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佬助我得美貌

作者:暖梦欢 | 悬疑惊悚

收藏

  林佳佳做为一个职场便利贴女孩被上司忘了是偶有的事,但是坐个电梯怎么就穿了呢?穿了再说还得攻略大佬才能拥用美貌?这也太难了吧!!!今天也是在领导面前透明的一天呢,林丹丹一边想着,一边按了一下电梯准备下楼去拿快递。。

大佬助我得美貌_第二十一章 首辅路

    魏晨曦闻言,轻轻一笑了一声:“林小姐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娶我吗?”而春红听见自家小姐竟然这么没脸没皮的让男子去上门提亲,吓得睁大了眼瞅着着丹丹。丹丹也没提问,定定的望着魏晨曦。魏晨曦见丹丹态度认真地,也收了挪揄的心思,站直了望着丹丹提问到:“婚姻大事终归丹丹没有回答,定定的看着魏晨曦。魏晨曦见丹丹态度认真,也收了调笑的心思,站直了看着丹丹回答到:“婚姻大事总归要和父母说一声,待我回家和家中父母禀明,便会去提亲,希望能够尽快成婚,你随我上京城考科举。不过我有个要求,过去以往一笔勾销。”。...

    魏晨曦闻言,轻笑了一声:“林小姐就这么迫不及待想嫁给我吗?”而春红听到自家小姐居然这么没脸没皮的让男子去提亲,吓得睁大了眼看着丹丹。

    丹丹没有回答,定定的看着魏晨曦。魏晨曦见丹丹态度认真,也收了调笑的心思,站直了看着丹丹回答到:“婚姻大事总归要和父母说一声,待我回家和家中父母禀明,便会去提亲,希望能够尽快成婚,你随我上京城考科举。不过我有个要求,过去以往一笔勾销。”

    “魏夫子希望一笔勾销?”丹丹似笑非笑地看着魏晨曦。

    “不行的话,我也会帮这个忙的。”魏晨曦见丹丹态度坚决,先服了软。“我明日便要走了,没有其他话要对我说吗?”

    “没有,我先回去了,日后见。”丹丹硬邦邦的回答了魏晨曦,带着春红回去了。

    回去的路上,春红偷偷看了丹丹好多次,每次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丹丹见了问道:“春红,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小姐,您这个决定是不是有些草率?”春红听到丹丹问她,便把心中地疑问说了出来,“我们林府好歹也是世家大族,虽说小姐不受宠,可是也不是他一个穷秀才能肖想的。”

    “春红,你信不信我?”丹丹止住步伐,。转身看着春红。春红则因丹丹突然停下,一下子止不住向前的步伐撞到丹丹,虽说春红已经尽力减轻撞过去的力气,但还是撞到了丹丹,丹丹也因没有站稳,跌坐在地。

    春红连忙把丹丹扶起来,“小姐,小姐你没事吧,都是我不好,我们回去就让大夫再来看看。”春红一脸焦急,生怕丹丹这一摔摔出什么好歹来。

    “别紧张,我没事,这事别告诉其他人好不好,魏夫子也只是帮我脱离林府而已,何况我这是低嫁,他不敢对我不好的。只要他会心疼我就行了。”丹丹趁机让春红瞒住这件事。

    “我,我答应小姐。”春红吸了吸鼻子。

    回到家中,王嬷嬷迎上来,问丹丹和春红去哪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丹丹随便找了个理由敷衍过去,“王嬷嬷,如今我病情大好,递个话进主宅,就说我病好了,要回去了。”

    “是,小姐。”王嬷嬷心想在这再在下去也不是事,毕竟小姐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还是要回主宅才能说得一门好亲事。“我明日便去府里说一声。”

    王嬷嬷向府里递话后过了几日,来了一个身着广袖华服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站在小路上,冲着丹丹喊了一声:“丹丹。”

    男人约莫四十余岁,脸白净瘦长,整齐的美须,看上去温和而风度翩翩。丹丹一时不知道这是谁,呆呆地站在廊下看着男人。

    王嬷嬷和春红看到男人后,急忙从廊上下来,向男人行了礼,并称呼对方为老爷。老爷?这是原主的父亲?看起来并不像完全不把女儿放心上的人呀,为什么会伙同继室骗了魏晨曦?

    “丹丹,不认识父亲了吗?”林父看见丹丹呆呆地站在廊下,激动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没有想到,两年前那个病入膏肓、瘦弱不堪的小女孩,如今竟然好起来了,还生得一副好相貌!

    丹丹这才回过神来,欠了身,唤道,“父亲。”

    林父看见丹丹身上穿得仍然是两年前的衣物。当下冷声对王嬷嬷道,“好个刁奴,怎么让六娘穿这等旧衣服!养你们是留着供起来吗!?”

    “老爷,不是这样的……”春红上前要解释,却被王嬷嬷拉住了。

    王嬷嬷开始默默流泪,颤声道,“小姐此时已经是很好了,毕竟来到庄子后,小姐吃的苦又岂是这一件,若不是靠着变卖首饰和值钱的衣裳,我们怕是都活不下去了!”

    春红一听也跟着王嬷嬷开始抹眼泪,“老爷,不要把小姐送到那道观去,那个道观都没什么人,很是破败,小姐去那做女冠肯定要吃苦的,小姐已经好了,不用去道观寄养的!”

    王嬷嬷和春红平日看起来善良敦厚,谁能想到这一唱一和的,竟是把继室给打了一耙。看着林父的脸色越来越黑,丹丹也装作难过的用帕子按了按眼角。

    “丹丹,她们说的可是真话?为何你还能用上脂粉?”林父走到丹丹面前,突然闻到了一阵香味,而香味的来源就是自己的女儿,林父的脸色冷了下来,以为丹丹擦了脂粉才有的香味。

    丹丹看到林父的脸色就觉得不对,用脂粉?是上一个任务世界赠送的体香!难道林父以为自己在骗他,丹丹定了定神,说道:“父亲有何必来问我?若是您回府去问,大概也是没人会承认的,不如您回去私下查一查这段时日可有钱物拨过来?至于父亲说的用脂粉,我并没有用过脂粉。”

    “没用脂粉怎么会有香味?”林父质问道。

    “香味?原来父亲说的是这个,女儿自从上一次从鬼门关回来之后身上便带了这种味道,去不掉。”丹丹看着林父说道。

    林父听到丹丹这样说,心思便转了几转,身上无法去掉的香味不就是体香吗?前朝有个皇后就是有体香,因此打败一干嫔妃宠冠后宫。想到这,林父稍稍缓了缓面色,和丹丹一起朝屋内去。

    入了内堂,林父四下打量几眼,物品倒是精致,可惜都是陈年旧款,也没见到什么值钱的物件。父女两个依次落座后,林父开口说道:“为父见你的病也快痊愈了,过几日,便回府吧。”

    “我的病还未好全,想在此处多修养一段时间,而且我两年都没有回过府里,恐怕还要劳烦夫人准备一番,这样太劳累夫人了。”丹丹觉得林父此次过来有些奇怪,想留下来打听清楚府里的状况再回去,毕竟王嬷嬷已经传话回去这么多天,为何都没人来接,而是原主的父亲亲自来了。

    “那是你的母亲!怎么和外人一般喊她夫人?”林父有些不满的开口道。

    丹丹不做声,低下头默默喝茶,见丹丹固执坚持,冉闻有些恼怒,但不知他想到什么,又将一腔怒气压了回去,温声道,“罢了,你既然有这份孝心,就多留几日吧。克扣月例之事,为父会查清楚。”说完便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丹丹依照礼节也跟着站起来,亲自送林父离开。

评论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