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佬助我得美貌

作者:暖梦欢 | 悬疑惊悚

收藏

  林佳佳做为一个职场便利贴女孩被上司忘了是偶有的事,但是坐个电梯怎么就穿了呢?穿了再说还得攻略大佬才能拥用美貌?这也太难了吧!!!今天也是在领导面前透明的一天呢,林丹丹一边想着,一边按了一下电梯准备下楼去拿快递。。

大佬助我得美貌_第十章 将军路

    不一会,禅房门口就进去了一个身穿黄色袈裟的人,恰恰明镜大师。佳佳抬眼眸,便直对上明镜大师详和的双眼,魏晨曦朝智觉大师行过礼后,就带着明镜大师向佳佳走来。“佳佳,这位是明镜大师,原来是我伤时曾受了明镜大师的救治。明镜大师医术高超,定能治好你“丹丹,这位是明镜大师,原来我受伤时曾受过明镜大师的救治。明镜大师医术高明,定能治好你的。”魏晨曦对丹丹说道。。...

    不一会,禅房门口就进来了一个身着黄色袈裟的人,正是明镜大师。丹丹抬起眼眸,便正对上明镜大师祥和的双眼,魏晨曦朝智觉大师行过礼后,就带着明镜大师向丹丹走来。

    “丹丹,这位是明镜大师,原来我受伤时曾受过明镜大师的救治。明镜大师医术高明,定能治好你的。”魏晨曦对丹丹说道。

    “魏施主过誉了,老衲只是略通医术,当不得医术高明。先让我为这位小姐看看吧。”明镜大师说完,把修长的手指轻轻架在她手腕上,眉目紧拧,认真严肃的替她把脉。明镜大师睫羽微敛,沉眸很认真的思考半晌,沉吟片刻才收回手,神情当即凝重的道:“小姐在不久前曾中过见血封喉,且失血过多,余毒还未清干净,这次从马车摔出,似乎震到了余毒,使得余毒快速扩散,进入肺腑之内,不过剩余毒量很少,不会造成生命危险。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明镜大师沉吟道:“这位小姐不仅中毒且身子有些弱,待我给你开张方子,先用我的方子调养看看。”说完便龙飞凤舞的写了两张药方,递给魏晨曦,“这药材都是些寻常药材,这寺里也是常备的,你找静悟给你抓一副,三碗水煎为一碗水先吃了看看效果,”又从袈裟里拿出一个小木盒,“这时治疗跌打损伤的药,一日三次涂抹于疼痛处,三日后便会好了。老衲就不在这里打扰两位施主了。”

    魏晨曦连声说谢谢,一抬头,明镜大师早已远走,只留下一个背影。

    “丹丹,是我不好,又害得你受伤了。”魏晨曦一脸内疚。

    “没事的,是我们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有那等小人,说起来,那个姑娘怎么样了?”丹丹看着魏晨曦问道。“那个姑娘没事,已经去隔壁禅房休息了。你在这好好休息一会,我去找静悟小师夫给你煎药。”魏晨曦对着丹丹嘱咐道。

    “我知道了,我想去大殿为家人祈福,我保证不乱跑,拿了平安符我就回来。”丹丹笑着伸手拉了拉魏晨曦的衣角,“好不好嘛~魏哥哥~”

    看着丹丹在冲着他撒娇,魏晨曦的脑袋变得晕乎乎的,傻傻的点了点头。

    “那你答应的,不许反悔!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丹丹一脸狡洁的看着魏晨曦。魏晨曦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些什么,无奈的笑了一下,“好,我不反悔,我先陪你去吧,然后送你回来我再去找静悟小师父。顺带看看王编修是否还在,看能不能和他借个丫环替你上药。”说完,魏晨曦把药方和药膏收拾了一下,放在身上,就带着丹丹出了禅房。

    大殿内南面安石造神台,并红油巾金背光一座,上供铜胎三世佛三尊,各随绸莲花座,手托铜掐丝珐琅钵三口,佛像下是铜嵌紫檀商丝座一台,卷腿翘头案一张,上供青玉佛十四尊。丹丹跪在黄云缎蒲团上,双目紧闭,对着佛像诚心磕了三个头,然后便起身走到祈福处,报出生辰,求了四个平安符。

    魏晨曦就在一旁等着丹丹结束。

    不一会,平安符都拿到了,丹丹就跟着魏晨曦回禅房。快要到禅房门口时,便看到静悟小师父站在禅房门前,身边跟着一位女子。

    正在这时,静悟小师父也看到了他们,连忙走过来对着魏晨曦和丹丹说道:“明镜师傅让我过来取药方去煎药,至于这位姑娘是随你们一道上来的,她说想当面道谢。”

    魏晨曦取出药方递给静悟,然后对着那个姑娘说道:“不必多谢,我们也没帮上忙。”停顿片刻后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对着那个姑娘说道:“丹丹受了伤,我一个男子不太方便,能否劳烦姑娘帮丹丹上药?”

    “小女名叫芍药,多谢公子和小姐的大恩大德,我可以帮小姐上药的。”那个姑娘双眼发亮看着魏晨曦说道。

    “那边劳烦勺子姑娘了。”魏晨曦说着打开了门,护着丹丹走进禅房,然后又拿出药膏,递给芍药。

    “小女,小女是芍药。”说完,便接过药膏走了进去,然后把门合上。

    “芍药姑娘,麻烦你了。”丹丹对着芍药微微一笑。才说完,芍药便有些惆怅的别过脸,十指绞紧紧的捏着药膏。

    “芍药姑娘?”丹丹看到芍药有些出神,便又喊了她一声。“啊...是,小姐,我这就帮你上药。丹丹衣衫半退露出后背伤处,芍药一边帮丹丹上药,一边说道,”今天真是多谢小姐和公子了,不然...不然我还有何颜面在这世上。”说着说着竟是带上哭腔。

    “姑娘不必如此在意,今日换成其他人看到也会义不容辞上前帮忙的。”丹丹安慰道,“而且,这不是你的错,是那山贼的错,不要用其他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你没错,何况今日的都不是多嘴之人,芍药姑娘不用担心的。”

    “小姐你人真好,我可以叫你姐姐吗?”芍药说道。

    “我们年纪应该差不多大,姐姐怕是有些不太合适。”丹丹听到芍药茶里茶气的说要叫姐姐的时候就知道这个绿茶大概率是看上魏晨曦了,想要用绿茶手段来恶心恶心自己,不过,说不定这小姑娘就是单纯的想认个姐姐也说不定,还是先看看情况吧,丹丹对自己说。

    “是我不好,我还以为小姐可能长我几岁,门口的公子看起来很关心小姐,是小姐的哥哥吗?还是小姐的侍卫?”芍药越来越茶里茶气。

    “都不是,我们是未婚夫妻。”丹丹冷漠的说道。

    “啊,那是我胡乱猜测错了,还请小姐不要怪罪,怪不得小姐与公子看起来十分恩爱。”芍药继续说道。

    啧啧啧,这绿茶段数也太低了,古早言情小说里都不这么写绿茶了,然而这姑娘还这青铜段位,真是......丹丹心里想着。

    终于,药膏都上好了,丹丹也把衣服重新穿好,芍药就迫不及待地把禅房门打开,对着魏晨曦说道:“公子,小姐地药已经上好了,就是小姐看起来有些不太高兴,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做得不好,惹了小姐不满。”

    “丹丹不是那样地人,若是她真的对你不满意,那就说明你实在是太糟糕了。”魏晨曦皱着眉头看向芍药,满脸的不赞同。

    芍药心里一滞,面上勉强笑了笑说:“那芍药一定会改正的,不知道到时能不能请公子去做见证。”

    “你知道就好,改正了就好了,也不需要见证,勺子姑娘你祈福完了吗?要是完了就赶紧下山,不然晚了恐怕山贼要出没了。”魏晨曦说完,就紧忙走进禅房看丹丹,剩下芍药一个人站在外面。

    “人家......人家叫芍药,呜呜呜。”芍药忍不住哭了出来。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