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佬助我得美貌

作者:暖梦欢 | 悬疑惊悚

收藏

  林佳佳做为一个职场便利贴女孩被上司忘了是偶有的事,但是坐个电梯怎么就穿了呢?穿了再说还得攻略大佬才能拥用美貌?这也太难了吧!!!今天也是在领导面前透明的一天呢,林丹丹一边想着,一边按了一下电梯准备下楼去拿快递。。

大佬助我得美貌_第十七章 首辅路

    佳佳借着王老嬷嬷的力气站出来,往前走了几步,此时佳佳距离林玉玉仅有一步之遥,林玉玉看见佳佳走回来后,又条件照射般的往退后了一步,一脸鄙夷的用袖子捂着口鼻,对身边的丫环叫道,“贱婢!快将她拉大!过了给我病气有你们很好看的!”“我看谁敢!”那个更年轻“春红!”王嬷嬷对着那个年轻女人喊道,“快来扶住小姐。”。...

    丹丹借着王嬷嬷的力气站起来,向前走了几步,此时丹丹距离林玉玉只有一步之遥,林玉玉看到丹丹走过来后,又条件反射般的往后退了一步,一脸嫌恶的用袖子捂住口鼻,对身边的丫环叫道,“贱婢!快将她拉开!过了给我病气有你们好看的!”

    “我看谁敢!”那个年轻女子又挡在丹丹面前,一脸谁若是上前一步就活吞了谁的模样。

    “春红!”王嬷嬷对着那个年轻女人喊道,“快来扶住小姐。”

    春红听到后退回来扶住丹丹,但还是一脸凶狠的看着林玉玉一行人,

    “六姐姐过来有什么事吗?你如此欺辱我的人,就不怕我日后以牙还牙吗?”丹丹气若游丝地说道。

    “真是天大的笑话,就你这样还能拿我怎样?”林玉玉一脸不屑的说道。

    “我是不能拿你怎么样,可若是我死在这里,这么多的人看着,难道你出去之后逼死嫡妹的名声就很好听么?!何况我也活不了几天了,死前能拉你做垫背也值了。”丹丹说着又向前走了一大步。

    “你!你胡说。”林玉玉急忙辩解道。林玉玉即使再盼望丹丹死,也不希望此刻丹丹就死,万一丹丹真死了,不管真相如何,风言风语是少不了,且于名声有碍,会影响亲事。

    突然,丹丹伸出手,摸了摸林玉玉的脸,林玉玉登时汗毛直立,连连向后退去,“你,你干什么?!”林玉玉惊恐的问道。

    丹丹此时的模样像是有几分疯癫,“滚!再不走,可就别想走了!”

    丹丹一通软硬兼施,一面威胁林玉玉,一面又说自己也活不了几天,明摆着是告诉她,她做这一切都是多此一举,愚蠢的自找麻烦。

    林玉玉虽然鲁莽却也不笨,看到丹丹有些疯癫的样子,心中也有些后怕,身边的婢女又催促她赶紧走,于是林玉玉命人撑伞,急匆匆的走了出去,走得太快连头上的金钗掉了也不知。

    丹丹看着林玉玉走出去,再也忍不住脱力的瘫倒在王嬷嬷的怀里,缓缓闭上眼睛。春红刚好看到这一幕,心中猛地一紧,连忙跑出去叫大夫。

    不知躺了多久,丹丹再次醒来时,便感受到了暖暖的阳光照射在身上,丹丹睁开眼,看着透过帘幕照射进来的阳光,头脑依旧发蒙。

    “小姐,小姐你醒了,你可感觉好些了?”

    听到声音,丹丹扭头看过去,发现春红一脸焦急并手足无措地看着她,仿佛她是某种易碎品一般地小心翼翼。

    “春红,出太阳了?”丹丹的声音有气无力的。

    “在,奴婢在这,一连下了六七日的雨,可算是晴好出来了,小姐也醒了,真是个好兆头。”说完,春红连忙凑到丹丹跟前。

    丹丹眯着眼睛,看着从细竹帘幕中投过来的明媚阳光,感觉心情都好了很多。“扶我出去坐坐。”丹丹对着春红吩咐道。

    春红爽快的应了一声,飞快的跑了出去,拿一件厚厚的斗篷给丹丹披上,才扶着她到了院子里。

    一踏出房门,一股子暖湿的气息中夹杂着淡淡的草木芬芳扑面而来。

    春红把丹丹扶到抄手游廊上,丹丹就坐在游廊的柱子边上晒晒太阳,暖暖的阳光慢慢渗透冰冷的皮肤,身体里似乎有了些力气,只是懒洋洋的不想动弹。想了想,丹丹开口问道:“他们要把我送去哪里?”

    春红听罢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气愤的说道,“您说六小姐?她,她想要把你送到半山腰的一个道观里做女冠!那个道观没什么香火,人也少,您去了,还不是......”

    还不是一个死,春红忌讳这些字眼,意思到了就好,并未说出口。

    想到这,春红眼眶一红,哽咽道,“奴婢便是死也不能让小姐被人欺负了去!您是嫡女,夫人的娘家也是大族,比主院那个小门小户家出来的强上千倍百倍,只要小姐身子好起来,谁都不能把您怎么着!”

    主仆两人在廊下晒了一会太阳,说了一会话,王嬷嬷便端着药从隔壁的小院进来,看见丹丹坐在游廊上晒太阳,王嬷嬷喜极而泣,“小姐你醒啦,真是太好了,我这就去请大夫过来给您看看。”

    丹丹点点头。毕竟这个身体半死不活的也很影响丹丹获得大佬好感度。

    不一会,王嬷嬷就带着一个身着浅褐色衣服的老头过来了,春红看到老头后连忙起身,喊了一句“周大夫”那这就是为原主看病的大夫了。

    周大夫点了点头,然后瞧了丹丹两眼,见她面色虽惨白,但已经浮现了浅浅的红晕,往日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今日也变得水灵灵,看着有些要好的征兆了,于是又伸指捏住丹丹的手腕。

    “脉象有力持续,乃是渐渐好转之兆。”周大夫捋着稀疏的胡须,缓缓道。又想了重新开了一张药方交给王嬷嬷,“既然已经好转了,那么之前的药方也就不能用了,药方也要重新开过。”

    拿到药方一看,王嬷嬷和春红的神色似悲又喜,春红紧紧抿着唇,伸手从王嬷嬷手里接过药方,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袖袋里,对丹丹说道,“小姐大病初愈,还是回屋里歇着吧,奴婢去抓药。”

    丹丹虽然觉得她们的神情有些奇怪,但还是点了点头,在王嬷嬷的搀扶下进了屋。

    春红看着丹丹进屋后才敢默默流泪,眼中闪过一丝决绝,周大夫见状连忙说道:“姑娘不必忧心,我这里有些药材,可暂时拿去用用。”

    春红这才将将止了眼泪,对着周大夫行了礼:“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这时,王嬷嬷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握着一只金簪子,压低声音道,“小姐让把这簪子卖了。”

    “这簪子从哪来的?这簪子看起来不像小姐的首饰,也不是夫人的遗物。”春红接过簪子看了看说道。

    “这,确实都不是,”王嬷嬷的神情有些忐忑,“这是六小姐昨日掉在这的簪子,小姐想让我把这个换钱,可万一……”

    春红听了心里一喜,忙把簪子收好,安慰王嬷嬷道,“这只金簪可值不少钱,卖了够我们过上三五个月了,小姐的药钱也有了着落。六小姐就算找上门来也拿我们没办法,毕竟这簪子只是掉在这,只要小姐和我们都不说就没人会知道的。”

    说完,春红便一溜烟的向外跑去了,王嬷嬷来不及拦住她,又想起来已经大半年没见过的荤腥,叹了一口气,默许了春红的行为。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