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佬助我得美貌

作者:暖梦欢 | 悬疑惊悚

收藏

  林佳佳做为一个职场便利贴女孩被上司忘了是偶有的事,但是坐个电梯怎么就穿了呢?穿了再说还得攻略大佬才能拥用美貌?这也太难了吧!!!今天也是在领导面前透明的一天呢,林丹丹一边想着,一边按了一下电梯准备下楼去拿快递。。

大佬助我得美貌_第二十章 首辅路

    魏晨曦听见佳佳答应下来,立刻就走到佳佳身边坐定,“能不能请春桃姑娘站得稍稍远一些,我会对你家小姐图谋不轨的,而已有些事,我只想让你家小姐明白。”春桃看了看佳佳,佳佳点了点点头,便春桃就走远了一些。“都依你说的能做到了,因为你要说什么?”佳佳淡漠的春红看了看丹丹,丹丹点了点头,于是春红就走远了一些。。...

    魏晨曦听到丹丹答应,立即就走到丹丹身边坐下,“能否请春红姑娘站得稍微远一些,我不会对你家小姐图谋不轨的,只是有些事,我只想让你家小姐知道。”

    春红看了看丹丹,丹丹点了点头,于是春红就走远了一些。

    “都依你说的做到了,所以你要说什么?”丹丹冷漠的说道。

    “林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魏晨曦一脸认真的说道。丹丹听后一脸诧异,冷笑一声,“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答应你?”

    “现下是个很好脱离林府的机会,我听闻你庶姐想要嫁入杜氏被拒,按照她的脾气肯定会冲你发火,想方设法羞辱于你。”魏晨曦看了看丹丹,继续不紧不慢的说道,“把你嫁给我这个穷修才不是一个很好的羞辱方式吗?而丹丹你就可以顺势脱离林府,我还可以给予你一些钱财上的支持,我没记错的话,丹丹你现在连药都快买不起了。”

    丹丹转头看了一下魏晨曦头上的好感度,发现只有百分之五,说明魏晨曦并没有完全相信上次的说辞,只是因为丹丹负气离开,使得他无暇顾及而已。

    “哼,魏晨曦,这么久不见,你连做人都虚伪了起来,你直说你不信我上一世没有另嫁他人不好吗?还要拐着弯来套我的话,怕我上次说假话骗你吗?”丹丹的脸色越发冷漠起来。

    “我......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丹丹你还是不信我吗?不过,你不信我也没关系,我只是想帮帮你。”魏晨曦说着低下了头,睫毛不安的颤动了一下。

    “我先回去想想。”丹丹看到魏晨曦一副小可怜的样子,有些受不住,站起来向春红走去。“小生静候小姐佳音。”魏晨曦对着丹丹的背影大声说道。丹丹听到后走得更快了。

    回到家中后,丹丹想着魏晨曦的话,越想越气,索性不想了,让春红把家中的家当都盘点了一下。魏晨曦说的也没错,她现在很穷。

    一副银头面,三支簪子,一只玉镯,四双鞋履,还有十多件穿旧了、小了的衣物以及四本快要被原主翻烂的书,卖了林六娘簪子用剩的八两银子,竟然这就是原主的全部家当了。

    想过原主很穷,但是也没想到竟然这么穷,丹丹叹了一口气。心里开始暗暗盘算应当私下做些营生呢?还是想办法回林府?魏晨曦虽说可以给予支持,但是他现在也是个穷秀才。

    林丹丹是林七娘,这是不能改变的,婚姻大事被父母拿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万一随随便便就给许了出去,那还刷什么好感度。但也不能马上回林府,毕竟林府里有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们。

    丹丹想了想决定留下来,答应魏晨曦,然后暗中赚点钱贴补家用。

    简单用完午膳后,有个小厮在院门外道,“林六小姐可在?”

    春红听到声音,顿了一下,连忙放下碗筷跑去开门,“在,何事?”

    小厮将手中托着的包裹交给春红,道,“这是村中新来塾师魏夫子托小的交给林六小姐的。”

    春红马马虎虎的欠了欠身,“有劳。不知魏夫子可还有话?”

    “无。”小厮答道。

    “是谁找我?”丹丹正好饭后消食走出了小院子。

    “魏夫子送来的。”春红把包袱拿到丹丹的面前。

    丹丹心中疑惑,魏晨曦怎么会送东西过来,为什么他不自己来?丹丹伸手挑开包袱,里面露出一支金簪,和二两银子,以及一封信。

    “小姐,这......”春红就是再心眼大也知道男子送女子金簪是不对的,何况还有银子。

    “收下吧。”丹丹看了看说道,“给这位门房小哥半贯钱,让他去帮我传句话,就说魏夫子提的事情,我答应了。”毕竟靠近大佬才好刷好感度。

    春红听到后呆怔一下,她心中一万个不愿意,但不能当着外人拂了自家小姐的颜面,只好从腰间解下沉甸甸的半贯钱,还要强颜欢笑的送到那小厮的手中,“只要帮我家小姐,小姐定是不会亏待你的。”

    小厮先是惊诧,待切切实实摸到半贯钱后,才如梦初醒,忙道,“多谢小姐赏赐,日后小姐有事尽管吩咐,小的定然尽心尽力。”

    丹丹微微点头道,“有劳小哥带句话了。”小厮听后连忙将钱塞进袖袋里,躬身退去。春红又问了丹丹:“小姐,这二两银子和金簪真的要留下吗?”

    “留下吧。”丹丹伸手拿过金簪,进屋去了。春红连忙把那二两银子塞了起来,提起裙摆,飞奔着追上丹丹。“小姐,这样不太妥。万一外面的人说......”

    “要说就让她们说,反正不久之后我就嫁给魏夫子了。”丹丹打断春红的话说道,“未婚夫妻相互送礼有什么地方不妥帖吗?”

    “可老爷还有那位都不知道,”春红一脸愁苦,“小姐你可要想清楚,奔者为妾。”

    “魏夫子会去提亲的。”丹丹说完又重复了一遍,“他一定会去提亲的。”仿佛在让自己坚信什么一般。

    两日后,丹丹知道魏晨曦明日就要走了,于是决定去私塾里找魏晨曦。

    出门的时候正是清晨,各家各户的妇人已在村子河岸两侧的石阶上淘米洗菜,互相交谈。

    春红知晓私塾在村东,便扶着丹丹朝那里去。越靠近私塾,丹丹的心就跳得越厉害,只能勉强压住内心的波澜,尽量使自己的步子与平时无异。

    到了私塾,春红先上前探头往屋内看,因着魏晨曦明日要走,今日在私塾授课的是另一位秀才,那个秀才看到春红在私塾门口探头探脑的便走过来问道:“姑娘可是有什么事?”

    春红行了一礼后,才说道:“奴婢是林府的春红,我家小姐有些重要事情想请教魏夫子,敢问夫子可知魏夫子现下在哪?”

    “魏夫子在私塾背后的屋子中,若姑娘有要事的话可从后门那边过去。”

    “多谢夫子。”春红行了礼,然后到丹丹面前重复了秀才的话。

    丹丹和春红只好又到私塾后门,发现私塾后门紧闭。春红伸手敲了敲门,等了一会后,魏晨曦身着一身干净的旧布袍,前来开门。看到门口是丹丹,魏晨曦说道:“林小姐是知道我明日便走,特来送行的吗?”

    在等候的时间里,丹丹已经让自己平静下来,心里也做好了充分的准备。于是直截了当的说道,“你何时去提亲?”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