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推荐: 欢迎来到涮火

连载

大佬助我得美貌

作者:暖梦欢 | 悬疑惊悚

收藏

  林佳佳做为一个职场便利贴女孩被上司忘了是偶有的事,但是坐个电梯怎么就穿了呢?穿了再说还得攻略大佬才能拥用美貌?这也太难了吧!!!今天也是在领导面前透明的一天呢,林丹丹一边想着,一边按了一下电梯准备下楼去拿快递。。

大佬助我得美貌_第二十二章 首辅路

    送行父亲后,佳佳回屋内静静的坐着,王老嬷嬷和春红就在旁边站着,耐心的等待佳佳的吩咐。“王老嬷嬷,我饿了。”佳佳坐了一会,接着对着王老嬷嬷地说。“老奴这就去做。”王老嬷嬷应了声正准备好退下,突然间忆起一件事情,急忙从袖中摸出一张帖子和一封信件,道,“小姐,这“老奴这就去做。”王嬷嬷应了声正准备退下,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连忙从袖中掏出一张帖子和一封信件,道,“小姐,这是今晨城中送来的请柬和书信,您看看。”。...

    送别父亲后,丹丹回到屋内静静的坐着,王嬷嬷和春红就在旁边站着,等待丹丹的吩咐。“王嬷嬷,我饿了。”丹丹坐了一会,然后对着王嬷嬷说道。

    “老奴这就去做。”王嬷嬷应了声正准备退下,忽然想起一件事情,连忙从袖中掏出一张帖子和一封信件,道,“小姐,这是今晨城中送来的请柬和书信,您看看。”

    丹丹接过来先翻看请柬,是周家周二娘邀请她参加茶会,信也是她写的。周家家教森严,教养出的女儿都堪称名门典范,谦恭孝顺,温婉贤淑,知书达理,能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在整个城里都具有极好的名声。

    冉颜放下请柬,拆开信,随意看了两眼,果然不愧是典范写出来的信,也当真典范的紧,字是好字,话也是好话。“周二娘约我去参加茶会,我该去吗?”丹丹想了想,问了王嬷嬷。

    王嬷嬷想了想道,“她定然知道小姐病愈,才会发了请柬,这事情便不好推脱了。”

    “那便去吧。”丹丹说道,“明日去城里裁件衣裳,去赴约总不能穿着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去。”

    “小姐要提防着六小姐。”王嬷嬷提醒道,“这次茶会定然也邀请了六小姐,小姐去的话,还是要尽量避开,以免发生冲突。”

    “我知道了。”丹丹点点头,“王嬷嬷快些去做饭,随便弄点吃就行了,今日没胃口。”

    “是。”王嬷嬷行了礼,转身退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小雨把夏日的炎热洗去了不少,院子里的草木被雨水浸润也洗去了灰尘,微微有些发亮。

    丹丹简单的用完晚膳后,便在廊下看雨,听着雨滴下来的声音,感觉整个世界都宁静了。

    “小姐,该回去了,别着凉。”春红带了一件衣裳披在丹丹的身上,和丹丹一起回了房间。

    一夜的和风细雨,最适合睡眠。

    翌日清早,丹丹便被王嬷嬷从榻上挖了起来,梳洗完毕,用了早饭,走到府门口时车夫已经等得有些着急,看见丹丹和春红不紧不慢的走过来,不禁催促道,“小姐走快些,庄子上只有这一辆马车,说不准管事何事便要用了!”

    春红觉得有些委屈,堂堂一个嫡女竟是被个车夫呼喝,虽然车夫话中也并没有恶意,但这本就是嫡女不应该遭受的待遇。丹丹却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由着春红把她扶上了马车。

    马车缓缓动了起来,丹丹忍不住有些激动,毕竟这是来到这个任务世界后第一次出这个村子,春红看到丹丹欢喜的模样,也雀跃起来,开始叽叽喳喳的与丹丹说些村中的八卦。

    不一会,丹丹就感觉到马车速度在减缓,外面熙攘的声音越来越大,冉颜拨开帘子,看到城门口人潮如水,十分热闹。

    进了城,车夫对城中的路甚熟,知道丹丹是想去裁衣裳,便就抄了近路。不一会,春红便欢喜的道,“娘子,到东市了!”到了东市坊口,车夫便把马车便靠路边停了下来,对着马车里面道,“小姐,到地方了,管事怕是不知何时要用车,我得赶回去,你回去时只需花四文钱在城中雇车即可。”

    春红听到这话连忙扶着丹丹下车,丹丹待站定后,说道,“无妨的,劳你帮忙,待我回去后定然重谢。”

    车夫听后叹了一口气,道,“您是主家小姐,送送主子自是分内之事,无需如此。”

    车夫跳上车,又回头看了丹丹她们一眼。丹丹正好看清了他目光中有一种东西,叫怜悯。

    丹丹也没有放在心上,和春红一起准备向前逛去,前面不远处的人群忽然聚集起来,指指点点,好不热闹。

    “小姐,有热闹可看。”春红双眼亮晶晶的望着丹丹。

    “他们看什么你都不知道,还要去看?”冉颜笑问。

    晚绿说道:“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才好奇想去看看嘛。”

    “行吧,你去看看,我在这等你。”丹丹站在一棵树下乘凉,让春红自己去看热闹。春红等丹丹答应后立刻就钻入人群之中,淹没在人群里了。

    丹丹倚在树干上,用手扇了扇风,不一会,春红就回来了。“小姐,我们走吧。”春红低着头走了过来。

    “怎么了,不是看热闹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还这么闷闷不乐的?”丹丹好奇的看着春红。“是,是卖身。”春红说道,“那个妇人的儿子病了,需要二两银子买药。”

    二两?二两居然能买一个大活人?丹丹内心惊讶,毕竟林六娘身上随便掉下来的金簪就能卖个十五两,这妇人怎么会这么贫困。想了想,丹丹开口问道:“你确定是二两银子?”

    “是二两,不过妇人虽卖身,但是要求签活契,只签三年。”春红回答道,“小姐,我们还是先去布庄看看,距离茶会还有五日,我们去看看料子,我争取在小姐去之前给小姐裁件新衣。”说完就拉着丹丹向布庄的方向走去。

    到了布庄,丹丹看着里面人来人往的,又想到了那卖身买药的妇人,还有此时捉襟见肘的银两,便没有心情好好的逛一逛。只随意挑了一匹上好的棉布,还有几匹绸、缎子、纱罗。

    然后又出去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才回到东市坊门。丹丹把东西放在地上,让春红去租一辆马车,好带着东西回去。春红依言去寻马车剩下丹丹一个人看着东西。

    丹丹站在原地等着春红,一个妇人急匆匆的从她面前走过,怀里还抱着一个大约八九岁的男孩,男孩看起来有些发热,脸红红的。

    两个人身上都是补丁上再打补丁的,看起来十分穷困。那个妇人走到医馆前,和坐堂大夫说了什么,座堂大夫摇了摇头,紧接着妇人就跪下来,丹丹看到这就觉得不太对,正巧这时春红回来了,丹丹就让春红带着车夫先把东西放上车。

    丹丹则跑到医馆门口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求求你了,大夫,我儿子再不医治可能就要死了,求你救救我儿子,药钱我会凑齐给您的。”妇人苦苦哀求。

    “不是我不救他,是你没有钱,买不了药,这我能有什么办法!”座堂大夫说完就走进了医馆。

    妇人开始低声哭泣起来。

评论
评论内容: