的丫头么?三奶奶待她这样好,她却恩将仇报,定是早就疯魔了。”

    “你懂什么?上头的人哪个是易相与的?”二嫫只是冷笑,“这回也是东厢的糊涂,以为除掉端哥儿和小妞妞就能独占三爷,把三奶奶踩在脚底了?也不瞧瞧自个儿是什么身份,一个丫头,能做妾就算祖上烧高香了,还妄想跟正房奶奶做对,她以为三爷会站在她那边吗?也不想想,端哥儿和小妞妞都是三爷的骨肉,出了事,心疼还来不及,怎会偏帮她这个凶手?”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