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我靠子孙后代躺赢每个世界

作者:魅娆歌羽 | 悬疑惊悚

收藏

  【本文无cp,快穿 生子 躺赢 空间】A82573星系,新人类与母巢之间的恩怨由来已久,最后之战突然爆发,最后新人类惨胜,但双方损失损失惨重,新人类文明倒退,母巢虫母感同重伤不明白所踪,缺省死亡……,剩下去的母巢严重不足为惧,但是几年的时间,母巢全灭。却谁都不明白道,被死亡……的虫母这时正一个雾蒙蒙的白色空间内……“叮咚!相匹配度98.74%,正绑定微信中……”

我靠子孙后代躺赢每个世界_100:在团宠世界躺赢(35)推荐票破五千加更

    “今天的事多谢鹭洋了,不然还不知道福宝怎么样呢。”王秀娥看周福宝乖乖的闭上眼睛睡着了,转而对一直站在身边看着的方鹭洋说。之后的事情可不适合方鹭洋在场,家事之所以为家事...

    “今天的事多谢鹭洋了,不然还不知道福宝怎么样呢。”王秀娥看周福宝乖乖的闭上眼睛睡着了,转而对一直站在身边看着的方鹭洋说。

    之后的事情可不适合方鹭洋在场,家事之所以为家事,就是因为这是一家人的事,方鹭洋可不是他们家的人。

    而且若不是因为方鹭洋总是跟着周福宝保护着周福宝,周福宝也乐意带着方鹭洋,她早就不同意周福宝和方鹭洋来往了。

    虽然还是个小孩子,也许什么都不懂,但方鹭洋只是一个罪臣之后这一个原因,她也不希望周福宝和他有来往。

    她更不希望俩人在这么小的时候培养出来感情,最后周福宝成了方鹭洋的媳妇,那她还真的是没地哭去。

    若是因为方鹭洋身上的罪臣之后的身份连累了他们周家……

    她可不管周福宝是什么福星不福星的,家都没了,还要福星做什么?

    ——即便方鹭洋的罪臣之后的身份已经对他没那么大的影响,他也可以在这一代开始考科举,看他的样子以后一定是一个有本事的人,身后还有着他娘不留余力的支持。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方鹭洋看着周福宝的时候眼睛里充满了温柔,福宝救了他一命,他以泉相报有什么不对的吗?

    “哪里有什么应不应该的?你帮着福宝,那就是福宝的恩人。”王秀娥说,“都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鹭洋还是赶紧回家吧,你娘肯定已经很着急了,若是再连累着你娘生病就不好了。”

    虽然方鹭洋的娘倾尽全力培养方鹭洋,可身子实在是不争气,动不动的就要生病,大夫说了要静养,可方鹭洋家除了他娘和他,就再也没有别人了,家里的重担子都在他娘一个人身上,哪里能够静养?

    方鹭洋慌张起来,若是因为自己的事情连累的娘又生一场病就不好了,家里的钱已经所剩无几了,“我这就回去,还请奶告诉福宝一声,并不是我不辞而别。”

    王秀娥看方鹭洋即便是慌张的时候也不忘记礼貌,心里觉得有些可惜。

    若是生在他们家,那该是多好的一个孩子呀,可惜……投胎错了地方。

    “知道了,我一定和福宝说一声。”王秀娥点头应了下来,看着方鹭洋走出院子,还对着方鹭洋叮嘱了一声路上小心慢着点跑。

    家里唯一的一个外人都已经走了,今天的事情也是时候处理一下了。

    坐在正房上手的椅子上,身边坐着周老爷子,王秀娥对着方鹭洋满是笑脸的脸,顿时阴沉了起来。

    王秀娥说话的时候都有些阴沉沉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已经听福宝说了。我也不是一个偏听偏信的人,所以我给你们一个解释的机会。”

    宁珍珠听着,撇了撇嘴,还说什么不是一个偏听偏信的人呢,第一个听得就是周福宝说的话,那岂不是会先入为主?等他们说点和周福宝说的不对的地方,引来的肯定是王秀娥的反驳,这还不叫偏听偏信?

    当一个人有了先入为主的念头,怀揣着对一方的怜惜的时候,就是偏听偏信!

    宁珍珠心里嘀咕着,却不敢在明面上说出来,这家里王秀娥的威信还是很重的。

    周哲羽听了王秀娥说的话,天真的以为王秀娥说的就是真的,开心的说了一遍事情的起因经过,但周临要求隐瞒的,却没有半点风声透露。

    “……事情就是这样。”周哲羽不满的说,“明明这雪橇是我们的,我都还没有开始玩呢,就被周福宝一顿抢,任谁也都会不高兴的!”

    王秀娥听完周哲羽的抱怨,心里知道周福宝说的还是有点水分,可她答应了的,难道要反悔?

    那她在福宝心里的高大形象岂不是会瞬间崩塌!

    王秀娥摇头拒绝想这个可能,“都是你的妹妹,亲妹妹堂妹妹也没有什么区别不是吗?为什么非要自己带着雪玉一个人玩,不带着点福宝呢?福宝也是你的妹妹呀。”

    王秀娥偷换着概念,周哲羽却是皱着眉头,直接反驳,“周福宝怎么可以和乖宝比,乖宝可比周福宝可爱多了。这本来就是我们的雪橇,我想要和谁一起玩就和谁一起玩,我不喜欢周福宝。”

    王秀娥也皱着眉头生气的看着周哲羽,周哲羽一脸的倔强,直接和王秀娥杠上了。

    王秀娥心里很不舒服,果然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和他娘一个德性,“周哲羽你怎么说话的呢?俩个都是你妹妹,怎么在你的心里还分一个三六九等?雪橇给妹妹玩有什么不可以?大不了我们拿钱从你手里买!”

    王秀娥不想要纠缠这件事情,反正手里还有着那些人给的钱,拿出来一部分给周福宝买雪橇就是了,她现在想要的是尽快解决这件事情,然后休息一下,今天跑出去可真的是要了她半条命喽。

    “不卖!”周哲羽扭过头去,用行动来回应王秀娥。

    王秀娥不和周哲羽纠缠了,她知道,自己无论说多少次,周哲羽依旧是这个态度,转而对周临说,“老三,这俩小孩可都是你家的,你就这么看着他们欺负福宝?亏得老二和你还这么亲近。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哪来的这么多事?”

    老三可是她的儿子,她出马不说一定要遵从,那也是一定要考虑一二的。

    “娘,你都听羽哥说了,怎么还这么问我呢?明明这件事情先挑起来的可是周福宝,怎么一转眼成罪人的就是我家儿子女儿了?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周临不无委屈的说。

    王秀娥挑眉,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这意思就是不愿意了?”

    周临不出声,但任谁看了都知道周临的意思。

    王秀娥只觉得眼前发黑,养这么大的儿子,到头来什么用都没有,还在这点小事上别矛头,真是……

    她养个孩子图什么?图他气自己?图他白眼狼?还是图他和自己吵架?

    还不如养一块叉烧呢,最起码可以吃!

    不过是一架雪橇而已,给周福宝用用怎么了?雪玉他们没有的话,再做也可以呀!

    周临看着王秀娥摇了摇头,“娘,这事情你就别瞎参合了,福宝的医药费我们三房会出的,毕竟是我们家的俩个孩子和她打起来的,至于雪橇的事,你就别想了。”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